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最靓的崽

    更新时间:2021-03-01 14:46:50本章字数:4449字

    夜幕下,满城灯火璀璨,地面水光潋滟,波光粼粼,好似一妖娆动人的美人在暗夜里游走。没有繁花,尽是繁华。一场柔软的毛毛细雨,敲醒熟睡的深城。

    在霓虹灯地照应下,马路上的公交车载满归心似箭归心似箭的夜归族,车上灯火幽暗,偶有夜归的行人撑一把伞会停住脚步,若有所思望向公交车上的乘客。

    深城生活在这雾霾较重的夜里都悄然隐去,陪伴祁煦的是夜色朦胧,开车回家路过一栋栋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时,只有疲惫。

    连续熬了两个昼夜,疲惫也令他感觉麻木,似乎自己置身于虚空之中,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此时,车窗外,一辆宝马摩托车从第一车道疾驰而过,霸气的坐姿,后座坐了一个没有带头盔的少年。

    摩托车前轮加装紫色灯、后轮加装绿色灯,既拉风又吸引眼球,但更多的是让人捏一把汗!机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响彻天际,飞驰而过的摩托车,在那一刻仿佛是个王者。

    这辆摩托车在车流里左穿右插,不时越过路中双黄线,速度极快。使劲儿拧油门,摩托车轰鸣声引起路人侧目相望,而摩托车已极速飙到江湾三路路口。

    祁煦还好反应够快,忙转方向盘,急刹一顿,来得及别开。

    瞬间又一辆本田摩托车疾驰闪过,后座坐了一个没有带头盔的少女和一个没有带头盔的少年,“一摩三人”在快速路上驰骋——少女的背影那么的熟悉?

    在闹市中再现“最靓的崽”,上演“速度与激情”吗?

    祁煦眼神骤然一凛,看见那抹熟悉的背影,开车沿着摩托车行驶方向追上去。

    希望自己只是太累,眼花看错。

    没想到刚驶出马路几米,一辆蓝色轿车疾驰而过!侧面撞上了宝马摩托车,车上的两人瞬间被撞飞,血流不止……

    本田摩托车当仁不让,灵巧地从宝马摩托车左侧超出,但这次飞车人失算了,本田摩托车剐蹭到宝马摩托车的左侧,然后失控倒地向前飞出。

    飞车三人人头部受到重创。

    沿江湾三路路口方向行驶的祁煦,听到前方连续两声“嘭嘭”巨响后放慢车速,随着听到街上行人,叫唤:“快救人啊!”、“打120了”,看见前面围成一团了。

    祁煦立马停车,下车后从后尾箱取出小药箱疾步奔到事发现场救人,他被现场吓到了,只见一辆蓝色轿车径直撞向水泥柱,主驾驶位安全气囊弹出,车前盖严重损毁。

    本田摩托车倒地,宝马摩托车则完全散架,零部件七零八落,四名年轻小伙子,摔倒在不同的位置,当场就不能动了,他还看到那名车后座的少女——祁琪?只动弹了两下,良久,自己慢慢坐起来。

    她怎么会跟这些人混一起了?

    “哥。”祁琪吓得脸色惨白,哭着望向祁煦。“好疼。”

    祁煦只感觉到额头神经跳了跳,大步流星跑过去,左瞅右瞅全身检查一遍。好怕她吓到心脏病复发,又抓起她的手腕把脉,从药箱里取出听诊器,带上听她的心肺音,确定祁琪是轻伤。他才撩起眼皮,说:“坐着别动!”语气挺冷淡,一路悬空的心终于落地了。

    话音落地,两人的表情都是一变。

    捡起她的书包,扶她到车副驾坐好。虽为她揪心,先检查重伤的少年,最好是能将他从生死一线中拉回。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出于一个专业的本能反应,希望给病人争取更多的抢救时间。

    那名未戴头盔的少年“飞”出3米远,倒在血泊中,已陷入昏迷,面部清晰可见大面积红色血块,头部血肉模糊,双眼肿胀得无法睁开左脚的鞋也掉落在一旁,可见当时碰撞是有多么严重。

    祁煦双膝跪在地上大声呼叫他,少年有没有反应,瞳孔已经开始扩散。先摸了摸颈动脉,没有波动,少年的脸色也逐渐变得苍白,重伤者常引起多器官受损的复合伤,现场急救不及时残废死亡率很高。

    接着戴上听诊器检查这少年的心肺,把耳朵凑近他的鼻、口处检查呼吸,呼吸困难,心跳很微弱。以祁煦的专业,怀疑肋骨骨折刺伤肺部。他不敢贸然移动身体,然后触摸少年的颈动脉,幸好还有搏动。

    “严重吗?”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句,一把女声在祁煦背后响起。

    那嗓音很低,声线干净,语气中透着明显的关心,显然是出自一个年轻女人。

    声音好像有点耳熟?错觉?祁煦有点狐疑地皱了下眉。

    一把雨伞在他头顶上方,挡住了蒙蒙细雨。

    祁煦瞥一眼她胸前悬挂晃动的记者证——华筠延,并未置一词回答她的问题,继续帮伤者包扎。

    华筠延刚好回家路过,路人围成一团,引来了她的注意。想到会不会是有什么新闻,毕竟电视台有报道过此路段经常发生交通事故,于是顺手拿了DV机就下车。

    就见到眼前这名戴着银边眼镜,身穿白色毛衣,烟灰色牛仔裤的年轻男子带着医用一次性手套,双膝跪地救人。有临危不惧的心理素质,冷静不慌张,也透着一股斯文气。身边还有一个家用药箱。掌握急救措施每个步骤,包扎的手法很熟练得像外科医生。

    “您好,我是深城电视台记者,您是医生吗?”华筠延手持拍摄式摄像机在拍摄他救人。

    祁煦依然心无旁骛的、不慌不忙的从药箱里取出纱布,给少年出血较多的部位应给予止血。

    “哥,吴迪勋会不会死啊?你要救他。”祁琪摇摇晃晃地走到祁煦身边,方才重重摔倒吓得魂飞魄散了,手脚擦伤隐隐作痛,一旁不知所措。看到祁煦走过来那刻,她忍不住哭出来了。

    看到血泊中的吴迪勋,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愧疚得又要流出泪来,只能咬着唇用力忍住。心里害怕祁煦事后责备,害怕吴迪勋会死掉。

    “他是你哥?”华筠延打量着同样受伤的祁琪。

    祁琪点头,怔怔望着她,眼眶慢慢红了。

    “你受伤了。”拍得差不多了,华筠延放下摄像机,塞进包里,想帮祁琪处理伤口。

    这时,深城交警和120很快到场,救护车医护人员还不失礼节地匆匆跟祁煦打了声招呼,用担架把四名摩托车少年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华筠延又拿出摄像机出来拍摄,站得离祁煦有些距离,没听清楚他们谈话内容,只见他和小女孩两人神色都很凝重,隐隐还透出些焦急和憔悴。

    他白色毛衣上沾染了些血迹,双膝盖的裤子都染满了血迹,可能在紧急情况下,他丝毫都没有感觉到膝盖的异样。

    涉事小轿车司机经现场呼气酒精检测,无酒驾情况。交警找祁琪问话,祁煦一直护在身边,虽然他还不知道祁琪怎么会跟这群少年混一起飙车,她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苍白,咬紧嘴唇。

    良久,她深呼吸,缓缓松开手。他知道现在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令他不放心。

    祁琪13年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看到她刚才的害怕与懊悔。但她身上轻伤,他必须先救其他人。

    夜色渐浓,寒意逼人,她好像也感觉不到冷。

    祁琪紧紧抱着他,边哭边简单跟交警讲述了事发经过,祁煦怕祁琪被这么一摔,摔伤了头部,带她回医院做详细的身体检查。

    现在网络时代以惊人的速度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人人有手机,随手一拍发到微博或者朋友圈,一传十,十传百,传播速度在传统媒体的报刊、电视与广播之外。

    虽然不是独家,都是十几岁的小孩,还是要对事件后续采访一次。

    刚才拍摄医护人员帮其余三名戴着头盔的伤者除下头盔时候,看到其中一名少年是栗政枢,顽劣的小祖宗还真会玩,才13岁就玩飙车了。

    华筠延知道如果她报道了,会让她牵涉栗家的宅斗里。华筠延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可初中生飙车性质太恶劣了!

    她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才能报道这件事。现在的新闻总是将时效性放在第一位,抢在第一时间报道成了记者们的头号目标。但新闻记者和编辑应将新闻的真实性放在第一位,做到对事实负责,对受众负责。尤其是在一些重要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一些新闻的重要内容没有核实清楚的情况下,不能急于发稿。

    真实性与时效性对于新闻来说,如鸟之双翼,车之两轮。

    祁煦目送救护车离开,转身时走向自己的车。突然,察觉有雨滴滴在了自己脸上,停下脚,缓缓伸手去接。

    才想起刚才整个救人过程中,有人在他身边打着伞为他遮雨。陆续又有几滴雨落在手上,并且雨势似乎有着变大的迹象,雨水正是从那些阴沉的乌云中飘下来的。

    初春的雨滴,细密绵柔,来得即突兀又寒凉。

    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华筠延,打着雨伞,似乎有话要说,露出很灿烂的笑,春风明月似的,恍惚间,祁煦好像看到了几年前的她,不吭声,只是默默望着她,和她安静地对视着片刻。

    祁琪坐进他车的副驾座,系好安全带。祁煦刚坐进主驾座时,听到后座车门却被拉开,华筠延快步凑过来钻了进来,飞快关门,“啪”一声快速的系安全带响声。

    祁煦转过头来,眸光深深地盯着车后座那个人已经规矩地坐在后座,腰杆笔直如小学生一般循规蹈矩。大眼瞪小眼,不咸不淡地问:“华记者,这是?”这个女人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明净清澈得让他想到高原上的蓝天,坦坦荡荡,一尘不染。

    “坐个顺风车,不介意吧?”华筠延不自然地挽了挽耳边头发,唇畔那一抹漂亮的微笑,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

    “我说介意,你会下车吗?”祁煦似笑非笑的,心里却想:这也能遇上?

    他以为自己再见她时会激动,心跳却异常平静。

    “顺路,快开车吧,你妹妹伤情要紧,要及时处理。”华筠延已咧开嘴笑了,雪白的牙齿露出来,眼睛里全是灿烂的光。

    果然机敏。

    祁煦扯了一下嘴角,叹了口气。转过身,启动引擎,开向医院。时不时瞄一眼后视镜,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的人,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途中,华筠延心里一直在想着怎么开口问祁琪事发经过。瞄了一眼祁琪,整个人还在哆嗦,肯定吓得不轻,心有余悸吧。现在人在他们车上,不急于一时。

    到了中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口,祁煦接到急诊科电话。

    到了急诊科,现场乱成一团。他交代了急诊科护士带祁琪身体检查,他自己疾步如飞奔向抢救室。

    华筠延在急诊科大厅里,一会儿又看见尉迟昀靖大步流星走来,急匆匆走进向诊疗室。

    那名叫吴迪勋的少年应该伤的很严重,连神经外科的尉迟昀靖都参与会诊,又几名医生进去了。

    华筠延拍完了急诊室的情况,到急诊科病房找祁琪。

    祁琪做完身体检查,摔了头有点轻微脑震荡,医生建议她住院观察一晚。祁琪躺在床上,乖乖的让护士处理身上的伤口。

    “小可爱,你还好吗?”华筠延在祁琪旁边坐下,慢悠悠地笑,“你哥是这里的医生?”

    祁琪淡淡扫她一眼,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慌乱,立马瘪了瘪嘴,脖子挺得直直的,闪烁言词:“我知道你想采访我,但我没话要跟你说。”

    170的大高个,腰细腿长,美貌如花。光是站在那儿就足够养眼,又美又飒的混血儿,可是她跟她又不熟。

    现在的小孩都那么鬼精的吗?连旁敲侧击的机会都不给她。华筠延抿着唇,很快收拾好那一丝窘迫,侧头瞟了眼她,见她还在琢磨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我要报道这宗事故还不容易,已经问交警要了那个路口的监控录像。不过,我陪你等到你哥忙完来看你。”

    祁琪没说话,一脸的故作镇定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戴上耳机,安静地垂下眼玩王者荣耀。一副没精打采不想理人的样子,华筠延又看了她眼,觉得这位少女就差把“老子现在在叛逆期,生人勿近”写在脸上了。

    记者和采访对象之间往往有一堵墙。特别是一些很少接触记者的普通群众,谁能见一面就和你谈心里话,向你打开心扉呢?

    华筠延习惯采访时调动她的全部器官,像雷达一样去获取信息。观察不仅是用眼睛观,更要用脑子察。要用脑子去“察”,不然就不能“察”到需要的信息,就视而不见。

    华筠延也拿着手机刷新闻,围观群众拍摄了双膝跪地紧急救人的一幕小视频在网上流传。

    华筠延握着手机打字,头也不抬,视线时不时瞟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你哥挺帅的。”

    祁琪抿唇,眯了眯眼,悄悄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