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XTY-NINE 情义

    更新时间:2015-08-24 17:56:44本章字数:3056字

    按照警察办案的程序来说,解救了人质就是首功,嫌疑人自然是要押解回局里慢慢审讯的,所以江高文这个要求甚至都不能叫做要求,他仅仅只是想要走一条最正规的程序罢了。

    只是,田蓉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他呢。一只脚踮起,脚尖踩在他被击碎的肩头上,那里还在不停的流着血,江高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和戏曲里面那种化妆之后的惨白几乎没有了两样。

    这种疼痛是让他无法忍受的,田蓉的脚尖轻轻地碾磨着,脸上却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问道。

    “说吧,主谋是谁?谁指使你们做的这件事,为什么?”

    ......

    外面的警察一边安顿照顾着那几个孩子,一边都不时的瞅一眼屋子里,光头尤甚。大家的注意力其实都全部放在那里,谁也不知道待会儿走出来的会是谁?

    幸好的是,这个秘密仅仅保持了不到十分钟,伴随着歇斯底里的惨叫,田蓉疲惫的走到门口,她的脸上还有几滴鲜血,膝盖破破烂烂,脚尖处几乎成了红色,手里倒持着那把仿制黑星。

    冲光头笑了笑,干脆的把黑星扔到光头的脚下,伸出合拢的双手,田蓉说道。

    “来,把我铐上吧。”

    这一瞬间,所有的警察都明白了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没有听到枪声。光头沉着脸没推开田蓉,一步抢进去,江高文仰躺在地上,眉心一把匕首插入没顶,他的双眼就像死鱼的眼睛一样失去了精气。

    一枪打死他,田蓉冷笑,她才不会让他死得这么轻松,她要他自己盯着那把徐徐插进他眉心的匕首,要他的恐惧无以复加,要让他在地狱里都要忏悔今天做下的一切。

    有些发抖,光头嘴角蠕动着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他沉默的苦笑着,外面的警察、学生都暂时忘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全部蜂拥到门口傻傻的看着地上的尸体,田蓉懒得管那么多了,一 屁 股 坐在地上,靠着墙,喊道。

    “谁有烟,给老娘一只?”

    光头分开人群走出来,挨着田蓉坐下,摸出烟,塞到她的嘴唇上,给她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支。

    “我会请最好的律师帮你辩护,我会等到你出狱,然后我们结婚。”

    没有人说话,两个人默默的靠着抽着烟,缭绕的烟气盘旋在两人的头顶,遮住了两人的面孔,久久不愿消散。

    ......

    “混账、混账,都他妈的一群混账......”

    王志坚还在路上就接到了那边的汇报,他一脚刹车急停在路边,推开门,站在路边,看着远处的山山水水,他气得暴跳如雷。

    一直不让田蓉出外勤,他就是担心有类似的事情会发生。结果他紧盯慢盯的,还是一不小心没盯着,这不就出大事了!

    瞒是瞒不住的,他也不会违背自己的职责和良心去隐瞒,可是,他绝对不忍心看着田蓉为这件事付出莫大的代价,应该怎么办,他陷入了沉思。

    时间太少了,他来不及考虑清楚,几辆救护车拉着警笛从他身边冲了过去,恨恨的把烟头砸在地上,跳上车,用力的一轰油门,妈的,先到现场把,只能是见招拆招,走一步看一步了,王志坚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追着救护车,王志坚前后脚赶到了动力车间,这里已经人满为患,好多的家长哭哭啼啼的围着自己的孩子,救护人员不得不耐心的安抚着家长才能把孩子送上车,门口的警察还忙着驱散围观的人群,整个钢铁厂轰动了。

    走进人群,一直走过动力车间的厂房,这边的人妖少一些,只是,一些孩子和家长拉拉扯扯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几个警察围着却不去劝解,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这让王志坚很不满意,他黑着脸,怒吼道。

    “你们是不是没事干,是不是想去派出所协助工作啊,如果想去,告诉老子,老子 满 足你们。”

    “光头呢,妈的,光头,给老子出来?”

    他左右扫了一眼,居然没有看见光头,田蓉还是坐在墙边,闻声只是抬了抬眼睑,却是没说话,他的视线也没在田蓉身上停留。

    “嘎吱”一声,调度室那破了半截的门被推开,光头在里面挥挥手。

    “王队,我在这里。”

    不为人注意的瞟了一眼田蓉,女人还在慢慢的吸着烟,神色很宁静,她对四周一切的嘈杂都恍若未觉,王志坚皱皱眉,几步走进调度室,法医正在做检验,还有两个警察在做着拍照取指纹这些勘验工作。

    “什么情况?”

    “就这个情况,江高文拘捕,袭击田蓉,还想杀死她,田蓉自卫。”

    光头耸耸肩,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尽这一份力,就算之后其他警察或者学生的口供和他不一样,那也到时候再说,关键是要把调子定下来。

    “对了,张毅是肯定涉案的,我已经让人看住他了,他就在我车里。”

    看着王志坚越皱越紧的前额,光头很干脆的岔开话题,王志坚的本事他清楚得很,本就没希望瞒过他,只是希望他能不能高抬贵手了。

    想着这个,光头自己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以前他抓住一些罪犯额时候,那些罪犯拼命的求饶,想要他放人一马,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么一天,会有这么深刻的体会。

    “那个回去再说,人扣住了就行了。行了,把田蓉带回去吧,这件事你我是没有办法处理的,让政 治 部的人来吧,唉......”

    王志坚怎么可能被他骗住啊,地上嫌疑人尸体眉心的那把匕首一看就是几乎插透,这绝对不是反击过程中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嫌疑人失去了抵抗能力,法医报告肯定也会这样写,凭他的经验可以确认这一点。

    摇了摇头,他也有些心灰意冷了,转身就要出门,光头一把拉住他,这一次光头不敢在说假话或者顾左右而言他了。

    “王队,你不能就这样看着田蓉进去吧?想想办法啊!”

    说着,光头冲法医和另外两个警察的方向努努嘴,意思非常明显。王志坚迟疑了一下,甩开光头的胳膊。

    “做了就要敢承担责任。”

    光头苦着脸还有哀求,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光头,不要求他了,没事的,你过来把我铐上,回去吧,我也累了。”

    田蓉不是说的气话,她也没有避开王志坚的实习啦,和他对视了一眼,田蓉走向光头,法医和那个警察都停下了手里的事物看着这边,大家的眼里都是一种悲伤流露,王志坚叹了口气,拍了拍无助的光头,转过脸。

    “铐上吧,直接回局里。”

    任谁都没有想到,但田蓉带着手铐从调度室出来的时候,那几个还在和自己家长、医生护士争吵不休的女孩子们却蓦然扑了过来,一个个流着泪抱住田蓉,她们不肯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姐姐,姐姐,我们不要你走......”

    “呜呜......呜呜......”

    梨花带雨的稚嫩面庞和紧箍住田蓉的细小胳膊,女孩们甚至对光头拳打脚踢起来,她们痛恨一切这样对待田蓉的人,无论是谁。

    对女孩们来说,在她们身处地狱最底层的时候,是田蓉义无反顾的把她们拉了出来,让她们有了重见天日的一刻,并不惜自己沉沦也要给她们一片安宁。

    孩子的心是纯真的,她们爱憎分明。所以,不管刚才家长和医生护士怎么劝解她们上车去医院检查,她们也不愿意离开,她们宁可忍受着身体的痛楚,也要等待着田蓉。

    抿嘴一笑,一道夕阳的光辉洒下来,落在田蓉的身上,她的笑容如彩虹般灿烂皓洁。艰难的举起被拷在一起的两只手,她低头在身前一个清秀的女孩脸颊上轻轻一吻。

    “听话,姐姐没事,你们平安了姐姐就是最开心的。听爸爸妈妈的话,赶紧去医院,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以后姐姐有时间会来看你们,到时候姐姐请你们喝咖啡,好不好?”

    总得有人来做恶人吧,王志坚一挥手,几个警察跟在他后面把孩子们强行隔开。他们也不伸手去拉扯孩子们,只是把自己强行塞进去,在田蓉和孩子们之间隔出一道分隔线,女孩们挥舞着小小的爪子,抓得王志坚脸上浮起数条血痕,他也无动于衷。

    光头深深地叹息着,扶着田蓉一猫腰,快速的跑向警车。车开走了,孩子们终于安静了一些,一个警察担心的看着王志坚,问道。

    “王队,你脸上受伤了,要不你也去医院看看吧。”

    “我没事,收队吧,全部回局里。”

    ......

    一个小时以后,安西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会议室,几个人沉默不语的坐在那里,听着上首的领导们拍着桌子破口大骂。

    田蓉在局里人缘一向好,能力又强,几次省厅想要把她调过去局里都没有舍得放,现在搞出这么一件事出来,几个局长哪里又肯甘心。

    “这一次是我的责任,我指挥失误,我愿意接受局里的处分,田蓉的工作是我安排的,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