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就不该管你

    更新时间:2019-11-25 17:30:08本章字数:3099字

    晚上的十点多,沿江路上仍有三三两两散步行的人群,悠闲而自在。 

    马路的尽头传来一声声哀嚎,中国人是个爱看热闹的群体,不一会又有不少凑了过去,只见地上躺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闭着眼睛在卖力的呻吟,一个染着金发的中年女人和光着膀子的中年男人正手指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骂骂咧咧。

    这年轻人穿着有些怪,这盛夏的夜里,即便有风吹来都是热的,她却穿着黑色的长袖T恤和长裤,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脸上同样一幅黑色的口罩,一张脸罩在帽檐下的阴影里,只能从她侧耳露出的一截齐耳的短发里判断这应该是一个女生。

    那中年男人指着她的鼻子恶狠狠的骂道,“撞了人就想跑,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是自己撞的,那中年妇女胖胖的手指几乎要戳到她的脸上,“我都看见了,还想抵赖,给个说法,否则这事没完!”

    年轻人身子一颤,退了两步险些摔了,她仍是不开口似乎只会摇头,只有紧握着拉杆的手暴露她的局促不安。

    那光着肚子腆着白肚皮的男人上前一把扯下姑娘的帽子和口罩丢在地上。

    “遮遮掩掩的见不得光啊!”

    大家这才看清她的脸,她看过去也就十五六岁,肤色极其的苍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眼窝轮廓有些深,有点像混血。

    一对漆黑的瞳仁,抬头怯生生的打量周围的样子像是受了惊的小鹿,看得出来她很害怕,可是仍旧只会倔强的摇头。

    周围有人看了觉得不落忍,“小姑娘,你家大人呢,叫他们来。”

    “报警看看监控不就知道了。”

    “监控坏了。”

    有人指了指电线杆上,这里是老城区,最近改造坏了好一阵了。

    又有人说,“我看她也没有撞到老太太,是她自己摔的。”那中年男人杀气腾腾的瞪一眼过去,后者立刻闭了嘴。

    早就有人说报警,但那一家子却绝口不提报警的事也没打算送老人去医院,围观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事不关己谁也不想惹这个麻烦。

    前面驶来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最近棚户区在改造,路坑坑洼洼的,师傅开的有些慢,卫庆坐在副驾驶转头朝外看了一眼,回头见后面的李斯年也正皱着眉头看的认真,便冲着自家老板感慨道,“小姑娘看着挺可怜的。”

    后头的李斯年没接口,只是在将要在转弯时说了一句停车。

    车子停下来也没见李斯年下车,他盯着窗外的人群,眉头紧锁,露出一丝嫌弃又不耐烦的神色,卫庆正暗暗诧异,李斯年突然起了身拉开车门,长腿一迈大步向那头走去,速度快的卫庆都还来不及阻止。

    司机也朝外瞅了一眼,“围观的都是些中老年人,不追星应该认不出来。”

    卫庆苦着一张脸,“我们老板很红的。”

    寂静的夜里老太太的呻吟声更大了,这对夫妻见小姑娘穿的鞋是上高中的儿子闹了大半年要买的名牌,猜测她应该挺有钱的,但没想到小姑娘安安静静的看似好欺负但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胖女人也没有耐心了,她伸手抢下小姑娘的行李箱,箱子是有密码的,小姑娘不置一词安静的无声与他们对抗着。

    蓦的听到一声冷笑,“你们这是要明目张胆的抢啊!”

    那两口子回头便看见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高腿长生了一副好相貌,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富二代,见是小姑娘的帮手来了,那对夫妻盘算着恐怕不好讹了,面上还是气势汹汹的道,“什么叫抢,她撞了人不该赔偿啊!”

    众人就见方才无措的小姑娘正一瞬不眨的看着李斯年,好像呆住了,大家心道这小伙子确实长的好看,连身处困境的小姑娘都看呆了。

    肖安也终于认出李斯年,从迷惑到惊恐再到抗拒,她连行李箱也不想要了,她转身就想逃,李斯年回头瞥了一眼,很快就看明白她的心思,在她转身前拽住了她的上臂,力气极大。

    肖安愤怒的摇了摇头,李斯年低喝了一声,“你给我老实呆着!”

    李斯年再转头看着面前这个腆着肚子的中年男人,又换了一副轻飘飘的笑脸,“该,怎么不该呢,你说个价吧。”

    金发的胖女人一见他松了口,与丈夫对视了一眼故作了一副退让的口气,“这样吧,看在她年纪小的份上我也不多计较了,你先给我们五万我把妈送医院去,后续有什么事我们再商量。”

    李斯年点了点头,“这个倒是好商量。”

    他又指了指眼前的黑色商务车,“这里监控坏了吧,没事,刚刚的我的行车纪录仪全部拍下来了,让警察来看看小姑娘的责任到底有多大,赔少了就不好了。”

    那对夫妻露出踌躇的神色,就连地上躺的老太太都中断了呻吟,抬头飞快的瞥了一眼李斯年又继续叫起来。

    李斯年又给那对夫妻递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某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律。

    李斯年笑眯眯的,“我是个律师,一向最讲公道的,放心该给的赔偿一分不会少你的,我这就找交警来处理,钱可以给你,但你可要想清楚了,敲诈勒索五万元可以定罪了。”

    他说完了便开始打电话,开口便是“李局啊,我在贵德路这边碰到一个麻烦,要你帮着处理……”

    周围的人见有个厉害的人出了头,胆子也大了起来,“这小姑娘没撞到她,是老太太自己栽在她的脚下的。”

    “可不是吗?”

    “照我说这种碰瓷的就该抓进去判个十年八年的。”

    那对夫妻心虚了,嘴里却还是硬气道,“算了算了,看在她年纪小就饶过她这次。”

    李斯年只是略微移了一下电话,“你确定,交警离这里不过一条街,要来也很快?”

    那男人已经扶起老太太,冲着他们恶狠狠的道,“这次就放过你们,以后走路可要长眼!”

    李斯年轻飘飘的道,“叫你家老太太以后也长点眼,看准了再晕。”

    周围一阵哄笑声,那男人悻悻的和那胖女人带着老太太离开了,热闹看过了,吃瓜群众也就散 了。

    李斯年这才松开肖安的手臂,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上下打着她,她走的时候十三岁,五年过去了,看来除了长了身高,脑子还是没有长,否则怎么傻愣愣的任人欺负。

    李斯年是肖安的噩梦,她连与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她拿了行李箱垂着头便要走,蓦的被李斯年拽住了拉杆,似笑非笑道,“肖安,没有人教过你说谢谢?还是去了日本几年,连中国话都不会说了,说日语也可以,我听的懂。”

    肖安还是看着脚尖,双手捏着衣角,又是他从前最讨厌的鬼样子,他冷冷的讥讽道,“这次又是被谁给丢在大街上了?”

    她的随身物品就这么一个行李箱,连女生随身背的小包都没有,也没见她掏过手机,可见目前的窘境。

    他终于大发了一回善心,“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他等了一分钟,她还是不开口,李斯年喝道,“你哑巴了!”

    卫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李斯年,见小姑娘的头耷拉的更低了,若不是李斯年拉着她的行李箱,估计她就走了。

    原来卫庆还冒出点粉红泡泡心道这小姑娘究竟是他什么人,让向来不爱管闲事的李斯年热心出手,现在看起来他似乎特别的讨厌她,否则怎么那么恶声恶气的。

    李斯年终于没了耐心,将行李箱丢给了卫庆,伸手拽着她要上车,肖安惊了,她死也不愿意和李斯年呆在一起,但是他力气很大,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肖安低头咬住了他的手腕,李斯年不松手,她便不松口,卫庆觉得她凶起来的样子特别像一只小野猫。

    李斯年气的想拽住她的头发,临了还是缩回了手,嘶了一声用力将她拽上车,“你是狗吗,那么爱咬人!”

    他示意卫庆关上车门,又怒气冲冲的将她扔到后排的座椅上,恐吓道, “刚才讹你的人就等着你落单,好把你抓回去!”

    卫庆见小姑娘身子颤了颤,果然就老实了,再看李斯年看了一眼手腕处两排清晰的牙印,都咬出血了,李斯年恶狠狠的道,“我他妈的就不该管你,让你自生自灭!”

    卫庆再回头看小姑娘,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座椅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卫庆觉着她有些可怜,轻声问她,“你多大了,满十六了吗?”

    卫庆耐心等了一会,才看见她抬起头,又一脸呆呆的点了点头。

    她的脸看过去实在是有些稚嫩,安静的时候眸子像是初生的小鹿,但看她跟李斯年对着干也是倔强的很,卫庆心道方才那一幕要是让狗仔拍到了,明天准保要出李斯年疑似拐骗未成年少女的热搜。

    李斯年很生气,此刻大概不想说话,作为一个合格的助理卫庆只好替他问了,“你要去哪儿,我们送你。”

    肖安摇了摇头,她第一次来这座城市,随身的包和手机也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只记得出发前老师隐约说过要去的地方在s市的沿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