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 繁菁菁,有件事情你可以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9本章字数:3665字

    我躲着,结果允娜追着我从卧室追到了客厅,倒在沙发上还跟我闹。

    直到我实在受不了她了,倒在沙发上狂喘着气,勾肩搭背地讲这半年的情况。

    原来她跟我一样也是单身狗,她问我什么情况,扁了扁嘴,说心里有人。

    允娜正鼓动着我去追,结果敲门声响了起来。

    整理好了衣服去开门,结果看到岳泽站在门口,我还没想好跟他讲什么,他就特别没好气地冲我大声喊着。“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钟,还让不让人睡觉!”

    “我做什么了啊?”

    委屈地瞪着他,可我没什么气势,因为我记得他因为二楼的叫喊声来过一次我这里,他应该很受不了吵闹吧?

    “二菁,什么情况啊?”允娜听到声音从沙发上探出头来看着我们,我立即把岳泽一挡。“没什么,小事儿。”

    “对不起,我们声音小一点。”跟岳泽道着歉,可他听了,脸更黑了,什么也没讲就离开了。

    回去,允娜问我跟岳泽什么情况,依着她对我四年的了解,一眼就看出了不正常,可我也没想瞒她,就实话实说。

    “老娘看上他了,如何?”

    “繁菁菁你够猛的啊,刚才那男的我都不敢直视他,你还想把他追到手!”

    允娜这话让我不开心了,相当豪迈地跟她讲了句:“我不光敢想,我还敢干呢!”

    是啊,我也不过是被他的冰块脸给冻了几次,这就放弃了明显不符合我风格,我可是繁菁菁!

    “明天我就改变战略去!”

    一天睡过去,送走了允娜,我去敲岳泽的门,当然,我敲门之前也做足了装备,鉴于他那么喜欢制服,我刚好又买了制服,就勉为其难地穿一下给他看吧。

    敲开了他的门,我挺着胸脯笑着跟他打招呼。“今天天气不错哦,要不要出去走走。”

    他上下瞄了我一遍,扔给我两个字。“不去。”

    悻悻地下去,惨败而归。

    真的特别打击人,我也是要脸的好吗?

    这事儿让我受打击了好久,我也懒得理他了。再跟他有联系是几天后的晚上,那晚差不多九点钟的样子,楼下响起了送水地叫唤声,听着听着,我忽然脑袋一亮,小区的自动售水机好像坏了。

    纠结了下,当即换了那套制服,因为晚上冷,又穿了风衣。

    跑下楼去买了一桶水提了起来,卖水的人看着我,一副好不可思议的表情,还问我要不要喊男人下来帮忙,我说不用。

    姐要是有男人,还用得着自己下来提,这人脑袋可真逗!

    一大桶水拎着上楼还真的很累,爬到四楼的时候身上都是湿哒哒的,我就解开了风衣的拉链,敞胸露着里面的制服。

    敲开门的时候,岳泽看到我明显愣了一下,问我做什么。我抹了抹脸上的汗,笑着说,不是怕他没水喝了,刚好我也去换水,就帮他提上来了。

    他很不情愿地看了眼我手里的水桶,让我在门口等下,他去取钱。

    鬼才在门口等呢,他进了卧室,我跟着就提着水进了客厅,坐在他的沙发上。

    我们上下户型是一样的,在他这儿坐着感觉跟我那儿好像,不过他的沙发坐着比我的舒服多了。

    卧室里传来翻找东西的声音,我就在沙发上弹着,看着房间的摆设,茶几上还放着他的电脑。

    我本来不想看的,但是匆匆一瞥却看到了大神阅读网的页面,熟悉又激动的感觉在我心里激荡,忍不住凑过去看。“师傅,你喜欢在大神网看小说啊?”

    他会不会也看过我的小说呢?

    “你在干什么!”

    暴戾的声音突然袭来,我被吓了一跳,他生气地跑过来拽着我就往外走。

    我被他推到门外,他塞了五块硬币在我手里,冰凉坚硬的触感比不上他的脸。心里刺刺的痛起来,我再也笑不出来了。

    “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不要乱碰别人的东西吗?”

    我低头跟他道歉。“对不起。”攥着硬币,刺骨的冷意逐渐在我的掌心变暖,为什么他就不能被我感动呢?

    转身走到楼梯口,他叫了我一声。

    “繁菁菁。”

    停下脚步,我没有回头,我受够了冷漠嘲讽了,如果他再讲出来,我想拒绝。

    “衣服扣子崩掉了。”

    “额?”

    我低头一看,真的发现制服的第二颗扣子没了,里面黑色的胸衣露了出来,还有白花花的……

    连忙裹起风衣挡了起来,转身去跟他讲谢谢时,楼道里已经只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了,他的房门紧闭着,什么时候关上的,我都不知道。

    后来,我就跟岳泽真的没有交集了,人真的会累的,哪怕每次在路上遇到他的时候,心会疼。

    天气越来越冷,刘哥娶了老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不痛快,想找人垫背。我真的掏了999,美丽为了这个好几天没给我好脸色,所以我也听了她唠叨了好久,以后刘哥换了工作谁还认识谁,不过是职场,你那么认真干嘛?

    我不知道刘哥以后换了工作,我结婚的时候他会不会回礼,但我知道,我跟美丽不在一个岗位后,她肯定不认识我。

    新书《僵女如画》在大神网发书了,魇魔的态度淡淡的,大约编辑都比较忙吧,一天一更的文,日子又过得跟白开水一样平淡。

    再跟岳泽有正面交集是十一月底的时候,我裹得厚厚的衣服周六在小区外面逛超市的时候。

    他也在逛超市,一个转弯儿,我因为推得比较急,撞上了他的推车,道了歉,他不咸不淡地讲了句没关系就离开了。

    看着他傲然清冷的背影,我真的好郁闷,他对我的态度也太反复了吧,到底想怎么样啊!

    这男的才是真作,长得帅了不起啊,高冷什么!

    被他弄得心情又不好了,到收银台结账的时候,谁知又跟他碰上,就在我前面。

    他的前面还有几个人在结账,他推着推车跟着,走到收银台边的货架时,转过身视线落在了蓝色的小盒子上。

    我跟着眼睛就直了,虽然每次在超市结账时都会路过这种蓝色小盒子,但是我从来没伸过手,他!

    他有女人了!

    心脏一阵阵地抽痛,紧紧地扶着推车,手都在颤抖。

    也没什么嘛,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他作为一个高富帅,有女朋友很正常,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我跟自己安慰着,却似乎没什么效果。

    在我的心痛中,拿着蓝色小盒子的手又放了回去,他转过身来,看到了我,什么也没讲又转了过去。

    沉重的呼吸着,压抑的感觉我快承受不住了,想到最开始他搬进来的时候看到我想搬家,也许该搬家的不是他,而是我。

    闷着头往前走,直到一声很大声的嘲笑响了起来,贯穿了周围的喧嚣。

    “呦,老张,你看这是谁啊?这不是岳总吗?”一个肥的跟猪一样的男的,西装革履的从对面的快餐店抹着嘴走出来,把餐巾纸一丢,走了过来。“好像现在不能叫岳总了,他都离职好几年了,哈哈哈哈!”

    肥头大耳前俯后仰地笑着,跟着从后面又走出个黑的跟炭一样的人,那人倒是不胖,但也没什么特点,就一个黑。不仔细看,还真瞧不出他是中国人。

    黑人也尖锐地笑着,肥头大耳又开始逼逼了。不过这次,他不是对着岳泽,而是对着收银员。“美女,这样的人你可得看好了,别让他偷了你们的东西!”

    收银的美女被那两个怪人讲的一愣,看了看岳泽,脸色也不好了。周围的顾客,也纷纷朝着岳泽看去,交头接耳,眼神怪异。

    岳泽自始至终没有吭声,安静的像是条投到黑暗处的影子,几乎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他对着我从来都是有那么强的气场,可对着这两个,我能感觉到他的压抑跟恐惧。

    我不想管岳泽的闲事,我知道他也不乐意让我管,可是……

    “有些什么穿的斯斯文文的,怎么讲的话就跟畜生一样,哦,长得也是比较像。”我目光放在别处,也故意扯着嗓子喊。

    肥头大耳听了,立即不笑了,凶恶地瞪着我。“小姑娘,别多管闲事!”

    抖了抖肩,我冲肥头大耳讲道:“我就是觉得,一个稍微有点素质,注意自己身份的人就不会在公众场合攻击别人。当然,我没素质,我也没身份!”

    我讲完,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肥头大耳看着我眯起了眼睛。“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一愣。“我是不怕你,但是你好像不是虎吧?”

    “你知道你在袒护的是什么人吗?”

    看了眼岳泽,我的确对他一无所知,抓着扶手,抬头直直地瞪着肥头大耳。“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我不准你们这么说他!”

    不知道是不是我讲的话太铿锵有力了,岳泽转过头来看着我,久久的没有移开视线。

    黑人在一边打电话,肥头大耳还想说什么,结果被黑人耳语了一番,肥头大耳指了指我,挺着肚子离开了。

    结完账出去,我默默跟着岳泽,他心情不好,可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一直到他的车前停下,才觉得自己该离开了,颠了颠手里的袋子,刚一转身,胳膊却被拽住,被塞进了车内。

    他开着车载着我往回走,观后镜里,他的脸色很淡漠。“以后不要乱说话。”

    我扭过头,直接看到他清冷的侧脸,很想问那两个男的是谁,但我知道,他不想回答。

    扬起笑脸,我安慰他。“不懂事的人讲不懂事的话,作为一个懂事的人,不能跟他们计较。”

    他依旧不吭声,不过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他做人这么尖锐了,他以前一定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才让他变得防备人。

    刚那两个人穿的很正式,应该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我讲的那些话算是彻底得罪他们了,也不知他们会不会伺机报复。

    算了,不想了,活好当下吧。

    “师傅,不如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

    一路上我逗着他,虽然他没有给我反应,一直都是我在单机,可不讲话了,气氛又会好尴尬。

    下了车,我等他锁好了车门,跟着他一块进去,爬到三楼,他经过我直接往上走。

    摸着钥匙开门,心里却还是放心不下,索性我就跟了上去。

    “马上快中午了,不如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他家的门敞开着,我轻松的走了进去,然后锁上。

    他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看着我,这次认真了。我被他看的讲不出话来,张着嘴,好久,才颓废地问出一句。“不如你说说我怎么做才能让你开心一点吧?”

    好无力,为什么我说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岳泽,人生都会有黑暗,你不能因为那些不好的事情一直折磨自己。”

    “繁菁菁,有件事情你可以做。”

    他好看的眸色转深,几步走到我面前,眼睛里烧起了炽热的火焰,滚烫的吻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