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 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9本章字数:3113字

    我以为我跟岳泽之间的距离缩短了,然而事实上没有,从我关上自己的房门,到煎熬着摆脱了感冒,他跟我所改善的关系,也不过是见面会打招呼了。

    期间,我跟魇魔聊天,因为我的书上了首页的封面推荐,那是网站最好的推荐位,白痴都知道,于情于理我都该跟他说声谢谢。

    然后我们两个就聊了起来,他跟我说不用谢,深夜给他发福利,他应该回报我下。

    他还问我,发福利给他,当时在想什么。他这样问,我肯定不能说我是想刺激他,所以我就换了个说法。“想用啪啪啪的动力刺激你把女朋友找回来。”

    他说了句哦,又带着坏笑的表情问我是不是有很多这种视频,很多人发过。

    我发了个害羞的表情,说我很矜持的,然后他又没动静了。

    看着他又要装死了,我立即抓紧时间问正事儿,如何把疼痛感表现出来。写《僵女如画》总是觉得感觉还不够,因为女主从一开始是失忆的,男主各种对她的爱都被她无视,心理线上从一开始是很淡的,所以除了灵异事件几乎就没别的什么了。

    作为一个女频出身的人,没言情戏,这是让我不能忍的。

    魇魔:刺激读者的感观,让他们感觉出疼痛来,疼痛感自然就出来了。

    这句话我理解,一个故事要让人留下印象,感官刺激越重,印象就越深刻。书中的角色,心理上不受伤,可以生理上受伤,比如说指甲被拔了,钉子一下子刺穿了人的脚掌,刀一寸一寸地割开脸皮剥下来……

    菁菁燎原:可是,折磨故事里的任何一个人物我都会感觉到疼,我舍不得。

    魇魔:……

    魇魔:你别写了。

    太过分了,竟然说我别写了,切,不就是感观刺激吗?写就写!

    跟他讲了我OK,然后我们俩的聊天结束,我开始对着自己快残了的书发愁。

    这个故事有句话深深地打动我:“如果上一世欠你太多,就罚这一世,我爱你,你不爱我。”

    世界上最大的惩罚不是恨,而是爱。

    要刺激读者的感觉,首先要刺激我的感觉,这样子的话,我不是有借口跟某个人嘿嘿嘿……

    所以,周六的时候我去敲了岳泽的门,站在他门前,我一本正经地问他,我能约你一起出去玩吗?

    他一如既往的淡漠口气。“玩什么?”

    捏着手指,很想直接拽了他就走,说去了你就知道了,可我捻着手指,不敢伸出手。

    在他淡漠的表情下,我的热情一点点衰退,连玩笑都开不起来了,闷闷地跟他讲了实话。

    “去鬼屋。”

    一点都不浪漫了,真讨厌他这副鬼样子。

    “算了,不想去了。”

    “感冒好了?”

    他跟我同时开口,我不想理他了,也学他的样子冷哼一声。“好了。”

    结果他让我进门去,我抬头看了眼里面熟悉的场景,心兀自漏了一拍,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步,脸都白了。

    大约他也发现了我的不正常,走过来想扶住我的肩膀,却被我躲开了,他不自然地收回手,让我在外面等他,几分钟就好。

    他进去,门没有关上,我站在门口,心里的感觉我不喜欢,我在恐惧,我对岳泽有心理阴影,我不喜欢有心理防线的感觉,心理防线是作者的天敌。

    几分钟后,岳泽出来,换了身休闲的衣服,然后把我塞进了他的车子里。

    其实我知道,一路上他借着观后镜看了我好几次,也有好几次张开口,欲言又止。

    从车里出来,看到了“抉择惊悚体验馆”这几个字。

    看着上面半黑的招牌,扭头看了眼停车的岳泽,心里还好兴奋。

    我是个追求新鲜刺激的人,一直以来,我都有个梦想,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去探险,但这个梦想在初恋那里没有实现,在那个贱人那里也没有实现。

    岳泽走过来,站我身边停了停,然后往里面走去,我也跟上去。

    买了票,往里面走,站在入口处,我又迟疑了,进去了里面,会不会碰到什么特别恐怖的?

    我还在迟疑着,后面的顾客涌过来把我挤了进去。

    一进去,阴森恐怖的音乐就弥漫着,气温也特别低,森冷的感觉就像是冰窖一样,四处是掉了皮的走廊,走过去,擦擦的脚步声都能在走廊里听到回声。

    我忐忑地往里面挪步子,心突突地狂跳,我自打生下来胆子就小,这还是活到24岁第一次进鬼屋。

    走着走着,脚下的大地突然颤动起来,恰此时,身后还伸出一只手,一个小孩子还故意吓了我一跳。

    我加快了脚步,跟上前面的岳泽,结果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时,脚突然被缠住了。

    我惊惧不安地低头看去,看到脸都被撕裂的丧尸,正流着涎水看着我,我立即抽出脚尖叫着,朝着前面的岳泽疯跑,又从一个房间爬出来一个丧尸,但是因为我跑的太快,直接从它们身上跳了过去。

    “啊——”

    “不要吵了。”他讲着,很不耐烦地捂着了我的嘴。

    我忐忑地呼吸着,闭上了嘴巴,他才松开手。我拽着他的衣服,跟他支吾着。“我们回去吧?”

    他听完很惊讶地看着我。“不是你说要来鬼屋的吗?”

    我继续拽着他的羽绒服忐忑着。“我看够了,回去吧。”

    事实上是这样,即便现在他搂着我,我也感觉不到安全感,还是怕的要命。

    “来鬼屋不就是为了激发我的保护欲吗?现在有我保护你,这样不好吗?”

    他幽幽的口吻,早已看破了我的心机,事实上是这样,一个人约异性看电影或者去鬼屋,都会出于这样的目的,而来鬼屋,是我提出的,他这样想,无可厚非,但我还有另一个目的。

    “谁是为了你,我是为了自己的书!”

    他眯起了眼睛,看了我一会儿,我以为他又要讽刺我的时候,他却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胸上。

    窘迫感瞬间击碎了我,要知道后面还有其他的顾客,而且这里是鬼屋!

    我挣扎着,他却用力地将我搂住,手夹在我跟他之间。“别动!”

    他这么一喊,我就真的没敢动,因为后面的人走过来,纷纷从我跟他身边走过去,暧昧的眼神略过我跟他身上,我的脸都不想要了。

    “既然胆子这么小,为什么还来鬼屋,为什么还写灵异小说?”松开我,这些话他是喊出来的,他的脸上似乎还带了怒气。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挑战,身为一个作者本来就应该有追求,不应该有心理防线,这是我对自己的挑战。”

    他听了冷哼一声。“没心理防线,我看是没底线吧?”

    “岳泽!”

    真讨厌他这样!

    转过身往回走,实际上我本来也可以不用靠他的,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对我这样说教!

    可是转过身,对着我的是一走廊的恐怖丧尸,走回去,又要被那些东西再抓一次。

    看着那些东西,还有敞开着,随时有可能跳出什么的门,我攥紧了拳头,闭了闭眼,不过是再被吓一次,难道你愿意再回去听他的污言恶语吗?

    恐惧不安中,我的手被抓了起来,然后被人牵着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从有丧尸的门口走过时,我又被缠住了腿,吓得跳到他怀里,他牢牢地抱住了我,我才感觉到所谓的,安全感。

    走出了惊悚体验馆,看到外面的太阳,我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没力气地蹲在地上。

    “繁菁菁,你不是号称作者吗?不过是一些难听的话,你就无力招架了吗?”

    我眯起了眼睛,仰头看着他高高在上的样子。“比难听的话,我可以说的比你更难听,但是作者的称号不是来比尖酸刻薄的,是来种植爱的!”

    他翘了翘嘴角。“呵,认真了,偶尔我还宁愿你一直装下去的。”

    认真!

    扭过头,我不再讲话,认真不是我想要的态度,我更喜欢游戏人间,更喜欢没心没肺地活着。

    即便心思百转千回,即便洞察力再强,也有自己看不透的东西,也会疼也会受伤,一旦在乎了,就输了。

    回去,我的心情相当不开心,比付明缠的我透不过气来,逼着我当罪人还让我难受。

    因为现在的感觉让我觉得回到了大二,我为那个贱人犯贱的时候。

    年少的我,纯良、执着又开朗,实习中碰到了一个他,李科科。

    什么也不懂的我跟一个幽默的前辈,再加上一颗躁动的心,一切都那么水到渠成,从扣扣到电话,他说什么我信什么。

    虽然他不高不富不帅,可是他有一张非常具有欺骗性的笑脸,他跟我讲他多有孝心,多负责任,房子多整洁,做的菜多好吃……

    掐着脑袋,天知道我笑的多冷,真恐怖,那不堪的一切我还记得那么多!

    不过,还好,当时我是一个活在网络上的人,还好他跟我之间是从我离开实习公司回到学校才开始的,还好他是拿我当备胎!

    可是,岳泽呢?我在他心里算什么?

    允娜常说我有受虐倾向,喜欢自己的我不喜欢,偏偏喜欢追逐着不着边际的人。

    可我不愿意相信,我在他心目中一点分量都没有,感情都是一点一滴积累的,我不甘心就这样认输。

    对他,我已经开始认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