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UR 抽丝

    更新时间:2015-05-08 11:56:25本章字数:3127字

    光头和田蓉已经回来了,各自在自己的电脑面前忙碌着,看到王志坚进来,两人停下手里的工作,半转身侧坐着。

    “老大,现场除了防狼喷剂的残留物,其他没有任何痕迹。茶几上那三把刀都提取了指纹,不过指纹太多了,我估计啊,三个人的指纹都有,这无法说明任何问题。”

    最先汇报的是光头,这也是王志坚给他们培养出来的一个优良的习惯,所有信息第一时间汇总,不遮遮掩掩,这样才有利于侦破。他看向田蓉,女孩抬手捋了捋刘海,精干之中尽显一丝妩媚,她拿起桌上的一个记录本。

    “刘畅和于倩倩恋爱多年,才结婚不到三个月,两个人感情很好,于倩倩和赫美丽是多年的好朋友,也是她的伴娘,未婚。三个人家都是安西的,赫美丽父母在国外,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停了一下,田蓉翻开第二页,这里的内容她画了几个圈,属于勾勒出来的重点。

    “刘畅没有案底,很清白,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做策划,这份工作他从大学毕业就一直干到现在,我给他公司老板打了电话,那边说他在公司人缘很好,也没有什么仇人。”

    王志坚安静的听着,手里的笔时不时的转动一下,他很了解田蓉,从女孩那抿嘴的神态就知道下文会冒出一个什么转折点出来的。

    “奇怪的是于倩倩,她十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父亲去了外地,母亲带着他重新嫁给安西一个富豪,两户人家距离并不远,但是我从小两口邻居那里问过,他们结婚母亲和继父都没来参加婚礼,只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来了一下,只呆了很短的时间。”

    这个还真的让人不能理解,王志坚摇了摇头。

    “田蓉,把于倩倩的家人找来,光头,你去于倩倩那里拿钥匙,告诉她你需要去她家看看,带上技术科的人,说不定她家里会有什么线索留下,我再去和刘畅谈谈。”

    进了审讯室,王志坚把手里的一瓶矿泉水递给他,刘畅没有之前那么焦虑,人显得有些颓废。

    “我听说你们结婚买的是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很窄,对吧?”

    忽然说到这个问题,刘畅茫然的点点头,一居室怎么了,那么多住一居室的房子还不是照样过日子。王志坚也没解释,只是继续问道。

    “你是不是以为和于倩倩结婚,她那个豪门继父就会拿出一大笔钱来支持你们,结果让你很失望,你们结婚他们竟然没来,呵呵。”

    看着刘畅的脸慢慢涨得通红,毛细血管膨胀在额头上,青筋鼓了出来,他感受到强烈的恶意和绝大的侮辱,狠狠的怒视着王志坚,刘畅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不是为了钱才和倩倩在一起的,我们之间有着最真挚的爱情。”

    “呵呵,难道你们有了爱情就可以不吃不喝了?于倩倩的父母是不是看不上你,然后你因此怀恨在心,打算对于倩倩下手啊?”

    刘畅把头转到一边,看着墙角不再说话,对王志坚的冷嘲热讽也是置之不理。田蓉推开门,冲王志坚说道。

    “他们来了,王队。”

    “行,你把他们带到我办公室,我马上过来。”

    于倩倩的继父比她母亲年龄大得多,王志坚粗看了一眼,估计两人相差可能有二十岁,而且,他还真的知道这个人。刘德安,安西市的房地产巨头,市区至少有一半的小区是他的公司修建的,据说家产过亿。

    “倩倩在哪里,她怎么样了?”

    何梅对田蓉端过来的水看都不看,她也没有坐下,而是很直截了当的追问着,从她的眼神,王志坚看得出这是真心关心女儿的母亲的正常表现。刘德安握着妻子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应该没事,我打电话问过,说是什么未遂,对吧,王队长?”

    “她没事,你们放心好了,现在她就在休息室,一会儿我让人带你们过去。不过,我先有几个问题需要你们回答。”

    知道女儿无恙,何梅总算是镇静许多,她优雅的撩了撩裙角,侧向坐了下来,这个姿态充分的反映出她温柔恬静的性格,刘德安挨着妻子坐下,两个人的手始终紧握在一起,田蓉嘴角微微翘起,这两老人感情很深厚嘛。

    王志坚还没有开口,门“砰”的一下被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西装笔挺的中年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一眼看到刘德安,急促的脚步放缓了一些,不过,他脸上的焦灼却丝毫没有掩饰。

    “爸、妈,小妹怎么样了,受伤了吗,现在在哪家医院?”

    “小涛啊,你妹妹没事,她就在公安局,我们待会儿去看她,你不要着急。”

    冲王志坚歉意的笑笑,何梅给他介绍道。

    “这是我儿子,刘涛,他们兄妹感情比较好,所以他很关心倩倩。”

    点点头,王志坚当然看得出刘涛的关心是真实情感的流露。他指了指另一张椅子,说道。

    “既然你也来了,那正好,我想有些情况你们正好可以帮助我们警方做一个细致的了解,你坐吧。”

    刘涛这才看到办公室还有其他人,他爽快的伸出手握了握,拿出名片递给王志坚和田蓉。

    “你们好,这件事让你们费心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你们尽管说,我们一定配合。”

    名片上的头衔很长一串,几个大公司的老总、经济师等等,看得王志坚眼花缭乱,他把名片放进抽屉,摆手拒绝了刘涛递过来的烟,正了正神色,开始发问,田蓉乖巧的搬过一张椅子,翻开记录本,陪在一旁。

    “刘畅和于倩倩结婚的时候你们没去,这是为什么,你们反对他们结婚吗?”

    对视了一眼,何梅有点犹豫,这关系到女儿的隐.私,她不是很想说。倒是刘涛没顾忌这么多,接过了话头。

    “我们当然反对,刘畅就是靠花言巧语骗了小妹,他看中的就是钱。小妹单纯得很,什么都不懂,被他几句话一说,就来找爸妈说要给刘畅开一家广告公司,要不是我让人调查了一下,差点就上当了。”

    越说刘涛越愤怒,他摸出手机,点开一个记事本递给王志坚,指着上面的几个名字和地址。

    “刘畅和小妹谈恋爱的时候又和这几个女人眉来眼去不干不净的,为了小妹,我还每人打发了几万元钱才让这些女人自愿和刘畅断绝了来往。”

    何梅和刘德安长吁短叹不已,两人也很无奈,当初,他们都和于倩倩谈过这件事,但于倩倩就是一条路走到黑,怎么也不肯回头。王志坚把手机递给田蓉,让她把资料抄下来,回头这些都是需要核实的信息。

    “王队长,我小妹究竟是什么情况,我接到电话说是刘畅想要谋害她,是吗?你们可不能轻饶了那个混账东西!”

    “你们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但是我们需要证据,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工作。”

    其他这一家三口也没有提供是吗有用的情况了,于倩倩结婚之后就没有和他们再联系过,最多是何梅偶尔给女儿打一个电话,于倩倩都是几句话就挂断了,双方的关系的确陷入了冰点。让田蓉陪着他们去看于倩倩,王志坚再一次走进了审讯室,不过,他刚进门,光头就打过来一个电话。

    听光头说完,他把手机放在桌上,坐在刘畅对面,双眼直视着这个年轻男人。

    “你和于倩倩的感情大概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好吧,我们知道,你在追求于倩倩的同时,还有其他几个女人有关系,你是不是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这下刘畅蒙了,他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那会儿我们都年轻,有几个异性朋友很正常,但是我和倩倩确立恋爱关系之后就和那些女人分手了,这些事倩倩都知道的,你可以去问她,我没说假话。”

    “那,这是什么,你告诉我,或者,这就是你想要杀了于倩倩的原因,是不是!”

    点开手机的屏保,王志坚调出一个刚才光头发过来的照片,推到刘畅面前,刘畅一看,彻底傻眼了。

    这是一份人身保险的照片,问题在于,这上面的赔偿金额高达三百万。光头拍摄的照片很清晰,上面被保人一栏是于倩倩,受益人是刘畅的名字。他瞠目结舌、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这不是我买的,真的不是我买的。”

    “呵呵”一笑,王志坚一拍桌子,双手撑在桌面,上身微低,俯视着刘畅。

    “这份保单是我们在你家衣柜一个鞋盒里面找出来的,你藏得很严实嘛。我们已经找保险公司证实过,购买人出示的就是你的身份证,你不会告诉我说你身份证丢了,还在补办,对不对啊!三百万,这个的确是最大的动机了,足够你谋害自己的新婚妻子,而且,这还正好可以报复他们家不愿意拿钱给你开公司、鄙视你、反对你们结婚这一系列的行为,是不是!”

    无论王志坚正面逼问,刘畅一口咬死这份保单不是他买的,他甚至说着可能是于倩倩自己瞒着他购买的,王志坚怒极反笑,收起桌上的东西,他摔门出去。

    “你等着,证据会摆在你眼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