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楼下什么声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9本章字数:1347字

    我真的特别猛的就冲到四楼敲了门,岳泽打开门,特冷漠地看着我问了句。“有事?”

    我把打包的烧烤递过去。“你还没吃饭吧,不如一起吃啊?”

    淡漠的目光像冰一样移到烧烤袋子上,然后他抬起头来跟我拒绝着。“我不吃这种垃圾食品。”

    撇了撇嘴,这么冷漠的态度,明显是生气了吧。

    “其实,我跟你看到的那个人……”

    “跟我没关系,还有事儿吗?”

    被他一句话堵着,心里也登时被压上一块大石头,看着他收回视线,门一点点合上。我攥着拳头,终于忍无可忍了,一把推住了门。

    “岳泽,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在只有窄窄的五公分缝隙里,他淡漠的眼神挑了眼我的手,然后对上我的视线。

    “不喜欢我的态度,刚好我以后比较忙,你也不用对着我这张脸了。”

    讲完,门被他用力地关上。

    我呆呆地站在他的门口,完全不明白是什么状况。

    回去,把烧烤扔进垃圾桶,手摸到了付明塞在我口袋的纸条,紧紧地攥在手里,走到垃圾桶前,许久,松开了手,被我攥的紧巴巴皱兮兮的纸条飘进了垃圾桶。

    我不欠付明什么,真的不欠他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岳泽真的如他所说,周末都不再理我了,几次我小区遇上,他也装作没看到我一样,招呼都不打来匆匆走开。

    倒是借篮球给我的男的林向阳,为人和善,因为篮球这个事跟他一来二去熟络了起来。

    对于岳泽,我自认为我做的已经够了,我一直认为男女平等,一个女的喜欢一个男的,没必要非要等着男的主动。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我的示好他一直视而不见,耐心总会跟缘分一样被挥霍光,我讨厌高傲自大的人,更何况我真的不是非他不可。

    可即便道理都懂,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着天花板发呆,小说也没心思写了。

    想着魇魔可能在等我开坑,我就给他留了言说最近很忙,过段时间写好了再给他看书,他也没回我。大约魇魔也觉得我这人挺不靠谱的,开坑的希望不大吧……

    最烦躁的时候,读研的大学舍友允娜来北京做课题了。

    刚来北京,恰好是周五下午,他们课题组都在收拾东西,第二天上午才集合,她就趁机跑过来跟我一起挤了。

    快半年不见了,娜倒是没什么变化,除了眼睛雪亮了。当然是雪亮了,一直说我比大学的时候更美了,必须是雪亮了。

    允娜算我大学闺蜜,我俩在大学常常黏在一起,饶是我这孤僻的性子习惯我行我素,但做什么偶尔也喜欢喊她一块。

    为了庆祝好久不见她,晚上跟她一块抱着电脑看毛片。

    十一月初,北京的天气实际已经冷了,在沙发上看了开头,没一会儿手脚就凉透了,于是我俩就钻到被窝里看去了。

    这东西我是看过不少,个人原因加上写作需要,但允娜是个生手,具体她看没看过我不知道,反正在学校明面上没见她看过。

    开始她挺不好意思的,不过后面就不会了,因为允硕士是这么一个人,别管她遇到多坏的事,她总能从学术的角度给你分析出更深层次的东西出来。

    比如现在,她红着脸指着屏幕上后进的男女问我,据说男的喜欢后进,而且医学上说这个姿势容易受孕。

    我想了会儿,然后跟她讲,没经验,无从得出结论。

    然后我们俩的注意力就从电脑上转移到了科学上,探讨起造人的问题,又说到感觉,说着说着我忽然想起放这个东西的目的,我是想看一本正经、纯洁无暇的允硕士出糗的!

    可是,她对着这么热辣的一幕,还绷着红红的脸在跟我讲道理,我就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她也似乎看穿了什么跟我闹,还挠我痒痒,我这人生平最怕痒了,就叫唤了起来,声音还比较大。

    “啊”

    “不要,不要,我投降!”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