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砍甘蔗

    更新时间:2018-09-15 07:05:10本章字数:2502字

    罗良就这样遇上了小贵州,一个自称姓贵名州的矮小贵州人,跟他矮小瘦弱的身躯相比,小贵州的嗓门有着独特的杀伤力。

    那一天小贵州很生气,首先是他用了两个榨季的那些老油条没来跟他了,据说是临时突然去了另外一个蔗农那边,因为人家多给他们每吨两块钱。

    然后他急急忙忙找来的这些砍蔗人很雏,大多数都是第一次干这个。

    他千辛万苦安排他们从国门那边偷渡过来的,坐拖拉机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忙活了半天试图新搭建两个棚子未果,这些人拆东墙补西墙中还顺带毁掉了小贵州唯一现成的窝棚。

    没办法,这一夜小贵州只得带着大家来到甘蔗地附近的这个山洞暂时猫一夜了。

    这一夜他翻来滚去地难以入睡,好不容易天都要亮了才迷迷糊糊即将睡去,想不到山洞最里面居然有人突然就吼了那么一嗓子神曲,直接叫他汗毛倒立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才顺了下来。

    “是谁?给老子滚出来!”怒火中烧里,小贵州拎起随身带着的砍山刀就点起手电筒找了进去。

    望到的,起初还是一群跟他一样睡眼惺忪中夹杂了无边怒意的脸,后来在很深处转个弯他就看到了罗良。

    “你狗曰的发扯?羊癫疯嘎?大清早你就吼个什么几把?”小贵州嘴很脏,这一点后来叫他很是吃亏。

    听到他的怒斥,罗良戒备着握紧了拳头:“你是哪个?”

    闻言,后面跟进来的几个人中有人嘀咕说道:“这个小娃怕是睡烧了,说胡话!”

    “怕是发烧?”

    听着这些解释,小贵州心里就有了自己的答案:看来是岁数小经不起折腾,这一夜就叫这小子睡感冒了,发烧乱做梦才鬼喊狼叫吧!

    更何况现在这小子居然连他小贵州都敢不认识了,那不是发烧了还是什么?

    想想也就算了,而且反正大家都差不多醒了,不如干脆起来搭建棚子吧!

    这样做,可以少耽搁砍甘蔗的时间。

    命令一下去,不少人就咒骂了起来,说这时间就算在村里也还在睡觉呢。

    但小贵州有办法,说道:“你们现在就去搭棚子,我也就先去给大家买早点午饭了,不想干的就别想吃!”

    说完他就走了,然后没多久便听到了拖拉机“凸凸凸”的声音传来,最后消失。

    直到这时,罗良暗中嘘了一声:这就是出口了,绝对不会是进来时候的小洞洞,因为小洞洞高高在峭壁上不说,就是他们的村子里面都没有拖拉机呢!

    “走走走……麻痹的干活去!”

    “睡都睡不饱,几把呢……”

    咒骂着,洞里开始有人往外走了。罗良在后面见这些人整理整理之后大多数都用一根粗棍子挑着两个编织袋,里面装的大约就是简单的被褥和一些吃饭的家伙。

    没有这些东西的只有两个人,罗良看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家伙也空着手脚。

    “喂,昨天你不是跟我们一车来呢,好像没见过你嘛!”

    “啊?”

    “哦,你怕是后面那车来呢!”

    “嗯!”

    应付着就回答了两个字,这人便接纳了罗良,自我介绍道:“我是大文华呢,你呢?”

    大文华是罗良一个县里很偏僻的一个村子,罗良知道,于是说道:“我是阿巴寨呢!”

    这是实话,罗老爹说过汉子家大多数时候不要藏着掖着,特别是自己的名号,要喊得响亮。至于那可以藏着掖着的小部分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罗老爹没说。

    “哦,阿巴寨?嘿嘿!”听罗良这样说完,这黝黑的小子脸上立时现出了几许优越感。

    “以前你砍过甘蔗?”

    “没!”

    “哦,那么你就是便宜货咯!”说着继续向前,这小子笑起来就露出了比脸还黑的牙:“不过便宜就便宜吧,反正吃住跟过国门都不用开钱,砍得多少都是自己呢!”

    “哦!”又回答着,罗良心里大喜。

    他不是傻子,从这家伙的话语中他已经知道了两点。

    第一点是证明了罗老爹说得对——小洞洞过来就是缅甸了!

    第二点就是他才出来就歪打正着地成为了一名砍甘蔗的工人,而且大家居然都还是头天分两拖拉机运来的,彼此都不熟悉!

    这样好!

    ……

    材料是现成的,梁、木板、柴块、竹竿、篱笆还有油毛毡,有这些就足够了。

    阿巴寨里很多人家的猪圈都是罗老爹带着罗良帮村民修建的,这样做可以换一顿伙食或者还有几个钱。后来罗老爹不见了,罗良一个人也修建过不少的猪圈和简易厕所。

    所以罗良搭建的棚子看上去是最不错的,选择跟他一组的人心里都暗暗一喜,高兴自己算是找到壮劳力搭配了。

    毕竟砍甘蔗是要分组合作的,每一组都要负责将甘蔗砍倒,还要削去叶子,绑扎成小捆,再搬运上车。然后等那车拉着甘蔗去糖厂过磅得到了吨位,就可以按照吨位算砍甘蔗的钱了。

    这些钱,除非是先前有特殊约定,要不然每个组的钱都是按人头均分的!

    所以没有人愿意跟懒散的人,力气小的人,以及拈轻怕重的人在一个组。怕跟这样的人搭伙后被他吃了剥削、占了便宜。

    至于罗良,他是香饽饽!

    毕竟他一米八左右的个头就摆在那里,年轻力壮跟个小牛犊似的,谁不喜欢?

    后来罗良就烧包了,觉得凭什么要人家选择他?于是他自己选择了跟大文华以及大文华的哥哥嫂嫂加上另外两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成了一组,正好六个人。

    这样选择,因为这些人都是大文华来的,罗良听村里人说过大文华村的人老实,不会阴人。

    然后,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大文华的嫂嫂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女人,会做好饭!而甘蔗地里各组的吃饭问题是分开的,伙食的采买由小贵州现垫付些钱帮助完成,但做饭却是各组自己负责的。

    为了这个选择,罗良不得不重新又跟着大文华人一起搭建了一个稍大的棚子。按照他们的说法要求,罗良还在这棚子最内里弄竹竿隔出一个小小的空间,然后他哥在那里挂上一块布,说里面就是他跟他老婆的睡觉处了。

    忙活了大半天,四个组差不多都有了各自的棚子。

    然后小贵州来开辅导课了,说要怎么怎么的。罗良很专心地听他介绍了各组到底负责的都是哪些甘蔗地,然后留心地记住了如何使用甘蔗刀。

    这刀神奇,前面还跟一般的开山刀没有两样,但到了尖部却七弯八拐地好像蜗牛的壳——带转的。

    小贵州说这转,是为了打掉甘蔗上残留的叶子、杂草的。

    而且这刀是小贵州借给大家的,一柄算三十块钱,到时候要在砍甘蔗的钱里面扣。

    好些人一听到这里就肉痛地咒骂了起来,不过罗良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自己终于跑出来了,那该死的副乡长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已经来到了缅甸了吧!

    这可是出国啊!

    出国多不容易啊!

    还有……那些甘蔗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说实话,罗良是吃过甘蔗的。不过那边的甘蔗叶子光滑得很,也不是很高,大多数杆子都是土红色的,吃起来水多但是不甜,隐隐中还有咸味。

    但这里的甘蔗白节黑杆,叶子密密麻麻的……啧啧……高啊!

    会不会很甜?

    想着,罗良脑海里现出了“星源三叔”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