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XTY-FIVE 速度

    更新时间:2015-08-20 22:06:08本章字数:3119字

    区区十多公里的路程,光头被推了甩下去将近五六分钟,可想而知田蓉的速度有多快。他只能是咒骂着开着车,然后不停的催促王志坚,他的希望全部放在特警队上了,否则田蓉一个人怎么应付得了那两个穷凶极恶的绑匪。

    在警察眼里,除了那些持枪抢劫的流窜犯,一座城市,胆子最大、犯罪程度最高、受案手法无下限的其实就是那些十五岁到十八岁的年轻人。

    青春代表着冲动,热血代表着下手没有轻重,这个阶段的青年犯罪率现在是相当高,致死率更是一个惊人的数据,而且,这不仅仅是在安西,在国内,世界各国几乎都是如此。

    如果说田蓉身上带着器械光头可能还会稍微放心一点,但是田蓉现在和普通人没有区别,除了受了一些搏击训练,这怎么不让他心急如焚!

    “我走不了,我已经让特警队赶过去了,但是能不能提前赶到说不准,我估计有点悬。”

    王志坚的回答好悬没让光头吐血,他没办法,除了不停的轰着油门。王志坚找到了张毅的母亲陈凯丽,但是没等他询问陈凯丽,外面撒出去的网却是有了收获,武警中队在搜救的过程中找到了司机的尸体。

    武警中队的汇报时间也是很巧妙,逼得王志坚只能留下一个人在陈凯丽家外面,一来看看张毅会不会回家,二来是看看有没有人来找张毅联系,当然指的是绑匪了。

    王志坚的判断是正确的,绑匪的确没有时间抛尸,所以司机的尸体是被藏在距离弃车地点不到五百米,只是非常隐秘而已,所以光头带队搜了两次都没有找到。

    顺着弃车的地点有一个荒坡,走到荒坡的边缘是一个接近九十度直角的切面,切面倒是不高,下面也不是什么激流大河,同样又是土坡。

    但就是这个小小的九十度直角切面骗了无数人的眼睛,包括光头这个刑侦老手。

    切面并不高,最多一尺的厚度,切面之下的土坡一览无余,没有任何的坑洞、拐角可以藏身,这反而就创造出一个视线盲点出来。

    一尺厚的切面却恰好有个裂缝,看模样倒是天然的或者是蛇鼠类额老巢也不一定,也有可能是特殊的地质环境造成的吧,裂缝还很深。

    可是,就是由于裂缝在切面,下面又不遮挡视线,所以根本没有知道这里还有个裂缝,更别说裂缝被一蓬翠绿的灌木填塞得严严实实的。

    应该说做手脚的人很聪明,灌木很矮,只比脚背高出一丁点,这样反而没有人怀疑,真的要是半人高的灌木,光头怎么也要趟开搜上一搜。

    武警中队原本也下意识的忽略掉了这个切面,只不过一个小战士因为多走了一步,脚下一滑,一个跟斗顺着缓坡溜达了好远,结结实实摔了一个狗啃泥。

    绝大部分时候,狗啃泥都只能被嘲笑,但在某些特定时候,狗啃泥也是可以高大上的,例如现在。

    那小战士手脚利索,虽然是狗啃泥也算姿势优美的趴在缓坡上。抬起头,小战士正望着上面傻笑,他也就擦破了一两块皮,对每天滚打爬摸的武警战士来说这是小菜一碟,只是,他刚抬起头,脸色一下就变了。

    上面的人不清楚情况,看他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意味他摔坏了,连喊了他好几声才把他喊得清醒过来。

    “队长,这里面有一具尸体,就在你们脚下!”

    “轰”,坡顶一下炸开了锅,小战士手忙脚乱的爬上来,几把扯开那一丛灌木,果然,他们一直苦苦寻觅的那个司机睁着眼,无声的躺在那一尺厚的裂缝里。

    王志坚到额时候尸体已经被弄了出来,不过很惨,相当的凄惨。

    司机本就略显肥胖,可以说是被凶手强行的塞进去的,在弄出来的过程中他当然不可避免要受到很多的擦挂,所以王志坚看到的这具尸体算得上“破破烂烂”四个字了。

    “王八蛋......”

    铁青着脸,王志坚破口大骂,要多没有人性的杂碎才能想得出这种残酷的藏尸手法,不是说他没有见过比这更残酷的手法,这些年的警察生涯,碎尸案王志坚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每一次,只要他看到,还是会忍不住的愤怒。

    光头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过来的,王志坚刚到,还在清理尸体上的痕迹,现在局里的法医又还没有到场,他肯定是不能走。

    武警中队只是协助,厂里的青工们见到尸体也同样躲得远远的,他没法离开,只能是让武警中队的那个队长带了一车人急速赶往钢铁厂,顺便还拖了一个厂里的工人带路。

    特警队他也通知了,但是特警队现在也在外面布控,搞不好还没有武警中队这边到达现场的速度快。

    应该说这一瞬间王志坚想过给田蓉打电话,他以为田蓉在厂里,那么必然比其他人距离更近,不过他转念想到田蓉的枪还在局里他的办公桌抽屉里,也就把这种想法压了下去,光头当然没敢给他说田蓉的行踪。

    警车卷起一阵风冲进钢铁厂,田蓉微微抬起屁股,前面就是连续的减速带,但是她一定不会放慢速度,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牙齿紧咬着,她盯着前面的道路一眨不眨。

    “哐当......哐当......”

    伴随着撞击声,警车一弹而起,在空中歪歪斜斜的扭曲了一下方向,重重的落在地上,吓得远处的行人都闪躲不已。

    落地的时候方向有点偏了,但是田蓉脚下的油门却仍然没有放松,眼看着警车一头就要撞到路边的树上,双眼一瞪,田蓉拼命的一拉方向,车身擦着树干开了过去回到路面,只是,几个额惊呼的路人却清晰的看到,警车右侧的反光镜已经被树干撞得可怜兮兮的悬挂在那里。

    田蓉很庆幸她对钢铁厂的建筑分部很熟悉,以前她在这里来过很多次,就是到现在,她都还有好友的父母就是厂里的职工。

    一抬手,她关掉了警笛,只管沿着路蒙头狂飙,一直到看到一堵围墙,她终于踩下这一路以来的第一脚刹车。

    把警车停在路边,田蓉想了想,脱了外套,把内里的衬衣拉出来,伸手在脑后抓了一把头发,这才推门下车。几步路之后,她走上了人行道,却已经和厂里的女工没有两样。

    围墙进去右拐就是钢铁厂的动力车间,以前倒是有门卫,现在大家都拿不到工资了谁还会来给你白白的看门似的,所以投入很轻巧的就走了进去,加上她现在的打扮,一点都不起眼。

    根据张毅的供述,田蓉双手插在裤兜里往动力车间后面走去,悠闲得好像就在踏青,除了身边少了一个男人或者几个闺蜜。

    动力车间的舱厂房很大,纯钢结构,高度不用说了,怎么也得有十多米,长度超过百米,至于后面,田蓉一直慢慢额走到厂房的尽头才算看清楚。

    杂草丛生的一片空地,空地过去是一条车道和几条单轨,在单轨的尽头有一栋不大的瓦屋,就像铁路上的安全调度中心那样的小房子。

    奶奶个熊的,田蓉迟疑了一下,她已经看到在瓦屋的疲惫停着一辆面包车,但是,她想从这里过去的话却非常不利,视线几乎就没有遮挡。

    绑匪选择的场地对他们做戒备很有利啊,田蓉琢磨的就是这个,要怎么才能无声无息的穿过这片空地接近那间瓦屋呢,这是一个难题......

    后面传来一阵连续的急促的脚步声,田蓉心里一惊,她知道现在麻烦了,光头带着人追了上来。她已经拐过了厂房的尽头,自然是不能立刻往后退,否则绑匪稍微警觉一点就会起疑心,万一,绑匪开始杀死人质怎么办......

    听了听,跑得最快最重的脚步声是光头的,她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可是,光头只要一冲过厂房,对面额绑匪肯定立刻就会发现,没有时间饿了,田蓉的牙咬得紧紧地......

    拿这条命去拼吧,她早已忘记了自己没有武器这件事,当然,就算她记得,这会儿也顾不上了。

    微微下蹲,双腿一发力,田蓉瞬间冲了出去,一边冲刺一边大喊着。

    “救命啊,有蛇、有蛇,救命啊......”

    她的声音学得很像那种惊慌失措、忙不择路的楚楚可怜的女人,反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女人的可怜都会引发男人的一种保护 欲 望 的产生,反正,田蓉很高兴的是,她已经冲到距离瓦屋不到五十米远,里面还没有动静。

    “救命啊,有蛇、有蛇,救命啊......”

    迎面而来的风疯狂的从嘴里灌进去,田蓉每一口呼吸进去的都是火辣辣的热气,她已经听到瓦屋里传出来的男男女女的惊呼声和对话声。

    “老江,这女人是不是条 子?”

    “麻痹的,不要担心,大不了把这女人弄进来我们好好享受享受,刚才你不是享受得很舒服吗。”

    “不对,我靠,这女人是警察,老江,你看后面,好多警察,怎么办,我们怎么办,赶紧跑吧!”

    “跑尼玛逼,跑也是死路一条,把这女人杀了,麻痹的,我们这么多人质还怕警察干啥!”

    一只黑洞洞的枪口伸出门缝,田蓉的心沉了下去,一直往下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