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反攻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3本章字数:1020字

    对蛇本身来说,从发……情到有‘兴’致,这中间却是个慢热的过程,所以当北瑶光万分享受的达到了……而瘫到如墨身上时,对于本是蛇身的如墨来说,他的‘兴’致才刚刚开始。

    ……

    冯子健焦急的在小小的木桥上来回不停的走动着,不时看看不远处紧闭的房门,像个正在等待妻子生产的焦急丈夫,“怎么还不出来?都快三个时辰了,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应该请个大夫才是啊!可这附近也没有人家,该去何处寻大夫啊!”

    “……

    冯子健东想西想、自言自语的念叨了好半天,开始觉得有些春凉了起来,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天已经暗了下来,而那扇关紧的门则还是没有半点打开的迹象,甚至连灯都没有点一盏,让冯子健总觉得有些不安心,大步的走到门口,举起手想要敲门,却又缩了回来,重新走回桥上,“不行,不行!人家小姐和相公也许久不见面,正在团聚说贴心话,小生这么冒失的去敲门实在是不妥!”

    可是随后又忍不住担心,北瑶光之前痛的惨叫到那般程度,此刻又不知如何了?是不是已经不痛了还是已经痛的喊不出声了?

    可怜的冯书呆担心的在外吹着冷风,不敢去敲门,也不敢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只傻乎乎的等着,而屋内的北瑶光日子也不比他好过到哪里去,她几乎已经感觉不出身上哪一部分是属于她的了,每一部分都麻木的提不起半分力,喉咙更是因为长时间的叫喊,而哑的完全发不出声音了,而她身上的男子似乎依旧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其实她在如墨采取反攻后的不久,便已经清醒了神智,也知道之前她以为的梦境全部都是真实的,可惜她还来不及害臊她竟然像个犯人一般的把一个男人给压倒时,她初尝欲后的敏感身子,已经更深的偎紧男子,那淡淡的从未闻过的特殊香味,以及脸部肌肤磨蹭下的熟悉触感,让她即便看不清身上男子的长相,也知道他就是她在地底摸到的男子。

    原来他的名字叫如墨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北瑶光直觉的知道他会是个美男子,因为那垂落在她肌肤上的如瀑布般柔软的发丝,以及手底下光滑的比她更甚几倍的肌肤,拥有这样条件的男人,会丑到哪里去打死她也不相信,即便真是个丑男,她也认了!

    于是,北瑶光光顾着得意和享受的结果就是,等到她想喊停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无力喊停了,而如墨也不会给她机会喊停,谁让她把他的欲、望挑拨了起来呢?

    蛇类的交、配大多数并不太长,有些几分钟就能完成一次,但是也有的却可以长达二十几个小时,我们可怜的北瑶光同学很不幸,她招惹的正是持续力不断的后者!

    所以当如墨终于心满意足的释放时,北瑶光早已经完全没有知觉的晕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