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NETEEN 开枪

    更新时间:2015-06-02 20:04:22本章字数:3093字

    想到刘畅,何晓燕不由得浮现出甜蜜的笑容,但她立刻又想到这个男人此刻已经进了医院、她还不知道治疗结果,脸上旋即阴沉下来。这一切,难道不是那个装作柔弱无助、楚楚可怜的婊子做出来的、引发出来的祸事吗!

    接下来的场景让在场和围观的来了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也在网上引发了很多争议:关于警察开枪对与不对的正反双方争吵不休,纷纷问候对方的家人,完全脱离了辩论的正常范围。唯一的当事人在局里政治部的调查完毕、并正式宣告他的行为合法前后,他都是该吃吃、该喝喝、该做事做事,屁事没有,更没有丝毫情绪上的变化。

    两大步跨到于倩倩身前,那女孩还呆呆的看着这个刚才被李大头一路威逼不敢动弹的女人,神都没有回过来,脸上就火辣火烧的疼痛。

    扇了于倩倩两个耳光,何晓燕还不解恨,手一伸抓住于倩倩的头发就往身前拖,痛得女孩眼泪一下滚出来,两只手捂住头皮拼命的哀求。

    李大头的枪扔掉了,警察来了、警卫班来了,何晓燕胆子大了很多,她可以肯定,现在没有谁敢有胆子来阻止自己,尽管她猜到了高虹的身份,不就是市委书记高世明的女儿嘛,自己的奥援马上也要感到了,那可是省府的大员,自己凭什么害怕!

    另一只手伸出来,那长长的指甲在于倩倩的脸上轻轻的划拉着,何晓燕有些歇斯底里,刘畅的挨打和自己刚才的被一把手枪抵住头的憋屈让她快要疯掉,不发泄出来她宁愿鱼死网破,狰狞的笑着,她的语气却异样的温柔。

    “你个贱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勾引男人的贱货,你说,你勾引过多少野男人啊!想不想去看守所里面勾引一下男人啊,要不了三天,他们保证让你叉着腿扶着墙走出大门,嗯,想不想去啊……”

    女人之间的打架,一旦被抓扯住头发那就彻底悲剧了,这是一个要害部位,现在于倩倩除了捂住脑袋其他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本来已经安静下来正和高虹说着话的李大头一下看到,那个愤怒从肺腑蹭蹭往外冒,他一弯腰,抄起地上的那把枪,瞄都没瞄,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砰”

    接连两声枪响,圈子里的人顿时一哄而散,有向车下躲的、有向树后躲的、有直接趴地上的,警卫班和警察都拔出枪,四处瞄准着。

    李大头身体晃了晃,一股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的前额是一个小小的弹孔,后脑被揭开巴掌大的窟窿,他后面的人都能够看到里面的脑浆。

    一个踉跄,他脚抬了抬,好像朝于倩倩走去,却忽然一下栽倒在地,双腿抽搐了一下,没有了声息。

    就在他开枪的同时,王志坚开枪了,也只有他在密切的注意着李大头。李大头打出去的那颗子弹擦着何晓燕的头皮钉在一棵树上,那女人的头顶被犁出一道深深地印迹,就像一个被突兀的分成两半的地球仪那么古怪的发型,让人又后怕又好笑,她也是满脸淌血。

    亮出证件,手枪倒持,王志坚一边喊着一边举起手从树后慢慢走出来。

    “我是市局刑警队王志坚,不要紧张,刚才是我开枪击毙疑犯……”

    待看清楚他的证件之后,警察和武警的警戒解除了,围观人群则是早在枪响的时候就作鸟兽散,之前警察想要驱散人群都异常艰难,现在倒是什么劲都不用费了。

    于倩倩和高虹两个人看着地上的李大头都已经呆了,大口的、急促的呼吸着空气,高虹也是前后一晃,人摇摇欲坠。

    钟远超不愧是警卫班的班长,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已经冲到高虹身前,警惕的注视着左右,他的枪一直拎在手上,准备着哪里有异动就会毫不犹豫的抬手扣动扳机。所以高虹倒下来的时候恰好倒在他背上,被他反手扶住了。

    哭声早就停止了,何晓燕自然也早就松开了紧抓着于倩倩头发的那只手,她是毫无风度的瘫坐在地上,裙子里面流出的那摊水谁都知道是什么,她着实被吓坏了,几个警察过来扶起她,看了看她头顶的伤势,连忙呼叫急救车。

    于倩倩不知所措的捂着嘴,她怎么都不敢相信,刚刚还陪着自己逛街的李大头、刚刚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同学、刚刚还在自嘲说一直在暗恋自己的老友,一瞬间就失去了生命。她懵懂的爬了几步,把李大头抱在怀里,低声的喊着。

    “大头,你醒醒、你醒醒,你不是还要陪我买衣服吗?你不是想我陪你去爬上吗,我都答应你好不好,你醒醒……”

    警察越来越多,钟远超聪明的选择了带着高虹和警卫班离开,把现场留给了刑侦大队,这件事当然不可能这样结束,他也必须马上回去汇报,不过他们终究是没有出手,倒是不怕牵连。

    围观的人全部被留了下来,王志坚正想接管现场,局里政治部的几个人却彬彬有礼的把他请到一边。这一枪究竟该不该开还没有定论,他的权力被暂时剥夺,枪也被一个戴着手套的内务小心仔细的装进证据袋里,现场也不再允许他进入。

    政治部的当然不是吃白饭的,几个命令下去,警察分为两人一组开始对周围群众做笔录,目击者的口供是第一线索,接下来就开始分派多余的人手搜寻附近的监控设施和调取每一个可能拍摄到现场的监控录像。

    法医来了三个,在初步的勘测完之后,李大头的尸体被运回法医室,他们会立刻开始对他做解剖和弹道分析,总之,这件事影响太大,必须给老百姓一个完整的、真实的说法,只有这样,才能熄灭网络上的一些注定要流传的谣言。

    甚至,市领导也亲临了现场,因为涉案者包括一位现任安息市委书记高世明的女儿,至于私自调动市委警卫班,现在看来都是小事了,等着后续处理就行。

    全市的警察都因为王志坚这一枪被惊动了,光头和田蓉也不例外,按说他们也必须马上赶回局里,刘涛这件事丢给分局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因为刘德安同样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他的儿子被绑架他一定要求是警方最精干的力量来处理,所以在接到省厅的几个电话后,市局领导决定让光头和田蓉继续负责绑架案,两边的工作齐头并进。

    “邮件没法回复,对方使用了多个代理服务器。”

    光头在电脑上捣鼓了两分钟,无奈的抬头看着田蓉。他还尝试了定位对方的的IP地址,但对方是通过几个国外的服务器转了一个大圈,没法进行跟踪。

    刘德安和何梅也一直守在旁边,两人结婚之后何梅没有能够再次怀孕,在国人的观念中,刘涛必然是刘家唯一的财产继承人,由不得他们不着急。

    田蓉想了想,问道。

    “刘董事长,你们公司最近有没有开除什么人?”

    刘德安茫然的摇摇头,何梅倒是着急的盯着他,可是,公司交给刘涛之后,他只挂了一个董事长的名头,实际事务却很少参与管理。最多的情况是,公司在公关遇到困难的时候刘涛会请他出面。

    提起桌上的一部内部电话,刘德安把外面的一个秘书喊了进来。这是一个年龄比较大的中年妇女,其实也是刘德安那会儿的秘书了,刘涛接管之后她就全盘负责一些内务,所以光头他们居然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在资料上也因为和刘涛无关而被忽略掉。

    “小雅,公司最近有没有开除什么人?”

    说白了,这就是刘德安留在公司的耳目,可以说她对公司的一切情况甚至比刘涛这个总经理还要熟悉。点点头,李雅回答道。

    “开除了一个,大概是半个月钱吧。财务部的副主管霍华江,原因我不知道,是刘总和他私下谈的,谈完之后当时霍华江就写了辞职报告,中午就收拾东西走人了。”

    这的确是一个新情况,光头他们之前调查的时候因为是半个月之前发生的事,居然一直没有人提起。

    脸色一下沉下来,光头问道。

    “这个霍华江的个人资料里面公司应该有存档吧,赶紧给我们一份。”

    拿着地址,两人立刻驱车前往那个霍华江家里。拿到手的资料很完整,家里电话和手机都有,但他们肯定不会打电话的,如果此人和绑架案有关,岂不是打草惊蛇。

    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从表面看应该是十来年之前修建的,外墙都有些掉墙皮了。霍华江家住在一栋五层条楼的底层,光头闪到一边,手按在枪套上,田蓉负责敲门。

    两个人严阵以待,但田蓉敲了很久的门里面却没有回应,直到隔壁邻居大概是听得不耐烦了走出来气冲冲的询问。

    “没有人还敲什么敲啊,里你们有毛病是吧?”

    然后,这个可怜的邻居眼睛都瞪大了,他盯着光头腰间那漆黑的枪柄一个字都不敢再说,突然他极为敏捷的往后一退,“砰”的关上防盗门,两人听见里面手忙脚乱的反锁声音彻底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