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虎啸关

    更新时间:2018-09-18 04:52:50本章字数:2871字

    虎啸关外,秋意正浓,过眼处尽是金黄的麦梗在群山的遮蔽下,在秋风中麦香沁人。麦客们埋着头弯着腰在其中割下麦子放入后背上的竹篓里,多数麦客都是关内人,因为关外人少,麦子种得多的地主常去关内招收麦客,薪酬较多,常有些青壮年男人主动来找,也多数都是游手好闲之徒,在家不喜种地,便仗着有些许力气四处做工,工钱要么几个人三三两两围个一桌开赌,再要么就是回关内去嫖了。

    虎啸关得名于虎啸谷,只因此地山谷较多,丛林茂密,且偶有虎虫出没,便称为虎啸谷。是西北边塞通往中原的主干道。此时正值夕阳见晚,麦田间的小道上,几头牛托着满满一车麦子在路边吃草,麦客们割完最后一块地准备收工,三三两两围坐在麦田边上大口嚼着干粮喝着水,有个包着麻布头巾的中年麦客嗓门大,埋怨着地主连最后一顿饭都不请他们吃,况且今年收成不错。

    另几人正附和间,忽闻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伴着车轮咯吱声从路上传来,麦客们不约而同歪头望去,要说这虎啸关外本就人烟稀少,基本上不会有商人来往,经过的也多是驻守关隘的官兵亦或是猎户及些许流浪江湖的亡命之徒。可这次经过的似乎这几类都不是,只见两匹快马拖着个小车厢朝关口方向疾驰而来,驾车人头戴斗笠一身灰白布衣看不清面容,垂着头任由马车颠簸得他前后左右摇摆,前面一灰一百两匹马及其彪肥,蹄过处扬起大片灰尘,几头牛看着它们竟也开始躁动起来,不安的摆头扬蹄子。

    麦客们若有所思对视几眼,那马车速度却渐渐缓慢,驾车人拉了缰绳,两马越来越慢,在牛车旁换了慢步子,恰好在麦客们休息的路上停了下来。

    “这儿离都梁还有多远?”

    车上人侧头望向麦客们,露出黝黑刚毅的面庞,似乎因为长途奔波有些疲惫,眼神略感深邃只是静静的望着他们,表情平淡。

    那中年麦客也直勾勾看着这车上人,眼睛越蹬越大,竟一时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手指着大路去的方向,眼神里竟露出了些惧意。

    “你不就是都梁来的吗?怎么不说话啊?”不知是哪个麦客嚷了一句。

    中年麦客依然结巴:“对,对,就往那个方向...过了虎...虎啸关,就...不远了。”

    车上人点点头,一鞭轻抽马屁股:“谢了。”

    马儿迈开蹄子,马车渐渐驶去。

    “咋啦你这是,怎么突然结巴了?”

    “那家伙谁啊?你认识吗?”

    有人好奇问道

    那中年麦客这才回过神皱着眉头小声嗫嗦道:“这家伙怎么这么眼熟啊?”

    “怎么个眼熟法?”......

    "他有点像都梁城的小王爷少将军,楚将军二子...楚怀安。”

    “就是那个征西大将军楚垣?楚大将军?...的儿子?”

    “嗯,长得确实挺像...”

    又不知谁小声道:“得了吧!早听说被老将军赶出家门了!几年未归家!”

    “哎!离虎啸关还远......”有个老点的麦客想叫住马车。

    那马车却忽地加速,一路朝着虎啸山谷飞驰而去,所过之处惊起大群山中鸟树上鸦,而夕阳也渐渐落入山头,马车驶过一道山隘口,口上有石墩刻字:“山中有虎,切勿独行!”

    天色愈黑,虎啸关守将孟明天早早的便下令手下关了虎啸关大门,与他们开始日常的骰子生活,当然偶尔也玩玩吊牌下下棋,但这些不知在这守了多少年的人似乎更喜欢简单粗暴的骰子,再来点烧酒下肚,摇摇晃晃一晚上也就过去了,这个时候他们不关心关外会发生什么。虎啸关易守难攻,仅此一条路,两面山高林密,夜里只听见狼嚎虎啸,倘若塞外有战事,第一时间就会有快马来传,他们便会在两面山头的烽火台上燃起烽火,使战报得以传去。

    只是这些年西北卫国惧于楚垣在边塞大漠部署的嫡系精锐,已多年没有些许动静,但也不像其它小国早早臣服划入朝廷王土,似乎过起了自给自足的生活,这几年有传言称将要和谈,时至今日却也没有什么确切消息。

    孟明天时常怀恋曾经四处征战的日子,收中原;破梁国;讨西夏,从无败仗。他也从一个无名小卒升到十夫长,百夫长,牙将,骑校。谁知在准备最后远征卫国时先帝驾崩,楚垣不得不回朝参祭,全军寿衣哀吊,事后楚垣上奏再征卫国,却被新帝以先帝刚死不宜动武这一说法推辞,而今楚垣也再未向皇上谈起征卫国之事。他一个小牙将也在之后的整军中被调到这虎啸关担任守将,而这一守,就是二十年。

    孟明天时常在酒足兴酣时向他那些年轻手下吹嘘自己曾经南征北战的经历,顺便露露自己身上的刀疤箭疤,使得这帮年轻小伙对他尤为服气,以大哥相待。这不今晚上赌局,孟明天坐着庄家摇骰子,又赚了手下不少银两。

    桌上赌局正酣,孟明天将骰子摇得叮当响,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大声嚷道:“买大买小,买定离手啊!”

    孟明天正要将骰子盒扣在桌上,却听“哄”一声,远处传来不知什么东西的破碎声,众人皆愣住,这声过后隐约竟还有虎啸传来。

    “出去看看什么情况!”孟明天不耐烦的吼道。

    众人皆慌忙往外奔去,孟明天看着桌上堆的银两铜钱一阵发愣,也拿起自己的佩剑跟了出去。

    一帮人迷迷糊糊走到虎啸关城墙上,借着稀薄的月光朝山道方向望去,这一看却吓出了一声冷汗,只见一匹灰色快马载着一人朝城门疾驰而来,这马后方左右两只黄毛黑纹的大虎正穷追不舍,速度极快。

    马是受了惊吓一路狂奔,却见马上人不慌不乱左右顾看,右手握着把漆黑如墨的刀,在月色下竟看不到一丝光泽。

    那两只大虎速度愈来愈快,竟要追上这快马,殊不知本有两匹马还有一车厢,当发现有虎要追上马车时楚怀安就跃上马背斩断了连接车厢的绳子,车厢失去方向撞上了山壁轰隆一声响竟也没有将这两虎吓跑,反而愈发兴奋速度更快了。很快其中一马稍微落了几步便被一虎超越斜扑而去咬断了脖子血溅当场,楚怀安吓出了一声冷汗,本以为两只虎有了食物会就此罢休,谁料到又追了上来,看来不是饿了而是吃饱了没事干捕猎玩。

    “快去开门!”孟明天大吼一声,“准备火把!操家伙!”

    众人纷纷冲下楼去,却见那两只虎已经追上那马,左边一只来了个大虎扑,却见那马上人猛拉缰绳,这马也猛地一跃,一大步恰好躲过了那大虎的血盆大口,只是一个颠簸,屁股被虎爪抓了三道血痕,马儿下意识的撂蹄子却没踢中。右边那虎也乘势来袭,马上人似等着一般竟探身而下挥手一刀,而后一个上挑,那虎脖子血如泉涌,呜咽一声竟毫不减速撞上马身,那马儿也经不起这般速度的大虎撞,一声嘶叫倒下地去,马上人速度极快,猛地起身一蹬马背跃起,后边另外那虎也恰好扑上马肚子,正张开大口要咬,又是一声呜咽,适才临空跃起的那人已骑在了虎背上,一把刀直穿喉而下,还剩半截,这虎挣扎了良久,才渐渐没了动静。

    待到孟明天带着一干人拿着大刀火把风风火火冲出关来,楚怀安已经掀开虎尸将它身下的马儿牵了起来,马儿惊魂未定一阵嘶叫响鼻,屁股上的爪印还在冒血,楚怀安牵着它,右手握着把鲜血淋漓直往下滴的刀,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走了过去。

    孟明天举着火把迎了上去:“这位兄弟好身手,不知是......”

    “过路人,去都梁。”楚怀安淡淡一句,“不知能否在此借宿一晚?”

    “当然可以。”孟明天借着火光仔细端详着前面这很明显年龄不大却满脸胡茬略显疲惫的人,忽然觉着有些眼熟。倘若他知道这位就是他曾追随多年征战的楚垣将军的儿子,就一定会想起他初来虎啸关时,楚垣抱着刚三个月大的怀安,在关内关外视察了一周,也是有幸将军那日留在虎啸关吃饭,饭桌上楚怀安淘气的爬来爬去咿呀学语,不再为战事操心的楚垣喝着酒爽朗大笑,可以看得出他对这小儿子的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