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正房打上门来

    更新时间:2018-09-17 12:20:47本章字数:3165字

    今天攥着两道杠的验孕棒的时候,我心里面激动的要死。趁着早上出门之前,就赶紧给男朋友打了个电话,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谁知道他听说我怀孕以后情绪突然就失控起来,语气也很差劲,还没等我说完就在那边让吼着让我明天赶紧去医院,把孩子给做了!

    我激动的心情瞬间就被这盆水给泼了个透心凉,气的直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推着自行车出了门。

    他是我的学长,追了我将近半年我们才在一起的,从我大学毕业到实习,陪伴了我大半年的时间,一直都对我很好,本以为是能走完一辈子的人,谁知道这个时候竟然会说这种话!

    就前些天,他还跟我说他在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就当做是我们以后的婚房。等结了婚,我什么都不用干,就每天跟孩子待在家里头,等着他回去,他赚钱养我们!

    没想到真怀上了,就成了现在这种结果。

    我越想越生气,心里更是烦躁的厉害,手机响了好几次都没接。到了后来还是心软了,就马路旁边停了下来。

    甚至忍不住的想,或许他刚刚说的只是气话,现在打电话要改主意也说不定。

    手机里除了他的未接来电之外,还有一条短信,也是他发来的。

    他说,你别生气,我刚刚是急了点,但也是为了我们的以后着想。现在你才刚工作,我也在升职阶段,实在不是结婚的好时候。乖,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我看完以后气的双手发抖,好你个魏子安!

    我停在路边,气冲冲的准备回拨过去,结果旁边突然窜出来了一辆车,直接就冲着我开了过来!我吓了一大跳,本想躲开,谁知道那辆车非但没有绕过我,竟然还加速了!

    “咚”的一声,我连车带人,整个儿被掀翻在地上。

    我只觉得脑子里眩晕的厉害,太阳穴更是突突地疼,接着下身就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冷汗一个劲儿的往外冒。我心里咯噔一下,慌的要死,下意识的捂住了肚子!

    我的孩子!

    “咔擦”一闪,我好像听到了拍照的声音!攥紧手指,我猛的抬起脑袋,就看见里面有个女人正拿着手机对着我,手机挡住了她的大半张脸,面容看不真切。

    我心里又是愤怒又是错愕,车里的肇事司机竟然还冲我拍了张照片?

    “哈哈哈哈……”她笑的无比畅快,很快就挪开来手机,接着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脸上带着不屑的笑,那半掩着红唇娇笑的画面刺得我双眼生疼!

    仿佛是看够了我狼狈的样子,她索性打开车窗探出头来,指了指我身下的血,笑的得意洋洋,声音也愈发的张狂,“呀,野种没了呢。”说完以后就直接猛地踩了下油门,从我的身边扬长而去。

    这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害我!或者说……害我的孩子?

    一连串的疑惑弄的我又惊又怒。接着就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我的腿上流了出来,小腹的绞痛让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我身下流出来了好多血,把我的衣服都染红了!

    顾不上想这些,我心里又害怕的要死,吃力的抬起胳膊,看着旁边的路人,有气无力的哀求道,“求求你们,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这时,旁边终于有人注意到了我,手忙脚乱地叫了救护车。

    在医院里面住了几天,我一直是孤身一人。魏子安从接到我出车祸流产的电话以后,就像是消失了一般。一旦解除了潜在的威胁,他连最基本的慰问都没了。

    我躺在病床上,除了难过以外,心里面是一片嘲讽:这下他不用再担心了,孩子没了。

    人生那么漫长,谁没遇见过几个渣呢?好像自孟培然走后,不但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连眼光也跟着差了不少。

    从刚刚开始的愤怒、委屈,到现在的淡然,不过是几天的时间。

    医生说,我除了流产,还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再加上之前我的叙述,这已经能构成故意伤人的罪行了。

    我给警察局打了电话报警,希望他们能找到肇事者。

    我还未出世的孩子,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命!

    想起她娇笑的样子,我心里恨的要死,真恨不得亲手撕了那张脸。

    很快,我身体就好的差不多了。

    这天,正站在柜台前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余光就瞥见一个板砖一样,个头很大手机直接朝着我的脑袋扔过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躲开,手机“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屏幕碎了个彻底。

    不悦的抬起脑袋,接着就看到我那好几天都没露面的男朋友魏子安走了进来。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正不屑的盯着我的脸看,见我抬起脑袋,当即冷笑一声,指着我傲慢的说,“不要脸的贱人,原来你躲在这里,可真是让我好找!” 

    我震惊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脑袋顿时嗡的一声炸开!跟在魏子安旁边的,就是那个开车撞死我孩子的女人!

    刚刚的手机,也是她扔过来的,要不是我躲开了,恐怕现在脑袋都被砸了个窟窿!

    难怪,当时我跟魏子安说了我怀孕以后,他就急的跟什么似的,让我赶紧把孩子打掉。

    而且我流产住院这几天,他也一直都没有露面,跟失踪了似的!

    呸!原来是早就有了新欢!

    想起我惨死的孩子,我心里的愤怒和恨意腾的一下子就冲了上来,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拽着她的头发,使劲给了她一巴掌!

    趁着她发懵的空,我掏出手机,颤抖着手指拨出了报警电话,见那边接通,立即激动的道,“喂,警察局吗?那天的肇事者……”

    之前报了警,警察那边一直都没有找到肇事者,没想到这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自己撞上门来了!

    “简思雯,你疯了吗!”

    我的话还没说完,魏子安就愤怒的大叫一声,脸色难看的冲了过来,一把夺过我的手机,然后用力的摔在了墙上,手机掉在地上,直接就黑屏了,屏幕也碎了个彻底。

    我想起前几天惨死的孩子,心里面一阵悲凉,红着眼指着他大喊道,“魏子安,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开车撞死了我们的孩子!”

    魏子安神色看起来有点心虚,眼神游移,粗着嗓子朝着我吼,“胡说什么!谁知道那是你跟谁的野种,赖在了我的头上,撞死了正好!简思雯我警告你,你再对雨诗不敬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顿时气的浑身发抖,恨自己识人不清。

    那个叫雨诗的女人也是个不吃亏的主儿,因为刚刚被我打了,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难看,踩着高跟鞋扭着屁股走过来,不耐烦的推开魏子安,“滚开!”

    然后直接就拽住了我的头发,声音尖利的道,“不要脸的贱人,居然勾引到了我老公头上,还敢打我!我撕烂了你的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给人当小三儿!”

    说话间,另一只手直接用力的甩在了我的脸上,长长的指甲刮破了我脸上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她的话猛地在我脑袋里炸开,我惊得甚至忘了还手,她老公?小三?!

    魏子安站在旁边,忐忑的看着那女的,连忙急道,“老婆,你别为了小事气坏了身子。都怪这个不要脸的婊/子趁我喝醉了勾引我!你相信我,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

    我扭过脑袋,错愕的看着魏子安,“你跟我说过,你没有老婆的!”

    我整个人都懵了,跟魏子安在一起大半年,我从来都不知道他还有个老婆!

    真是可笑,就前些天,他还跟我说他在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就当做是我们以后的婚房。

    他转过脑袋,气急败坏的甩了我一巴掌,怒声道,“贱人,你给我闭嘴!亏我当初看你可怜,还是同校学妹,借给你十万块钱应急。没想到你不想还钱就算了,还动了这么恶心的主意!不但勾引我,还怀了别人的野种来敲诈我,离间我们夫妻感情!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娶你这种心机深的贱女人!”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崩溃的尖叫,“我跟你拼了!”他有老婆,原来他一直都在骗我!

    那十万块钱,是给小逸看病用的,我跟他说过,会在两年内还清的。

    我发疯的挠他的脸,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被我挠出来好几道血印子,疼得嘶了一声,手碰了碰脸,低头看着手上的血,直接就抬腿给了我肚子一脚,把我踹在了地上,怒道,“你这个疯女人!居然敢打我?”

    我刚流产没几天,身体还没有养好,被他这么一踹,直接就疼得冒冷汗,好半天都没有站起来,他冲过来抓住我的头发,摁着我的额头一边往地上磕一边骂骂咧咧的说,“死女人,看我不弄死你!”

    站在旁边的女人可能看戏看的心情不错,一边低头用纸巾擦着涂成鲜红色指甲里面,刚刚从我脸上抓下来的碎肉屑,一边勾着红唇道,“魏子安,你不是想让我原谅你吗?也不是没可能。”

    魏子安动作一顿,转过脑袋惊喜道,“你肯原谅我了?”

    她抬起脑袋,指了下我,趾高气扬的说,“你把她衣服全都扒光了,然后喊医院里所有的人来看,做的好的话,我就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