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XTY-SIX 一线

    更新时间:2015-08-21 21:58:38本章字数:3081字

    校车司机死得很惨,整个胸胸腔和腹部被捅了十几刀,一片血肉模糊,就连内脏都 裸 露 在外,也不知道那绳索似的吊在外面是小肠还是大肠。

    王志坚没事,比这更凄惨的现场,例如分尸案、碎尸案的他都见过几次,武警中队的战士们就有些忍不住了,他们毕竟平时都是训练加演习,现在又没有战争,这种凄厉到一塌糊涂的血腥场面让他们个个面色铁青。

    至于钢铁厂的志愿者,那是真的没法忍受了,五六个青工几乎是排成一排跪倒在地,一个个吐得天翻地覆。

    王志坚站在一旁等着法医的初步尸检结果,脑子里想着的却是光头那边。张毅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也就是说,能不能解救出那几个孩子就看这一遭了,哪怕他再冷静此时也有些焦虑。

    光头眉间的焦灼就不用说了,他看到路边田蓉的车的时候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田蓉在车里等着他们一起行动。

    可是,他只是从车窗往里瞅了瞅,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一把拉过带路的那个青工,光头喝道。

    “动力车间在哪里,说啊?”

    “那,那扇门,进去,进去,就是。”

    光头的眼睛就像要杀人一般凶狠,那青工明知道这是警察都被吓得结结巴巴的,得到答案,光头手一挥,留下一个人看住张毅,自己带着其他人一边抽枪一边加速冲进了大门。

    张毅供述的时候他也听得很清楚,绑匪挟持这人质在动力车间后面的平房,所以一进大门他马上四处扫视了一眼,恰好看到田蓉的背影闪过拐角处。

    情急之下当然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光头如猛虎出柙般“蹭蹭”的跑了过去,他不敢提高嗓门喊田蓉,这会儿绑匪的具体位置还没有查到,万一被绑匪听到田蓉就危险了。

    他这一动,其他警察自然是紧随其后,并密切的注意着周边的环境,以免被绑匪袭击。

    ......

    “老江,这女人是不是条 子?”

    “麻痹的,不要担心,大不了把这女人弄进来我们好好享受享受,刚才你不是享受得很舒服吗。”

    “不对,我靠,这女人是警察,老江,你看后面,好多警察,怎么办,我们怎么办,赶紧跑吧!”

    “跑尼玛逼,跑也是死路一条,把这女人杀了,麻痹的,我们这么多人质还怕警察干啥!”

    一只黑洞洞的枪口伸出门缝,田蓉的眼睛一下眯成一条缝,瞳孔收缩到极致,一股寒气瞬间游遍全身,汗毛如同被踩住尾巴的野猫一般瞬息炸起。

    没有任何的迟钝和犹豫,因为那扳机上的手指已经在绷紧,田蓉头一低,轰的一下撞了上去,眉心正正的撞在枪管上,枪响了。

    一粒子弹擦着田蓉的鬓发打了个空,几丝长发被那出膛的高温灼烧得断裂卷曲,慢悠悠的飘荡起来。

    哪怕是一个女人,全身的力量扑上去也是骇人的,平房是木门,被捅了一扑即开,一个男人被门板一撞,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去,手里的一把仿制枪也被撞得高高扬起,连续三枪都打在屋顶上,窸窸窣窣的掉落漫天的灰尘。

    光头一声嚎叫,那嗓音悲愤、愤怒到让人发颤。

    门虽然是被撞开了,但田蓉自己也是有些稳不住脚步,瘸挒着往前跌去。不过,枪声让她没有时间去调整步伐了。

    脚下一收,双膝猛地跪地,身体微微后仰,整个人往前滑去,腰部的力量支撑着没有完全的倒在地上,双眼还在努力的盯着扬起的那把枪。

    如果换成在酒店里面,田蓉的姿势可以说相当的诱 人,腰肢挺起,胸前鼓起的丰润两粒可以让人垂涎三尺。

    只是,这一切显然不适合现在这个环境,屋角的脚尖哭泣,持枪绑匪的惊惶吼叫,另一个绑匪的催促,田蓉不为所动,坚定的往前滑去。

    江高文只是一个混混,尽管他有一把仿制的黑星,他依然只是一个混混。

    说道手枪,也许玩游戏或者看神剧的人多了,都以为拿在手里瞄准前面“啪啪啪”只管扣动扳机就可以消灭目标,这种看法是极其愚蠢的。

    美国联邦调查局,俗称中的FBI,关于手枪的使用至少有两个月到三个月的训练时间,从最基本的握枪姿势,到各种情况及环境下的射击。

    最简单的,每把枪都有后坐力,除了一些小巧玲珑的特制手枪,可以藏在掌心使用,只能使用小拇指扣动扳机的除外。

    在有一个提前准备的时间之下,第一枪也许会击中近距离的目标,这就是田蓉不敢有丝毫的耽误,宁愿一头撞上去的原因。

    至于后面的几枪,田蓉已经根本不在意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考虑到绑匪是两个,否则只要避开了第一枪,江高文再持续开枪,田蓉就敢站着不动,他都有一大半的几率脱靶。

    后坐力哪怕是把枪口抬起一毫米,子弹射出枪膛五米之后,就会偏差目标一米以上,这是手枪射击的最基本常识,所以FBI的探员在实际生活中很少有单手持枪射击的时候,一般都是另一只手作为支撑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射击的精确性。

    当然,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铁路调度室,地面也算是水泥铺过,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坑坑洼洼以及地上的水泥砂砾不在少数,所以田蓉的动作看似潇洒,实则是痛苦的。

    情急之下当然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光头如猛虎出柙般“蹭蹭”的跑了过去,他不敢提高嗓门喊田蓉,这会儿绑匪的具体位置还没有查到,万一被绑匪听到田蓉就危险了。

    他这一动,其他警察自然是紧随其后,并密切的注意着周边的环境,以免被绑匪袭击。

    ......

    “老江,这女人是不是条 子?”

    “麻痹的,不要担心,大不了把这女人弄进来我们好好享受享受,刚才你不是享受得很舒服吗。”

    “不对,我靠,这女人是警察,老江,你看后面,好多警察,怎么办,我们怎么办,赶紧跑吧!”

    “跑尼玛逼,跑也是死路一条,把这女人杀了,麻痹的,我们这么多人质还怕警察干啥!”

    一只黑洞洞的枪口伸出门缝,田蓉的眼睛一下眯成一条缝,瞳孔收缩到极致,一股寒气瞬间游遍全身,汗毛如同被踩住尾巴的野猫一般瞬息炸起。

    没有任何的迟钝和犹豫,因为那扳机上的手指已经在绷紧,田蓉头一低,轰的一下撞了上去,眉心正正的撞在枪管上,枪响了。

    一粒子弹擦着田蓉的鬓发打了个空,几丝长发被那出膛的高温灼烧得断裂卷曲,慢悠悠的飘荡起来。

    哪怕是一个女人,全身的力量扑上去也是骇人的,平房是木门,被捅了一扑即开,一个男人被门板一撞,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去,手里的一把仿制枪也被撞得高高扬起,连续三枪都打在屋顶上,窸窸窣窣的掉落漫天的灰尘。

    光头一声嚎叫,那嗓音悲愤、愤怒到让人发颤。

    门虽然是被撞开了,但田蓉自己也是有些稳不住脚步,瘸挒着往前跌去。不过,枪声让她没有时间去调整步伐了。

    脚下一收,双膝猛地跪地,身体微微后仰,整个人往前滑去,腰部的力量支撑着没有完全的倒在地上,双眼还在努力的盯着扬起的那把枪。

    如果换成在酒店里面,田蓉的姿势可以说相当的诱 人,腰肢挺起,胸前鼓起的丰润两粒可以让人垂涎三尺。

    只是,这一切显然不适合现在这个环境,屋角的脚尖哭泣,持枪绑匪的惊惶吼叫,另一个绑匪的催促,田蓉不为所动,坚定的往前滑去。

    江高文只是一个混混,尽管他有一把仿制的黑星,他依然只是一个混混。

    说道手枪,也许玩游戏或者看神剧的人多了,都以为拿在手里瞄准前面“啪啪啪”只管扣动扳机就可以消灭目标,这种看法是极其愚蠢的。

    美国联邦调查局,俗称中的FBI,关于手枪的使用至少有两个月到三个月的训练时间,从最基本的握枪姿势,到各种情况及环境下的射击。

    最简单的,每把枪都有后坐力,除了一些小巧玲珑的特制手枪,可以藏在掌心使用,只能使用小拇指扣动扳机的除外。

    在有一个提前准备的时间之下,第一枪也许会击中近距离的目标,这就是田蓉不敢有丝毫的耽误,宁愿一头撞上去的原因。

    至于后面的几枪,田蓉已经根本不在意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考虑到绑匪是两个,否则只要避开了第一枪,江高文再持续开枪,田蓉就敢站着不动,他都有一大半的几率脱靶。

    后坐力哪怕是把枪口抬起一毫米,子弹射出枪膛五米之后,就会偏差目标一米以上,这是手枪射击的最基本常识,所以FBI的探员在实际生活中很少有单手持枪射击的时候,一般都是另一只手作为支撑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射击的精确性。

    当然,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铁路调度室,地面也算是水泥铺过,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坑坑洼洼以及地上的水泥砂砾不在少数,所以田蓉的动作看似潇洒,实则是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