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活罪难逃

    更新时间:2019-03-30 21:40:55本章字数:2280字

    也不知是过去了多久,总之,待薛止语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最先听到的便是一道刺耳的公公声。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着令褫夺勇成伯府世袭罔替之爵位,抄没家产,贬为庶人。判九族内男丁流放边疆三千里,五服内女眷充入教坊司,世代……”

    “不!”

    圣旨还没有念完,薛止语便已然尖叫了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皇上怎么会这么做?皇后姑姑呢?沈青绍呢?有他们在……不,不可以这样,皇上他不能这么对待薛家,皇上他这么做怎么对得……”

    激动得冲到了宣旨太监的面前,薛止语再也顾不得往日的仪态。但现今不过一缕清魂的她,也只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己穿过了那传旨太监的身体。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再来下一次。

    薛止语双目赤红,状若疯癫的在那里喊着、叫着,可是,就是没有哪一个人能够注意到她。

    “为什么……”

    跌坐在大街当中,望着眼前空荡荡的门口。朱漆犹在,恩宠不复,那原本由圣祖爷御笔亲书的牌匾已经被摘掉,曾经烜赫一时的勇成伯府也……

    突然,薛止语眼前一亮。

    “爹爹!”

    兴奋的奔到了近前,可一看清薛成义的现状,薛止语的眼圈一下子又是红了。

    “爹爹……娘……哥哥嫂嫂,还有……你们……”

    鬼魂是根本流不出眼泪的,但紧紧捂住了嘴巴的薛止语,只觉得那份灼热,从眼底一直烫到了心尖。

    为什么?她的家人到底是为什么要遭遇这些?

    不,不对!

    就算薛家最终还是出了事,可是嫂嫂她们各自的娘家呢?他们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家的女儿被送入教坊司、看着自己的外孙被流放苦寒之地?

    还有皇后姑姑,皇后姑姑她不也是出自勇成伯府,有她在,皇上怎么能够这般对待薛家?这里到底都是发生了些什么!

    分开了的队伍,一边往左、一边往右,已然是越走越远。

    薛止语咬牙跺了跺脚,还是选择先跟着大部队出京。

    一路上,薛止语只盼着能够从他们交谈的只言片语中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偏偏薛家男儿只是沉默,就连押送他们的官差都罕见没有多嘴的。

    走着走着,薛止语整个人也跟着沉默了下来,只是亦步亦趋的落后自家大哥半步,就如同是彼年幼时初初学步一般。

    “嘭”的一声,薛止语猛然被撞得往后连退了三步,却仍是受不住力的跌坐到了地上。

    看着爹爹他们的队伍仍在往前移动,薛止语来不及多想,忙是站起身来又追了过去,紧接着,便复是“嘭”的一声,她再次被撞到了地上。

    慢慢瞪大了双眼,薛止语不敢相信上苍竟然会连这最后一个机会都不留给她。眼看着整支队伍就要消失到视线之外,薛止语手脚并用的爬起身来,然后……

    不管试了多少次,她都无法再迈出京城一步。

    薛止语趴在那层透明的屏障之上,拳头一下下无力的砸着。

    “为什么……为什么……”

    声声疑问,声声泣血,却根本没有人听见,也不会有人解答。

    远处队伍的背影越发变得模糊了,可她就连哭,都哭不出来。

    “唉?我说老哥,刚出城的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这你都看不出来?那不显然是要流放边疆的犯人嘛。”

    队伍离开了许久,不远处的小贩才开始探头探脑的讨论了起来,怕也是被方才那反常的诡异气氛给影响了。

    “不能吧。这要流放的犯人,身上能这么干净?”先头发出疑问的那人闻言更是觉得不明白了,“不都是先游街,让苦主什么的能够出出气的,这是新改了?”

    “你说的那是犯人,这……”努嘴往城门外示意了一下,另一人摇摇头道:“不好说。”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一听有内幕,那小贩更是凑了过来。别说他了,就连旁边的几个摊位,也都是跟着支起了耳朵。

    薛止语木愣愣的转过头来,看着那聚在一起的人群,只知道他们的嘴巴在动,却根本听不入耳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脑子里面只剩下爹爹他们离开的背影。

    可哪怕她未曾来过市井,也能猜到这些人必是在谈论他们家的事情,所以即使脑海里还是乱糟糟一片,薛止语也仍是强迫自己过去。

    “……皇上可早就看勇成伯府不顺眼了,要我说也是,这勇成伯府那……咳咳咳,那什么,皇上他也只不过是碍着那位煜郡王妃的缘故,才一直没有出手的。”

    “这又关煜郡王妃什么事?唉?不对啊,这我怎么记得,那煜郡王府的王爷和王妃,可都已经是死了有好多年吧?对,没错,是死了,这事儿当年还挺热闹。”

    “就是因为死了嘛。”

    小贩激动得一拍大腿,往左右两边看了又看,这才更压低了声音说下去。

    “可这死,也得分是怎么死的不是?当时,咱皇上还没登基,所以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多,哎,这也就是哥哥我有门路。告诉你们啊,那位煜郡王妃,可是替皇上挡了一箭,救驾之功,这才死的。所以你们想想,皇上能不念着她的好嘛。”

    薛止语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心口处,那里此刻虽然已经没有了箭支,但空荡荡的一个血窟窿,也好像是在无声控诉着她的不值。

    “嘶……要照你这么说,那煜郡王府上的白幡,可也才撤了三四年吧,这……算不算都还是尸骨未寒啊?就那什么把人家的娘家给那什么了,也真,嗯……”

    “啊呸呸呸呸,别乱说话……”

    那几个小贩还说了什么,薛止语却已经是都听不进去了。

    是啊,他沈青绍凭什么这么对他们勇成伯府,不说她那时以命换命的救命之恩,就是之前桩桩件件的事情,那也是他沈青绍欠着他们薛家的啊!

    便是真有一天薛家让沈氏皇族再容忍不得,那也该是皇上,不是,是先帝出手,又怎么轮得到他沈青绍来此忘恩负义。

    他又有什么资格!

    薛止语抹了一把脸,想也不想的就往皇宫的方向跑去。

    她要去问问,问问那寡情薄幸、不知廉耻的狗皇帝,问问他做下了这些事情,午夜梦回之际,就当真能够睡得着觉吗?

    问问那沈青绍,问问那个她所谓的青梅竹马、甚至差点就都要成为她夫君的人,他这样做、这样对薛家,这样对她,他的良心,就当真安吗?

    薛家哪怕算不得是满门忠烈、两袖清风,但至少对皇家是忠心耿耿的,尤其是对他沈青绍!

    若没有薛家,他沈青绍到底是有何德何能成为储君,又有何德何能成为皇上!

    他到底,如何对得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