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6本章字数:4318字

    福寿堂内。

    老太太正与晋王世子、二公子闲聊,几位老爷都在旁边小心翼翼的作陪。

    那晋王世子赵烨不喜檀香气,老太太忙让人把燃香的青铜炉子搬出来,又令人在屋子里熏了桃花香,这会儿几个丫鬟还打着扇子轻轻扇风透气。

    两个身段漂亮的丫鬟捧茶来,赵烨故意伸手去接,趁机摸了把丫鬟光滑细嫩的手背,惹得那丫鬟双颊绯红。

    在场几人只当没有看见,传闻晋王世子好女色,没曾想一点儿也不避讳。

    王文运适时说道:“世子,你尝尝这茶。”

    赵烨忙端起茶抿了一口,赞道:“好茶,却与平日里喝的大不相同。”

    旁边的二公子端起茶轻轻嗅了嗅,只觉清香扑鼻,不禁问道:“敬亭绿雪?”

    王文运忙点头陪笑:“这敬亭绿雪在京中还没谁见过,没想到二公子竟然知道此茶。”

    二公子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游学时路过宣城,有幸品过。”

    “不错,这茶正是宣城产的。”王文运看了眼王文武,随即道:“下官三哥早在几年前,便亲自去安徽宣城的敬亭山买下一块地,专门种植这敬亭绿雪,到了今年才能大量采摘炒青。别看这茶形似雀舌,茶香却比雀舌还要浓郁,当真是馥馥如花乳,湛湛如云液……”

    说到此处,王文运语气一转,放低了语气:“此等好茶,怎能我王家独享?应当年年上贡给皇室,才能表明臣等拳拳忠心啊。”

    二公子赵炘毕竟只是晋王庶出,牵扯到贡品一事,他不敢接话。

    赵烨闻言一笑,心道这王文运还真是不放过一点机会。知道他如今与礼部走得近,立刻就想谈妥贡品的事宜。但他来之前本就被晋王授意过,当朝户部尚书致仕在即,很有可能是王文运擢升上位,所以他必须拉拢王文运。

    小小的贡品一事,他并不会刁难。

    思及此,赵烨端起茶盏,优哉游哉的笑道:“王大人说得对极,现在上贡事宜乃礼部主客司掌管,那主客侍郎与本世子有几分交情,改日与他说说便可。”

    “那下官在此先谢过世子了。”王文运难掩笑意,朝赵烨拜过。

    赵烨客套道:“王大人哪里话,举手之劳罢了。更何况我母妃乃王二老爷夫人的表姨,可不是沾亲带故的。”

    一旁的王文业忙道:“远房表亲罢了,难为世子还记在心底,我等受宠若惊啊。”

    赵烨笑道:“王二老爷言重了,说起来本世子还得叫你一声表姑丈。”

    “不敢当,不敢当。”

    晋王甚喜珠宝玉器,赵烨也耳濡目染,对这些金光璀璨的东西格外喜好。

    他知道王文业掌管王家的所有珠宝行业,这会儿便也打开话匣子,与他攀谈起来。说起上次那整块冰种翡翠做的佛像,赵烨笑道:“那佛像我父王十分喜欢,现在都还搁在神龛上,每日申时参拜。”

    说到这里,赵烨喝了口茶,看向老太太:“此次老太太大寿的贺礼,乃我父王亲自挑选的琥珀蜜蜡,找天竺人打造的千手观音像,就连当今老佛爷,估计也没能得见。”

    老太太闻言脸笑如菊:“王爷实在有心,还望世子回王府后向王爷表达老身的感激之情。这琥珀观音老身一定让人摆在祠堂,添油燃香,日日供奉。”

    “那观音像的确巧夺天工,不如这会儿便拿出来让各位鉴赏一番。”

    其实送那琥珀观音他赵烨自己也有些舍不得,可为了拉拢王文运,他必须得下血本。

    老太太还没见过那观音像,这会儿听赵烨一说,便点了点头:“正好。”她正要吩咐身边的凤梧,却见严嬷嬷躬身行礼而来。

    严嬷嬷走近老太太跟前,问:“老太太有何事吩咐?”

    老太太闻言眉头一皱:“我并未传唤你。”

    严嬷嬷一愣,随即将王听风的话又复述了一遍,老太太直觉不对劲,便道:“你回院子里瞧瞧,可是出了什么事。那两个泼皮猴,从来不让人省心的。”她语气一顿,又交代说:“顺便将世子送的观音像抱来。”

    “是。”严嬷嬷得令下去,不过半刻钟,便神色匆匆的赶了回来。

    她在老太太耳畔低声说了几句,只见老太太的神色由晴转阴,却是忍不住一杵拐杖怒呵:“简直胡闹!”

    这一声在堂中响起,突兀的很,只把几人都吓了一跳。

    赵烨正准备端起茶喝,见老太太这般神色,便放下茶杯,问:“可是出什么事了?”

    老太太心头有怒,但面对晋王世子却不敢发。不仅不敢发怒,她还得腆着一张老脸赔不是。

    他拄着拐杖站起身,颤巍巍的朝赵烨屈身一拜:“老身教孙无方,还请世子责罚。”

    “诶,老太太这是作甚?”赵烨忙将她扶起。

    老太太叹了口气,观音像被摔碎,这事儿在荣禄苑闹的沸沸扬扬,丫鬟婆子都瞧见了,估计也瞒不住,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且看晋王世子如何应对。

    她将这事儿说了,在场众人皆是惊骇。

    那王文武直接吓的一屁股瘫椅子上,抬袖擦汗。

    赵烨脸色变了又变,神色也不太好,只略惋惜的说:“贺礼已经送出,自然是老太太您的东西,是好是坏,也不必说与本世子。只是这观音像太珍贵,估计再难塑造出第二尊,可惜,可惜。”

    “世子大度不追究,老身却十分自责。”老太太敛着一张脸,厉声道,“把几个泼皮猴全都带过来,好好给世子道歉,否则他几个压根儿不长记性!”

    那赵烨还在客套说不用,可老太太的吩咐已下,不多时,凤梧与严嬷嬷便领了萧秋年、王听风、王听裕进门。

    几乎半刻钟不到,整个王家人都知道萧秋年摔碎了千手观音像。

    王锦锦正在廊庑下磕栗子,两个丫鬟从台阶下走过,没有看见她,正好在讨论这件事。

    “……萧秋年竟敢摔碎晋王世子带来的贺礼,估计大罗神仙来也保不住他。”

    “我就说他是个天煞孤星,真是每次都要给王家惹事。”

    “管他呢,别连累你我就行。”

    王锦锦听到这话大惊失色,忙将栗子扔下,站起身喝住两个丫鬟:“喂,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那两丫鬟没想到廊庑下还有人,见是五姑娘,吓的双膝一软就要跪地求饶。王锦锦却只关心她们讨论的话题:“快说,萧秋年到底怎么了?”

    丫鬟们哆哆嗦嗦的陈述:“萧……四、四公子他在荣禄苑,不知怎么打碎了晋王世子送给老太太的观音像,老太太在福寿堂,正要兴师问罪呢……”

    两人还没说完,就见王锦锦已经一阵风似的跑掉。

    福寿堂外站着几个面生的侍卫,王锦锦要进去还得自报身份。

    她一边嫌弃王府的人破事儿多,一边又对萧秋年担心的不得了。两人才分开多久,他怎么就捅了这么大的事儿?

    摔碎了晋王世子带来的贺礼,他咋不上天?

    王锦锦悬着一颗心,蹑手蹑脚摸到福寿堂外,趴门框上伸长脖子朝里瞧,只见爹爹并三叔、四叔都在,萧秋年与王听裕、王听风跪在堂下,林氏不知何时也到了,立在萧秋年身侧,愁容满面。

    老太太坐在当首,嘴角下垂,一张布满皱纹的脸阴沉的可怕。她身边站着两个锦衣华服的男子,正是前日见过的晋王世子、晋王二公子。

    堂中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仿佛被压着石头。

    王锦锦平日里散漫惯了,却也不敢闯进去,只敢躲在门槛外偷听。

    这时,只听萧秋年平静而漠然的道:“观音像不是我摔碎的。”

    老太太还没有发话,一旁的王文武已经率先斥责:“你说不是你摔碎的,可风哥儿、裕哥儿以及好些丫鬟婆子都瞧见是你,众目睽睽,你还敢抵赖?”

    “老三,你先别说话。”王文业知道这三弟平时最护王听裕,世子在场,岂容他胡吵胡闹。

    “不错。”老太太淡淡开口,一双沧桑而精明的眼睛盯着萧秋年,“我老太婆也不是只听一面之词的人,那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秋年拢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语气却十分镇定。

    他沉声道:“我本打算去荣禄苑请安,下人却告知您不在。随后便有一个丫鬟走来,说王锦锦让我去荣禄苑的耳房一叙。我打开房门,那观音像便已经摔碎在地,然后王听裕与王听风出现,指责是我摔碎了观音像。”

    萧秋年面无表情的叙述着,心头却已经暗暗排除王锦锦与王听风兄弟联合污蔑他的想法。

    方才心里有些混乱,这会儿冷静下来细想,显而易见是王听裕两人打碎了观音像,借王锦锦的名,骗他做替罪羊。

    他能想到这点,老太太以及在场众人也想象得到。

    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以他的性格很难去做打碎观音像的事情,可如今晋王世子在场,王家子孙是要与这些显贵打交道的。

    为了不破坏王家子孙在晋王面前的印象,老太太定然会包庇。

    事实上他没有猜错,老太太的确是这个想法。

    王家子孙以后出入官场,定要与各家王爷世子攀上关系,至于萧秋年……

    老太太扶了扶额,叹了口气。

    王锦锦一直观察着在场众人的神色,见老太太这个神色,不禁心头一跳。

    “你说有个丫鬟借明珠儿的名义,骗你过去?”

    “是。”

    “那丫鬟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房的?”

    萧秋年语塞。

    “我没有见过。”

    王家这么大,光内宅都有几十号人,一时半会儿哪里去找?

    王文武这时阴阳怪气的说:“空口无凭,也无证据。万一是你捏造的丫鬟,我等又去哪里找?十年八年找不到,这事儿可不就这么算了?”

    虽然话说的尖利,可萧秋年却无法反驳。

    他的确没见过那丫鬟,而且他也从来不是轻信旁人的人。只因为当时想着王锦锦,那丫鬟又恰好来说,便一时间失算中招。

    堂中的气氛粘稠的让人窒息,林氏更是一如既往的服软道歉:“老祖宗恕罪,儿媳以后一定好好管教他……”

    眼看这事儿就被人三言两语盖棺定论,王锦锦在门外都要急死了。

    她死死盯着萧秋年,希望他为自己辩解一二,然而他那死都不开口的性子又开始作祟,任由老祖宗呵斥,依旧不发一言。

    不是他……

    根本不可能是他!

    王锦锦虽然没有看见,可听前因后果,她也相信萧秋年没有撒谎!

    老祖宗估计晋王世子也不愿意看这么一出闹剧,阖了阖眼,沉声问萧秋年:“我该如何处罚你?”

    赵烨不说话,作壁上观。

    王家区区一个样子也敢打碎他晋王府送出的东西,惩治一下也是应当。

    没等旁人开口,王文武便急急忙忙的说:“当然是严格按照家法,先打他五十板子,在祠堂跪一个月,关禁闭七天,罚跪抄书,再亲自去给晋王登门道歉,任由晋王处置……”

    果然不是自家孩子不心疼!

    王锦锦咬牙切齿,恨不得让这三叔赶快闭嘴。她抬眼看老太太神色,似乎老太太也这样想的,林氏就傻站着,愁眉苦脸,根本没有想保护萧秋年的意思。

    萧秋年垂着首,冷峻的脸一直紧紧绷着。

    低低的眸子里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世态炎凉。

    他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啊。

    为什么要让他背负这些?

    千夫所指,他又能怎么办?偌大一个王家,没有一个人怜悯他,没有一个人同情他,周围的人再多,也是冷漠无情。他们没谁将他当做真正的家人,怪不得大老爷去世后,他始终关在西小院不肯出来。

    他应该也不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沉默寡言,性格偏激,然而这些都因为他内心的孤寂。

    王锦锦不知为何,心底会这样的可怜他,当真是因为他与哥哥长得相似吗?

    老太太看着堂下跪着的孙儿,抬了抬手,让王听风王听裕起身。

    随即,她苍老的眼看向萧秋年,斟酌着道:“你三叔说的也有道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便罚你……”

    “老祖宗!”

    王锦锦到底没有忍住,鼓足勇气,迈着短腿儿跨过门槛,一步步走入堂中。

    王文业本来一直没有说话,突然见女儿突然跑了进来,连忙厉声呵斥:“你跑这里来做什么?还不退下!”

    王锦锦却仿佛没有听见,她经过萧秋年身侧,在他身侧轻轻的说了句:“四哥,别怕。”

    别怕,一切有她呢。

    萧秋年僵直的身子,微微一怔。

    他侧目看向身量不高的女孩儿,稚嫩的脸上,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却格外坚定。

    只听她软声道:“老祖宗,观音像不是四哥摔碎的。”

    老太太看了眼晋王世子,见他没有目露不耐,这才好言问:“那是谁摔坏的?”

    王锦锦深吸一口气,定定的抬起头:“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