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她说,面包远比爱情重要

    更新时间:2018-09-16 19:38:58本章字数:2952字

    晴空万里,烈日当头。7月的风燥热中夹带着湿意。空旷的火车站前早就挤满了人,大包小包的行李,来往不停的出租车,脚步匆匆的行人,又到了一年毕业季。

    简宁安从公交车上费力地搬下自己的行李,汗早就浸透白色的衬衣,本是整齐服帖的头发早就在颠簸中变得有些杂乱,散落的头发和着汗水紧贴着脸颊。她机械地拖着行李,顶着明晃晃的阳光,令人窒息的高温在人群中前行,脑袋有些放空。

    行李箱却在此时顿住了,似乎被什么卡住了,简宁安还未意识到,人就依着惯性向前扑去,原以为会摔得鼻青脸肿,却在倒下的瞬间,手肘被人拉住,下意识,她也紧紧抓住了眼前的手,入眼的是一双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尖泛着凉意。

    简宁安忘却了倒地的慌乱感,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手,郁结在心中的情绪忽然化作眼泪,毫无预兆地掉落下来,一颗一颗地滴落在俩人交叠的双手。

    “你没事吧?”耳边响起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

    “没,没事。对不起。”简宁安慌乱地放下抓着男人的手,低垂眼眸,匆忙擦掉还在外溢的眼泪,带着鼻音,有些嘶哑地开口道歉,却不敢抬头看向男人。

    她想起四年前也有个男孩,绅士地接过自己手中的行李,说我帮你吧,她抬头看见他白皙的脸颊被晒得通红,一头干净利落的头发,阳光帅气的笑容。只是他们没有走到最后。

    所以,即使知道眼前人并非心上人,她却没有勇气抬头,怕,触景伤感。

    男人没有作声,只是微蹙着眉头,看着眼前鞠躬道歉,却从没抬头看向自己,委屈伤感的女孩。

    简宁安最后一次鞠躬道歉后,抓着行李箱离开了男人。走了大约10步,忍不住回头看向男人的背影,清冷修长的身躯。

    是啊,连个相似的背影都没有。他,不是他。转身,眼泪再次落下。

    而那个远去的男人也停下脚步,静静地看向女人落寞离去的身影。

    胡乱找了个角落的座位,耳边是冷冰冰的动车消息的播报,简宁安却清晰地听到一列熟悉的动车号,似乎四年前也是这列动车将自己从D市带到了B市,然后遇见了自己的初恋男友,刘俊宇。

    他就如同刚才的男人出现的场景,帮她稳住了快要倒地的行李,带着一个工作的蓝牌,穿着白色衬衫,蓝色牛仔,露着小半截的小腿,帅气阳光的笑容,那时候,这个白衣少年成了她来到这个城市,第一美好印象。

    简宁安记得他说的第一句话,他说“我帮你吧。”独立惯了的简宁安摆摆手,擦了擦汗,行李杠却被他顺手接过去,他说:“你是女生,我来。”简宁安低头看向他的工作牌,刘俊宇,12级 外国语学院 英语1班。

    简宁安抬头笑道:“正巧,我们同班。”

    俩人在路上交谈,简宁安才知道,原来他是B市人,这才被安排来接待新生。

    俩人相携入宿舍,宿舍的其他成员大多数都来了,家长都忙着收拾卫生,简宁安找了一下位置,跟刘俊宇道谢了,就准备开始干活。

    刘俊宇放下手里的行李,接过她手里的水盆和抹布,擦起了床板。简宁安发愣间,舍友却过来蹭了蹭她的肩膀,八卦地问:“你男朋友?”

    一语成鉴,一年后,他们真的成了男女朋友。

    日子平淡温馨地过了三年,他们一起期盼以后,规划未来,只是三年后,却被现实狠狠打了一巴掌。

    7月中旬,初入职场的压力和不适应让俩人都无暇顾及感情,他早出,她晚归,不知不觉竟然有大半个月没见面。然后她在周末的午后等来了男友母亲的电话。

    高档静谧的咖啡厅包厢里

    画着精致妆容,着一身时下最为流行的大牌服饰的中年妇女默不作声地搅动着手里的咖啡勺,安静的包厢里除了呼吸声,就剩下咖啡勺触碰杯壁留下的清脆响声。“叮”,“叮”“叮”一下一下地撞击着简宁安忐忑的心。

    对面的女人似乎感觉达到了震慑的作用,这才幽幽抬眼看向简宁安,看向她局促的表情,眼神是难掩的轻蔑,轻笑出声:“简宁安,我知道,你是……跟俊宇正在谈恋爱。”

    女人明显顿了一下,简宁安都能感觉,她似乎连说自己是她儿子的女朋友都不屑提起。简宁安抿了抿唇,没有说话,握紧杯子,努力压下那股不断升起的屈辱感。

    “你们大学谈恋爱,我不管,恋爱自由。只是结婚嘛,都讲求门当户对,简小姐的出身背景,自己应该清楚差距。”

    “出身背景。”简宁安勉强的笑容变得更加苦涩。

    “我调查过了,你八岁进的孤儿院,你的父母我也无从查证。像我们这种家庭,不可能接受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女人。当然,我们也不会让你白白损失三年的青春。”刘俊宇的母亲,曾安琪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牛皮纸放在桌面上,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扣在袋子上,“这个就当是补偿吧。”

    这个场景,像极了偶像剧里的俗套剧情。不知为什么,简宁安很想笑,她想,这个时候,一般女主是该惶恐地哀求对方并表明自己跟她儿子是至死不渝的爱情,还是成全这所谓的拳拳爱子之心。

    曾安琪看向沉默不语,神色间似乎有着犹豫不决,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和鄙夷。

    “你来找我,俊宇知道吗?”半晌,简宁安开口询问。

    “知不知道,最后的结果都一样,”曾安琪往椅背靠了靠,抬起右手随意地拢了拢,眼神扫过她,没有凌厉,仿若同晚辈交谈那般平常,只是出口的内容却让简宁安全身僵硬,“你们应该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吧,我猜他跟你说加班忙吧。自家公司的太子爷,能忙些什么?我只是断了他的经济,停了他的工作作为条件让他不要和你见面。你看,你们就半个月没见面了,这大好的前途,他怎么可能舍弃啊。”

    曾安琪满意地看向苍白的简宁安,将手下的牛皮纸袋推到他的边上,拍了拍简宁安的手,露着姨母笑,“所以就好聚好散,我也不会为难你的。”

    如果不是知道这话里的明枪暗箭,在外人看来,俨然是一个好长辈的形象。简宁安强忍着将牛皮纸甩向这个侮辱自己人格,破坏自己感情冲动,依旧僵着背部,坚定地开口:“阿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这件事我必须要刘俊宇亲口说出。既然开头是我们两个人,那么结局也应当由我们两个人选择,谁都替代不了。”

    这番说辞在曾安琪看来就是天真,她也不在意,或者说早有预料,也不急着恶语相向,又打开了新话题:“你觉着,俊宇现在在干吗?”

    不到20分钟的交锋,简宁安就已经知道,她今天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目的,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就低头看向一直未动的手机,只是点亮了屏保,并未划开。简宁安观察到,她看的是时间。接着便看到曾安琪抬眼,嘴角扯着笑容,透过玻璃窗看向街对面:“我猜,他在逛街,和一个女孩。”她的语气那般笃定,笑容那般得意

    简宁安转头看着远处逛街的男女,只一眼就认出那个被女孩拉着逛街的男孩,正是已经半个月未见的男友,刘俊宇。简宁安脸上一片空白,放置在玻璃窗上的手泛着凉意,似乎一直延伸到了心里。

    “那是周氏千金,周媛媛,俩人青梅竹马。家世好,长得也好。”

    “你不能期待一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永远吃着清粥小菜。”

    “现如今这个社会,面包远比爱情来得重要。”

    窗外一个笑靥如花,一个面无表情,窗内一个得意忘形,一个怨愤交织,怅然若失。

    简宁安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咖啡厅,也更没有心思去探究那个女人的表情,全身的力气和思绪似乎都被抽离,脚步都有些虚浮,犹如游魂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出租屋只有十几平,往常关上门显得空间狭小压抑,却在这一刻,变得如此空旷,四面八方的寒意侵袭,简宁安抱着胳膊,蜷缩在沙发上,脑中刘俊宇欺骗,背叛自己的画面不断浮现。

    天空渐渐暗下来,简宁安一动不动,任由黑暗将自己全部吞噬。

    该怎么办?指责,质问,还是分手?

    窗外有些许月光洒进来,身体早已经僵硬发冷,简宁安抬头,睁开了红肿的眼皮,那丝丝月色就如碎了一地的玻璃,支离破碎。

    “原来,世界是这般黑。”简宁安颓然地低下头,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