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秦昊

    更新时间:2020-08-13 10:20:15本章字数:2581字

    “啪!”一声脆响一只佩戴着白金钻戒的女人手掌,重重的打在秦昊的脸上。

    随之脸上火辣辣疼痛,秦昊是敢怒不敢言,这三年来,他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挨丈母娘的打了。

    脸上炽热的疼痛感,让秦昊浑身颤栗着。

    这个穿金戴玉、一脸凶相的丰腴老妇,正是秦昊的丈母娘。

    “费医生千叮咛万嘱咐,炖乌鸡汤不能放这么多油。你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我们杜家养你这么一个废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义愤填膺的丈母娘盯着秦昊手中捧着的一碗乌鸡滋补汤,上面仅仅漂浮着的三颗油花,似乎一巴掌打过去并不能让她解气。

    又是一巴掌甩过去,不偏不倚的把秦昊手中的碗打翻在地。一碗鲜亮的乌鸡汤,连同精美的玉瓷碗一同摔了个稀碎。

    秦昊低着头,努力压制内心的波澜,静静的站在原地。但见丈母娘气呼呼的坐回沙发上,方才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去收拾残局。

    “雨柔的死鬼爷爷真是老糊涂,临死还不忘坑我们杜家一回。让雨柔嫁给谁不好,非得嫁给你这么个废物。嫁就嫁了,偏偏你那个相依为命的爷爷也死了,一分钱都没给你留下。我们杜家非但不能把闺女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还要把你招上门当女婿,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丈母娘仿佛打开了话匣子,紧接着又把秦昊从头到脚的数落了一通。

    钻心刺骨的话语,让秦昊的手指不停的颤抖着,他暗自咬着牙,死死的攥着玉瓷碗的碎片。但许久后,还是无力的松开了手,碎片落地手指上早就刻画上很深的印记,就捏握瞬间碎片几乎划破指肚。

    秦百川,就是秦昊与之相依为命的爷爷,一代传奇地师,曾经更是燕京叱咤风云的传说。

    无数商界名流,士族大家,都想把自己的名片递到老爷子的手中。

    一指定江山,百里望江寒!

    这句话就是当年无数风水地师对秦老爷子的雅称,地师者,上观天象,下察地理,中御五行。因堪舆之术,即风水之道,故而地师就是泛指的风水师。

    秦百川的名字,曾盛极一时。多少豪门世家,只知秦百川,不识山外山。也就是说,只要秦百川存在的地方,其他风水地师根本没有饭吃。

    而如今名噪一时的周、王、陈、楚四大豪门世家,当年也不过是摆地摊的穷苦人家。只因得到了秦老爷子的指点,方才发展出今时今日的商业帝国。

    尽管秦老爷子清贫一生,但只要老爷子肯开口说一句话,四大豪门世家的势力便能颠覆整个燕京。

    而杜子房,正是杜雨柔的爷爷,当年受四大世家的指派接待秦老爷子。谁知两个老头儿一拍即合,居然给两个小孙子定了一个娃娃亲。于是杜子房在临死时,也不忘立下遗嘱,务必把两个孩子的婚事促成。

    但让杜雨柔的母亲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叱咤风云的燕京传奇,居然一分钱都没给自己的孙子留下。非但如此,还就得牢记老爷子的话,要把秦昊这么个废物招做上门当女婿就白吃白喝的养着,结婚那么久以来连蛋都没有让女儿孕育一个出来。

    “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哪怕学了你爷爷的一招半式,至少也能巴结巴结那些旧日的关系。”

    丈母娘越看秦昊越来气,索性话锋一转道:“哪像人家费医生,海归博士,燕京十大顶级医学专家之一。不但人长得好,还年轻有为。如果雨柔能够嫁给费医生,而不是你这么个废物,兴许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享两天清福。”

    一双意大利新款Giuseppe Zanotti高跟鞋轻踏着红木地板,传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杜雨柔穿着一身黑色条纹短袖连衣裙,皮肤白嫩,面容娇美,举止间流露出一抹诱人的御姐气质。

    看到餐桌前洒落的汤水,以及正忙碌着擦拭地板的秦昊,不禁神色黯然的收回目光。

    “妈,费医生打电话来说,给您把黄大师请来了,马上就到。”

    秦昊间隙功夫瞥了一眼妻子,杜雨柔没有看他,稍作停顿貌似在想什么,但却什么也没有说。

    “那就太好了!黄大师可是非常有名气的风水地师,一般人想请还请不到呢。也就是费医生,才能把黄大师给请来啊!”秦昊的丈母娘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咱们家这栋旧别墅,也还是当年你爷爷留下来的。据说还是一个二手别墅,自从你妈我住进来,就没怎么舒心过。再加上这个没用的废物整天在我眼前晃悠,我是想省心都难啊!待会儿黄大师来了,一定得让黄大师好好给看看咱们家的风水!”

    正说话~“叮咚!”

    门铃忽然响起,秦昊的丈母娘顿时欣喜的摆手让杜雨柔开门。

    杜雨柔打开门,一个身着黑色定制款Youngor西装的青年男人,神采飞扬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男人约莫三十出头的年龄,油亮的黑发,英俊的面容轮廓,以及精干壮硕的身材。

    “雨柔,我预定了两张taylorswift演唱会的门票,明天晚上如果你有空……”

    还没有等雨柔伸手接票,等不及的丈母娘满脸堆笑招呼来客道:“费医生来啦?快进来快进来!”最终费医生之后想要把票塞进雨柔的手里,缺被雨柔拒绝,最终尴尬的把票顺进包里。

    招呼费医生进屋,丈母娘还往后看,稍稍皱眉头说:“对了,黄大师怎么没有来啊?”

    费医生问候了秦昊丈母娘答复道:“黄大师已经来了!”

    费医生微笑着向秦昊的丈母娘打了一声招呼,随即侧身让开了一条道儿。只见一个身着土黄色唐装,身材肥胖的矮个子中年男人,缓步走了进来。“伯母,这位就是黄玄魁黄大师!”

    “黄大师,您好您好!”

    秦昊的丈母娘连忙恭敬的迎接。

    然而黄大师却是不慌不忙的从口袋内拿出了一个罗盘,看也不看秦昊的丈母娘一眼,径直盯着罗盘走了进来。

    连续走了十步,黄大师忽然停下,沉声开了口:“玄关冲煞,危星直射!这位太太,你们家是犯了危燕冲堂局。危燕冲堂,十财九空,宅主冲星,祸生半途啊!”

    “哎呀!黄大师看得真是太准啦!雨柔的爸爸三年前就是出车祸死的,我这几年也是觉得头痛胸闷,时常的晕倒。黄大师,您可得救救我们家啊!”

    秦昊的丈母娘激动的夸赞着黄大师,随即脸上的笑就像一朵盛开的菊花,扭头又向费医生悄悄竖起来大拇指,当着秦昊的面满口称赞道:“还是咱们费医生好,能够把黄大师给请来,真是太感谢了。”

    “伯母不要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费医生话语间,不住的拿眼看向一边没有吭声的杜雨柔又道:“这里也是雨柔的家,如果这里的风水真的不好,对雨柔恐怕也会有影响。所以这次我无论如何都得把黄大师给请来的。”

    “让我说什么好呀!费医生这么有身份的人,还这么忙,又要为我们家做这么多的事情,你真是太有心了,唉~不像我们家这位……”说话一抹冷意的眼神抛向一边忙做事的秦昊,脸上挂满不屑与嫌弃。

    秦昊的丈母娘越看费医生越喜欢,巴不得留下他~却不便直接说出来,只好对女儿说:“雨柔啊,你有空可得请费医生吃吃饭,好好感谢人家费医生才好!”

    看着咄咄逼人的妈妈,又看了看双眼炽热的费医生,杜雨柔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妈你放心,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