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XTY-THREE 追风

    更新时间:2015-08-18 22:03:43本章字数:3087字

    压力越来越重,时间越来越少,省厅成立专案组这件事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众人的头上,王志坚都有点烦躁了,更别说其他人。

    按说这种做法是不怎么符合规则的,从官场的基本流程来说,除非市局主动向省厅求援,省厅一般是不应该主动搞什么专案组,你这种做法让下级公安机构怎么想,让安西市政 府怎么想......

    所以,正常的做法是,对一些影响恶劣的案件,省厅会施加压力,哪怕是持续的施加压力,也不会有这种莽撞的做法。

    但是话又说回来,作为直管机构,省厅觉得你下面办案不力,我派几个高手过来坐镇好像又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

    “省厅是撑得慌吗?”

    光头嘀咕着,他摸了摸泛着青色的脑皮,挂断电话,手一指,大吼着。

    “麻痹的,你们没耳朵吗?老子让你们去左边,你们跑到右边去干什么,是不是分不清左右啊?”

    “你,你,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傻逼一样站着干啥,赶紧,再拖拖拉拉的小心老子收拾你......”

    警察属于半军事化管理,很多方面和军队有相似之处,特别是外勤的刑警和特警,领导训斥几句、爆点粗口是常事,下面的干警也觉得亲切,真要是知书达理的管理方法,整支队伍反而会失去战斗力。

    光头连骂带踹的分好对,一张比之前更密集的大网再次铺开,就算这样,光头都一直皱着眉头不断的催促着,时间实在是太紧了。

    一旦省厅的专案组到达现场接管一切,安西市刑侦大队就成了整个警察系统的笑话,脸是彻底的丢光了,哪怕以后出去办案都会被兄弟单位嘲笑,看人家的白眼。

    低声骂着,光头的脾气本就要暴躁一些,这会儿更是上火。不过随便他在这里怎么嘀咕,上级是不会考虑你下面的心情,他们看重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案件造成的恶性影响力要迅速的压下去乃至消除。

    田蓉站在休息室外面,这个消息刚才她也收到了,不管和王志坚之间的矛盾,这会儿大家都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基于条件,她能做的不多,只能是躲在这里仔细的反复的观察着几个家长的表情,试一试能不能找出之前忽略过去的线索。

    十分钟过去了,田蓉失望的背转身,里面的几个家长一切正常,他们脸上的焦虑、恐惧和担心都是真实无误,那种深刻是假装不出来的。

    摸了摸兜里,空空如也,以前放在兜里的半包提神的女士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那就去买上一包吧,田蓉也有这个习惯,烦闷的时候抽上一支烟可以让自己更集中精力,可以把思绪沉淀下来,头脑也更清醒。

    走下楼,田蓉沿着人行道慢慢走着,这是厂办,位置不在厂区的主干道上。主干道的车辆太多,没有那个厂领导会喜欢自己坐在办公室随时听着外面的车辆轰鸣,特别是钢铁厂拉货的大车更多,那些大家伙可都是柴油车,不仅声音响亮,尾气更让人吃不消。

    走出去几十米,随意买了一包烟,这些小店是没有女士烟卖的,田蓉也只能勉强克服一下。撕开外包装,抽出一支,衔在嘴上她才发现自己忘记了买打火机,苦笑着转身掉头回去。

    忽然,田蓉一愣,沿着路边紧跑了几步,可是,道路上一辆白色轿车疾驰而去,那是肯定追不上的。

    田蓉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看错,开车的是一个大概五十来岁的男人,也是那几个家长中的一个,而且副驾驶座位上还扔着一个背包,他这是要干什么?

    顾不上抽烟了,田蓉一边小跑着,一边紧张的思考中,同时掏出手机。

    “光头,有一辆白色轿车刚出了厂区,驾驶员是一个家长,我怀疑他和绑匪有联系,正打算去私下交付赎金,你马上连车带人扣下来,就地检查他副驾驶上的背包和手机,看看有没有最近几分钟的通话记录,然后发给我。”

    几步冲上楼,冲进王志坚的办公室,田蓉很庆幸自己刚才想着去买烟。

    “王队,有一个家长......我现在去技术室等着光头发过来的通讯记录,马上进行查证。”

    汇报完情况,田蓉顺手抄起桌上的半包烟和打火机,出门绕个弯进了技术室,这时候,光头的短信也到了,上面是一个手机号码。

    “马上把这个号码今天的通话记录全部调出来,同时对这部手机三角定位。”

    技术上的事情田蓉插不上手,只能是把命令下达下去之后耐心的等待。终于点上了烟,她美美的吸了一口,目不转睛的盯着桌子上的电脑屏幕,这里没可没有局里的额那种大屏幕。

    这点事对全力以赴的市局技术室一点都不难,三分钟不到,结果就出来了。

    “田姐,这是一部预付费手机,没法查到机主的身份资料,。而且,这个号码是一个月之前购买,中途一直没有使用,只有今天打了很多电话。”

    从调出的的通话清单上,田蓉一下看了出来,这就是坐在休息室的那些家长的电话,当然,和陈凯丽的手机通话时间最长,最后一次通话就在几分钟之前。

    “田姐,定位失败,手机没开机,我们只能是把这个号码挂到我们的系统里去,只要它一旦开机就会自动定位。”

    没法定位等于一切都白说,这种先存话费的号码又不需要登记什么的,简直是偷鸡摸狗、杀人放火的必备良器。

    不过,这还难不住田蓉,她想了想,再次打给光头,恰好光头也有事找她。

    “你等几分钟,我马上把那家长带回来,嘿,我有一个好主意。”

    田蓉也有一个好主意,但是光头这样说的话,她觉得两人很可能想到了一块,否则也太巧了一点不是。

    都没在楼上等,反正光头是开车过来,还不如就在路边车上处理,岂不是更节约时间,田蓉抽着烟,这一次她不着急,光头再快也没有自己走出厂办来得快嘛。

    路过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会看上几眼,像田蓉这样肆无忌惮的在男人的世界里抽着男人的烟的女人,真心不多。大多抽烟的女人都是买的女士烟,那玩意可以装高雅、装小资不是。

    在她点上第二只烟的时候,王志坚和光头几乎是同时到达她身边,除了两个人来的方向不一样。

    “田蓉,他就是去给赎金的,他说,绑匪说的,只要给他们十万元现金就马上放了他孩子。”

    那家长紧紧地抱住胸前的背包,厚厚的眼睛后面是稚嫩的一张脸。他的确很激动,几乎是语无伦次。

    家长倒不是怕其他什么,只要市局不把他们弄去体验一天的扫地工作,其他都可以商量。所以,没等王志坚发问,他高举双手说道。

    “我只是想孩子平平安安的回来,不是要和你们警察做对的。”

    “闭嘴,我问你答,听清楚没有?没有的话赶紧问,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光头一抬手,那家长就是一个哆嗦,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怕光头,没见他身上有什么伤势,走路也是很正常的嘛。

    “他们说,谁先给钱放谁的孩子,只限于最先答应和他们交易的十个家长。”

    “地点就在市区中心花园,也就是孩子走丢的那个地方。”

    “他们只给了两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他在厂里的储蓄所取钱就花了半个小时还多,如果不是他有一个远房亲戚在储蓄所工作,怎么他也取不出来十万的现金。

    国内的每一家银行都有规定,以前是超过五万的现金就要储户提前去银行报备,期待第二天的开工仪式吗!

    手一挥,带了这个家长进了厂办,王志坚喊来两个负责后勤保障的警察,吩咐道。

    “把他带去休息室,然后你们给老子看守好了,谁要是再借故开溜,让哪一个家长走了出去,老子扒了你的警服,你去把所有的手机没收了,等老子回来在发放给他们。”

    三个人拿着那个家长的手机进了办公室,王志坚问道。

    “你们有什么意见,赶紧说说,时间不多了。”

    “派一支小队去市区,找一个人冒充家长,技术室对这一部手机和绑匪的手机同时定位,交易一旦发生立刻实施抓捕。”

    光头对这方面的经验不要太多,眼睛没眨一下就想了一个不错的主意出来,田蓉点点头,补充道。

    “这边的工作继续,不能停下来,两头同时进行。还有,我想再走访一下张毅的邻居和同学,反正这个工作也还还没有做完嘛。”

    正在调遣人手的王志坚和光头集体愣了一下,他们看向田蓉,现在还有什么必要询问那个孩子,他能够回来都是祖坟冒青烟了。

    “说不出来,感觉,只是感觉。”

    田蓉摇摇头,她只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头,具体是什么却一时找不出来。看了看光头,王志坚大手一挥。

    “分开行动,我坐镇监控中心花园的交易,光头继续撒网,田蓉再去子弟学校一趟。抓进了,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也只有一个小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