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我皱眉了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9本章字数:3065字

    把头扭到一边,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我不再问他问题,也不再跟他讲话了。

    明显这样子我不开心了,可是他只顾着开他的车,一点都没有要哄我的意思。

    去了修车厂,修车的师傅看了车后,嚼着口香糖,挥舞着扳手问岳泽。

    “撞得这么轻,就撞坏了车灯,车身只有轻微变形,当时车速应该挺慢的,其实完全可以避免的。”

    我在一边看着岳泽,经修车的师傅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北京这边可是帝都,酒驾查的最严的。

    依着他昨晚那么大的酒味,在主干道上酒驾早就被请去派出所了,所以,那就是说,他是在小区附近喝的酒……

    以及,“完全可以避免啊?”

    岳泽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去跟修车师傅谈价钱了。

    看着他孑然挺立的背影,想到那只坏了的车灯,好像又突然不生气了,某只泽太闷骚了!

    从修车厂出来,我们两个在路上溜达,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

    他的手近在咫尺,不断在我面前晃,看的我实在心烦,就很不开心地抓住了,顺势往前一跳,搂住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

    还不得不说,他的身材特别好,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肌肉的。

    被我抓着手,他的手指动了动,跟我的手十指交扣在一起。

    枕着他的胳膊,我抿着唇偷偷地笑。“嘿,你还没给我一个联系方式?”

    “今晚给你。”

    “为什么非要晚上才能给我,现在不能给呢?”

    仰着头看着他,他也低头看了看我,动着薄唇问我。“你猜。”

    翻了翻眼睛,晚上这个词让人想到好多东西啊,他该不会晚上还要那个吧?

    想着下面又不舒服了,实际上真的全身无力,可是想到能跟他一起压马路,又忍不住,果然是自作自受,不过走了一百米,现在整个人都快虚了。

    脚步越来越沉重,不仅如此,我还觉得自己走路的姿势特别怪。

    停下脚步,拽住他。“我累了,我想回去睡觉。”

    他跟着停下脚步来,一脸坏笑地看着我,然后凑过来问我。“胃口这么大吗?”

    啊啊啊,这个混蛋,怎么什么都能往那方面想!

    我躲开他的视线,用力地用手指夹着他的手指,让这混蛋羞我。谁知,他感觉到我的动作,回赠了我同样的动作,他手上的力气特别大,感觉我的手指都快被他夹断了,我嗷嗷地叫唤起来,想把手抽出来,可他却很长时间才松手。

    取回自己的左手时,活动着疼痛的指头,我真的生气了。

    要说那个事不受控制还可以理解,但刚刚他分明就是故意的,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

    “岳泽,你是钢铁做的吗!”

    他看着我,即便这样,他眼里还是没有半点歉意,反而凑到我耳边跟我讲:“如果以后你惹我不开心了,我会惩罚你的。”

    “你简直莫名其妙!”甩开了他,我掉头就走,可他又抓住我,强拉着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开始,我还以为是什么约会的场所,到了才知道,竟然是药店,他跟老板要了七十二小时避孕药,然后出来买了水给我。

    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又冷又冰,沉甸甸地抓着,我一口气灌了两倍的剂量下去。

    把药跟水统统扔给他,又想起那天他在我家说的话,真想问问他就是这样对女朋友的吗?

    可是我怕他觉得我无理取闹,但这口气又出不了。“你昨晚根本就没醉,为什么不戴那个?”

    他相当有技巧,动作熟练,不可能是生手,既然这么有经验,怎么可能不知道喝避孕药对女人身体伤害多大!

    “不喜欢戴,戴着做起来没感觉,我更喜欢肌肤相亲。”他的头又低下来逗我,可这个动作我只感觉到了侮辱,狠狠地推开他往回走。

    心里很委屈,我为什么要选择他,明明我可以被付明捧到天上,可我却傻啦吧唧地选了条通往地狱的路。

    “生气了?”他过来搂我,我挣了挣,他又强硬地搂住我,我的挣扎没了力气,仰着头去看他,他却还在笑着,我忍无可忍,手伸到他外套里面,狠狠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他倒是没躲,只是问我。“现在还气吗?”

    感觉他在哄我,气就消了大半,而且刚才下手好重,他应该也很疼吧。

    之后,他带我去了大商场,把我扔到卖包的地方让我自己选,依着我心里残留的怒气,我还真想把他的银行卡刷爆,但是,我习惯跟别人AA制,他送我包会让我感觉不舒服。

    当我空手走出来时,坐在一边的他问我没看中的吗?我摇了摇头。

    然后,他带我去卖衣服的地方让我转,自己在一边看手机,我也没多大兴趣,随便看了两眼就出来了。

    “怎么了?”

    我兴致恹恹地找着话。“这里面的衣服都够买好几个我了,那么贵重的衣服套在身上,我怕以后别人都只顾着看衣服,没人看我了。”

    他抿着嘴笑着,终于肯跟我一块回去了。

    走到三楼,开门进去,挨到了床,一躺上去就睡了个昏天暗地,午饭都没吃。

    从床上爬起来时,已经是晚上七点钟,实在饿的顶不住了,可是暖气没到,房子里冷的瘆人,手都不愿意伸出去,更别提爬起来了。

    想给岳泽打电话让他来看看我,可是没有他的电话,想到他,兀自就来了起床的欲望。

    爬起来,披上外套去了四楼。

    岳泽告诉我,他已经吃过饭了,然后帮我点了一份外卖。

    坐在他家沙发上,我觉得心特别冷,很想生气,我根本感觉不到他对我一点的在乎。

    可我又想,我们才认识不多久,相互不是很了解,而且,谁从一开始就会对另一个人爱的死心塌地呢?

    岳泽比我大好几岁,人的感情本来就是年纪越大就越淡薄,在经历过很多段感情以后,谈恋爱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普通,根本不可能有轰轰烈烈,舍生忘死。

    更何况,作为一个现代都市人,感情很容易被别人当成快餐,随便吃随手扔,认真的人太少了。

    而且男的跟女的不一样,女的因爱而性,男的是因性而爱。就好像段子里有个男的这么说的,“要不是女朋友能啪啪啪,我宁愿找个男朋友呢。”

    真的,这些道理我都懂,可真正经历起来却又是另一番感悟。

    但真的让我就此放下他,我做不到,骄傲如我,做不到就这样轻易认输。

    人本来就有很多缺点,本来就不完美,作为一个宣扬了爱很多年的言情作者,我不信我感化不了他!

    大约沉默太久,大约单独坐着太冷了,他合上了一直在搞的电脑,坐过来搂着我,小口地吻着我,可我没多大兴趣,推开了他,不开心地问他。“岳泽,你是木头吗?”

    “木头做起来可没我舒服。”怎么办,听到这句话又想掐人了。

    冷着一张脸跟他对峙,门外响起来敲门声,他起身去开门,把外卖提进来放我面前,甚至于连碗筷都不帮我拿。

    就着一次性的碗跟塑料勺子,没什么胃口喝粥了。

    机械地往嘴巴里塞着,找不到别的话题聊,就跟他谈装修的事儿。

    他告诉我房子不是他的,他是替表弟问得,这两天他的表弟会来北京,具体装修风格也得他的表弟说了算。

    一直藏在心里的疑惑解开了,可我的心还是舒坦不起来,又咽了几口粥,心里躁躁的,连流程怎么走的都不记得了。

    他又搂着我,跟我讲装修的事找我是板上钉钉的,让我别担心,不要一直皱着眉。

    听着我都愣住了,我还皱眉了?

    胡乱地吞咽了几口粥,故意跟他傻笑着。“我皱眉了吗?怎么可能,我这么阳光可爱,美丽动人的少女怎么可能锁眉头?!”

    他滚动了下喉结,跟我要手机,我摸出手机来,解了锁递给他。

    他点开拨号,输了一串数字进去,按了拨出,不多久,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的号码。”他讲着,把手机递过来。

    我接下手机,看了他一眼,把号码存了,然后当着他的面把备注写成了“渣渣泽”。他看着我把字打出来,脸就黑了,抢过我的手机,在边上捣鼓了一番,然后才把手机还给我。

    我知道他在改备注,看他那么介意我以为他会改出多暧昧的字眼,但是上面只有两个字。

    ——岳泽

    按了电源键,手不自然地抖了抖,真怕手机被我一不小心给摔了,索性直接装了起来。

    “我还有些事儿,先下去了。”起身,收拾着粥,往外走。

    他跟着站起来,送我出门,到门口的时候跟我说慢点,我好笑地回了他一句。“不过是四楼到三楼,一层的距离,能有什么?”

    可是讲完我又不开心了,是啊,不过是一层楼的距离,从我家到他家一分钟都用不了,这么近的距离,却那么远!

    自嘲地勾了勾嘴角,然后跟他装着可爱的笑。“师傅,晚安。”

    “亲一下。”

    “起来都没刷牙,为了不破坏你心目中女神的形象,还是不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