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IGHTEEN 勒索

    更新时间:2015-06-01 21:38:07本章字数:3090字

    田蓉拿回来的视频的时间的起止点是之前一个星期,这样警方可以做一个对比,如果是有预谋的绑架、绑匪与刘涛关系不深或者素不相识的话,就存在一个提前踩点的必要性。

    并不是说大家立刻就各自分几个视频在自己电脑开始查看,他们首先需要做的是确定所有的画面都是完整的,要确定没有失帧,也没有剪辑过,的确是原始数据。

    然后,才是各自发了几个视频,反复的循环观看。

    两个小时过去了,光头伸伸懒腰,他这边什么都没有发现。田蓉看的是电梯里面的监控,她倒是看到了嫌疑人的面貌,招了招手,把光头叫过来,两人一起研究,其他的视频暂且扔给队里的菜鸟们。

    “虽然把嫌疑人拍下来了,但是他戴了一顶滑雪帽,你看。”

    视频很清晰,刘涛先进的电梯,里面空无一人,他是总经理,很少有人会和他一起去挤电梯的,任何地方、任何单位都讲究一个上下尊卑,这一点在国内表现尤其明显。

    就在电梯即将关闭的时候,一只手拦住合拢的电梯门,一个低着头看不清面容的人走了进去。看高度,这人和刘涛应该差不多,刘涛也没注意,电梯毕竟是公用品,有人进来也而是正常的,他依旧低头玩着手机。

    再一次电梯门顺利的关了过来,那人始终低着头,只是微微侧了侧脸瞧了刘涛一眼,然后迅速从裤包里摸出一顶滑雪帽从头上罩下去,脸脸带脖子全部遮住。

    这个动作他做得很隐蔽,刘涛只顾着在手机上点点画画的根本没有看到。然后,这人又从另一侧裤包里掏出一瓶东西捏在手里,点击极其迅速的抬起空着的那只手一把遮在脸上,从角落里一冲,高举起那个瓶子,连续按了几下,摄像头一下就模糊不清。

    只在最后那一瞬间,大家看到刘涛惊慌的抬起头,连声喝问。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这人和刘涛认识。”

    王志坚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办公室,站在两人身后也在看着屏幕,视频刚播放完,他指着暂停的画面,给出一个结论,光头和田蓉不解的看着他,怎么看得出这个人和刘涛的关系了?

    “你们疏忽了,田蓉,从头播放,你们注意看,就是这里,停。”

    这是那人刚进电梯的画面,他侧着身、低着头,始终保持背向刘涛的姿势,王志坚说道。

    “从一开始,他就不让刘涛看到他的脸,说明刘涛认识他,否则他只需要背向摄像头就行了。”

    两人恍然大悟,的确是这个道理,可是,光头皱了皱眉,他把刘涛公司的员工全部都询问过了,没发现刘涛有什么仇人,最多也就是几个商场上的对手而已,犯不着为了一点不确定的利益大白天在电梯里干出绑架的事来。

    当然,他还是有发现的,拿出一份笔录放在桌上,光头说道。

    “我查了,那部电梯可以直接下行到停车场,但是,那是一个私人停车场,刘涛和他家里人专用的,所以没有安装监控。我走访了停车场出口旁边的几家商店,有人说在那个时间看到有一辆白色面包车出来,没人看清楚牌照。”

    “白色面包车啊,这玩意全市太多了,没有目标的话交通监控和车管所是查不出目标的。”

    田蓉略一琢磨,就得出这个让人沮丧的结果。王志坚也点点头,田蓉说得一点都不错,至少目前看来在车辆这个范围没办法深入调查。

    一条路不通那就换一条路吧,王志坚想了想,安排道。

    “光头,你和田蓉再去一次刘涛的公司,通知技术室带上工作台,如果绑匪有赎金要求正好监控和追踪,通知他父母也到公司和我们碰头。”

    两人答应着起身正要走,王志坚又喊住他。这一次,王志坚沉默的时间有点长,显然在纠结什么,田蓉灵机一动,问道。

    “王队,你是不是在想于倩倩那个案子?”

    回答正确,王志坚猛然想到了于倩倩案子的一些情况,有点迟疑,但他还是又给田蓉布置了一个任何。

    “你和光头一起,先通知刘涛家人,他们来的还是由我接待。然后你们把他的人际关系网络清理一遍,顺便查一下刘畅和于倩倩案发的时候在什么地方。”

    有些不解,包括田蓉也是,她虽然猜到了王志坚的大致想法,但对他为什么要这样想却不清楚。等他们带人走了,王志坚自己坐在电脑面前,再次点开那个视频,一直在研究着。

    有一句话刚才他没说出来,因为他自己还是不怎么确定,他只是忽然之间产生的一种感觉:这个绑匪会不会和刘畅有关。

    理由肯定是没有,按说那天刘涛一家人在刑侦队和刘畅之间既没有表现得亲热,也没有恶语相向,双方如同陌路,这个词来描绘他们的关系也许更为恰当。

    而且,这两天刑警队也一直在围着于倩倩做调查,没有发现刘涛和刘畅有任何的矛盾。可是,他依然觉得那个绑匪很可能和刘畅沾边。

    苦笑着摇着头想要抛开这个奇葩的想法,警察讲究的是证据,不能自由心证,这是他在警官学校的第一课,他不敢也不曾或忘。

    视频其他没有任何线索,王志坚再次研究了一边就放弃了,他打算亲自去会会刘畅。

    一边开着车他一边琢磨着这两件案子,没有人知道,于倩倩她们离开之后王志坚找过一个自己熟识的医生咨询过,梦游的确很让人感觉到惊悚和恐怖,而且,有些梦游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的,根本分辨不出来。

    “咦,这是?”

    他一打方向,警车靠在路边,伸出头,他冲前面那个交警喊道。

    “小黄,你过来,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交警有些窘迫,毕竟他们现在干的是让老百姓很厌恶的一件事:封路。他对王志坚点点头,刑侦大队的BOSS嘛,警察系统都认识的。

    “前面有人袭警,听说抢了枪,然后市委警卫班也来了,和顾处长他们僵持在那里,听说一方特别有钱,就是那啥最近很出名的何晓燕,另一边是谁就不知道了。”

    王志坚就听进去两个词“袭警”“抢枪”,他嘟囔了一句,推门下来,动作迅速的借着人行道的树木掩护着小跑过去,他的右手始终在枪套上按着。

    他还在奇怪呢,这么大的事他在局里居然没听说!居然没有人通知刑侦大队!

    暂时他也想不了那么多,先过去看看袭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再做打算,不过就在他刚刚稍稍靠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的时候,手机在裤兜里不停的震动。

    人找人,事赶事,这几乎都成了冥冥中的一种注定会发生的巧合,墨菲定律也正是因此传扬得世人皆知。

    “王队,我们赶到刘涛公司,他父母也来了。不过就在刚才,刘涛办公室的电脑收到了一封邮件,来自绑匪的勒索邮件,给出的时间是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不许报警,金额是二百三十六万五千元。”

    咦,王志坚一下愣了。

    刘涛家不是一般的有钱,哪怕他知道绑匪勒索个一千万两千万的都不会动动眉毛,因为这太正常不过。但是,现在这个数目,想了想,他一边努力的从树枝间瞅着那边场面的情况,一边接着电话。

    “二百三十六万五千元,嘿,这个数字应该有什么个人意义,你们查一查。然后,绑匪的邮件你们回复一下,嗯,就说这点时间筹钱不够,告诉绑匪,我们有钱,但都在银行,大额现金的提取会有一些限制,如果他不想惊动警察,那就必须多给两三天时间。”

    又考虑了一下,这个回复应该是完善的,至少眼下没有发现漏洞。电话那边田蓉还在为什么,不过他听不进去了,因为这边的局面也产生了新的变化。

    “行了,我还有事,你们先这样做着,我一会儿会过来。”

    这边已经乱得不成样子了。

    钟远超带着市委警卫班的人过来了,顾明他们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如果他强行要说李大头袭警也不是不行,但这就预示着他的后台将要和对方的后台立刻撕破脸,血拼到底,双方再没有缓和的余地,他怎么有胆量替后台做主呢。

    只是,世间事总是难以预料。

    他按捺下来,何晓燕却跳了起来。本来,何晓燕商场打拼那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吃过亏,最危险的时候她甚至是舍了身体去陪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几天几夜,各种极尽屈辱的事都做过,还不是熬出来了。

    女人嘛,最失去理智的时候一般都和男人有关。

    所以,都捋了捋刘海,挤出一些笑容准备上前和高虹一行人套套近乎的,她却忽然看到挤进人群的于倩倩。于是,心中的邪火怎么也压制不下了,何晓燕也清楚的醒悟到自己是真的爱上了刘畅,那么有些腼腆、却很懂得体贴的小男人。

    这几十年,何晓燕终于体会到了书上、电视里说的爱情,知道了思念一个人的滋味,明白了和那个小男人在一起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