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月光宝镜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3本章字数:1858字

    顺国永兴十年,阳春三月,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天色有些阴沉,我有气无力地背着一捆柴,心不在焉地走在灵璧山的山间小路上。

    一阵山风吹过,寒意袭来,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低头瞥了眼脚上的单鞋,又打量了打量身上的粗布衣裙,我的心情简直低落到了极点。

    偏偏此时又飘起了丝丝细雨,夹杂着些许小冰粒子,山间道路本就崎岖,一下雨更是变得泥泞不堪,罢了罢了,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再说。

    左右寻觅了一番,前方不远处正是平日里过往樵夫时常歇脚的凉亭,亭子依水而建,紧邻凤河,若是天气晴好之时,也不失是文人墨客吟诗赏景的好去处。只是此时我又冷又饿,根本顾不上什么好山好水好风景,只求个避雨挡风之地,自然也无诗情画意可抒发。

    坐在亭子里,望着滔滔流过的凤河水,我忍不住仰天长叹,老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您人家对我也太刻薄了吧!

    别人穿越不是皇亲国戚,就是高门大户,再不济也是殷实富裕人家,每日里山珍海味、绫罗绸缎,仆从成群;而我却悲催地穿越到一个名叫“静灵”的小孤女身上,无依无靠,只身寄居在山上一座名叫清溪庵的尼姑庵,迄今已经整整三年,每日里不过是粗茶淡饭刚能饱腹而已,至于美衣华服,更是想都别想,清溪庵是佛门清修之地,每月除了几个香客大户来访,几乎不与外界来往。

    幸好清溪庵的师父们对我倒还宽厚,大概是觉得我年纪小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并不委派庵中杂务给我,对我也并无严加管束之意,连外出拾柴也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真正的目的当然是借着拾柴的机会去寻找当日带我穿越来此的罪魁祸首——一枚古镜。

    没错,我可不想呆在这里吃一辈子的青菜豆腐,我想穿越回去,我想念空调想念暖气想念冰激凌的味道,我想回去的念头就像顺着凤河水蜿蜒而下的溪流,从未断过。

    回想起当日的惊险,一幕幕画面恍若在眼前。

    刚入职三年的我人品大爆发,不仅在公司年会上抽到了特等奖——豪华邮轮七日游,还通过了去欧洲总部进修学习的选拔考试,可谓是双喜临门,只是后来我才意识到,我中的奖还真是不一般,邮轮之旅附赠千年穿越,奖一赠一,还真是划得来。

    人生得意须尽欢,我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海洋之旅,每天面对着碧海蓝天,享受着邮轮上的各种美食娱乐,人生简直圆满,纵有再多的烦恼不快,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又想到下半年进军欧洲总部,如此一来,不用多久我就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没错,只因为一切都太美好,我兴奋地瞬间化身为女版王大锤,简直是高兴到忘乎所以了,所谓乐极生悲大抵就是如此吧!

    直到回程的前一天晚上,我清楚地记得天空中挂着一轮满月,而我的悲惨遭遇竟然是源于一个助人为乐的小念头。

    夜晚甲板上的游人并不多,我早早地吃过饭,百无聊赖地在甲板上来回溜达。过往的游人像我一般独行的极少,大多是成双成对,或者是一大家人集体出行,三五成群,好不热闹。一时间我倒显得形单影只,索性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躲起来赏月,倒也落得清净。

    我正对着月亮发呆,冷不丁两只手却搭上了我的胳膊,我吓了一大跳,正欲躲开,却听来人焦急地说:“姑娘,麻烦你帮帮忙,我不小心把一件极为重要的物件掉在栏杆上了,丢了它我可就活不成了,求你一定帮帮我吧!”

    我定睛一看,是一位面容和善、衣着整洁的老大爷,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的护栏。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栏杆下的船板表面上似乎卡着一个小圆盒子。说来也奇怪,栏杆上并无阻拦物,按理说小盒子一滑下去早就该掉进大海了,但是此时小盒子却像是长了吸盘似的自行吸附在船板上,我暗暗称奇,高科技呀!

    不管怎么说,古人教导我们,勿以善小而不为,更何况助人为乐一向是我推崇的,我一面安慰老大爷,一面翻过栏杆。我自恃腿长且又练过几年瑜伽,自然是信心满满。我一边左手抓着栏杆,身体往下沉,一边伸长右手去够小盒子。

    近了,更近了,我的手马上就碰到了,眼见着大功告成,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抬头望了一眼月亮,似乎更大更亮了。

    然而就在此刻,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盒子突然向下滑去。我心里一紧,忙不迭地把全身力气集中在右手上想要去抓住它,千钧一发之际,总算抓到了盒子的一角,岂料盒子是滑盖式的,我这么一抓,盒子竟然自动打开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把盒子举到眼前借着月光一瞥,原来是一枚镜子,确切地说,是一枚锈迹斑斑、年代久远的古镜,镜面上雕刻着诡异的图案,已是十分模糊了,与此同时,我的耳边传来老大爷的一声惊呼“千万别打开”。

    “您怎么不早说?”我哀嚎道,伴随着一道刺眼的白光,我的身体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着一般快速向下坠去。万分惊惧中,我只记得把镜子紧紧抓在手中,一声长叹,我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