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XTY-TWO 线头

    更新时间:2015-08-17 21:27:46本章字数:3087字

    处理完家长们这件事,王志坚回到办公室屁 股 都还没有坐热,几个家长在田蓉和光头的陪同下又是蜂拥而入,这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哪个家长出了什么事。

    “光头,你们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嗯?”

    他有点生气,这是什么时候了,家长们能够让他们安静一点就要尽可能的让他们保持静默,这不仅对破案有利,也有利于整个的大环境。

    现在政府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它甚至可以排在所有政府工作的最前列,包括经济发展都只能为它让位,那就是维持社会大环境的稳定。

    不管你是市长还是县长,一旦你这个行政区域出现大的 群 体 事件,那么对不起了,上级机构第一个要拿下的就是你,这是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辩护的,也是每一个省市上级考核下级工作能力第一序列的第一个环节。

    警察,作为国家强力机构,对这方面把关更为严格。

    光头却没理会他这个问题,他一指身边的一个女人,那是其中的一个家长。

    “王队,她的女儿给她发了一段视频,就在刚才。”

    奶奶个熊的,王志坚轰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没法不激动,这个线索太重要了,这甚至可以让他们直接了解到孩子们的情况和安慰。

    那女人战战兢兢的松开手,一部智能手机滑落到王志坚的办公桌上,他一把抄起,手一挥。

    “安静,都不要说话。”

    他暂时都没精力来询问那家长收到视频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情景。

    划开屏保,视频还是打开的,光头和田蓉都围在他身边,大家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不到五英寸的小小屏幕,一起进来的几个家长也踮着脚尖努力的睁大眼睛。

    视频是直接连通的,并不是录制好发送过来播放的,这是现场直播。

    几个孩子挤在一起,他们都是坐姿,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布惊恐,时而还有孩子们的尖叫声。

    “妈妈,妈妈,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对面手机的位置很低,从视频角度来看应该是藏在这个孩子大 腿下面,摄像头从人的腿部微微往上,所以可以看到的整体位置不多。

    镜头摇晃程度也很大,能够看到的只有一小块地面、一点墙壁的位置和被劫持的额孩子们的腿和鞋子。

    “你不要怕,我是警察,我们一定会把你们救出来的。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所以,我问你答。”

    那边明显有个停顿,显然那女孩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警察接手,这也带给她适度的信心和安心,毕竟在这种环境下,警察比家长的可信度更高,不是每个家长都是超人。

    “你们有没有看到绑匪的脸部?”

    “嗯,看到了。”

    女孩的声音非常小声,显然非常害怕,通讯信号也不是很好,“兹兹兹兹”的电流声很刺耳,也让这边更加难以分辨女孩说的话。

    皱着眉头,王志坚仔细的倾听着,然后继续问道。

    “你认识绑匪吗?”

    “认识,就是厂里的江高文和王新军,也是以前子弟校的学生,比我们高几级,他们,他们杀死了司机!”

    女孩说到这里就忍不住抽泣起来,她实在是太害怕了,那捅入司机胸膛的利刃,那飚射的鲜血、那司机的 呻 吟和最后的挣扎,让每一个被绑架的孩子的脸上都失去了血色和笑容。

    “他们,他们来了……”

    几声呵斥,耳光声,女孩大声的哭泣,镜头剧烈的晃动……

    看着手机的黑屏,几个家长,特别是那个女孩的母亲一下蹲在地上,哭得惊天动地,王志坚叹了口气,这下他都没有办法安慰她了。

    但是,不安慰还不行,万一这几个家长出去说点上面,整个厂里都会大乱,特别是那司机的家人,恐怕要让厂办都安生不得。

    这都还不说,关键是厂里那些支持家长们的工人,如果那些工人也参与进来的话,事情就闹大了,到时候板子打下来也有刑侦大队一份,谁都跑不掉的。

    他王志坚行得正坐得端,他不怕,可是,那样的话,解救其他孩子们的事情怎么办?万一绑匪按捺不住再下杀手怎么办?

    把田蓉喊到一边,反正现在王志坚也不让她出外勤,这些让人头痛的事情就只能是压在她肩膀上了。

    “你找一间休息室,把这几位家长带过去,尽可能的陪着他们,在天黑之前不能让他们离开,这个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钢铁厂会大乱的。”

    “我和光头要出外勤,比你更有能力的人我暂时找不到,所以这个担子你要挑起来,我们能不能顺利的破案,你这边也非常重要。”

    他的本意是想鼓励鼓励田蓉,只是他干刑警时间太长,一些正常交流上的技巧明显不足,田蓉心里不喜反怒。

    她做这个工作可以,也没有意见,但是你王志坚有必要拿出外勤来刺激吗?这是显示你权力大还是你能干,别人都比不上你似的,田蓉一阵气结,郁闷着点头答应下来,案子当前,每个人都要尽力,这点觉悟她必然具备!

    连说带劝的把家长们哄了过去,田蓉其实也是有些无措,留住家长们,还必须委婉,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到异样,难度非常大,并不比王志坚他们寻找绑匪简单。

    “寻找可以确定绑匪就是江高文和王新军两个人,也可以确定司机已经被他们杀害,那么,我们现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在他们再次动手之前找到他们。光头,你马上去找曾经和江高文、王新军在一起混过的小混混们,打听出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可以容纳那么多人的地方。”

    王志坚一边思考着,嘴里没停,在迅速的布置下去任务。光头没像以前那样一口答应,而是迟疑了一下,指着桌子上的那部女性智能手机,说道。

    “王队,我觉得那里还有一个线索。”

    打开手机,他调出刚才的视频,那是自动保存下来的。点开播放,光头指着那个女孩的脚的位置,让王志坚看。

    “你仔细看这边,王队,我绝对这不是在房子里面,而是在车上,你不觉得这很像车里的钢板吗?”

    咦,王志坚把屏幕放到最大,认真的观察着。的确,地面有密密麻麻的微小的凸起,看着怎么也不像木地板和水泥地面。

    “王队,我认为这是面包车,这种类似的地面我在面包车的底板上看到过,我有印象。”

    明白了,王志坚点点头,这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更像面包车的后备箱,怪不得那些孩子挤在一起,空间太小,不挤成一堆也没有办法。

    “马上让技术上调取钢铁厂到市区所有沿路的监控录像,我怀疑他们换车了,重点放在面包车或者商务车上。”

    光头答应着刚走了一步,王志坚又叫住他,光头回头过来,这边王志坚却微微的闭上眼,他在紧张的思考着。

    半分钟之后,王志坚睁开双眼,叮嘱道。

    “让技术上把厂区的监控录像全部调出来,查看那个时间段所有进厂的面包车和商务车,这两件事同时进行,你亲自盯着,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光头恍然大悟,是啊,如果绑匪换了车,那么他们真的是不一定直接往市区拍,回厂岂不是路途更近,更容易出意外。

    而且钢铁厂本来范围就相当大,很多地方甚至还是杂草丛生,厂里还没有来得及开发出来就已经败落了。所以,稍宽一点的可以藏下几个孩子的地方真的不要太多,而且极其难以寻觅。

    等光头走了,王志坚点上一支烟,慢慢的抽着,他需要整理一下思路。好事不在忙上,案情越重大、情况越紧急,王志坚反而是越平静,这是他多年以来就练就的一颗钢铁之心,他的抗压能力也是相当的强大,刑侦大队是无人可以出之右。

    抽了有半支烟,他摸出对讲机,开始呼叫撒到外面的武警中队和其他的干警。

    “我是王志坚,我命令,所有的武警按照五个人一个小组分队,把守住钢铁厂的每一个出口。外面得到消息,校车司机已经被绑匪杀害,所以,其他人以现在所在点为圆心,半径三公里继续扩大搜索,争取找到司机的尸体……”

    他考虑过,绑匪要押解那么好几个学生,一个人是力有不逮,必然需要两个人相互配合。至少也要一个人开车,另一个人盯着孩子才行,不然十三四岁的男孩子还是有胆量跳车逃跑的。

    那么,他们势必不可能跑到很远去弃尸,最大可能是司机的尸体就在距离校车不远的比较隐秘的角落里。

    安排好这边,没等他走到技术室去看看,几个领导又打发秘书过来把他叫了过去。

    “省厅刚才来电,他们正在组织专案组,估计到厂里也就一两个小时,如果你们再没有进展的话,市里责怪下来大家只能是一起承担这个责任了。”

    作为市长和市委书记,他们当然愿意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上级部门一旦插手,丢脸那是必然的,一系列的问责搞不好还会紧随其后的来临。

    靠,真他 妈 的麻烦,王志坚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