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VENTY-THREE 水落

    更新时间:2015-08-28 22:21:27本章字数:3093字

    田蓉速度很快,她只和女警寥寥几句之后就小跑着回到这边,不过,陈凯丽还没有过来。想了想,田蓉干脆往休息室走去,她虽然不想见到王志坚,但是不等于不能见面。

    没走几步,过道拐角处转过来三个人,王志坚陪着陈凯丽,光头落在后面一点。他们还在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陈凯丽手里捏着一张纸巾,不时擦一擦眼泪,儿子出这种事,她必然是悲伤欲绝。

    默默的站在一侧,双方距离本就不远,田蓉已经听得清楚王志坚在说些什么了。

    “你也不要太伤心,张毅接受了这一次的教训对他以后做人有很大帮助,你现在要做的是是配合我们的工作去劝导劝导张毅,让他不要有抵触心理,对警察要讲实话……”

    这些都是套话,田蓉嘴角撇了撇,不过也怪不得王志坚,就算田蓉自己以前和一些嫌疑人家属谈话的时候不也是说的这之类的言语,总不能对别人说:你儿子该死,麻痹额,才判刑20年,要是判死刑多好。

    陈凯丽看来是接受了王志坚的劝解,她不停的点着头,嘴里答应着。

    “我会给他好好说的,王队长,谢谢你的提醒。”

    王志坚甚至没注意到田蓉就在走廊里站着,他的心思在和陈凯丽的交流上,光头倒是冲田蓉努努嘴,做了一个口型,问她不是要找陈凯丽嘛,为什么看到人反而不吭声。

    田蓉的不耐烦的扫了王志坚一眼,光头一下明白了,笑着点点头。

    跟在三个人后面,一直来到审讯室外面,田蓉在几步之外靠在墙上,双脚交叉,双臂环抱一副闲散的模样,这会儿王志坚发现了她,可又不能让她走不是,只能是瞪了一眼了事。

    “光头,把张毅带出来,手续办完了吧?”

    “办完了,等他们见了面就送看守所。”

    一边回答着王志坚的问话,光头一边打开审讯室的门向里面招招手,那小警察赶紧带着张毅走了出来。看到陈凯丽,张毅明显愣了楞,然后把头偏到一边,这倒是不奇怪,毕竟年龄只有那么大,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做了错事之后看到父母一般都会选择逃避,从眼神到行为的全方面的逃避。

    陈凯丽的情绪就激动多了,一把扑上去,抓紧张毅戴着手铐的手腕,眼泪一下就滚落出来,张毅却是无所谓的东看看西看看,然后口气很冲的说道。

    “你过来干什么?来看我出洋相,走吧、走吧。”

    陈凯丽肯定是没想到这出悲情剧会忽然变成狗血剧,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儿子交流似的,只是拉着他的手腕哭泣着。

    王志坚看了光头一眼,示意他退开一步,他自己也往后退了退,这又不是同案犯,不存在担心串供的问题,他也由得着母子俩哆嗦上几分钟。

    颠三倒四的交代着,王志坚催了好几次,陈凯丽终于依依不舍额松开手,转身跟着王志坚准备出去。

    “陈凯丽,我想和你谈一谈,耽误你几分钟不介意吧?”

    “没事,没事,有话你说就行了。”

    陈凯丽态度很好,这让王志坚都有点不好意思,他再次瞪了田蓉一眼,这是明显找麻烦的节奏嘛,难道他还会不懂似的。有这个必要吗,你说,人家作为家长已经很配合了,在陈凯丽带过来的两个笔记本上,王志坚甚至发现了张毅摘抄的炸药的配置方法。

    “要不这样,让张毅在这里等一等,我们进去说,说完出来你还可以和张毅聊聊。”

    这个交换条件让陈凯丽很欣喜,她怎么舍得离开自己唯一的儿子,哪怕是多聊十分钟,不,五分钟也行,总比现在转身离开的好得多。

    田蓉推开审讯室的门,很有礼貌的让陈凯丽先进,然后她冲外面两个男人皱了皱鼻子,笑嘻嘻的转身反手掩上门。

    “那啥,王队,要不我们先回办公室?”

    看着被气得想吹胡子的队长,光头很懂眼色的提出了一个建议,王志坚一跺脚,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他觉得田蓉这样搞有些出格了。

    “回去干啥,在这等着,我倒要看看她一天到晚弄些什么。”

    王志坚都在心里琢磨等田蓉出来是不是亲自把她押回去,政治部的人看到她另生枝节,你说这人啊,老老实实一点不好吗,非得搞三搞四的。

    ……

    审讯室里,陈凯丽有点别扭,因为田蓉只是微笑着盯着她,却半天不说话。

    “田警官,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待会儿还得回去给张毅准备一些衣服送到看守所去。”

    “我以为你是你有话对我说呢?”

    田蓉的回答太奇怪了,陈凯丽眉头一皱,看架势是想要发火了。只是这审讯室的氛围实在是比较阴沉一些,让人很是压抑,她的火却是发不出来。

    “田警官,你要是没花说我就走了,我事情很多,没时间在这里陪着你捉迷藏。”

    稍稍加重了一点语气,陈凯丽站了起来,她不想得罪田蓉,但也不想任人戏弄。的确,要不是这是审讯室、要不是田蓉是警察,谁要在外面这样捉弄人,恐怕双方早就开始吵架了。

    屈指轻轻的敲着桌子,田蓉抬了抬眼皮,甩出来一句话,陈凯丽脸色一下就变了。

    “江高文和王新军死了,你又打算到哪里去找一个两个小 情 人 呢?”

    身体摇晃了一下,陈凯丽咬着嘴唇转头盯着田蓉,她不知道田蓉这句话是试探还是什么,吸了一口气,她装作没听见。

    “那我先走了啊,田警官,以后再见。”

    “再见你麻痹,老娘没让你走你敢走吗,给老娘坐下。”

    猛地一拍桌子,田蓉忽然怒喝一声,这倒是把陈凯丽吓了一大跳。她迟疑饿了一下,果然是不敢再往前走,虽然那门距离自己不过五步。

    审讯室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外面,王志坚和光头诧异了一下,同时抢步过来,隔着玻璃墙看着里面,光头随手在墙上一按,打开了传声器,里面的声音一下清晰了。

    “其实,张毅是帮你背黑锅,对吧,你瞒得过其他人,瞒不过我,陈凯丽。”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田警官,你不要你信口开河的诬陷人啊……”

    这话不禁吓住了陈凯丽,也吓住了王志坚和光头,如果田蓉在面前,光头都想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看看她是不是想得太多发烧了。

    “呵呵,你不承认没关系,现在听我说。”

    田蓉无趣的摇了摇头,人呐,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不过没关系,今天她还有时间,也有兴致陪着陈凯丽玩一玩。不过在说之前她还先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走到门边伸了一个脑袋出去轻轻的对光头说道。

    “光头,你处理一下张毅那边,让他们先等着,不要忙着去看守所。”

    ……

    “你不知道吧,陈凯丽,我们在江高文家里找到了你和他的亲密照片,我只是没想到,照片上居然不止江高文和你两个人,而是加上王新军三个人,你口味很重嘛。”

    其实,在调度室里,田蓉审讯江高文的时候就得到了一部分答案,最后她让那女警抓紧时间去了江高文家里,找到的东西足够说明问题。

    扔了几张照片在桌子上,陈凯丽自己一看都红了脸,那是她和江高文、王新军三个人在床上的照片,着实狂野得有点骇人的。

    陈凯丽脸色急剧变化着,虽然是有些苍白,但她却依然紧咬着没松口的。

    “他们是我 情 人 ,我和他们是有关系,那又怎么样,我又没有参加绑架。”

    “你知不知道,张毅告诉了我,他去中心花园就是你让他去的。”

    王志坚和光头你盯着我,我看着你,有这事?光头低头翻开手里的张毅的那份口供,快速的搜索饿了一遍,惊讶的摇了摇头,田蓉是在诈唬陈凯丽,他明白了。

    “陈凯丽,你以为张毅真的去看守所了吗,呵呵,我让人陪着他在休息室,你们正好可以换一个位置,怎么,是不是需要我让他过来和你对质啊?”

    虽然是诈唬,但明显很有效果。照片加上自己儿子的口供,陈凯丽的身体一晃,差点没坐稳,她呆滞了两分钟,忽然往桌上一扑,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我只是想要弄点钱,我没想让他们杀死司机的,我真的没有让他们杀死司机……”

    趁着陈凯丽在那里抽泣,田蓉骄傲的抬着头走出来,愣是没看王志坚一眼。

    “王队长,剩下的是你的事了,对不住了,我要下班了,光头,走,我们吃饭去。”

    事情不复杂,随着孩子长大,陈凯丽的感情生活愈加匮乏,不知怎么回事,一来二去的,她居然和江高文搅到了一起。对于江高文这些小混混来说,一个虽然年龄大一些,但是有收入、风韵犹存的妇人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后来,为了寻求更大的 刺 激,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王新军本就和江高文好得穿一条裤子,有了好事自然是要分享的。

    对于陈凯丽来说,她就像吸 毒 上 瘾 一样,管你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只要生理上可以享受到无比的 满 足,其他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