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与光明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5本章字数:3093字

    王锦锦这会儿也想起来了。

    她闹着让王文业教她下棋来着。

    “爹爹,娘亲。”王锦锦清脆的喊了句,随即迈着小腿跑过去,扑入刘氏怀中。

    王文业伸手刮了下她精致的鼻子,问:“在老祖宗那儿吃的什么好东西呀?”

    王锦锦答道:“老祖宗爱吃素,都是些荷塘小炒,罗汉斋的菜色,就那酥炸肉我吃的多些。”她说完,瞟了一眼棋盘,“爹爹,我想学下棋。”

    王文业“嗯”了一声,抬手指了下刘氏:“你娘棋艺也不错,待会儿我与你娘亲杀几盘,你在旁看着,久了自然而然便学会了。”

    “明白!”王锦锦点点头,“那爹爹你得天天来娘亲这里下棋,女儿驽钝,没一年半载是学不好的。”

    闻言,王文业忍不住笑着抬眼看她,身量不高的女孩儿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处处透着狡黠,哪有半分驽钝的样子。

    他不相信这种话会是一个女孩儿说的。

    于是他看了眼刘氏。

    昏黄的灯光下,自己的妻子被岁月平添了风霜,不如少时鲜艳。但那剪水双瞳,却仍旧盈盈浅浅,温柔婉约。

    “盯着我作甚?”刘氏给他斟茶,轻轻放下骨瓷青花茶壶。

    淡淡的茶香溢满房中,王文业也没有不满她的心思。即便真的是她教明珠儿说这些话,也不过是为了挽留自己。

    想来,他的确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陪着她。

    王文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低声道:“没什么,最近天气时好时坏,你仔细些衣裳,别受了风寒。”语毕,便放下茶盏,大手覆在刘氏手背。

    刘氏心头一热,反握住他的手,哽咽道:“你有心了。”

    王锦锦见得这幕,眼底闪过一丝笑。

    她忙趁热打铁的凑过去,拉着父母的双手,笑嘻嘻道:“爹爹娘亲都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们身体健康,便是女儿最大的幸福。”

    刘氏看向她,笑道:“你现在是愈发会讨人欢心了。”

    王锦锦答道:“那也只是讨娘亲爹爹的欢心。”

    王文业摸摸她的头,看着妻女,心头感慨。

    比起他大哥,他的确很幸福了,若是妻子再给他添个嫡子,想必就更圆满了……

    王锦锦看他夫妻二人下棋,看得困意上涌。刘氏便让张嬷嬷把她抱回房里休息,王锦锦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便见到刘氏吩咐下人挑热水去耳房,想来今晚王文业是不会去周姨娘那儿了,她的计策也算凑效。

    一夜无梦。

    次日王锦锦又起个大早。

    她带着蓝烟秀柳去厨房弄了一盒精致的粥菜,便往西小院的方向去。

    结果才走到半路,就与萧秋年迎面相遇。

    萧秋年今日仍然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浅蓝色直裰,但却十分整洁。嘴角的淤青已经消散了,冷峻的面容看起来白白净净。

    王锦锦老远就跳起来与他挥手:“四哥!”

    萧秋年转身要走。

    “四哥,别跑啊!”

    王锦锦也算豁出去一张老脸不要了,既然了解到了他如此悲惨的身世,他又是个自闭症少年,那她作为人道主义,一定要多多给予关怀和包容的。

    王锦锦飞快的追上萧秋年,仰起头看他:“四哥,你还没吃早饭吧?”她扬起手里的食盒,“我专门去厨房给你弄的,还热乎着。”

    萧秋年目不斜视。

    好在王锦锦已经习惯在他面前当空气,萧秋年在前面走,她便迈着小短腿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到了西小院,王锦锦忙放下食盒,取出饭菜,一切亲力亲为,直到把筷子都递到了萧秋年他面前,萧秋年还无动于衷,王锦锦也有些泄气了。

    她轻声唤道:

    “四哥?”

    萧秋年可能是僵尸。

    “四哥??”

    萧秋年就是个僵尸。

    “四哥??!”

    萧秋年一定是僵尸。

    王锦锦翻了个白眼,将筷子放在碗上,与蓝烟无奈的对视一眼。

    她道:“算了,四哥你不爱说话,我也不会强迫你。但人是铁,饭是钢,你一定要吃……我、我先走了,下午还要同叶婶娘学刺绣,只有明天再来看望你。”

    说完王锦锦便长叹一声,起身就要离开。

    “坐下。”

    身后蓦然响起低沉的音色,王锦锦不禁身子一僵。

    她转身一看,只见萧秋年已经端起了碗,正小口喝着粥。

    王锦锦也是被萧秋年折腾够了,这会儿见他这具僵尸竟然会开口说话,忍不住喜笑颜开,忙不迭又坐回小凳子上,双手托腮,眼睛亮亮的盯着他吃饭。

    萧秋年长得很好看。

    剑眉星目,丰神俊秀,修长的手指拿着雪白的象牙筷,赏心悦目。即便这个少年现在穿着陈旧,十分清瘦,但不难想象,他长大后会有多么俊朗。

    看着看着,王锦锦便入迷了,面前少年的脸,与自己的哥哥长相重叠,阴暗的房屋里,她有些分不清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哥哥……

    她真的很想很想哥哥,即便就这样注视着另一个人,心中的思念也能得到点点慰藉。

    萧秋年便在她火辣的视线中吃完了一顿饭。

    “你还有什么事。”

    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将目光落在王锦锦脸上,也是第一次,主动向王锦锦提问。

    王锦锦颇为受宠若惊,支支吾吾半天,才干笑道:“哈,我能有什么事……我、我只是想和四哥你玩儿。”

    萧秋年冷淡的扭头:“我没什么好玩。”

    王锦锦看他这样子,估计的确也不会玩什么小孩子游戏,是了,她来找他,又能玩什么呢?

    王锦锦迟疑片刻,问他:“那四哥你平时玩什么?”

    萧秋年道:“看书。”

    “还有什么吗?”

    “没有。”

    王锦锦抿了抿唇,一咬牙道:“那我便陪四哥一起看书。我没有记错的话,四哥你下午要去家塾上课吧?刚好我也要去四婶的院子学刺绣,离家塾很近,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啊。”

    萧秋年扫了她一眼,漠然道:“随你。”

    说完,萧秋年便起身往书房去。

    王锦锦看着他笔直的背影,有些憋屈。

    这家伙,还真是油盐不进。但比起前几次见面,她的攻势似乎也起了作用。萧秋年就像一只刺猬,对于每个人都死守着内心,只要她精诚所至,他一定会露出柔软的一面。

    这样想想,王锦锦便觉得与他相处不是那么煎熬了。

    毕竟每每看着他这张脸,什么气都不复存在。

    萧秋年的书房就在院子东厢,偌大一间屋子,陈设简单的过分,仅有一张书桌一张椅,墙壁上钉出三面多宝阁,里面密密麻麻塞满书籍。就连角落,也堆满了一摞一摞的书。

    王锦锦也是大开眼界了。

    她提着裙摆走进去,见萧秋年已经拿了一本篆书文坐在书桌前看。王锦锦扫了一眼,每一页都有他用朱笔写下的注解。

    萧秋年看书得很快,也很专注,王锦锦根本不敢去打扰他。

    清晨的阳光透过轩窗,穿过窗棂,温柔的洒在萧秋年身上,从王锦锦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纷飞的尘埃中,一个模糊挺直的逆光身影。

    安静极了。

    王锦锦放轻步子,干脆也在书房里挑拣起自己想看的书,没曾想,竟让她找到了一本《黄帝内经》,当下王锦锦便席地而坐,靠在墙角,仔细的翻阅起来。

    这书又厚又生涩,许多繁体字王锦锦也认不得,她想问萧秋年,却又怕他生气,于是拿了纸笔,将不认识的字全都誊写下来,等萧秋年不忙了,她再去问。

    这《黄帝内经》不是王锦锦以前所了解的《黄帝内经》,而是主讲人体构造、脏腑、经络,虽然很多地方都是胡编乱造,但在治疗方面也有几分道理。而开篇讲解的病因,便开始重点阐述经络腧穴,针具、刺法及针灸治疗的方式,王锦锦仿佛打开了一片新天地,看的也就更入迷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锦锦席地而坐的屁股发疼。

    她站起身,揉了揉胳膊,又伸了个懒腰,发现萧秋年一本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

    王锦锦看了眼他手中的篆书文,顿时觉得自己啃的这本也不算生涩。

    萧秋年合上书页,揉了揉眉心,抬起眼,发现王锦锦还在这里,不禁蹙眉问:“你还没走?”

    王锦锦笑道:“我说了陪四哥你一起看书啊。”

    萧秋年没有答话。

    王锦锦这时把她誊抄的不懂的文字拿到萧秋年面前,认真的询问:“四哥,你帮我看看,这个字念什么?”

    萧秋年接过宣纸,但见上面歪七扭八的写着一个“闇”字。

    他见王锦锦目露好奇的盯着他,当真是一脸求学的样子。

    半晌,他才沉声道:“与暗同音,意不光明。”

    王锦锦没由来心头一跳。

    她抬眼看着萧秋年,逆光中,他的神色也是晦暗不清,与他的性子一样,阴沉而冷硬。

    “……是吗?”

    王锦锦盯着他的双眼,嘴角微微勾起:“我倒是觉得,正因为不光明,才使光明有了意义。毕竟一直沉浸在黑暗中,十有八九会栽跟头。”

    萧秋年似乎听出她话中有话,然而看向她,却只看到那水灵灵的眸子里一片天真。

    可那又怎样呢?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注定只会在黑暗中隐没沉沦。

    萧秋年侧过脸,再没多看王锦锦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