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白挨打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6本章字数:3478字

    说得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对于王锦锦这种缝个沙包都漏沙的人来说,学习精妙的刺绣简直是要了她的老命。

    整整两个时辰,就连王听芹都绣出了一朵花,王锦锦却还是连针法的顺序都要记错。在受到叶婶娘注视的瞬间,王锦锦恨不得找块豆腐拍死。

    “……五姑娘可能年纪太小,掌握针法不太熟练,不过也没有关系。日积月累,多看多练,功夫不会负有心人的。”叶婶娘说完,又看了看王听桃的绣的桃花,点了点头,“四姑娘的技巧不错。”

    王听桃忍不住勾起嘴角,挑眉看了眼王锦锦。

    她以为王锦锦会受到打击,哪知道这个五妹的脸比城墙还厚,非但不觉得羞涩,反而笑眯眯的凑上来,说:“桃姐姐,你真有天赋,咱们两家院子离得最近,以后妹妹有疑惑,还要你多多指教啦。”

    王听桃诧异的说:“兰姐姐离你院子更近,你怎不找她?”

    “不一样啊。”王锦锦只管睁着眼睛说瞎话,“兰姐姐比我先学两年,而桃姐姐你是同我一起学的,想必我也更容易理解。”

    如此一解释,也有几分道理。

    王听桃拨弄着手里的绣品,不说话。

    便在此时,外间传来一阵喧哗,王听芹耳尖,惊道:“好像是家塾那边传来的!”

    王锦锦霎时便想到了萧秋年。

    她立即起身往那边去,王听荷等人也连忙跟上,果不其然,刚走到家塾的院外,就见王听裕与王听风正对萧秋年拳打脚踢。

    这次的王听裕还要过分,他抢了西席先生的戒尺,抡起胳膊往萧秋年脊背上抽,一下又一下,丝毫不手软。

    在场众人似乎见怪不怪,就连王听荷也看楞了,没出手阻止的意思。

    王锦锦不禁怒道:“住手!”

    “诶?你们怎么来了?”王听风瞧见了王锦锦几人,走上前把她们往外轰,道:“回去吧回去吧,二哥正在教训萧秋年呢,你们别来凑热闹!”

    王锦锦也是急了,她目光落在萧秋年那绷紧的脸上,心莫名一抽。

    她一把推开王听风这个大胖子,想也不想便扑到萧秋年背上,帮他挡住王听裕落在的戒尺,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戒尺断了,王锦锦后背犹如火烧火辣,痛苦的弓起身子。

    娘的,这小破孩手劲还真大!

    王锦锦内心暗骂了一句,随即抬起一双疼的泪光花花的眼,厉声道:“我让住手,二哥你没听见吗?”

    萧秋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永远板着的脸第一次有了别的表情。

    在场众人都被这幕惊呆了,王家的掌上明珠,竟然为了维护萧秋年,被狠狠打了一戒尺!

    王听裕踉跄着后退一步,结结巴巴的道:“五妹……你、你这是做什么?”

    王锦锦被秀柳扶起来,满脸痛色的朝他怒目而视:“难道不该我来问你么?二哥,好端端地,你怎么又欺负四哥?!这次更过分了,竟然用戒尺打他!就算咱们王家的小厮,要惩处也得问过婶婶老祖宗,哪有像你这样的!”

    她疾言厉色,王听裕又不占理,自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在这档口,蓝烟已经找了徐氏来,徐氏见一家子小辈都聚在一起,王锦锦和萧秋年看起来脸色很不好,而一旁的王听裕垂着脑袋。虽是孙辈摩擦的小事,但事关二房、三房,她也不能擅自做主,便让他们统统往福寿堂去,请老祖宗评断。

    到了福寿堂,夜幕已四合。

    王家的下人纷纷点灯燃蜡,顷刻间,灯火通明。

    老祖宗端坐在正上方的交椅上,旁边立着严嬷嬷与凤梧。几房的媳妇儿都依次排坐,王听裕、王听风、萧秋年三人跪在堂中。

    王锦锦因为被平白无故打了一戒尺,本来就生气,见了刘氏,莫名其妙就觉得委屈,一把年纪还仗着外表年纪小,扑进刘氏怀里吧嗒吧嗒掉眼泪,把刘氏心疼的不得了。

    李氏见得这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但她知道自己儿子那德行,错在自己,她也没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偏袒。

    老祖宗架着马头拐杖,敛着一张脸,目光凌厉:“风哥儿,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王听风没想到一来就点他名字,吓的胖滚滚的身子一抖,半晌才磕磕绊绊的说:“回老祖宗的话,不是什么大事儿……那个,二哥他与萧秋年……呃,四哥,因为课业的事情起矛盾,然后两人便打了起来……”

    呸!

    什么打架,明明是萧秋年单方面的挨揍好么!

    王锦锦听不下去了,忙插嘴道:“三哥说谎!明明是二哥拿戒尺打四哥,四哥根本没有还手!”她抬起眼,愤愤不平看向老祖宗,“老祖宗,当时我与姐姐们、叶婶娘,还有大家伙儿的丫鬟都在场,好多双眼睛盯着呢,都看到二哥打四哥了!”

    李氏不悦的插嘴:“萧秋年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还手?”

    “可四哥就是没有还手!”

    “一下也是还手,一百下也是还手!明珠儿你又没目睹全程,哪里知道?”李氏说着挥了下衣袖,一副无理取闹的模样。

    王锦锦气结,正想与她争执,一旁的刘氏捂住她嘴巴,朝她摇头。

    “好了。”

    老祖宗看了眼李氏,示意她别插嘴,旋即又问:“风哥儿,那你可知道他们为何起矛盾?”

    王听风语塞,转头看了眼王听裕,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祖宗一看这样子就知道有猫腻,于是厉声呵斥王听裕,声音威严而沉稳:“裕哥儿,你如实交代,不许有半句假话!如果说了假话,我也有办法给你查出来!”

    王听裕身子一抖,他最畏惧老祖宗,如此一威胁,他当真是半点假话也不敢说。

    “回老祖宗的话……因为、因为先生让背《论语》,我没有背出来,而……而萧秋年背出来了。我、我一生气,就拿戒尺打他,还……还不小心打到了五妹……”

    “胡闹!”

    老祖宗没想到是这么个善妒的理由,她狠狠的用拐杖杵了下地,“邦”的一声,堂中众人连呼吸的声音也放慢了。

    王听裕更是吓的眼泪珠子流,忙不迭的说:“老祖宗,裕哥儿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欺负萧秋年了……”

    李氏也软了语气道歉:“老祖宗,儿媳一定好好管教他……”

    “你管教?”老祖宗眉头一皱,反呛声她,“就是你才把他管成这样子!”

    李氏瘪着嘴巴不开腔。

    一旁的王听风低垂着头,从王锦锦的角度看去,那厮正幸灾乐祸。

    王锦锦可见不得他好,于是眼珠子一转,哭唧唧的说:“老祖宗,若不是三哥阻拦我,我其实也不用挨那一戒尺……”

    王听风刷的一下抬起头,瞪大一双绿豆眼:“五妹,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件事与我可没用关系啊!”

    “是,与三哥是没关系。”王锦锦擦了擦眼泪,“只是你一直都在四哥二哥跟前,看四哥挨打,你怎么也不劝架呢?老祖宗一直教导我们,兄弟姊妹要友爱互助,你分明没把老祖宗的话放在心上,妹妹也是替你感到难过啊……”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旁的刘氏忙安慰的拍她后背,这一拍,不小心拍到了被戒尺抽过的伤处,王锦锦“哎哟”大叫一声,疼的眼泪珠子直冒,心里又将王听裕骂了一遍。

    她哭的可怜,老祖宗也心疼,柔声道:“招人疼的孩子,快来老祖宗这儿抱抱。”

    王锦锦自然不会放过这抱大腿的机会,从刘氏怀里爬出来,迈着小短腿又扑进老祖宗的怀里。

    老祖宗低声哄着王锦锦,一抬头,脸色却沉的比锅底还黑。

    她冷冷的看着堂下跪着的几人,厉声问道:“可知错了?”

    王听裕与王听风忙不迭的说:“孙儿知错,以后再不会犯!”

    老祖宗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去祠堂跪两个时辰罢,至于年哥儿……罚你抄经书一遍,你可有意见?”

    王锦锦一听不对啊,怎么能罚萧秋年呢?她刚抬起头准备争辩,正好与老太太的凌厉警示的眼神四目相接,硬生生被吓出一身冷汗。

    “没有。”

    萧秋年垂着首,身板却跪的挺直。他接受一切处罚,但内心是怎么想的,却不得而知。

    老太太移开视线,淡淡道:“都退下罢。”

    刘氏等人站起身,各自带着自房家里的孩子告退,在场只有大奶奶林氏没来,老太太叫人去请她,却被她身边的丫鬟打发了回来,说林氏身子虚弱已经歇下,老太太也没有说什么。

    严嬷嬷扶着老太太往荣禄苑走,一旁的凤梧不解:“按理说四公子并无过错,老太太怎还要罚他抄写经书?”

    老太太阖了阖眼,半晌才道:“我让他抄经书,不是为了惩罚他,而是想静一静他心中的戾气。才十三岁,心思便如此深沉……不是好事啊。”

    凤梧却还是不解,那四公子不爱说话也不招惹是非,怎么就心思深沉了?

    但这话她却不敢向老太太质疑。

    夜色中。

    萧秋年一个人孤独的往回走,背影在石子路上渐行渐远。王锦锦伸长了脖子看,却被刘氏不悦的按了回来。

    “你这些日子是怎么了?突然对萧秋年上心起来?”

    刘氏简直莫名其妙,以前自己女儿对萧秋年上心,那却是捉弄欺辱的心;如今却是处处维护他,还因为他平白挨了戒尺受伤。

    王锦锦打着哈哈说:“女儿只是觉得四哥很惨,以前不懂事,现在懂事了,便希望他过的好些。更何况与老祖宗在一起,经常听她说些佛家慈悲为怀的偈语,一来二去就忍不住多多关心四哥。”

    “哎……”刘氏叹息一声,摸了摸女儿的发顶,却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女儿善良是好的,可太善良单纯,就是坏处了。

    她正想着怎么教导一下王锦锦,就听王锦锦率先问道:“娘亲,爹什么时候回来?还要他来教我下棋呢!”

    一说起这事儿,刘氏就想起来了。

    她突然蹲下身子,扳着王锦锦双肩,认真的问她:“明珠儿,你告诉娘亲,你是不是故意学下棋,好让你爹爹来陪娘亲?”

    王锦锦心头一跳,面上却懵懂的摇头:“什么意思啊娘亲?我只是想学下棋而已啊……”

    刘氏看着女儿也不像是在骗她,叹了叹气,心道是自己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