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 如你所愿,我走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9本章字数:3531字

    “总感觉你特别神秘,我一点都不了解你。”

    他揉着我的头发,浅浅地笑着。“哪里神秘?”

    我想说哪里都神秘,但是,人的一生总有自己不想被别人提起的事情,就像那个贱人于我,就像他心底的那些恐惧于他。

    “岳泽,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是做什么的。”爬起来看着他。“还有扣扣,你都没给过我。”

    “我啊,我是管人的。”翻着眼睛想了想,他才跟我讲。

    “人事部经理?”

    “嗯。”

    我哦了一句,又躺了下去,他摸出手机来,问我扣扣号,我报给了他,然后他用眼神示意我看手机。

    结果扣扣收到了提醒,看了他一眼,然后添加上了。

    看了看资料,很普通的网名,蝉,地址福建泉州,年龄三十岁。

    “你三十了!”

    “加一。”

    我呼地爬起来瞪着他,三十一岁,跟我差七岁啊!

    完了完了,以后要跟他继续发展,跟我老爸老妈那边没法交待了。

    “嫌弃我年纪大了?”他掐了掐我的脸问我,拍掉他的手,我继续迟疑着。中国式婚姻一直都是两个家庭的事,年龄差太多这也就算了,关键他还是北漂的南方人。

    “你在北京买房了吗?”这个问题问的有些直,所以我声音很小。

    “没有。”

    意料当中的结果,但这样的话问题就更棘手了。我爸妈那边平常是不管我,但是要插手我的事情时,我半点发言权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他。

    “怎么,后悔跟着我了?”他又来捏我的脸,声音带了些凉意。

    我摇了摇头,靠在他的胸口。“我的人生里没有后悔这个词,不管发生过的事情带给我的结果如何,它们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都教我在成长,人生最宝贵的财富是经历。”

    所以,不管我跟岳泽的将来如何,至少我爱过。

    “小姑娘这么懂事,要不要叔叔再教你点别的东西?”

    冲他做了个鬼脸,又故意在他腰上掐了一把。“装什么老成,连十岁都没差开,你是鬼叔叔啊!”

    愤愤地讲完,他掰过我的头凝视着我,我又被他的严肃逗笑了,抱住他的脑袋来胡闹。“小泽泽,以后你喊阿姨,阿姨给你买糖吃,所以别噘嘴了,乖。”

    松开他时,他的脸更黑了,瞪着我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下,背过身讲了句。“睡觉!”

    躲进被子里,在他背后搂着他,却怎么也睡不着,整个人好兴奋。

    一晚上知道他这么多事情,还真的有点不好消化,而且,这么个大帅哥被我搂在怀里,感觉自己好富有。

    “岳泽你跟我讲,你到底吃了什么,为什么一点都不显老?”

    他揪着我的手,转过身来瞪着我。“你睡不睡?”

    “你这表情好像欲求不满啊,哈哈!”

    在我的嘲笑中,他的头低下来,我才立即闭了嘴,抿着唇怔怔地看着他,跟他对视了许久,他动了动,掀开被子下去,进了浴室。

    哗哗的水声响起来,听在耳朵里相当的悦耳,心里甜丝丝的,忍不住在偷笑,被呵护的感觉真好。

    他出来,我才肯乖乖地睡觉。

    第二天,六点刚多点就醒过来了,本来我是个赖床奴的,但是,想到身边的这个人,他可以跟我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门,所有的赖床分子都拉不住我起床的冲动。

    爬起来,亲了亲某人,就跑去厨房做早餐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做好了早餐,我去喊他,他已经起床了,穿好了衣服走出来,一推门,正好跟他撞上。

    “我要上去下。”

    “吃饭吧。”

    他跟我同时开口,我听了他的话心里有些失望,而他听了我的话,脸上惊讶了。“你做好早餐了?”

    我点了点头,又来了兴致。“嗯,你要不要吃?”

    他没讲话,但是脚步却朝着茶几移去,在沙发上坐下,我把手里的筷子递给他。“尝尝。”

    他抓着筷子,抬头看了我好一会儿,才低头去夹鸡蛋。看着他吃的慢腾腾的样子,我心下一惊。“你不会蛋白质过敏吧?要是吃不了鸡蛋就别吃了。”

    “不是。”他就讲了两个字,可声音怪怪的,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把鸡蛋吃完了,他擦拭着嘴上的油光,跟我讲:“早晨起不来就不要做早餐了,去外面买花不了几个钱。”

    我摇了摇头,低声支吾着。“没有啊,我想让你吃我做的东西。”

    他看着我,眼睛里好像闪烁过什么,半晌才讲了一句,晚上等我回来。

    我理所当然地答着好,这不用说我也会等他的啊。

    倒了一碗豆浆给他,我们都吃好了,他去了四楼,我收拾了东西,跟他一块出门了。

    因为我们俩的公司不在一个方向,所以他也没有送我,我是坐了地铁去的公司。

    我的心情特别好,整个在拥挤的地铁上,我都在哼着小曲儿。

    其实也不只是因为岳泽了,还是因为今天是十五号,发工资的日子,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有了钱还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啊。更重要的是,今天是来暖气的日子,再也不用受冻挨饿了,简直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去了公司,我今天特别主动地跟所有碰到的人打了招呼。

    一整天我的心情都是轻飘飘的,直到下午下班前,刘哥的一嗓子。“工资到了,快点查查自己的账去。”

    我跟着愉快地拿出来手机,看到账户余额时,还没流淌尽的小调就在我口中戛然而止,我简直难以置信,我的工资竟然还是四千!

    上上个月工资是四千我可以忍,因为他说刚转正,从下个月开始给我提工资,但是,为什么上个月工资还是四千!

    刘哥瞧了我一眼,故意逗着我。“嘴里卡苍蝇了,脸色那么难看,嘿,眼珠子转转,别僵住了!”

    “大冬天的,你抓只苍蝇出来看看。”

    胜哥嘘了美丽跟刘哥两嗓子,问我怎么了,我给他看了看手机屏幕,他看了只是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刚开始都这样,忍忍吧。”

    真就一块大石头压着自己,连翻身都翻不了。

    “要不你去找经理问问?”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原因。”

    因为上个月没业绩,还旷工、迟到,没关系了,就是这个月过得苦点,也没什么。

    胜哥冲着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立即跑到一边接电话去了,紧张的模样又惹得刘哥跟美丽打趣起来。

    “做男人做成这样也是够窝囊的。”

    “还好不是我老公。”

    我在边上听着不发表言论,我不觉得胜哥窝囊,也不觉得他没出息,每个人追求不同,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胜嫂就喜欢胜哥这样的呢?

    更何况,胜嫂那边快生了,他对自己老婆好点怎么了?

    收了手机,回去的地铁上,在拥挤与沉闷的空间里,我忽然想起另一件要命的事情,我的书连续三天没更新了!!!

    用手机进了大神网,切换了电脑版,发现原本有的推荐位已经被撤了,又换了手机版,同样没有我一个推荐位。

    说委屈吗?算不上,断更一天就能被撤掉,我这断了三天并不冤枉,但是,当初我巴巴地跑去跟魇魔说,我马上补上的,结果不但没补,还一连断了三天,感觉自己特没信用。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看到有两个读者留言了,问我为什么不更新,是不是弃坑了。

    呼,看来男频我还是有读者的。

    从地铁上下来,我的脸都成苦瓜了。

    爬到三楼,直接进去趴在床上,把脸埋在床单上。

    好沮丧,为什么我搞砸了这么多事情,感觉自己好废!

    单色凌的歌声从手机里响起来,看到岳泽的名字,接了起来。

    “在哪?”

    “三楼。”

    跟着他挂断了电话,没多久就响起了敲门声。

    我去开门,看到他,委屈地扁着嘴过去搂他。他问我怎么了,我也不吭声,就这样抱着他。实际上我不想倾诉,说出来反而觉得自己更没用,安慰没什么用,抱着他就够了。

    “说话!”

    他强势地逼我开口,我没办法,才把书跟工资的事情都说了。

    但是他听了却不以为然,说书的事直接跟责编道个歉就好了,工资的话,有他在,养活一只猪没什么大问题。

    啊啊啊,这个混蛋!

    点开魇魔的窗口,我并不想跟他道歉,漂亮话谁也会说,可给不了结果更让人鄙视,先把文写出来才是真理。所以我又关闭了聊天窗口,默默码字去了。

    岳泽点了外卖,我就靠在暖气片旁码字,他还好讨厌时不时地过来逗我下,好几次被我瞪眼睛了,才坐到一边去了。

    他变得安静下来,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抱着手机的时候还会勾着唇浅浅地笑。

    他到底在干嘛啊?!

    快速解决了我的三千字,直接上传到网站上,我凑过去抢他的手机,他却拿着手机躲着我,欺负他胳膊比我长。

    正跟他闹着,我的手机来了电话,看到了来显,我转身下意识地看了眼岳泽,去卧室外面接听了。

    “喂?”

    “青青,我不追你,不吵你,不烦你,你去给那个导演联系下行吗?”付明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低沉的嗓音尤其认真。

    “付明,我想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被人看中,而不是你帮我。”我也认真。

    “有什么区别吗?张导都答应用你的小说制作剧本了,你只要跟他的编剧配合下,你的书就可以被拍摄成视频,你就能一夜成名!”

    他的声音越来越急躁,大约真的急了吧。

    “付明,我不想欠你的东西。”

    “你忘了最开始你接近我的目的了吗?我帮你实现了,为什么你现在不肯接受了!”

    那种浓浓的悲伤跟无力的咆哮以无线电波的形式钻进我的耳朵里,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愤怒地跟我表达他的感情,也许,我真的把他逼急了。

    可我该说对不起吗?对不起又有什么用,世界上最无奈的字就是情,最磨人的字就是爱。

    “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讲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也在抖,这一次,我是真的感受到了他的感情,真真切切。

    “好,如你所愿,我走。”

    跟着是嘟嘟嘟的声音,抓着手机愣在那里好久。

    “吃饭。”

    岳泽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我被吓了一跳,转过身他已经开始吃东西了。

    过去他身边坐下,本来还想逗逗他的,可是他的脸色也不大好,似乎也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