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REE 警察

    更新时间:2015-05-07 10:49:16本章字数:3074字

    刘畅的难受和委屈就不用说了,更多的是熊熊燃起的怒火,他努力克制住眼部不停传来的痛楚,勉力睁开一丝眼帘,视线是模糊和恍惚的,但也能够勉强看得清于倩倩的大概位置。连滚带爬的挣扎过去,刘畅抓住于倩倩的小腿用力一拉,于倩倩跌坐在沙发上,一时之间没法动弹。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老婆,你要谋杀亲夫吗?”

    一只手摸索着茶几上的茶杯,刘畅一头全部倒在自己脸上,顿时,一阵清凉感出来,他总算可以喘得出一口气了。

    再次摸出一个茶杯,又是一杯水泼上来,刘畅睁开一条缝,一只手牢牢按住挣扎不休的于倩倩,一只手指着赫美丽破口大骂。

    “你个烂婆娘,你他妈为什么要挑拨我们两口子的关系,你吃饱了撑得慌还是咋的,尼玛的,就冲你这个悍然抨击老子就不会让你好过的。”

    抄起桌上那大大的玻璃烟灰缸,刘畅窥视着赫美丽的一举一动。他不恨自己老婆,于倩倩是个单纯的人,一定是赫美丽出的主意,他恨得牙齿都在磨得作响,恨不能暴打那八婆一顿。

    “我不怕你,我已经报警了,你威胁我的话报警中心都听见的,你赶紧放开倩倩,几分钟之后警察就来了,你是跑不掉的。”

    “我呸。”

    刘畅真的无语了,老子又没犯罪怕啥警察,警察来了正好,你以为平白无故使用防狼喷剂就不犯法吗!法盲,老子都懒得和你说!连续两杯水的清洗,他终于可以睁开眼睛,尽管双眼红肿无比,看看还在努力想要掰开自己手掌的于倩倩,他叹了口气,主动把 手收了回来。

    “老婆,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她?难道我们的爱情这么经不起考验?”

    正想跑到赫美丽那里去的于倩倩一下僵硬在原地,两个人多年的一幕幕就像电影般在脑海里闪过,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不管不顾的回身抱住刘畅,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刘畅自己也鼻子发酸,只有赫美丽反而又退了几步,手放在门把手上面,准备一有变故立刻夺门而逃。

    当然,她更怨恨的是于倩倩,男人的甜言蜜语也去相信,总得被人家砍上几刀才知道悔悟吧,哼。

    警察来得很快,因为赫美丽报案就说的是杀人,而且报警中心在听筒里清楚的听到这边的哭喊声,自然会把出警等级提高。最多是三分钟,安西市局刑警队和当地派出所的干警就持枪冲了进来,不过屋里的情况倒是让警察们着实有点发愣,这和报警中心说的不符合啊。

    “你们是怎么回事,谁报的警?”

    一个老成很多的警察把枪插回枪套,他先掏出对讲机回报给报警中心这边现场的情况,然后才不紧不慢的问道。

    “我,我报的警。”

    赫美丽怯怯的举了一下手,回答道,她手一指刘畅,干脆一溜烟躲到那个警察身后去了。

    “他预谋杀他老婆。”

    预谋,有意思,王志坚一乐,他冲其他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挥了挥手

    “光头、田蓉,你们勘查一下现场,取一下证。你们三个,跟我回去,你,站起来,身上有没有凶器?”

    一个头皮蹭亮的大个子粗声应道,拿出一副手套戴上,和另一个身材适中、一头短发的从背包取出一部相机的女警开始忙碌。刘畅被气得差点吐血,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没好气的回答着王志坚的问话。

    “你自己看看,你觉得是我需要戴手铐还是她需要被铐上呢?”

    “得,都走吧,都走吧。”

    也不再提手铐的事情,王志坚看了几眼,他干刑警超过十年了,丰富的经验和精准的判断安西市整个警察系统可以说无人能及,这三个人谁都没有凶器,他很确定这一点。

    把人带回市局,王志坚召来一个刑警队一个菜鸟吩咐道。

    “把他们安排在一二三号审讯室,我一会儿过去,你盯好了。”

    为队长做事,小菜鸟喜滋滋的跑前跑后,三间审讯室是挨在一起的,事实上,推开门之后里面首先又是一条不长的走廊,然后依次是好几间审讯室。审讯室都是单面玻璃,外面可以看见里面的一举一动,也有传音器可以让内外沟通讲话,不过开关在外面墙壁上。

    端着自己的大茶杯,王志坚来来回回的在三间审讯室外面走了一圈,每一间他都停下脚步站了几分钟,就那样默默的看着里面神情各异的三个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正要推开一号审讯室的门,他一下停住,考虑了几秒钟,又倒回到二号审讯室,这里面是赫美丽。

    进去、坐下,茶杯放在手边,打开一个小本,拿出笔,王志坚往后靠了靠,尽量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

    “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这是赫美丽第一次被“抓进”公安局,她坐在那里不停的扭来扭去,极其的不自在。审讯室应该说比较阴森,背光、灯光就在嫌疑人位置的头顶,对任何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来说看到四周自然是有些阴暗。好不容易进来一个人,而且王志坚态度还可以,她仿佛一下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

    “刘畅,也就是你们抓来的那个男的,他要杀他老婆,这都是第三次了,我们有证据。”

    听到“第三次”和“有证据”,王志坚神色严肃了许多,他身体前倾,盯着赫美丽的眼睛说道。

    “你把事情详细说说,不要漏掉任何一点,包括哪些你认为没无关紧要的事情都告诉我。”

    于是,赫美丽慢慢的开始诉说,她自己和于倩倩的关系,刘畅和于倩倩恋爱结婚的情况,于倩倩的噩梦和这几次梦中醒来之后发现的秘密,以及最后这一次于倩倩都不敢呆在家里的恐惧等等所有她知道的细节,最后,赫美丽总结了一句。

    “倩倩很傻很纯真的,每次找到一把刀她都拿过来藏在我那里,客户数,就算这样,她还口口声声的说刘畅爱她。这世上有哪一个男人因为爱老婆隔几天就拿一把刀到卧室床底下去的,这不是准备动手的前兆是什么!”

    两只手扣在一起,两个大拇指交替着缓缓的转动,王志坚觉得这件事很奇怪,里面有几个部分他没有弄明白。

    “你说刘畅想杀于倩倩,为什么?刘畅有外.遇吗?”

    这问题把赫美丽憋了很久,她仔细地想了很长时间,失望的摇摇头。

    “也许吧,我不知道。”

    “蹬在这里,不要离开。”

    王志坚又走进于倩倩所在的三号审讯室,于倩倩说得很多,不过他觉得还没有赫美丽说的那么有条理。这个他倒是能够理解,女孩一看就是吓得不轻,说起频繁的噩梦是心有余悸,王志坚都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没去医院检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噩梦不断,你家里人知道这件事吗?”

    “看过很多医生,都说我气血比较虚弱。”

    很敏锐的发现于倩倩不想说起家里人的情况,王志坚有些诧异,再次追问道。

    “你父母在哪里?有兄弟姐妹吧?来,你写在这里,我们需要和他们联系联系,有些情况要问一问。”

    把本子递过去,趁着于倩倩很不情愿写的时候,王志坚推开门,让外面的警卫去叫来一个女警,吩咐道。

    “你陪她去休息室,要一直陪着,给她倒杯热水,如果她想吃什么,我办公室还有一包饼干,你可以拿过去。”

    于倩倩是无辜的,这件事不管是什么结果都和她无关,王志坚非常肯定这一点。而且,女孩一看就精神差到极点,休息室在走廊尽头,大大的落地窗让阳光全部投射进来,人坐在里面会温暖舒适许多。

    站在一号审讯室外面,王志坚没着急进去,他抱着双臂看着里面围着审讯桌转来转去异常焦虑的刘畅,看得非常认真。良久,刘畅估计是走累了,又坐回到椅子上,王志坚才推门进去。

    “刘畅是吧,我叫王志坚,安西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对今天的事情你有什么需要说的,我想听听,不过我提醒你啊,你老婆和赫美丽都认为你有预谋杀害她的嫌疑。”

    “怎么可能啊!”

    刘畅一下跳起来,他最烦的就是这个,不过,他脸上神色犹豫了一下,刚才还大吼大叫的态度却软化了下来。

    “我很爱于倩倩,我们才结婚,度完蜜月才多久嘛。而且,我们两人感情很好,都是赫美丽在里面挑拨,不然不会有矛盾的。”

    沉默的看着刘畅,一直看到他低下头,王志坚冷笑一声,尼玛,当警察是傻瓜呢,就你这点小把戏。

    “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但是我告诉你,继续隐瞒下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凭她们两人的证言和赫美丽家里的那三把刀,你在监狱蹲上几年是没有问题的,这是一个完整的证据链。”

    “你想清楚,我一会儿过来的时候希望可以听到你的实话,如果你态度好,配合警方的调查,我不是不可以给你算一个自首,到时候法院也会适当的给你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