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VENTY-TWO 口供

    更新时间:2015-08-27 22:18:18本章字数:3076字

    最后去审讯张毅的还是光头,王志坚亲自去接待陈凯丽去了,只同意她站在审讯室外面旁观,田蓉尽管很生气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咬着牙哼哼了几声。

    别看只有十四五岁,张毅坐在审讯室里却老神在在,和之前的慌张、惊恐乃至有些羞涩的神色判若两人。

    光头坐在他对面,盯着他,良久,张毅终于把头偏到一边,不再对视。就这样,田蓉隔着单面墙看着都很是惊奇,这种心理素质不算啥,但是出现在这个年纪的孩子身上就不是那么正常了。

    “张毅,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市里中心花园?”

    听到这个问题,男孩终于有些稳不住了,他脸皮抽了抽,眼睛骨碌碌的转着,没有回答。光头沉下脸再次问题,男孩还是保持着沉默。

    “啪”

    光头猛地一拍桌子,他没多少心情在这里耽误时间,他只想快速处理完最后这点手尾,然后去陪陪田蓉。

    局里的处分很重,停职对于一个警察来说几乎预示着末路,特别是马上还得去政治部报道,光头几乎已经看到那深深地大坑诡异的在笑着,在等待着田蓉一步踏进去。

    可是,他只能束手无策。这是纪律部队,犯了错就一定要接受惩罚,他能做的只能是陪在田蓉身边,牵着她的手,给她信心。

    很明显光头的发怒把男孩吓着了,张毅浑身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脱口而出道。

    “就是我策划的这件事,你们处理我好了。”

    “哟嚯”,光头砸吧砸吧嘴唇,摸出一只烟点上,他才不会管对面是不是未成年,能坐在这里,那就不要说什么二手烟的危害了,看守所和监狱更难受呢。

    说完这句话之后,男孩显然放松多了,他居然把带着手铐的两只手摆在桌子上,脑袋趴上去,很有兴致的瞅着光头吐出的一个个的烟圈,是不是他嘬口吹点风过去,让烟圈飘飘摇摇的飞上天花板。

    抽完烟,光头也不多问,推过去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你说是你做的,行,把经过写下来,要详细。”

    留下小警察在里面守着,他推门出来,冲田蓉咧嘴一笑。

    “搞定了,等他写完这个案子就可以写结案报告了。”

    “没那么简单,等他写出来再说吧。”

    田蓉莞尔一笑,摇了摇头,光头这下真的愣了。他狐疑的回头看了看里面,张毅正在埋头写着,书写看起来是很流畅,不像那种需要一边写一边思考的胡编乱造。

    “你看看,不应该吧,如果不是他做的,他能够写得这么顺畅?”

    可是,田蓉还是似笑非笑的摇摇头。只是她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让光头赶紧去一趟休息室,王志坚在那边,她不想过去,看着烦躁。

    “你去看看陈凯丽来了没有,如果那边谈完了就请她过来,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她儿子,她总还是有几句话需要说的吧。”

    好吧,只要女人可以稍微开心一点,别说让光头去休息室看看,就算是让他下楼去绕着办公楼泡跑上十圈都没有问题。而且,田蓉这话是正理,等张毅往看守所一送,陈凯丽想要看到儿子时间就够得等哦。

    双手环抱着,田蓉静静的看着那已经写完第一张纸,正准备翻页的男孩。十五岁,以后她怎么过啊,女人始终是有点多愁善感的,特别是母性大发的时候,那更是不可抑制。

    没几分钟光头带着一阵风就回来了,大气都没喘一口。

    “陈凯丽来了,王队在和她谈话,那女人就哭个不停。哎,摊着这事,哪一个当妈的来都只能是哭了。不过嘛,这还是平时家庭教育有问题,不然孩子怎么会走上歪路。”

    感叹了一会儿国内的教育弊端,里面,张毅收拾好笔,又老老实实的端坐着,光头指了指,说道。

    “我先去看看,然后拿出来你帮我把把关,看看有没有漏洞,没有的话我就让人把他送到看守所去,然后找王队签字,准备把手续递给检察院申请批捕了。”

    这就是正常的办案流程,刑侦大队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每一个案件,只要刑侦大队这边觉得证据链完整了,就会把人送到看守所,同时给家属出具拘留通知书。然后下一步就是报请检察院批捕,检察院那边审核以后,觉得没有问题,就会签发逮捕通知书。

    其实家属拿到逮捕通知书的时候,案件已经整个转交给检察院起诉处,刑侦大队已经是彻底脱离了这个案子,除非是检察院把案件退回来要求补充侦查证据或者干脆来一个证据不足,不予起诉的决议例外。

    很多人以为刑侦大队会一直干涉案件,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这也是社会上一些骗子用这个作为借口到处骗钱的理由。

    骗子一般会这样说:拿二十万来,我给你摆平刑侦大队;或者说,拿20万来,我给你摆平检察院等等。

    准确的说,每一个刑事案件,在刑侦大队停留时间并不长,一般从拘留通知书到逮捕通知书也即是一两周甚至更短。而且,只要逮捕通知书一签发,刑侦大队就算想要把你放了也无能无力了,这个案件的程序已经在检察院起诉处。

    检察院起诉处更不可能撤销案件,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起诉书上把犯罪情节写得轻一些,或者加上一些符合从轻处罚的条件,例如自首、例如检举有功等等。

    检察院还有一个功能,应该说起诉处还有一个功能,起诉书上一般会有建议法院的量刑期限,一般来说,法院那边很少会驳回检察院的建议,除非案情在庭审的时候有重大变化例外,这种情况很稀少。

    所以,对于国内喜欢跑关系的人来说,最重要的环节其实是法院和看守所,检察院有那么一点比较重要的作用,至少在判决之后不能抗诉吧。一旦抗诉,那又是横生枝节,波澜再起。

    “开什么玩笑,张毅他妈没这么厉害吧?”

    田蓉闲聊着,一边看着手里张毅写的口供,光头不以为然,田蓉说得倒是没错,不过一般的人哪里理得清这些程序,否则社会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为了让自己的亲人少坐牢或者不坐牢而上当受骗了。

    张毅的口供还算清晰,他说了和江高文、王新军之间经常在一起玩耍的亲密关系,然后因为缺钱,三个人一起商量策划了这件事。

    为什么选择校车,因为有两三个在市里读书的孩子家里条件很好,他们虽然是钢铁厂的家属,但是父母都是下海比较早,很是挣了一点钱的。

    他们的计划就是勒索个几十万就足够了,再多他们也不敢去想。至于杀死司机,那是因为司机在停车之后看到他们想要转移学生,担心他们对学生下黑手而奋起反抗,王新军无奈之下才杀了他的。

    自始至终,口供里面张毅把他自己摘得很清,田蓉真的忍不住笑了,她递还给光头,捂着嘴笑着。

    “你自己看吧,要是按照他这个口供,估计最多判三年,还得是缓刑,未成年嘛。”

    确实,光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他进去拿起来就出来了。不过田蓉这样说他还奇怪了,这男孩狡诈到这个程度,那真的是犯罪天才了。

    毕竟,最初的时候,他可是第一个听了解到张毅是主谋的人,奶奶个熊的,一转眼之间却来了个从犯,还是啥都没干的从犯,他有些怒气。

    只是,越看,光头的怒气越升越高,他都想一把撕了这破玩意。

    “他妈的,这是提前咨询过律师吧,我怎么觉得这孩子写的口供太严谨了一点。”

    田蓉也是这个感觉,这简直称得上是标准版的口供了,一板一眼的除了和刑侦大队打印的格式有点区别,其实直接拿过来塞进卷宗都是可以的。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不过,光头摸了摸头皮,说道。

    “猜测是不行的,我们做警察的,需要的就是证据。没有证据的话,一切都是妄想。”

    这是,走廊尽头有个女警在朝着这边不停的招手,还在轻声喊道。

    “田蓉,过来,过来这里。”

    恰好,王志坚也给光头打过来电话,田蓉挥手让那边女警稍等一下,她还想听一听王志坚想说什么呢。

    光头接着电话只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然后对田蓉说道。

    “王队问我审讯完了没有,证据确实的话他就带陈凯丽过来和张毅见一面,当然,只是简单的见一个面,你知道的。”

    “行,我马上回来,等陈凯丽回来你让她不忙走,我有话和她说。”

    光头点了点头,也不管田蓉想和陈凯丽说什么,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不外乎就是一些孩子以后的教育嘛,田蓉以前也这样做过,特别是抓住未成年人犯案的时候,她一般都会这样做。

    对光头来说,这件事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后面转交给检察院的手续问题就是下面的菜鸟警察去跑腿了,他开始琢磨晚上到什么地方吃饭,是不是得提前订一个位置,最好是有一些浪漫情调的地方,例如西餐厅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