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杀心再起

    更新时间:2021-06-15 09:00:00本章字数:3495字

    “到了。”

    “对,咱们到了。”

    房车已经离开视野,伫立在白茫茫一片云雾跟前。

    这一片雪白,白的让人不寒而栗,白的让人脊背发凉。

    “严少,咱们真的要进去吗?”

    眼前只能看到林间小路的50公分,后面所有一切都在白雾笼罩之中,一女子指着身前的白雾问严易天道。

    “要,而且必须要!”

    面无表情,严易天冷冷道。

    “小千,这种地方你比较懂,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身后能见度近十米,而身前却只有五十公分左右,不难让人错愕的以为山林间真的有什么鬼魅在作怪。

    并没有急着动身,小茹俯身问小燊道。

    “这个我怎么知道嘞!”

    扭头看了小茹一个满眼,小千又将目光朝严易天投去,随后翻出自己贴身的小背包,从里面取出八张镂空雕刻神秘经文的卡片。

    “严哥哥,这是碧灵符,每人一张,含在嘴里即可。

    这符不能见血,接下来进去以后,无论遇到多么可怕的东西,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否则将会引来更大的灾难!”

    小千说着将卡片一张张分发出去,自己则率先含住一张,随后拉住小燊的手走进了白雾之中。

    随后小茹和小添也口含卡片紧随其后,留下严易天和那三名目瞪口呆的女子。

    这么玄学吗?

    看着手里的卡片,又看看身前的白雾,其中一个女子刚想说什么,扭头就看见严易天已经把属于他的那张卡片含进了嘴里。

    转身朝身边的三个女子做了一个跟我走的手势,严易天也从容的迈步走进了白雾之中。

    走在前面,小千不停用手将眼前的雾气左右拨开,虽然能见度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但这么做总能避免撞树的悲剧发生。

    紧随着小千的步伐,小燊和小茹她们也学着拨开白雾,将手放在身前。

    “妈呀!”

    走了大约10分钟左右,身侧的白雾里传出一声尖叫,小千连忙停住脚步并拉住身后的小燊。

    这是……发生了什么?

    心里好奇,小燊准备拿下口中的卡片去问,却被小千用眼神制止。

    你们千万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要出人命的!

    打了个手语,小千让小燊挨个的传达下去,虽然严易天并没有在边上。

    点点头,小燊收敛起好奇心,对小千打个ok的手势。

    为什么不能去帮忙?

    除了小千以外,小燊她们脑海里都打满了问号。

    虽然之前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但好歹是走一路的呀。

    这会不会残忍了点?

    就在这时候,小添听到到身侧的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惊恐的扭头望去。

    虽然能见度不高,但还是看到了在身前白雾中突兀立起的黑影,那貌似是……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涵涵私下里给翎儿打手势,让她跟着自己多学一点,有时候拳头并不能解决一切麻烦。

    “小哥哥,开车多看路呀!”

    毫不避讳身侧金发男子不时掠过自己上围那色咪咪的目光,涵涵依旧保持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嗯,嗯嗯!”

    头点的跟捣蒜似的,要不是因为在开车的缘故,金发男子还真舍不得将目光从涵涵傲娇的上围上挪开。

    唉,可怜的男人呐~

    坐在后排,翎儿一边在心里感叹着涵涵杰出的撩汉实力,一边替金发男子感到悲哀。

    这一趟在到达云之森之前,她们的吃住都要靠金发男供给,而车费却是零。

    在越野车使出市区以后,没多久天就完全暗了下来。

    车里没有足够的空间,而翎儿她们带的行李箱中都只有衣服以及生活用品,并没有帐篷这类东西。

    坐在火堆边上,涵涵专心致志的烤着玉米,却不想香肩被一只蛮力的手给揽住了!

    “讨厌,这才第一个晚上呢,你就这么猴急呢!

    小哥哥。”

    一股烟味扑面而来,涵涵扭捏了一下身子,娇嗔道。

    “没……没有的事情,这荒郊野外的。我怕你冻着了!

    这边夜里特冷。”

    目光始终无法从涵涵的上围中挣脱出来,火光辉印吓金发男子尴尬的面红耳赤,貌似这一次有点主动过头了。

    “你这样会吓到人家的,小……小哥哥。”

    为了不给涵涵添麻烦,翎儿也只能学着她喊哥哥,虽然心里并不太情愿,但这是拳头解决不了的事情。

    “我车里还有些吃的,晚上咱们多吃一点,省的等会儿夜里饿醒了麻烦。”

    见涵涵有些抵触,金发男子有些不舍的放开手,说着起身朝越野车走去。

    “这男的不正经呀!”

    越野车停在距离火堆大约七八米外的一棵大树底下,等金发男子走远,翎儿靠到涵涵身侧,私下里小声道。

    “他要正经的话,就不会死缠着咱们了。

    现在陪他玩还太早了。

    男人这种东西,如果太容易得到,反而不懂得珍惜。”

    咬一口手里的玉米棒子,涵涵继续给翎儿灌输自己的撩汉秘诀,这一趟路还很长,若即若离才能保证自己永远处于主动的地位。

    “哎,都是一个妈生的,我怎么觉得涵涵你的很大,而我自己的……”

    低头看看自己的,翎儿脸色绯红,也难怪金发男子对涵涵说的言听计从。

    “哪里啊,我可不知道翎儿你指的的是什么哦。”

    虽然心如明镜,但涵涵依旧喜欢装傻充愣,微微挺了一下胸,故作矜持道。

    “讨厌啦!

    你这个坏蛋,明明清楚的要命,还跟我装!”

    “哪有!

    咱们不是一样的嘛!

    只不过翎儿你比较强势一点,所以女性的柔美在你身上提现不太出来。

    以后你多跟我学学,来,先把衣领的扣子解开……”

    “你干嘛!

    我可是好容易才扣上的!”

    拼死捂住胸口,翎儿说啥也不肯听涵涵的。

    自己费力将纽扣扣上,为的可不就是避开男人那如火如炬的目光嘛。

    “那你还想不想大了?”

    推搡半天也没有得手,涵涵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摊牌道。

    “这……我……”

    抓住翎儿木纳的俩秒,涵涵果断出手,将那几乎要崩开的俩颗纽扣解下,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随即跃然于眼前。

    从后备箱拿了不少的东西,为了能和两个美女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白兰地可不能少。

    “哇塞~”

    来到火堆边上,虽然对翎儿心存敬畏,但金发男还是递给她一根插了竹签子的大鸡翅,然而目光却就此沦陷在她不弱于涵涵的上围之中。

    “小哥哥,麻烦你把鼻血擦一下,要是这些食物变味,就不好吃了。”

    接过鸡翅,翎儿抬头才发现金发男子一直盯着自己的上围看,绯红的云彩随即浮上面庞,要不是右手被涵涵强行压制,早一巴掌呼到他脸上了。

    “哦……哦哦。

    抱……抱歉,那个……我是个男人,所以有……有些事情……”

    从翎儿平心静气的话里听出咬牙切齿的味道,金发男瞬间怂了,在涵涵边上坐下,支支吾吾解释道。

    “也没啥啦,人之常情嘛。

    不过才相处一天,有些事情发展太快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算你识相!

    翎儿在心里想着,但这话嘴上可不能说出来。

    不知道是出于警告的意思还是单纯因为饿的缘故,趁涵涵不注意将她手里的香肠咬掉一大截,连带竹签子都咬断了。

    这触目惊心的一幕被金发男子看在眼里,他浑身一颤却故作镇定,并没有再说什么。

    “喂!

    翎儿你这吃相,能不能淑女一点!

    还有这是我的呀!

    你要吃怎么不自己烤!”

    “淑女是啥,能吃吗?

    我可天生是假小子!

    涵涵你小心点哦,再多话今晚小爷让你明天起不来!”

    “你你你……你这个混蛋!

    我让你称爷!

    在姑奶奶面前喊小爷,反了你了~”

    ……

    火堆边上,涵涵和翎儿一言不合就打闹起来,金发男子的眼睛也没闲着,白皙玉腿在眼前不住晃动,只是想得到还是太过遥远。

    在杨浩的苦劝下,杨琪最终放弃了炸市中心医院的想法,但不共戴天的仇依旧还是要报。

    “你确定要这样吗?”

    冒充病人家属,杨浩和杨琪混进了市中心医院。

    “对,你乔装成女护士,去妇科那边走一趟,如果我的直觉没错的话,死老头可能在某个妇科的病房里。”

    “那为什么不是你去?”

    更衣室里,面对递到眼前的女装,杨浩心里可是千百个不乐意。

    报仇归报仇,这变装是几个意思啊!

    “我……我……我去其他病房看看,反正妇科那边就交给你了!”

    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杨琪说完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仪容,虽然没当过护士,但穿上白大褂还真像那么回事。

    靠,又欺负我!

    眼见着杨琪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杨浩心里万马奔腾。

    这老爷子要被安排进妇科病房让自己遇上,那还算值了,可要没有那么回事的话,不是亏死了?

    这边女装换的心不甘情不越,而另一边病房换的却也不尽相同。

    “老爷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虽然说这貌似有点不合适……”

    “随便去其他的病房都行!

    但你这个我接受不了!”

    再次被转移病房,老爷子并不知道这是筱婷婷的安排,他只认为这是院方自作主张的决定。

    得知接下来的几天可能要被安排进妇产科的病房,老爷子脸都气红了,挣扎着想起身下床,但奈何手脚都被固定在床上动弹不得。

    “老头子啊!

    你就安点心吧!

    据筱sir说,要杀你的人还有三个之多呢!

    现在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先到妇科病房暂避,等你恢复了身体,咱们再另作打算。”

    “可……可我虽然年纪大了,好歹是个男人啊!

    你们玩给我安排妇科病房,已经是一种羞辱了好吧!

    还给我化了个孕妇妆!

    我……呕……唔!”

    “嘘,有人过来了!”

    说巧不巧,主治医生和大妈携同躺在担架上的老爷子从三楼电梯出来,正好遇上了一个巨丑的女护士。

    空气中随即弥漫起一股紧张的气息。

    这……这种感觉,莫非……

    莫名的气场让老爷子放弃了同她们争论,貌似来的人不是什么善茬。

    微微抬起头,老爷子差点没背过气去,四目相对,一切仿佛又回到了20多面前的那个夜晚。

    大龄孕妇?

    这岁数都快80了吧!

    谁都想不到,这巨丑的女护士便是杨浩假扮的,让她意外的是眼前这病床上的孕妇,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