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被捅了一刀

    更新时间:2019-04-25 18:04:24本章字数:3053字

    人家都说平淡的生活才是最大的幸福,以前卢蓁蓁特别鄙视这句话,因为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一直是在平平淡淡之中渡过,她却没有觉得有什么幸福感,有时候她甚至希望自己的生活里能有些刺激,哪怕是真的走背运都好过这么一天天的平淡下去,可是这个想法可能是真的不应该想,应了那句好的不灵坏的灵的老话,卢蓁蓁的生活中真的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三个月前——

    “你干什么?快放下受伤的刀!”看到眼前的被告男子突然间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坐在审判席上的卢蓁蓁立刻站起来大喊道,同时以自己的行为提示书记员从审判桌旁边的侧门出去找法警帮忙。

    “干什么?我不同意离婚,如果她一定要跟我离婚,我就跟她同归于尽!”被告男子说着离开了被告席,快速朝着原告席上的女子冲去。

    “小心!快跑!”卢蓁蓁看着眼前已经处于精神崩溃状态的男子无法控制,只能朝着原告女子大喊。

    可是女子力气和速度明显跟不上,虽然努力在向卢蓁蓁身边的侧门处奔跑,但是还是被被告男子给抓住了,一把用胳膊箍住了脖子,随后将匕首顶在了女子的胸口。

    “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毕竟你曾经爱过她,就不能爽朗的放她走吗?这样下去,如果你真的伤了她,你也不会有好结果的。”卢蓁蓁看见书记员去叫法警一时半会过不来,只能先说好话稳住男子。

    “我不怕,没了她我也不想活了。当年我为了她背叛了所有人,只想和她一辈子互相扶持到老,现在她爱上了别人,一定要和我离婚,没了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男子根本不听劝说,猩红的眼睛盯着自己怀里的女子问道,“你说,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难道你忘了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了吗?”

    “你别这样,咱们好好说!”女子似乎也害怕了,语气和刚才开庭时的灼灼逼人好了不少,明显软化了很多。

    “你还愿意和我过吗?不!你骗我的,我知道你已经跟那个男人都买了房子了!我看咱们还是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好了,这样就没人能打扰到我们俩个了!”男子说着情绪又激动了起来。

    这是卢蓁蓁看到了站在侧门外的法警,他们正在向卢蓁蓁示意让她让出位置,并吸引男子注意,他们好救出女子。

    卢蓁蓁会意,对男子大声说道:“你别这样,想想你们的孩子,孩子还需要父母,你来看,这不就是你们孩子的照片啊!孩子都还在走廊里等着你们开完庭一起回家呢!”

    说起这件事卢蓁蓁就对原告女子一肚子气,她虽然在法院上班,天天见到各种家庭的分分合合,但是她始终觉得孩子是无辜的,不应当把孩子带进大人的纠纷之中,但是这个原告女子却特意把才3岁的孩子带到法院来,只为了博得法官的同情。卢蓁蓁在开庭时就让孩子在走廊上等着,还安排了一个干警帮忙陪着孩子。

    卢蓁蓁一边说,一边从卷里翻出孩子的照片,拿在手上对男子晃了晃,男子的神情一顿,立刻变得柔软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两位法警敏锐的扑了上去,想要抢夺男子手中的匕首。

    “爸爸,你们在干什么?不要欺负我爸爸!”一个稚嫩的男童声音传了过来,原来是外面的干警听到里面的打斗声,推开审判庭的大门想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孩子率先冲了进来,看见法警和男子的扭打以为自己的父亲受了欺负,直接跑着扑了过来。

    “彤彤,别过来,危险!”女子虽然还没完全脱离男子的控制,但是看见自己的儿子冲了过来,奋力喊道。

    女子的挣扎彻底的激怒了男子,他一条腿踢向法警,左手抓住女子的头发拖拽,右手胡乱挥动起匕首,整个人都处在癫狂的状态,法警们为了不伤到女子也只有暂避锋芒。

    这是突然冲过来的孩子眼见就要被男子手中的匕首误伤到,离得最近的卢蓁蓁啥都没想,冲着孩子就笨了过去,抱着孩子转了个身,结果匕首就落在了卢蓁蓁的背上,深深的一刀下去,卢蓁蓁应声倒地。

    卢蓁蓁当时就晕倒在了地上,意识陷入了昏迷。幸好法警趁此机会治住了此人,并及时将卢蓁蓁送到了医院。但是由于失血过多,卢蓁蓁陷入了昏迷之中。

    卢蓁蓁在读高中时,父母就因为意外身亡,独自一人通过公务员考试来到这个小城市的法院工作,又没有找对象,因此在此地没有亲人。

    她昏迷的这段时间,都是医院的护士在照顾她,单位的同事们也会轮流去看望照顾她。

    原本以为卢蓁蓁就这样躺下去一辈子了,单位的同事们都在感叹着卢蓁蓁的年轻和可怜,政治处都打算把卢蓁蓁的英勇事迹向上汇报了,没想到两周之前卢蓁蓁却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的头两天卢蓁蓁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医院的神经科主任还以为卢蓁蓁是不是神经系统受到了损害,导致无法开口说话了,准备将她转到神经科去治疗。

    卢蓁蓁为了阻止医生,才开口和主任说了几句话,医院也就放下心来。她不说话的原因说出来别人都不会相信,在这三个月里,卢蓁蓁虽然昏迷了,但是自己的思想却一直运转。她感觉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叫做大新朝的王朝里,还嫁给了一个侯爷的儿子,虽然在现代自己只昏迷了三个月,但是她确实是在大新朝过完了一生,这样的经历,说出去谁会相信呢!又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卢蓁蓁彻底意识到自己回到了现代,必须要调整好情绪,回到以前的生活里了,强迫自己忘记脑海中的那些事情,办好了出院手续,回到单位报道。

    那件事情发生三个月后的今天,卢蓁蓁再一次从法院的大门走出来,看着头顶的夕阳,她有一刹那的眩晕。再次打开手里的进修通知书,还是忍不住惊叹自己是不是捡到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去西京市政法学院进修一年这样的好事,居然会落到卢蓁蓁头上,政治处张主任打电话通知她到办公室领进修通知时,她还想着难道又是去哪个山旮旯里学习一星期,万万想不到会是这么好的一件事。

    脱产进修一年,简直不敢相信!

    刚才去关系要好的几个同事那转了一圈,才得知了自己得到这次进修机会的原由竟然就是她的英勇救小孩之举。

    卢蓁蓁是法院的青年骨干法官,以前未出事之前每年办案量在单位居于前列,领导也对她的表现十分满意。这次的事情,本来就是因公受伤,卢蓁蓁醒过来之后,政治处就将她的事迹整理好,递交到了省高院。

    为了表彰卢蓁蓁的英勇行为,省里特意给了她一个去西京市政法学院进修一年的名额。

    了解到事情的原由之后,卢蓁蓁不禁苦笑,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否极泰来呢,总之出去走一圈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算是一件好事吧。

    要不然一闲下来她就会回忆起脑海里在大新朝的那些岁月,自己的爱人、爱自己的人、亲人、朋友、仇人,林林总总,无法自拔。这种状态实在是不能好好的工作和生活了。

    现在有机会回到她生活了七年的西京市,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卢蓁蓁就是毕业于西京市理工大政法系的硕士研究生,对于西京市政法学院也十分熟悉。以前在大学里的时候,经常会被在西京市政法学院就读的同学笑话,说她一个学法律的跑到理工大学去,简直就是不知所以。

    可是卢蓁蓁不在乎,西京市理工大是一所综合类偏向工科的大学,综合排名在全国高于西京市政法大学,最重要的是,理工大的男女生比例是7:1,这样的条件下,还愁找不到男朋友吗?

    当然,卢蓁蓁并没有把自己的这番内心话说给政法学院的同学听,现在让你们高兴,以后找不到男朋友就都来找我哭吧,卢蓁蓁在心里乐呵呵的想到。

    看见手中进修通知书上“西京市政法学院”几个黑体大字,卢蓁蓁既有些兴奋,又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

    回到租住的房子里,在网上订好了去西京市的火车票,掏出几个月没用的工资卡,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礼,卢蓁蓁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也空荡起来。

    原来心里装进去一个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幸福,现在想来,自己在这里27年的生活,和自己脑海中在大新朝的生活,简直就是无法比较。

    虽然现代的物质生活丰富,娱乐手段多样化,但是人的心灵却更加空虚,远远比不上自己脑海中的古代生活来得丰富多彩。

    使劲摇了摇头,卢蓁蓁告诉自己,她已经回到了现代,不要再想脑海中那些大新朝的故事了,就当是一场梦,一场美好的不忍再触及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