• 第20章 :终究落入他的网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7本章字数:7427字

    “我不会再伤害她了,我那时失忆了,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应该知道事情的原委了吧?宋雅,语乔呢?她跟孩子好吗?求你了!”楚胤天汗水淋淋,站在门前。只有一个信念,他不能走,宋语乔一定在这里!

    “语……乔……已经打掉孩子了,三个月前,她离开了家,我们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楚先生,语乔这样做,就是要跟你没有一点瓜葛,所以你以后别再找她了。她好不容易振作起来,她不想别人再认出她,围着她,指指点点!你走吧!”安娜拉回了宋雅,关上了门。

    “孩子打掉了?”楚胤天顿时像跌进了万丈深渊,轻声低喃着,跌坐在了地上。是啊,这就是宋语乔。“妈,他会不会有事啊?”宋雅惊声道。

    “哪有什么办法?也许他是来抢孩子的,语乔说过了,跟他没有可能了。语乔好不容易缓过神,难道让她再伤心吗?她可说过了,如果谁透露了她的行踪,以后我们也见不到她了!”安娜望着烈日下的楚胤天,其实心里也挺担心的。可是晚了,当初他是怎么伤害宋语乔的,还有他的家人。“可是他……走了……”宋雅看着他踉跄着走了,冷哼说:“这样就放弃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三个月前,宋雅就跟乔治领了结婚证,又申请了移民。乔济深为了宋语乔,搬家到了这里。宋语乔实际上回到美国,就离开曼哈顿了。宋语乔现在的住址,连她也不知道。一切都是乔济深安排的,宋语乔料到了楚胤天也许会来找,或者吴俊会来找。她不想跟任何人有联系,要不是她嫁给了乔治,恐怕也会跟她断了联系。

    五年后,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候机大厅。一个小男孩穿着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牛仔、皮靴,白色的高领T恤,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椅上翻看着。

    “嗨,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楚英惠上洗手间,路过他的身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模样怎么这样眼熟啊,跟楚胤天小时候一模一样!

    他抬起了头,一双漆黑的眸子盯了她许久,又低下了头,淡淡地说:“我不认识你!”

    “你家人呢?你一个人去哪儿呢?阿姨是好心,怕你被人拐卖了!”“傻瓜才会被人拐卖,被拐卖的很多是大人!”他翻着漫画,不咸不淡地说。楚英惠一脸黑线,牛逼小屁孩。掏出了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发送给了楚胤天:哥,我在机场碰到一个跟你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臭屁小孩。你真的确定,宋语乔已经打掉孩子了吗?

    叮一声,信息回了过来:“我很忙,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马上要出发了,你不要这样拼了,我们数钱都数得不好意思了!”楚英惠轻叹了声,这五年,楚胤天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将云博来个翻天覆地的整改,更名为新丰实业。将生意做到了世界各地,光是连锁宾馆遍布各地。可就是,她的两个哥哥,都不结婚。一个是旧伤难治,一个嚷着,不想受伤,真是受不了。楚英惠摸了摸肚子,要是她的孩子,也跟这个小孩一样,那就好了。如果他是楚家的孩子更好,怎么会这样像呢!哎,楚英惠轻叹了声,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转身离去。

    楚英惠刚坐好,听到了说话声:“妈妈,你问问空姐阿姨,有没有药!”“没事了,现在好多了!”“哇,这位小朋友好帅啊!女士,你怎么了?”“姐姐,我妈妈拉肚子,你们有药吗?”“有,稍等!你们先入座吧!”楚英惠对上陌生又熟悉的脸时,怔大了眸子。

    天啊,不会有错吧!这应该是宋语乔吧,她在英国,她居然在英国。不会错,她在楚胤天的空间里看到过她的照片。她依然那么的美丽,长长的秀发,画着淡妆。那么,这个孩子真的是她的侄子了?楚英惠激动地想上前问,可一想,不行,这样会惊动她们的。她们居然就坐在她的隔壁,楚英惠急忙打开了手机,发了条短信:哥,你还有宋语乔的照片吗?给我发张过来!“你发什么神经啊,怎么了?”“让你做就做,快点!”

    片刻,手机响了,楚英惠接起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楚胤天的声音:“你在哪呢?上飞机了吗?”“上了,你倒是快点啊,马上要关机了!”“到底怎么了?”“没什么,不要问了……”楚英惠压低了声音,声怕后面的人听到。

    “小姐,飞机就要起飞了,请你关机!”“好,好,马上关!”楚英惠讪笑。只得关了手机,笑问道:“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想不到我们同一架飞机。你儿子真帅,多大了,我怀孕四个月了,要是能生一个这帅的儿子,就好了!”

    “五岁,乔煜,还不跟阿姨打声招呼!”“五岁就长这么高了,这么懂事,我还以为至少七八岁了,您贵姓啊?我也住在英国,回家祭祖呢!你们呢?是探亲,还是旅游回来!”楚英惠笑问道。“阿姨好!”乔煜极不情愿地抬头,淡淡一笑。这个女人真唠唠,妈妈不是说,陌生人要少搭话的吗?楚英惠已经百分百确定,这就是楚胤天的翻版,从小牛逼的人,不太理人。“我姓乔,我们也回家祭祖!”“你好,我姓……李,李英,听说怀孕了,多看看可爱的孩子,生出孩子也会漂亮,是不是真的啊?”楚英惠摸了摸肚子,笑问道。

    “是有这样的说法……”“妈妈,你吃了药,应该休息了!”乔煜淡淡地道。

    “你儿子真懂事,五岁的孩子有这么懂事吗?乔小姐,你可要教教我,你们住哪里呢?改天我去拜访!”“呵……这孩子从小自立,我们住在……”“妈妈,你该休息了!阿姨,以后再聊吧!”乔煜截住了宋语乔的话。宋语乔搂住了儿子,说实在,她也不想告诉别人她的地址。楚英惠一脸黑线,只得打住。这一路,楚英惠想近办法,跟她们拉近关系。女人之间聊起了孩子,便有了共同语言。什么乔语宋,不就是宋语乔吗?

    “你老公真放心,让你一个人坐飞机回国!”宋语乔忍不道。“可不是,找了个书呆子,天天忙着他的生物研究。我连生物都不如……”楚英惠委屈地说。随即问道:“乔煜的爸爸是中国人吗?”“嗯……”“那怎么不起回国啊?”“呵……我们……分手了……”“对不起!”“没关系!那你一个人带孩子啊?那多辛苦啊!”楚英惠差点没立刻喊大嫂,太好了。她是单身,这个女人真是太倔,太厉害了。“习惯了,孩子听话,现在,有时候是他在照顾我!”宋语乔搂着睡着的儿子,有时觉得很对不起孩子。

    那一头,楚胤天沉寂了已久的心,被她这一惊一乍的,也狂跳起来。可是发过去的短信,一点声音也没有。打过去,电话已经关机了,唯有重重地叹气。

    “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啊?不舒服你就回家歇着吧!现在,公司走上轨道,你不要天天呆在公司里,钱是赚不完的。”楚胤海晃进了门,大咧咧地他的面前坐下。

    “没事,被英惠一搅,心里乱乱的!云水县怎么样了?”

    “给了钱还能不顺利,在那建渡假村行吗?那么偏远,哥,你不如全世界悬赏,比如发微博悬赏,现在信息多发达啊!”楚胤海知道,他花几亿元去投资云水古城,就是因为宋语乔。那里一片的破房子,几乎都是要拆了重建,才能像个景区,像个渡假地方。唯一值钱的,大概就是水系。水山绕屋,碧波清澈。

    “信息是发达,可是会引起新一轮的议论,就会旧事重提,就会有更多不明真像的人起哄。”如果是这样,宋语乔更不会出现了。“也是,可都五年了,她也许再婚,也许……哥,你不会一辈子单身吧!男人需要发泄,否则对身体不好!”楚胤海嘿嘿笑道,虽然他不结婚,可是女人是不能少的。“滚,对了,你看看,这个孩子像我吗?”楚胤天将手机递了过去。楚胤海一看,惊声道:“这个孩子太牛逼了,这调调,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像你,也像我!哪来的?”“英惠发过来的,在机场碰到的,好像还是同一航班!”

    “真的呀,可是也太大了点吧!至少七八岁了吧,宋语乔要生了,也不过四五岁吧!可五冠,跟你还真像……哥,你不会还有私生子吧?”楚胤海戏谑道。

    “胡扯!”楚胤天斜了他一眼,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不正经。“你不要告诉我,你的第一个女人是宋语乔,以后要为宋语乔守身如玉!”“行了,干你的事去吧!”楚胤天恶寒。

    飞机缓缓地停下,宋语乔牵着乔煜的手,出了飞机。见楚英惠捂着肚子,紧蹙着眉,倚在过道上。关切地道:“怎么了?不舒服了?”“没事,就是觉得恶心,你能扶我一下吗?我哥来接我,我们一起走吧!你们到哪里,让他送你们!”楚英惠探问道。

    “好,我扶你走,真的没事吗?也许是孕吐,正常!乔煜,你拉着妈妈!”“我不会走丢的了,如果走散了,就打电话,找警察!”乔煜双手插兜,一本正经地道。

    宋语乔扶着楚英惠,往出口走去。宋语乔拿上了行礼,又拿上了楚英惠的,推着车。楚英惠急忙拨打了电话:“喂,哥,你亲自来的吧!快到出口,我将你儿子、老婆都拐回来了。你可要努力点,就这样,过来了!”楚胤天从凳子上噌立了起来,冲向了出口。见二人说笑着出来,楚胤天不敢置信地盯着她。是,没错,宋语乔,她回来了,还有孩子……

    “这一路多亏了你,你们住哪里呢?要不要住我家啊?我家房子多!”楚英惠一眼看到了,两眼发直的楚胤天。甩了甩手,怎么这么笨呢!到面前再发呆好不好?万一她看见了,跑了怎么办?幸亏来接机的人多!

    “不用了,我们马上坐车县城了!”“哪个县啊?让我哥送你去吧!哥……”楚英惠一起推着车,出了出口,招手嚷道。宋语乔看到迎面而来的楚胤天时,笑容顿时僵住。然后探向了楚英惠,她骗她,什么李英。宋语乔拿下了她的行礼,推着车,转身便走。

    “乔煜,快走!”“大嫂,别这样了,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大哥,快去啊,单身……”楚英惠轻声道。楚胤天笑意难掩,追上了前,拉住了推车:“五年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请你放开,你认错人了!”宋语乔平了平绪,淡淡地说。“你想干什么?太没有礼貌了吧!”乔煜紧蹙着眉,上前,瞪着楚胤天。“你多大了?五岁是吧!我是你爸爸,你妈妈将你拐带了五年,不许我看你,你不知道?”楚胤天怜惜地道。

    乔煜愕然,探向了宋语乔。宋语乔恼火地道:“我们根本不认识你,别太过份了。”

    “我哪里过份了?你动不动就玩失踪,一会儿三年,一会儿五年,人有几个八年啊?我们应该扯平了吧!他是我的儿子,我有探视权,我有抚养权。乔煜,你有爸爸吗?你不想要爸爸吗?”楚胤天眸子里闪动晶亮,看来,这五年他没有白寂寞。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先生,你认错人了!”宋语乔提起了行礼,拉起儿子便走。

    “宋语乔,你看看这孩子,这么点大,跟大人一样。不就是因为他没有爸爸吗?你问他愿意吗?你不能替他做选择!乔煜,我真的是你爸爸,我姓楚,我叫楚胤天!”楚胤天跟上前,拉过了乔煜的手。乔煜用力地抽回了手,嘟着嘴,却忍不住回头望着他……

    宋语乔的心揪了起来,是,她最对不起的是孩子!她从小没有爸爸,她知道父爱是无法替代的。可是,五年了,她的心已经平静了。楚胤天用力一攥,将她抱住:“你跑掉了,我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你!你不知道吗?我妈死了,陈雪娇谋杀了我妈,原因就是举报材料,她要为父亲报仇。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是长期积累的仇恨。可是我成了报复的对象,我妈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难道,这样,我们还扯不平吗?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点的伤害……”

    宋语乔怔怔地立着,目光低垂,眼泪在眶里打转:“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我生活的很平静,我不想……”“你是很平静,可是孩子呢?你不觉得对不起孩子吗?我呢?我那么爱你,就因为我的一点失误,你就不能原谅吗?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一个人承受这一切?你这个笨女人……”楚胤天又气又心疼,他也以为,这一切结束了。原来爱依然在心里,浸透在血液里,从未失去过。

    “妈妈,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呀?”乔煜抬起了头,眨巴着黑眸,探究地道。

    “当然是真的,乔煜,我是你姑姑!这是你爸爸,因为你爸爸跟你妈妈有点误会,才这样的。来,你跟姑姑走吧,让爸爸跟妈妈解开误会。走啊……”楚英惠上前,拉着乔煜。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孩子跟你没关系!”“没关系,这是我的孩子,你生下来了,就跟我有关系!”“楚胤天,你现在是要跟我抢孩子?”宋语乔气极。

    “你现在承认,这孩子是我的了?乔煜,你听到了,我是你的爸爸!走,跟爸爸回家!宋语乔,你凭什么驳夺我当父亲的权力。”楚胤天将孩子抱了起来。孩子都这么大这么高了,而他却第一次看到,第一次抱他。乔煜惊愕,挣扎叫嚷:“放我下来,妈妈……”

    “楚胤天,你要敢带走,我就报警!”“你报吧,你还可以告我!”楚胤天勾了勾嘴角。

    “好了,别人都看着你们呢?你们瞧瞧……都围在一起了!又想当明星啊!哥,提行礼上车啊!车呢!”楚英惠真搞不懂,这两人怎么就能冰释前嫌。五年了,都是单身,这不都是缘份吗?

    “对面!好了,我向你道歉,我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头开始。否则,我不保证,我带走孩子,让法院来判决抚养权……”楚胤天想不出什么好招数,只有这招烂招。“楚胤天……”宋语乔牵起了乔煜,追上了前。他怎么还没有结婚啊,讨厌鬼……

    “妈妈,他真是爸爸,是吗?妈妈,我也有爸爸,妈妈,爸爸是干什么的?他长的跟我很像!”乔治连跑边问,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眼中闪动着欣喜的光芒。宋语乔心口颤动,儿子高兴的眼神,无不是在告诉他,他想要爸爸。

    “上车吧!”楚胤天将行礼往进了后备箱,打开了车门。宋语乔探向了乔煜,乔煜眨巴着眼睛,带着一丝哀求。宋语乔深提了口气,淡淡地说:“好吧,乔煜,他是你爸爸。你可以跟你爸爸去玩,不过妈妈有事。过几天来接你,好不好?”

    “妈妈……”乔煜轻唤了声,又有些不舍。“你有什么事啊?我送你去不就行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朋友吧!至于吗?都过去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我都找了你五年了!”楚胤天紧蹙着眉,这个女人是不是将恨他当成饭,一时间拐不过弯了。

    “我们要去扫墓,回云水外婆家!”乔煜望着楚胤天,他爸爸很帅,他想跟他多呆几天。可是,他又舍不得妈妈。妈妈一个人走,会伤心的!

    “我送你们去,顺便我去看看工程怎么样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打算投资二个亿,将云水古城打造成集旅游、休闲、渡假于一体的旅游区。你家会保留的……”

    宋语乔微微皱眉,不过,这是件好事。可以解决很多人的就业,带动一方经济吧!楚英惠推着她上了车:“好了,上车吧,又没有深仇大恨。你爱我哥,我哥也爱你,经过五年的考验,也够了吧!这年头,像我哥这样的男人很少了。乔煜,你爸爸很厉害的哟!”

    楚胤天将楚英惠送到了家门,知道她一时不会进门,便带着她们母子去云水了。车子停在了家门前,五年没有回来,房子都破烂了。房里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乔煜捂着嘴,逃出了门。楚胤天跟着出门,拍了拍他的肩,笑问道:“儿子,你上学了吗?”

    “当然!我从小跟着妈妈一起读书!我现在可是上大班了!”乔煜很自豪地说。

    “你妈妈一直在读书吗?有没有叔叔追她?”楚胤天讪笑道,真丢人,问儿子居然是这种事!“现在不读了,去年毕业了,妈妈在电台上班……”“真聪明!来,让爸爸抱一下,坐在爸爸肩上怎么样?”楚胤天将他抱了起来,坐在了肩头。乔煜笑嚷道:“那去前面玩玩吧!”“好啊!”宋语乔出了门,看到玩耍的父子,轻叹了口气。她是怎么了?为什么反应这样强烈。都四年了,无数次地想过重逢,相视一丝,然后像朋友一样离开的。可今天,她却像个赌气的孩子。只有一个答案,她还爱他……

    “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去墓地,晚上回家住。别墅还跟五年前一样呢!只是一个星期让人去打扫一次!”楚胤天放下了儿子,扭了扭脖子,咧嘴道:“我的脖子……”

    “怎么了?乔煜,你这么大了……”“你还说孩子,都怪你,要是从小玩到大,我的脖子也不会僵了!看,这一带的人家都已经搬走了,我打算翻旧如旧,将前面的都建成宾馆,古色古香的,将这边上的建成一个大宅子,我们回来的时候可以住!”楚胤天比划着。

    “走吧!”宋语乔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人一边牵着孩子的手,走在家乡的小路上,一家三口此刻的和谐,让她担心起短暂。斜了他一眼,淡淡地说:“这些年,你就没有遇见一个好的?”“你呢?没有遇见一个好的?虽然你妈说,你打掉了孩子,我当时就傻了。可是,我还是不死心,我相信,你会回来的。又不是没领教过你的本事,只不过,没想到,这一等是四五年!语乔,我们重头再来吧!公司可以交给胤海,你想去哪里,我陪着!”

    宋语乔沉默不语,开车到了墓地。墓地好像早有人来过了,有香还有花圈。宋语乔愕然:“是谁弄错地方了?”楚胤天摆上了水果与酒水,点上了香,跪地说:“找不到你,我还找不到岳母吗?我年年来上香呢!别愣着了,拿着吧!岳母早就原谅我了,你就别跟倔驴似的!”宋语乔怔怔地立在那里,喉咙一梗,说不出话来。

    “乔煜,给外婆跪下。妈,你要保佑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楚胤天笑说。

    “妈……对不起,这么久才来看你……”“别难过了,恶人也有恶报,坐牢的坐牢,枪毙的枪毙,云博药业被人兼并了!我也受到惩罚了,还有我妈……吴志达,五年前突发心肌梗塞,捡回一命,手脚不便……语乔,人生无常,人是最脆弱的,所以珍惜眼前吧!”

    “怎么会心肌梗塞啊?”“还不是,吴俊要出国,还有陈影桐也跟着走。他一急……”

    “那现在呢?”“都去美国了,你不知道?呵……不知道好!”楚胤天窃喜!

    “真是……”真是人生无常,她转到英国剑桥,只有爸爸知道。当时,她痛苦不堪,只想找个地方独自舔伤。后来就换了电话,只跟乔济深单线联系。她怕了豪门,不想再趟浑水了。如果宋雅知道,吴俊一定会知道的。她也领教过陈影桐,她又怀了楚胤天的孩子,吴俊又是独子,陈影桐肯定不同意。她经不起折腾,也没有心情去谈另一份感情……

    楚胤天抱住了她,阖上了眼睑:“不要再离开我,不然,也许下一次,你只能到墓地来看我了!”“你胡说什么啊?”宋语乔轻嗔,用力地捶着他。“跟我回家吧!你是我楚家的长媳,五年前,胤海让我告诉你,他是好人!经过这么多的事,我们才知道,亲情是多么可贵!”楚胤天凝视着她的脸,一点也没有变,眼睛依然那么的清澈……

    “我……”“我爱你……”楚胤天低下了头,被宋语乔一把推开:“你干嘛呢!这是什么地方?乔煜,跟外婆再见,我们走了!”楚胤天脸上洋溢着笑容,拍了拍胸口,朝宋音音作了揖,大声道:“岳母啊,谢你了,我就知道,只有找你老人家帮忙,才能找到她!你放心,我不会再让她受一点委屈……”

    “间商!”宋语乔轻哼了声,拉着儿子便跑。乔煜笑嚷道:“妈妈,什么是间商啊?强间商人吗?”“啊,你哪里听来的啊?”宋语乔一脸黑线。“电视里啊,强间妇女……”

    “这小子,强间妇女是要坐牢的!”楚胤天恶寒,这年头的孩子是不是太早熟了?

    “又不是我强间!妇女是大人,我是小孩子……”乔煜撅嘴道。“哈哈……行,聪明!回家了……叫爸爸……你想爸爸吗?”楚胤天抱起了他,笑问道。

    “想,爸爸,我见过你的照片,你比照片上长的帅多了!”“是嘛!”楚胤天探向了宋语乔!宋语乔快步上前,嘴角浮起了笑意。真是笨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个人带孩子,这分明是拿别人的错惩罚自己嘛!看人家,父子还是父子,捡现成的,吐血……

    “妈妈,爸爸说跟我们一起去英国,我要让所有的小朋友都看看我爸爸……”乔煜的笑声在山林里回荡,宋语乔回头,望着孩子,望着他,辛苦的五年似乎只是瞬间……她终究逃不出他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