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前往墨北遗址

    更新时间:2021-05-12 22:59:10本章字数:3488字

    “加把劲,咱们就快到达目的地了!”

    “就快?就快是多久?我已经超过两小时没上厕所了!”

    “别信他,这货两小时前就这么说!

    半价买的导游,靠谱才怪呢!”

    在戈壁沙漠边际,一处人迹罕至的丛林之中,一支不到10人的冒险队显得十分引人注目。

    “话说咱们为什么一路步行?直接搭飞机过去不是更快吗?

    这都两天了,咱们还没走出去,我的食物可不多了!”

    好容易找到一处能够用来歇脚的空地,刚停下来就听到有人因此抱怨起来。

    那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相比于其他同行者肩背手提着成堆的东西,她却两手空空的,啥都没有拿。

    “这不是上头经费不够吗?

    小燊你就少说两句吧,要是经理在这,估计又要训你了!”

    说话是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长着一张这类体型标配的囯字脸,手里拿着一把被染色的开山刀,估计这一路走来他没少为同伴清理路障。

    “哼!

    我看咱们这一次的任务经费,指定是被经理那个王八犊子给中饱私囊了!

    要不然怎么会雇一个连自己家在哪都不知道的傻子做导游!”

    有些话不说还好,但只要有一人开了口,那么后果将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而这女子口中所提到的傻子导游,便是队伍中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五的男子。

    这家伙的年纪稍长,但贼眉鼠眼的样子让旁人很反感他的存在,或许是因为身高的关系,为了抚慰他那颗心灵,队伍里还有一个身高同她差不多的男孩子,但才十二三岁。

    身处在密林之中,比起和队伍里的三个女子斗嘴,有些人更乐意去盯着四周以提防黑暗处存在的威胁。

    而这项任务,便由队伍里的两个中年男子负责,他们和刚才那个男子一样有着魁梧的身材,一身横练的筋骨一看就是老探险队的成员了。

    “好了好了,小燊姐姐,小茹姐姐,你们两个就少说两句吧。

    这大叔我看他也不是故意带咱们在这转圈的,毕竟咱们手头可还有一半多的钱没付他呢!

    是吧,小添姐姐!”

    “小千说的对,要我看这矮冬瓜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毕竟咱们人这么多,要是真闹翻了也没他什么好果子吃!

    只是我有预感,咱们今晚能赶到那边,但在这之前,可能……”

    “嘘~”

    周小添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同事给打断了。

    她没好气转过身,准备兴师问罪,话还没说出口却被密林中传出的异响给吓了一个趔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敢动弹,屏气凝神将目光聚焦在那黑暗笼罩的矮灌木上。

    生活在密林里的野兽,都善于用周围的环境来伪装自己,进而悄无声息的展开猎杀行动。

    窸窸窣窣的诡异声响一直在持续,但黑暗中却没有出现什么肉眼能看到的东西。

    小心翼翼的扭过头,周小添却发现身侧的大壮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安。

    之前在半山腰上遭遇狼群的时候,也没有见他这样。

    难道……

    不详预感涌上心头,队伍里仅有的三个女子将目光游走在身侧这五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身上。

    吵架拌嘴她们不输任何人,但这遇到有理说不清的东西,惯用的那点伎俩就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好……好大的蜈蚣!”

    持续对峙,直到所有人的视野里都出现那在黑暗中发出诡异声响的东西,苏凌儿还没来得及倒吸一口冷气,小千就迫不及待的大喊道,

    “在我爷爷的书里见过,这个东西全名叫……叫什么来着……”

    “快跑!”

    看清那东西的半个身体,大壮一头的冷汗再也忍不住了。

    光看着眼前来算,这大蜈蚣至少也有7、8米的长度,像蛇一样立起半身,这貌似是要发动进攻的信号。

    空地连接着另一片相对稀疏的树林,虽然看着也不像是能够直接通往目的地的捷径。

    但眼下对于她们来说,只要能从这大蜈蚣的嘴里逃脱,就算接着在这树林里绕下去也都无所谓。

    眼见着到嘴的猎物就要飞了,大蜈蚣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他们,怪叫一声直接扑了去。

    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外,还有被大蜈蚣以排山倒海气势摧毁的枯树,横七竖八倒地的声音。

    说来也怪,周围的数目都异常茂盛,而就她们身侧这不到三米宽的区域,在这之间的树木,枝桠上愣是连一片叶子都没有。

    “壮叔!”

    不知道跑了多久,凄厉的声音在身后骤然响起,虽然跑的位置已经零零散散,但几乎是同一时刻,所有狂奔的步伐都是停住了。

    “小……小千!”

    看着被大蜈蚣高高叼起的小千,大壮握着开山刀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那是愤怒,无比的愤怒,无法抑制的愤怒!

    说时迟,那时快,在众目睽睽之下,谁都来不及去阻止大壮手持开山刀冲过去同那大蜈蚣玩命。

    “你们仨呆在这里别动,我们去帮忙!”

    见死不救搁谁也办不到,眼看着小千就要被那大蜈蚣一口吞,停留在小添和小燊身边的那两个男人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不知名的液体,随着开山刀的白刃划破大蜈蚣的身体而溅了大壮一脸,紧接着刺耳的啸叫声便笼罩了整片树林。

    大蜈蚣吃痛的松开嘴里因为背了一个小背包而没有被它锋利獠牙贯穿身体的小千,转而将目标锁定在手持开山刀朝他身体疯狂乱砍的大壮身上。

    悄无声息的松口,眼看着小千就要因为从高处跌落而摔死。

    生死一瞬之间,小添和小燊连忙飞身扑了过去,哪怕身前是满地的枯木,也没有任何的迟疑。

    “危险!”

    只顾着去救小瑞,小添和小燊并没有注意到身前一个大尾巴正朝着横扫而来,那分金断木的力道,可不是一般人能挡的住的。

    “大虎!”

    “阿龙~”

    一记横扫猝不及防,勉强获得一线喘息的机会。

    反应过来时,小茹才发现挡在她们三个女生面前,除了大壮丢下来的被鲜血染红的大背包以外,还有两个魁梧的背影。

    “不……不碍事,小千呢?

    他没事吧?”

    “他……他没事~

    你们两个呢?”

    尽管大虎和阿龙尽力去遮掩被被蜈蚣触角所蛰伤的手,但这并没有逃过小添的眼睛。

    眼看着身前两个魁梧的背影不自主的打着寒颤,在这一刻仿佛要生离死别一般。

    “都……都怪我们,太冲动了!

    要不然你们也不会……”

    小茹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巨响划破密林的寂静氛围,还没等她抬头去看,身后便传来小千凄厉的哭喊声,以及小燊刺耳的尖叫。

    恐惧,发至内心的悲鸣!

    巨型的大蜈蚣倒在身前不到两米的地方,那面目全非的脑袋已经不堪入目,不停有黑色的液体往外流出,并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相比眼前这奄奄一息的施暴者,在尖叫和嘶吼过后冷静下来,三个女孩子对着眼前大壮的残肢已是泣不成声。

    "这就是冒险,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咱们该上路了,今晚8点之前还要赶到墨北呢。"

    从项链上取下白色的十字架放进大壮早已没有一丝温度的手中,并捏着手指让它攥紧。

    大虎和阿龙为他做了短暂的祈祷后,起身对小茹道。

    "可……可是壮叔他……"

    "走吧,做我们这一行的,从出发前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曝尸荒野的心里准备了。

    或许这也算是壮叔的一个心愿吧,在来这里之前他就说过,如果自己运气不好死在途中,就让尸体林中野兽的一顿美餐……"

    "大虎……"

    身前的遗体已经拼凑不齐,虽然在将大壮入土为安之前,小燊并不想走,但小添的一番话却让她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People are dead, what's the point of crying miserably?It's better to hurry up earlier, the province has to stay in this broken wood tonight, and he will end up like him!"

    收拾好几乎全盘崩溃的情绪,准备出发沿着身前这片枯树林前进。

    却不想那身高才一米五左右一路沉默寡言的导游却开口了,不太标准的美式英语令人十分反感。

    "Short winter melon, do you still have humanity!This is a human life!"

    队伍里懂英语的只有大壮和小茹两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忌惮大壮的存在。

    所以矮冬瓜一路上沉默不语,现在只剩下后者,他这出言不逊的态度直接惹火了后者。

    "小茹!

    小茹你冷静点。"

    眼看着小茹就要和矮冬瓜动手,大虎和阿龙连忙出手制止,并开口劝道,

    “虽然我不知道这矮子说了啥,但绝对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咱们几个是一路的,而他只是半价请来的导游,并且来路不明,现在和他闹掰的话,咱们今晚可真的就要在这里过夜了。”

    “小茹姐姐,龙哥说的对。

    这家伙不管怎么看都不是好鸟,说白了咱们和他之间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而已。

    壮叔在下车的时候私下里和我说,如果真的要和他翻脸,也得等到咱们到达墨北先,只可惜壮叔他……”

    虽然身高差不多,但小千对于小茹她们来说可是个值得信任的好伙伴。

    不仅是因为他稚气未脱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心思,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张俊秀非凡又不失可爱的脸蛋。

    “小茹儿,小千和阿龙她们说的对,咱们现在只能忍着,毕竟还要人家带路呢!

    等到达目的地以后,你要怎么办他都行!”

    “小千……

    好吧,在到达墨北之前,我就先忍着这口气……”

    “Hurry up!We have been delayed too long for a dead person!Without leaving, I don’t know if I can see the sun tomorrow if I stay here tonight!”

    小茹话还没说完,矮冬瓜再一次开口了,依旧还是那毫无敬畏之意的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