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 男人的鬼话不能信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9本章字数:3077字

    天色越来越晚,夜幕开始降临,静悄悄的房间逐渐被黑暗吞没,我慢腾腾地爬起来去开灯,下床的时候踩到棉拖鞋,脚不自然地一缩,想到了恐怖体验馆的场景,心脏咚咚的跳了起来。

    惴惴不安地开了灯,不甘不愿地煮了碗面给自己吃。

    北方这边基本都要到了11月15号才烧暖气,烧暖气但是现在才11号,冷得出奇,热好的暖宝宝放在小腹上。

    想起了今天的全勤,坐在床上抱着电脑。可是夜太寂静了,空荡荡的房间里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我。

    昨天写到了华茹跟张沐风去了孤岛,被人困在那里。孤男寡女在荒无人烟的孤岛上,我是打算这样催化他们的感情的,这里也是个转折点,那个岛上没有任何的动物,华茹被封印了力量,张沐风又不会水也抓不了鱼,华茹会被饥饿感连番袭击吸张沐风的血。

    咬着大拇指思考着,张沐风作为一个灵力不足的凡人,在被僵尸吸血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而这个僵尸还是他最爱的那个女的,心甘情愿跟恐惧到底哪个会更重一点?

    呜呜——

    窗户那边忽然响起的声音,扭头看去,窗玻璃上摇摆着黑影,我立即收回视线掀起被子躲了起来。

    妈蛋,大晚上的刮什么风啊!

    但是北京我孤身一人,要找个朋友来陪压根不可能,对于岳泽,我想在他面前找回些尊严了,所以我也不想跟他低头。抱着手机,我迫切地需要一个人来理一下我,随便说什么,只要能让我转移注意力就好。

    为了提高打招呼的回应率,我去了魇魔的作者群卖萌,但是那些男作者作为一堆水惯了群的狼,萌图对他们根本没有半点吸引力,没办法,我只能上绝招了,在群里喊了句,我有种子。

    结果小天阳异常天真的问我,能发芽吗?

    好吧,实在忍不住了,我讲实话了,把今天被吓到的事情讲了遍,蛤蟆立即发了个拥抱的表情,还有人跟我说没事有他在。

    看到这里我就想骂人了,阿西吧,我是想转移注意力的,不是来求安慰的,谁要给你们抱啊?

    关了作者群,点开了魇魔的聊天框,他的状态显示离线,看到这里,我整颗心都凉了,还能找谁?

    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来,我一个激灵,裹着被子往外走,敲门声停下,房间又静了下来。我小声地问了句:“谁?”

    “我。”岳泽的声音响起来,我才开了门。

    看到站在门口的他,我努力忍住想抱他的冲动,压抑着声音问他:“有什么事吗?”

    他凝视着我,走进来关上门,然后在我的疑惑中搂着我往房间走去。

    我用力梗着身子,立定不定。“不是,你几个意思啊?”

    “你胆子那么小,晚上睡觉肯定会怕。”

    我愣愣地听着他讲完。“所以呢?”

    “我陪你。”

    眨了眨眼睛,我没有听错吧?我默默地垂下头,低声嘟囔着。“这样子不大好吧?”

    在我的迟疑中,他完全忽略了我的态度,推着我进了卧室,然后将我按在了床上,我条件反射的想站起来,但是他特别安静,没有半点侵略性动作,而是立在床边环视着我的房间。

    随着他清凉的目光掠过一处又一处,我也跟着看去。

    电脑桌除了放电脑的位置比较宽敞干净,其他的地方都乱糟糟的,我很羞愧地闭了闭眼;

    门口横七扭八地躺着我的鞋子,袜子还散落在上面,我又很羞愧地闭了闭眼;

    再到房门,上面挂着毛巾,还有黑色的内衣,难堪中又想起他房间的样子,好吧,看到这里我已经不想活了!!!

    岳泽把视线转移到我身上,我连忙把视线转到别处。“我不是女孩纸,我懒惰邋遢,我……”

    “的确不是女孩,已经是女人了。”

    我攥了攥被子,低咒着。“不要脸。”

    他坐过来,将我搂在怀里,几乎贴着我的耳朵跟我讲:“男人有要脸的?”

    他发烫的眼神盯着我,我觉得浑身都没力气了,挣了挣没挣开他,被他一推倒在床上。

    喉结动了动,他低声讲着:“去洗澡吧?”

    洗澡?

    脑袋一热,所有的血都朝着脑袋涌去,愣愣地眨了眨眼睛,用力去推他,缩着脖子往下躲。他撩开我额前的头发,捻着我的脸低声跟我讲:“我会轻一点的,不会跟上次一样疼的。”

    没有等我回应,他已经伸手去解我的衣服,我用力地按住他的手,不让他动,他跟我僵持了一会儿,松了手。“我不动你了,OK?”

    他从我身边起来,坐在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我裹着被子爬起来,愤愤地讲着:“男人的话都是鬼话,一个男的约女的开房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讲,放心,我只是陪陪你而已,什么也不会做。之后躺在床上,还能诚恳地讲,我就搂着你,什么也不做,再之后解开了衣服,你们还能讲,我就揉一揉,不干,到进去了,你们还能来一句,我就c一下,不s!”

    结果岳泽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发烫的眼神盯着我。“既然知道男的不能信,你还给我开门?”

    看了眼已经床边的电脑,赶忙爬过去把它抱起来。“老娘要码字,别吵我,违者格杀勿论。”

    他倾过身子来抓过我的手。“别写了。”

    “你说不写就不写啊,我今晚要是敢断更的话,魇魔明天就能把我宰了,我还不想死呢。”抽着手抱着电脑背对着他,笔记本电池快没电了,都成红色的了。

    “不会。”

    走下床去找充电器,把电脑放在桌上,一边捣鼓着一边跟岳泽讲。“你又不是我编辑,你说了顶个屁用。”

    “到时候跟他撒撒娇卖卖萌不讲好了,这不是你的强项吗?”

    “对啊,着倒是个好办法。”插好了电源,我转过身看着他,故意问他。“你支持?”

    已经枕着胳膊躺在床上的岳泽扭头瞥了我一眼,笑容消失了。“繁菁菁,你今天的脾气很不好。”

    不好?努了努嘴,没解释什么,继续转过身去码字。

    对着文档想了想,也许是心情不好吧。肯定不好啊,被他精神折磨的那么严重,我脾气好就有鬼了!长期对着他这么欠扁的人,谁都得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我也只是暴躁了点,他自求多福吧。

    不过,他这人还没有出离了正常人的轨道,至少刚才他被我那样问,明显的不开心了,还好啊,吃醋还是会的,呵呵。

    坐在椅子上写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搞定了三千字,更了文,站在床边,看着霸占着我的床的人,我很尴尬。

    “那个,我写完了文了,你可以上去了,眼一闭一睁一晚上就过去了。”

    我讲完,他却一点起来的意思没有,这让我更尴尬,不会真的让我跟他睡一晚吧,虽然这样想着也不错,但是我不相信他,种种迹象表明他是个肉食性动物,我还没有准备好发展到那么快的地步。

    看他不动,我踢了踢床,结果他一伸手将我拽过去,砸在他身上,然后他一脸坏笑地看着我的困窘。

    我挣扎了下,他才转了个身,将我放在一边,却搂着我盖着被子不肯松开。

    房间的灯光被挡住,光线暗下来,他的脸也笼上了一层深沉之色。

    “那天喝药了吗?”

    我浑身一僵,虽然没经验,但是这个程序的还是懂的,那天他没戴tt,而我回来之后……

    没!有!喝!避!孕!药!

    震惊了片刻之后,我推搡着他抄起枕头来打他。“你混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要喝药!”

    也要被自己蠢哭了,那天光顾着难受了,哪里还记得这个?

    他抓着我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我,却贴着我的耳朵跟我讲:“我以为你是故意不喝,想绑住我的。”

    被他这话气的忍无可忍,狠狠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我相当有骨气地跟他讲:“你放心,如果我怀孕了,肯定第一时间把它打掉,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讲完,他竟然还很满意地讲了句。“好。”

    一个字扼杀了我所有的力气,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会不会怀孕,他当时根本就根本不在乎我后面会怎么样,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

    如同所有被抛弃的孕妇一样,男人就只顾自己爽,谁会想着负责任?

    努力透了口气,有气无力地看着他。“岳泽,我忽然觉得你好渣。”

    这句话好像把他激怒了,抓着我胳膊的手也下了力道。“繁菁菁,你现在不能生孩子。”

    我笑了,天真地笑了,痴傻地笑了,即便是他让我生,我也不会生,如他所愿,即便是怀孕了,我也不会要。

    沉默了良久,他才哑着嗓子开口问我。“为什么不让我负责?”

    “婚姻是个枷锁,比起它,我更喜欢自由。”推开他的手,我去柜子里找自己的羽绒服跟厚衣服,往外走去。

    的确,我现在不喜欢婚姻,我害怕受束缚,哪怕我喜欢岳泽,但我还没有喜欢到为了他去放弃自由的程度。

    把东西搬到沙发上,正收拾着,他从房间里走出来。“去床上睡,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