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FOUR 扑空

    更新时间:2015-06-07 23:04:48本章字数:3065字

    一叠照片平铺在王志坚的办公桌上,他的视线落在其中一张几个人的合影上面,久久没有离开。

    小男孩、刘涛、刘德安、霍华江四个人笑得很开心,小男孩在霍华江的怀里抱着。翻过照片,后面写着一行字:爱子霍真五岁生日。

    乍一看,这张照片上只有一个姓霍的成年人,那就说明小男孩是霍华江的儿子或者私生子,名字叫霍真。

    老子白做警察这么多年,除非是把眼珠子抠出来,这孩子长得和刘德安简直是一副面孔。不过,王志坚疑惑的正是这一点,如果这孩子是刘涛的儿子,年龄上有点说不通,刘涛不应该有这么大年龄的孩子。

    如果是刘德安和何梅的孩子,他为什么要养在外面,还托付的是一个财务副主管?刘家最不缺的是钱,完全有能力给孩子打造一个行宫都可以的,更不会短少几个照顾他的人!

    如果是刘德安的私生子,他和何梅结婚一直没有孩子,完全可以把孩子光明正大的带回去养估计何梅都不会反对。而且,从这孩子的言语里,好像他的妈妈这个角色一直没有出现,那岂不是更加方便刘德安把孩子接回家。可是,为什么没有呢?

    出生证明更奇怪了,居然是临清市一家医院的。孩子父亲那一栏填写的仍然是霍华江,母亲那一栏却是空着,王志坚拿起桌上的座机拨了一个号,这件事必须查,只不过,今天白天的重任恐怕是在赎金的交接上了。

    小男孩那里再多也问不出什么,主要是看着时间太晚,光头才让他将就在长椅上眯一眯眼睛。吃过早餐,光头把他领到休息室,于倩倩和赫美丽也恰好推开门走出来,两边撞个正着,都是一愣。

    一直到于倩倩和赫美丽进了电梯,霍真还在回头看着,脖子就舍不得扭回来。光头笑着推了他一把,说道。

    “放心,我们会帮你找到你妈妈的,我们是警察嘛。”

    “我好像刚才那个阿姨做我妈妈,她好漂亮。”

    小孩子啊,光头无语得很,把他推进去,又找出一罐饮料摆在他面前,叮嘱着。

    “你不要到处乱跑,叔叔去帮你找妈妈,一会儿过来看你,有消息也会马上通知你的,好不好?”

    走了几步,光头不怎么放心,他也很喜欢这个聪明的小男孩。于是,光头倒回去推开门,伸进去一个脑袋。

    “你是想坐着这里还是跟着叔叔一起,叔叔办公室也可以玩?”

    孩子总是喜欢热闹的地方,霍真再怎么也才十来岁,一声欢呼之后,小男孩跳了起来,几步冲出休息室,他当然不会忘记顺手抄起那一罐饮料的。

    “光头,你安排好跟踪的车和人没有,我现在去刘德安家里,我会亲自去送赎金。嗯,顺便和他们谈谈霍真这个事情。”

    刑侦大队派了三台挂着地方牌照的车交替位置等在刘家别墅的外面街口,随着电视罪案剧的播放,越来越多的罪犯也更加聪明。稍微大意的跟踪很有可能会被嫌疑人发现,警方也不敢大意,这却和刘涛家里是否有钱没啥关系。

    王志坚揣着照片考虑再三,还是暂时没有开口,刘德安和何梅已经过得很难受了,等给付了赎金,把人质解救出来再说,也不需要着急这半天。

    照片是一个线索,但再怎么也比不上直接和绑匪的交易,这才是最深入了解和掌握绑匪情况的最佳时机。

    把钱袋扔进车里,这个动作王志坚特意留到别墅大门口去做的,就是为了如果有远程监视,那就让绑匪放心的知道,的确是在给他们送钱,尽力从侧面进一步保证人质的安全。

    慢悠悠的开着车,王志坚的视线从后视镜上一闪而过。后面不远处的岔路口,一辆车刚刚进入主道,在后面,原本更得比较紧的一辆车开始变道准备转弯。这些小兔崽子还不错,动作还算娴熟自然,算是一个合格的刑警了,他嘴角微微翘起。

    路上风平浪静,他来到市中心公园停车场,这是绑匪之前突发发过来邮件确定的交易地点,刑侦大队技术室还在孜孜不倦的追寻着这份邮件的IP,当然,暂时还是没有收获的。

    关上车门,拎着钱袋,王志坚来到绑匪指定的公园的一个长廊中间坐下,点上烟,耐心的等待着。

    他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和来公园玩耍的人群。

    嗯,那是一对情侣在向这边走来,男性的眼神有些闪烁,在躲避什么,他略微有点警惕,莫非是假扮扯成情侣的绑匪。

    哪怕是经历了太多类似场合,王志坚都不免风声鹤唳,这关系到一条生命,由不得他不紧张,哪怕他掩饰得非常好。

    情侣在踏上长廊入口的时候掉头走了其他方向,王志坚有些自嘲。

    转了转头,让长廊的柱子拦住自己的侧脸,他低声问道。

    “各小组情况怎么样,回报。”

    “A组正常,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一个低着头在小道上扫着枯枝的清洁工对着胸前的耳麦低声回答。与此同时,公园各处埋伏的警察纷纷汇报,意思都差不多,没有任何异常。

    抬手看了看表,时间距离绑匪的约定却已经超出十来分钟了,王志坚左右看着,心里越来越着急。没道理的,绑匪哪怕是临时更换交易地点也应该来通知了,没理由置之不理,这可是二百多万现金,不是草纸。

    他站了起来,事情很诡异,一定是什么地方出现了漏洞或者是他没有察觉到的纰漏。这是,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他拿出来一看,心里瞬间冰凉,这是光头打过来的电话,按说这个时候光头应该呆在市局统一调度才是。

    “老大,情况不对,刘德安自己开车出去了,他还把我们安装在他外套里的窃听器私自拿掉了,如果不是我们在跟踪他的手机和监控他家里的电脑,估计会被这老狐狸忽悠了。”

    技术室提供的情报,刘德安的私人电脑忽然收到一封邮件,留下了一张刘涛的照片,然后要求他立刻提供手机号码。自从他把公司移交给刘涛之后,以前的办公号码自然不会携带回家,而私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外界更是少有。

    刘德安没有二话,立刻回复了邮件。一分钟之后,他接到一个未知来电,技术室也监听到其中的内容。

    “老大,绑匪要求刘德安立刻带上二百三十六万五千元的现金出发。而且,事情巧就巧在这里,据我们留在他家里的警察汇报,他居然是直接从保险柜又拎出一个袋子就上了车。”

    “很简单,刘德安早就知道绑匪会有消息来,他一直在敷衍我们,他和绑匪有私下的联系。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他去了什么地方。”

    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光头那边却笑了,笑得很开心。

    “老大,你放心,刘德安家的车都是好车,有全球定位系统的,我们已经捕捉到他的位置,他是直接走的环城路,现在向着西门去了,估计是要出城。”

    小跑着,王志坚低声在耳麦里呼叫。

    “所有人立刻上车,目标西门,A、\B组跟着我的车,其他人反方向走环城路,目标车牌是安西A66666。”

    他们到达西门外一个废弃的度假村的时候,王志坚一眼就看到了刘德安的车停在大门口。没有直接冲上去,他远远的在路边停下,手一指,跟来的车上下来的几个警察迅速分开沿着度假村低矮的篱笆墙包抄了过去。

    一直摸到度假村的原本的洗浴中心,他们终于看到了刘德安本人。老头提着一大袋子钱气喘吁吁的在不停的大声呼唤,回声在阴森的空旷房间里一层一层的传递回荡。

    “你上当了,刘德安,这里根本没人。”

    看到对面的警察打来的手势,王志坚知道大家都被绑匪骗了。他走过去,拍了拍老头的肩膀,安慰着。

    这件事他无法责怪这个老人,他是一个父亲,这就是他为什么瞒着警察和绑匪交易的唯一原因。

    刘德安回头看了看他,嘴角蠕动了几下,发着抖,忽然一 屁 股 坐在地上,泪流不止。

    尽管这样,在后续接应小组赶来之后,王志坚还是下令对整个废弃度假村全面搜索,他要根据查到的线索来确定,绑匪是临时起意寻找的这个地点还是最初真的打算在这里交易。

    没多久,一个警察在远处冲他招手。

    “王队,你过来一下,这里有线索。”

    一个看不出用途的房间,里面唯一的家具就是一把破烂的椅子。椅子脚边掉着一根绳子,然后,在椅子正前方的地面,几团脚印把地上半尺厚的灰尘踩得非常凌乱。

    很明显了,王志坚甚至可以在脑子里拼凑出之前的景象。刘涛被反绑着坐在这张椅子上,绑匪在和刘德安联系,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绑匪带着刘涛离开了这个地方,主动放弃了这一次的交易。

    “刘董事长,绑匪没骗你,他真的打算在这里和你交换的。现在我们先回去,有些事我需要你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