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ONE 俱伤

    更新时间:2015-06-04 19:37:51本章字数:3073字

    侧着身,抽出枪紧贴在大腿上,田蓉满面笑容的往后慢慢走出去,声音不高不低,很平稳。

    “那位同志,救援车来了,大家都换了车就等你一个人了,赶紧去吧,这里到临清要不了两个小时的。”

    光头在车下看了看,里面空间太狭窄,他也上去的话根本展不开手脚,低着腰,枪紧握在手里,他小跑着绕向车的另一边,那人坐的位置就靠在另一边的窗户上。

    他后面几米,几个特警队员也猫腰兵分两路把整台车围在中间,直扑过来。

    连续喊了好几声,那人终于抬起头看了田蓉一眼,然后,他看到了跟在田蓉身后上来站在门口的司机。因为田蓉手里的枪,司机有点慌乱,那人忽然一下站起来,顺势拎起一个被他按在自己座位上的六七岁的小男孩遮挡在身前。

    一把高仿黑星抵在小男孩头上,田蓉终于看清了他的脸,确认无误是霍华江,霍华江的脸色在不甚明亮的车顶灯的照耀下扭曲得好似厉鬼,他情绪异样激动得大吼着。

    “谁都不要过来,过来老子就杀了他。尼玛的,老子就知道你们不会放过老子,幸好老子早有准备,哼哼,来吧、来吧,同归于尽啊。”

    枪口已经把那小男孩脸上的皮都戳破了,一丝淡淡的血迹显现出来,田蓉心里很焦急,却不得不按捺住烦躁,她的枪口依旧瞄准着霍华江,轻言细语的想要降低他的防范。

    “霍华江,这辆车已经被警察包围了,你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这样好不好,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你把孩子放了,我们谈一谈,我是来帮助你的,你总不想家里父母看到你的尸体痛哭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这个男孩是哪里冒出来的谁都不知道,很奇特的是他居然也没哭,和同龄的孩子比起来镇定了许多。而且,根据司机手里的乘客车票,在换车的时候光头他们就点过数,确认这边只剩一个人了。

    “滚尼玛的,老子知道你们就会骗人,告诉你,嘿,老子是孤家寡人,没有任何亲人,你们不要想着用亲人来要挟老子,老子数到三,你们再不让开老子就开枪了。”

    车厢里的情形光头看得很清楚,他躲在车尾的阴影里,哪怕有点月光霍华江不回头也是看不见他的。霍华江当然不会回头,田蓉就在他面前不到半米,移开视线还不如自杀。

    看着霍华江越来越暴躁的模样,枪口已经抵得小男孩痛苦无比,田蓉心一软,忘记了王志坚从自己踏进刑警行业的第一天就反复告诫过的那句话——任何情况,记住,任何情况都不要放下手里的枪!我们不是电视里的傻逼,放下枪你只能是等死!

    高举起手,手指挂在扳机圈里,田蓉也提高了嗓门。

    “我放下枪,霍华江,你不要冲动,有话我们慢慢说,你看,那孩子受不了了,你适当放松一点。”

    很缓慢的蹲下去,田蓉把枪轻轻地放在脚边,又慢慢的站起来,她摊开手,这一次的笑容就是强行挤出来的了。

    “我们……”

    “砰、砰……”

    她才说出一个词,霍华江狞笑着手一抬,枪口前指,扳机用力扣下。如受重击,田蓉的身体顺着过道踉踉跄跄的退出好远,她的手在一个座椅的靠背上抓了一下,又无力的松开,胸前一片鲜红的倒在车里。

    于此同时,车外的光头也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子弹穿破车窗从霍华江的后脑钻进去,这凶人也是往前一栽,斜靠在那男孩身上没有了动作。看了一眼,光头大喊着往车头跑去,特警队的战士也路下山之虎纷纷冲上车。

    小男孩抱着霍华江的尸体呆呆的坐在车厢里一言不发,来了个特警队战士过去架起他就要往车下送,光头一边检查着田蓉的伤势,一边随口说道。

    “不要放他走,查清楚他的身份,立刻!尼玛的,赶紧叫救护车,来一个人,帮我把田蓉抬到越野车上,快啊,你麻痹的,特警队干傻了是吧……”

    没有那个战士会和他计较,这种看着自己的战友倒在自己身边的滋味他们品尝过,他们深深地知道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

    男孩被特警队员带上了运兵车,在那里,无论他是什么来历都不会有反抗或者逃遁的可能。

    抛锚的乘客们算是见识了一场真刀真枪的战斗,这会让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增添不少可供吹嘘的资料。没再理睬他们,这一次,越野车的警笛一直没有停下,直到在半路上把田蓉转移到迎面开来的急救车上为止。

    ……

    安西人民医院四楼,手术室外的过道里,王志坚慢慢的踱着步,光头垂头丧气的蜷缩在一张椅子上,手术室门上的红灯一直亮着。

    这是王志坚今天第二次来人民医院了,一次是来看看刘畅,然后他才离开没多久就接到光头的电话,于是又到了回来。

    他现在没心思去考虑刘畅的事情,何晓燕和于倩倩都被带回市局刑侦队做笔录去了,他虽然暂时被停职了,但局长私下找了他,让他继续工作,绑架案必须要破、李大头的死市里也在等着一个解释。

    他脑子很乱,刚一见面就臭骂了光头一顿,让女人去面对凶犯,光头你一个堂堂大男人躲在下面,滚尼玛的蛋啊!

    这一场手术一共花了六个多小时,凌晨,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一个医生疲惫的走出来,他取下口罩,冲王志坚点点头,都是老熟人了,态度很随意。

    “一枚弹头碎片卡在肺部引发的内出血加上失血过多,现在她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能不能扛得过去感染还是两说,现在我们要把她送进重症观察室,如果二十四小时内她能够醒来那就算是捡回一条命。”

    “意思是我们现在不能看她,对吧?”

    医生点点头,没有力气再回答。他一屁.股在墙边的椅子上坐下来,闭上眼仰着头,几息之间就开始打起呼噜。

    重症观察室不需要走过道过去,手术室里面有一道侧门,王志坚很清楚。不管怎么,田蓉总算是活了下来,他叹了口气走到重症观察室的玻璃墙外静静的等着,光头不知什么时候也溜了过来和他并排站着。

    没多久,两个护士推过来一个手术床,田蓉很安静,平时的调皮全部不翼而飞,只是,她全身都是各种仪器和管子。

    “走了,光头,我们站在这里也帮不了她,回去把案子破了抓住凶手才是对田蓉最大的安慰。”

    他们回到刑侦大队的时候,办公室还是通亮的灯光。何晓燕还在发抖,她是在医院接受了治疗就过来了,只是一点皮肉伤而已,看着吓人其实没有大碍。

    端起一杯浓茶,王志坚走进审讯室,拖开椅子坐下。他打量了一眼这个在安西很有点名气的女商人,推了一张照片在她面前。

    “这是被我击毙的那个人,你以前认识他吗,仔细想一想。”

    “我好像有点印象,但又不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何晓燕看了很久,她是真的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但记忆里却寻觅不到。问题在于,当时在现场她却是没有意识到这个,也许是当时太紧张了吧,她这样猜测着。

    “我来告诉你,他不是罪犯,至少这之前不是。他是一个公务员,遇见你之前仅仅只是和一个女人一起逛街,所以,我要你把整件事的所有细节全部告诉我。”

    而且,他在市里的关系并不比你这个闻名遐迩的女商人差,你今天只是运气好。这句话王志坚在心里闪过,并没有说出来,何晓燕不解的在问着他。

    “可是,刚才我给另外一个警察已经说了一遍,他做了笔录的。”

    “我要听你说!”

    没加重语气,很平淡的说着,王志坚只是一直盯着她,盯到何晓燕不自在的低下头,从头开始述说。

    一边听着,王志坚翻开手里的笔录和警方自己采集到的资料相互对比着,何晓燕没说谎,也许偶尔有点疏漏,这却更加间接证明她说的是实话。真正撒谎的人,一定会把谎言在心里反复背诵,直到每一次说出来的都分毫不差。

    事情的起因是刘畅,李大头最初仅仅只是帮忙,这他妈的,王志坚在心里骂了一句,最后那般的剑拔弩张的局面就是因为刘畅的吃醋而起,而且,这女人还没有什么责任,哪怕最后的矛盾也是因为她而爆发,这该死的老天爷开的玩笑也太过分了一点。

    纯粹是一种无意识的动作,他拿出压在最下面的霍华江的照片递给何晓燕,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这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这是刘德安的财务部长,刘德安你知道吧,德安集团的创始人,现在倒是分成很多小一点的公司,总经理换成他儿子。这个霍华江把,我记得是这个名字,他跟随刘德安很多年了,以前打过几次交道,他们公司经常采购大单,有时候会和我们超市合作。”

    有戏,王志坚精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