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 不要太温馨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9本章字数:3964字

    “你在我心里从来就不是女神。”他的脸上波澜不兴地讲出这么伤人的一句话,我不想反驳了,我累了,我需要休息。

    “嗯。”淡淡地应了他一声,我转身。

    可是他一把将我拉回去,炽热的眼神盯着我,霸道又强势地吻着我。

    完全没意料到他的动作,提着没喝完的粥被他这么一搞,撒到了我的身上。捶了捶他,他却还是不松手,一把将我打横抱起来。

    “嗯……”

    身体一阵失重,我害怕的连忙伸手去搂他的脖子,磕到了彼此的牙,我闷哼一声,他反而笑了,抱着我用脚关上门,快步走进了卧室。

    被他压在床上,居高临下地俯视时,我心里还不舒服,他一直都在逗我,我被骗得好惨。往下瞅了瞅,看着身上的粥,故意往他身上蹭,我的衣服被他弄脏了,他也别想逃了。

    他看着我的动作,脸上的笑越发柔和,双臂用胳膊肘拄着,捧着我的脸,掰过我的脑袋逼着我看他。“小野猫。”

    我瞪着他,反问他。“哪里野了。”真讨厌他叫我这个,搞得好像我很浪似的。

    他用拇指抚摸着我的额头,往下捻着我的脸,炽热的眼神越发的让我心跳加速,然后附到我耳边,送进了温热的气流。“嗯,不野,乖乖的。”

    别开头,心里还是不舒服。“一点都不公平,你总是骗我,欺负我!”

    “要不今天你欺负我,你上我下?”

    啊啊啊!这个无耻的人!

    我用胳膊捂住眼睛,一直骂他。“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直到唇被堵上……

    到第二天醒过来时,床上已经没人了,我懒懒地找到手机看了看时间,打算继续眯一会儿,但是忽然好害怕,一阵冷气就从尾椎骨窜上来,时间是九点三十七分!

    腾地一下子坐起来,胡乱地套上衣服对岳泽骂着。“你怎么不叫我,完了,连续两天不出现,我们经理肯定会骂死我的。”

    静悄悄的房子里没有回声,我不由好奇起来,去厨房跟客厅看了看,除了茶几上的一枚钥匙跟小纸条,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没人了?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初冬森冷的气息包裹着我,心里也是一阵阵泛寒,他怎么能一点都不顾我的死活呢?!

    去楼下换好衣服,一边往楼下跑,一边给岳泽打电话。

    等了很久,他才接电话,我一阵怒火冲他叫喊着,可是他静静地听完,口气淡淡地反问我。“迟到就迟到,大不了被开了,你那个工作能赚多少钱?”

    蔑视的话让我心里的怒火更盛,攥着手机很想跟他大吵一架,但是上班要紧,按了电话,我直接拦了出租车。

    灰溜溜地进了公司,挂好了工作证,看到胜哥,我小声地问他经理在不在,正问着,就看到经理从走廊里走出来,我连忙陪着笑着,经理看了我一眼,我被吓得差点心都跳出来,但是,他也仅仅是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讲。

    这一天我都提心吊胆的,可挨到了下班,经理还是什么都没说,我才松了口气。

    回去,岳泽还没有下班,等着他比较无聊,想着上午对他态度不好,我应该做点什么哄哄他,所以我进了厨房。

    进去后就傻眼了,他这厨房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别说锅跟煤气灶了,就连碗、筷子跟勺子都没有。

    怪不得昨天他不管我了,就他这情况,要管我,除非亲自喂我,别的根本没法管。

    还好,我住楼下,去我那儿做饭很方便。

    所以下楼炒了两个菜,差不多八点钟的时候弄好了一切,把菜扒到盘子里,正准备端上去,想了想,盘子跟碗啥的都是我的家当,他又没说什么,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搬进去,好像太那啥了。

    这样想着,我就用塑料袋跟一次性的碗把东西端了上去。

    把饭摆在他的茶几上,闻着菜香味儿,我相当得意,就等着他回来看到这一幕夸夸我,可是等到八点半,静悄悄的房子里除了我的呼吸声,别的什么也没有。

    在沙发上坐久了,特别的冷,去卧室抱了被子出来,蜷缩在沙发上。

    又累又饿,我捂着肚子苦苦地挨着,几次抓了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但是怕会让他觉得我太烦,把冲动生生压了下去。

    一直等到快十点的时候,才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个激灵爬起来,岳泽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回来啦,吃饭了没有?”

    他愣在那里,看着茶几上摆着的饭菜,又看了看盖着被子的我,许久才讲了一句。“我在外面吃过了。”

    真是没心没肺,对着他放文件包的背影,我没好气地跟他喊:“我还没吃饭呢!吃过了也要过来陪我吃!”

    他转过身,换了拖鞋走过来,坐在我边上拿起了筷子尝了一口,很嫌弃地把筷子放下。“哪家的外卖,真难吃,以后不要点了,我带……”

    “我做的。”

    他听了又愣了愣,扭过头来看着我,半晌才开口说话。“不好吃就是不好吃,跟谁做的有什么关系,以后别做饭了。”

    仰着头看着天花板,许久,爬起来把茶几上的饭菜都倒进垃圾桶,拿着外套跑了出去。

    蹲在房门边,眼睛一阵阵泛酸,仰着头对着天花板发了很久的呆,从地上爬起来进了厨房。

    “我是繁菁菁哎,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认输,他说的是实话啊,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不好吃就练啊,你还能不让人家说实话吗?”

    系好了围腰,洗手切好了菜,开了火炒了一盘蒜苔炒蛋,自己尝了尝,味道似乎真的太淡了,没什么特色,他大约好吃的吃多了吧,说不好吃也是应该的。

    然后又做西红柿炒蛋,这道菜是老爸教的,还没有人说过不好吃,他就尝了一口说难吃,太打击人了。

    剥好了蒜剁碎了,打了鸡蛋,热着油,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很急切。

    心里正不好,还要被人催促,把打好的鸡蛋碗往大理石的台面上一扔,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去开门。

    门打开,那个渣渣泽站在门口,他还一脸怒气地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

    “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了?”转身往里面走去,看到被自己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愣了愣,又装着没看到往厨房走去。

    把鸡蛋倒进油锅,开始炸鸡蛋,炸好了鸡蛋,才想起西红柿还没切,拍着脑袋去切西红柿,正切着,肚子上忽然多了一双手,被吓了一跳,差点切到手。

    他在后面紧紧地搂着我,下巴拄着我的肩,贴着我的脸问我:“为我一句话就苦练厨艺,这么喜欢我吗?”

    放下刀,掰着他的手否认。“谁说是为了你的,我学好了厨艺以后可以做给我老公吃,你想的……唔……”

    他转过我的头吻着,但吻够了,抵着我的额头,起伏着胸口又训我。“繁菁菁,你是笨蛋吗?”

    “不笨,只是有追求而已。”

    他听完一把将我搂住,紧紧的,比过往任何一次抱我都用力气,耳边是他低沉的声音。“我不吃蒜。”

    我一愣,才想起来他是南方人,南方人吃东西比较讲究,而且几乎所有南方人都不吃生蒜。而我做的西红柿炒蛋在最后把生蒜沫倒进锅里,吃的就是蒜沫半生不熟的味道。

    你妹的,连解释都这么含蓄,要不是姐姐心细如尘聪明绝顶,谁听的出来他这话!

    “我做的饭以后都不给你吃,你绝对吃不到我放的蒜。”

    “那我吃你。”他沙哑的嗓音盘桓在我耳边,我就忍不住重重地捶了他一把。“你妹的,老娘还没吃饭呢!”

    讲完这句话肚子应景地叫了两声,他恶作剧地把一只手附在我的肚子上,还捏了一把,因为怕痒,我连忙躲开了他的魔掌。

    实在太饿,所以一不小心吃撑了,吃完饭都晚上十点半了,怕长胖,我就一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客厅里还有房东留下的电视机,基本上不能看,但是岳泽开了电视,让它擦擦地响着,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不过,虽然电视机画面感特别差,但是他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挺着个肚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种场面会让人觉得很温暖,特别温馨。

    “繁菁菁,搬上去跟我一起住吧?”

    一直坐在沙发上没讲话的他忽然开口,我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转身我静静地看着他,良久讲不出话来。

    “我要考虑一下。”是,我们之间发展太快了,如果这个时候就同居的话,我还没有准备好。

    是,也许你们会说,睡都睡了,住的又这么近,同不同居有什么区别吗?那当然有区别,这两个概念的区别可大了。

    “好。”

    他起身关了电视,过来搂着我,问我去睡觉吧,我想拒绝,因为肚子撑得好难受,但是他期待的眼神让我犹豫,最后还是被他拐到了我的床上。

    一进了卧室,他的动作就变得不规矩,扯着我的衣服,又是一场暴风雨的节奏,可我不能一直陪他上演机械运动的游戏,当我们倒在床上的时候,我抓着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们今天什么也不做,只是睡觉可不可以?”

    “累了?”

    “嗯。”

    依照他以前的行为,我以为他会直接强硬地上演野狼扑小白兔,谁知他竟然收了手,真的躺在我的边上,安安静静的。

    好安心,好静谧的感觉,我不可置信地看了他好久,他才掀起眼皮很严肃地跟我讲了一句。“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我不懂的是他对我的态度,是喜欢吧?

    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忍下欲望,至少是有喜欢的吧?

    他不吭声,只是抓了我的手放在他的左胸口,那里有扑通扑通鲜活的心跳,是他的生命。

    低头,靠在他怀里,拽着他的胳膊搂着我。

    “岳泽,我喜欢这样安静的感觉。”静静地躺在他怀里,相拥而眠,因为这样,让我感觉到的不是性,而是爱。

    他的怀里暖暖的,隔着衣服的温热感,比我写过的任何一本言情小说都浪漫。

    他动了动,将被子拿出来,盖在我们身上,我窝在他怀里,拉着他的手放在我肚子上。“顺时针揉,助消化。”

    他看了我一眼,没讲话,照我说的做了,我把脸藏在被子里偷偷地笑,他揉了一会儿,忽然问我。“谁告诉你顺时针揉肚子可以助消化的?”

    “百度啊。”

    他的脸上一阵恶寒感,抽了手,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看着我笑,许久,到我不笑了,他将我搂在怀里,按着我的头放在他胸口,脸贴着他的衬衣,我想动,他却不松手。

    “繁菁菁,如果我真的做过那些事,你会不会……你会怎么做?”

    那些事?什么事?

    我想爬出来问问他,可是他按着我的头不松手,我忽然被一阵心疼袭击了,他是在害怕!

    伸手摸到他的腰,搂着他。“那些事很严重吗?我觉得无所谓啊,既然都过去了,为什么非要抓着不放,你现在不是过得挺好吗?你有房,有车,有钱,有稳定工作,以后养我肯定不成问题,既然没问题,还有什么需要纠结的?”

    不是我想的简单,也不是我要给他安慰,这些话都是我的心里话,本来事实就是这样的,事情既然过去了为什么不让他过去,难道一个人犯过一次错就一辈子是罪人吗?

    “嗯。”

    他松开我,才放我爬出来。

    看着他严肃的样子,我忍不住去扯他的脸。“不许装严肃,给老娘笑一个。”

    “不许说脏话。”

    看着他被我整坏了的脸,我低头去亲了亲他,然后靠在他怀里。

    大约我的心跳跟他是一个频率的吧?我喜欢岳泽,很喜欢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