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 嫌犯

    更新时间:2015-06-03 22:22:16本章字数:3088字

    光头一边敲着隔壁邻居家门,哭笑不得的大声喊着。

    “我们是警察,开开门,我们有事想问问你?”

    好几分钟之后,光头感觉到猫眼一黑,他也捉狭的凑过去,猛喊一声。

    “还看啥啊,告诉了你我们是警察,开门吧,就问你一点事,不进去。”

    门开了一条窄窄的缝隙,还不是外面的防盗门,是里面那扇门。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邻居讪笑着,眼里的警惕却丝毫没有放松。接过光头的警官证,翻来覆去的看了很久,这才真的不再把光头当坏人,不过他嘴里还是嘀咕了一句。

    “好好的一个警察剃个光头你是要冒充黑社会还是怎么嘛。”

    眼睛一瞪,光头的耳朵可好得很,他正要理论几句,田蓉拉住他,冲他轻轻地摇摇头,然后上前一步堵在门口,笑着问道。

    “大叔,我们想问问霍华江是住你旁边吧,你知道他去了哪里?”

    还别说,这邻居还真的知道。摸了摸他自己的地中海发型,光头实在是不明白,你说这人自己都秃了一多半,还嫌弃他的光头,没道理不是。

    “早上,大概是六点十五分的时候,我出门碰到他拎着一口箱子。然后大家随意闲聊了几句,我问他这是要出差还是什么的,他说出去旅游,然后就走了。”

    田蓉奇怪了,这邻居怎么会那么清楚时间,他要说一个什么六点过这种话可信度应该更高,但他偏偏精确到六点十五分。这个疑惑必然是要问出来的,光头也想到了这点,他眼神一凝,盯着那人,他在怀疑霍华江是不是就躲在隔壁家里。

    邻居当然是大喊冤枉,他说这个时间是有原因的,因为他老伴喜欢吃门口小吃店的油条,所以他固定每天六点十分起床,上个厕所然后出门,差不多也就五分钟的耽误。

    “我要去买第一锅炸出来的油条,那时候的油最干净卫生,你们不信自己去小区大门右边第一家小吃店去证实。哼,好心好意帮你们忙,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

    一下关上门,任凭田蓉在外面怎么喊里面都不再有声音传出来。两人只能是苦笑着离开光头一边走一边轻轻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都怪我这臭嘴,否则说不定还可以多问到一点霍华江的消息。”

    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快五点了,田蓉打回队里,让那边立刻通知机场、火车站分局,开始展开排查,目标当然就是霍华江了。

    机场方便得多,所有登机、购票的乘客都有记录的,不过那边的结果让人不满意,很明显,霍华江没有选择航班这种必然留下自己证件的出行方式。

    “火车站估计也没戏,选择买火车票也要身份证的,田蓉,我们的重心应该放在汽车站。”

    光头说得没错。

    安西市一共有四个长途汽车站,东西南北方向入城的地方各有一个。人手一分配,晚饭之前,光头在东门长途汽车站的监控录像里找到了霍华江的身影。录像传回技术室之后,经过和他公司资料上的寸照仔细对比,技术人员确定是他本人。

    确定了人,后面的就好查多了,没多久,根据多角度的监控,光头找到他购票的窗口,把售票员喊来一问,她那个窗口字销售安西到临清市的车票。

    临清市和安西相距三百多公里,是本省和邻省交界的最偏远的一个市了。霍华江的资料上显示他没有任何的亲属,那他这是,回头望着刚刚过来的田蓉,两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逃窜出省、隐姓埋名,这应该就是霍华江的应对措施了。

    只能是去临清了,沿着这条线索查下去,当然,如果霍华江在临清有人接应的话,线索就会断在临清市的长途汽车站甚至是半途。想到这两点,两个人有点愁眉苦脸了,但是侦破工作就是这样枯燥无味,很多时候明知道顺着这根线追下去没有结果也必须去追,至少要排除存在的万一性。

    不过他们今天运气不错,车站站长手里拿着一张纸匆匆的跑了过来,递给田蓉。虽然光头和他距离最近,但光头那形象让他还是略微胆怯。

    “这是车辆报修的记录,早上发出去的那班去临清的长途车半路抛锚了,司机还走了好几公里才找到信号打电话回来。我们派出去的拖车和转移乘客的另一辆空车中午才出发,应该还没有到达。”

    这简直是一整天以来光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他抢过那张报修记录单,粗粗的看了一下,立刻问道。

    “有空车司机和拖车司机的电话吧,你立刻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压低速度,同时告诉坏在路上的那台车的司机,请他转告乘客们,因为堵车什么原因,需要多等待一些时间。田蓉,走,我们立刻赶上去。”

    电话是光头在纸上拟写了一段内容,车站的站长亲自拨打的,对面虽然搞不清楚原因,但是单位领导发话了,怎么也要走几公里停车休息半个小时。大致估算了一下路程,其实救援车已经出去将近二百公里了,光头一拍桌子,恨恨道。

    “三个小时,不,二个半小时我们就可以追上他们。”

    肯定不能是他们两人就这样去了,一台运兵车警笛疯鸣冲在最前方,光头开着城市越野跟在后面,两台车速度极快,转眼就出了市区上了高速。

    高速路虽然好走,但只能是几十公里就要下到国道,两座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还在立项阶段,要开工到完成建设不得两三年才怪。

    两个半小时光头是夸张了一点,事实上,等他们追上救援车的时候已经距离前车抛锚的地点不到二十公里,最多是十来分钟的车程。

    叫停下来,先把拖车和转移乘客的那台车的司机叫到越野车上,然后光头检查了两人的手机,又和技术室联系了,确定两人没有私通信息给前车,这才放下心来。

    作为警察,有些工作看着让人很难接受、心里也不会舒畅,但又不得不做。

    本想着是换一个司机的,但是路上光头和田蓉是商量过的,前车的驾驶员一定和这两个司机是认识的,万一在靠近的时候他露出什么马脚,霍华江觉察到逃脱了,这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山林,根本没有办法追踪,除非是出动驻军部队,那样人力、物力投入过大,得不偿失。

    仔细的交待了两个驾驶员,这二人还是忐忑不安,脸色也不那么好看。田蓉叹了口气,安慰他们。

    “你们就按照原计划进行,我们会每台车跟一个人,就当是你们的助手,你们不用总是去考虑,和前车该怎么交接就怎么交接,按照你们日常工作的顺序来就行了。”

    反正都等了这么久,田蓉干脆让这两个司机再抽一支烟镇定几分钟。运兵车就停在原地,几个特警队的队员转移到越野车上,脱下迷彩服,赤膊穿着背心,长枪也留下一个人看守,霍华江又不是什么悍匪,几把短枪足够吃下他。

    拖车打头,越野车落在最后,稍微隔了一点距离,这在国道上很正常。过道大多年久失修,坑坑洼洼的,不好超车是所有司机都知道的,不足为奇。

    光头坐在拖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为了缓和司机的情绪,他还特意开了几个玩笑,讲了一个带点色彩的荤段子。果然,拖车司机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前面,已经看得到一大群人或蹲或站的拥挤在路边,一辆大巴闪着应急灯停靠在那里。

    看到救援车过来,特别是看清楚拖车后面的大巴,人群顿时欢呼起来,他们在这里等了将近五六个小时,一个个又热又饿又渴,如果不是因为这边夏季的气候历来是昼长夜短,这么多人在黑暗中会更加难熬。

    缓缓靠边停下,前车的驾驶员开始组织乘客排成单列站在路边,然后他走过来准备交接,看到光头却是一愣,这人他不认识嘛。

    拖车司机反应快,用力一拍他的肩膀,递过去一张单子。

    “这是公司新招的拖车司机,安排我带一带,老张,来,把字签了。”

    田蓉和大巴司机也过来打了声招呼,有了光头吸引老张的注意力,田蓉他直接忽略过去,公司文员那么多,一个两个不熟悉也是常理。

    几句话说了,老张回头喊道。

    “大家排好队过来,都有位置的,放心好了,不要拥挤,小心路上经过的车辆,不要被撞上了啊。”

    三十多个人上车速度很快,看看人群后面,田蓉皱了皱眉,她非常确定霍华江没有上车。示意了一下光头,低头对衣领上的耳麦吩咐道。

    “三十秒之后行动,目标应该还在前面抛锚的车上。”

    肯定是要检查有没有遗漏的乘客,这是一个程序,而且,抛锚的车下方的行李箱里面的东西也要全部转移过来,那不然那些乘客不得闹死。

    抓住车门上的扶手,田蓉轻轻一跃,上了那台车,一眼扫去,在这车的倒数第二排,一个人低着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顶帽子盖住他的脸,看不清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