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VENTY-FIVE 争风

    更新时间:2015-08-30 22:11:24本章字数:3111字

    母子俩的见面是短暂而伤感的,不过这是陈凯丽咎由自取,怪不得谁,任凭她怎么哭泣流泪,旁边的警察也毫不迟疑的推着她走向电梯,楼下,有警车在等着把她送往看守所。

    案子总算是告一段落,王志坚松了口气,他一回头,光头正在他身后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挥了挥手,并没有大功告成的喜悦。

    “去吧,去吧,明天给你放一天假。”

    我其实只想要个梨,没想到你给了我一个西瓜,意外得到一天假期的光头笑得合不拢嘴了,他本来只是想问问可不可以现在下班的。

    脚步轻快,哼着小调,和他擦肩而过的警察都会奇怪的看她一眼,不过光头肯定是不会在意的,他要马上去找田蓉,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田蓉在夜店,已经是喝得醉醺醺的了,光头打了几次电话都没听见,把这光头又气又恼的,还得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光头气得一跺脚,奶奶个熊的,不就是找一个人嘛,老子是刑侦大队的,你真当这是浪得虚名不是。

    调转车头,光头一脚油门轰下去,他本来就是从局里出来没多远就靠边停下在打电话,距离很近,这没要几分钟就冲回了公安局,把车直接往办公大楼楼下一停,车门都没关,没有哪个贼有这么大胆进来偷窃的,光头放心得很。

    几步跑上楼,他都不兴去等电梯,那慢吞吞的玩意还没有他长腿长脚的从楼梯跑得快,进了刑侦大队的技术室,光头急得不行。

    “那啥,你,你,赶紧给我定位田蓉的手机,快点啊。”

    定位一个开了机的手机对刑侦大队来说不具备难度,现代的技术甚至可以精确到五十米之内,很快,光头就推门一边跑出去一边喊着。

    “位置发到我手机上,赶紧。”

    市中心步行街附近是安西夜店最多的地方,光头收到的短信显示田蓉就在这一片,他一圈还没有晃完,就看到田蓉的车停在一家夜店门口。

    田蓉私家车还老老实实的停在停车位里,光头的是警车,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一下堵在田蓉的车尾后面,这是光头聪明,万一田蓉是车停在这里,人却去了其他夜店呢,他进去田蓉出来,两人岂不是刚刚错过。

    他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那是脑残或者国产剧才干得出来的事情。

    夜店的保安先是狠狠的瞪过来,然后光头双眼一鼓,麻痹的,你这是想关门还是想挨打啊,那保安一眼看到那白底车牌,脸色一变,转头看着其他方向,就当自己没看见。

    光头一乐,尼玛的,欺软怕硬嘛这是。不过他也没心情来逗这保安玩,大大咧咧的指了指自己的车,光头说道。

    “你,给我把车守好了,哪怕挂了一条线老子就当是你干的,你麻烦就大了,知道吧!”

    那保安倒是不愿意来着,万一他一走眼,那个小屁孩拿个小刀把车的漆划伤了怎么办,这种事现在常有,那些熊孩子啊,根本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扯 蛋。

    可是,你也得让他有胆量拒绝吧,嘴角蠕动了好几下,光头再次一眼扫来,那保安只能是憋屈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警车面前。尼玛的,惹不起老子不惹,老子就站在这辆车面前,今晚上老子就不挪位了,看哪个熊孩子有那么野 性。

    保安的诸多想法对光头来说那就不是个事,他根本就没往那个方向去琢磨,也没那心情。推开门,人还没进去,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就传了出来,震得他耳膜生生作痛。

    皱了皱眉,光头眯缝了眼,外面路灯敞亮的,进来却是一片昏暗,只得几盏射灯在空中旋转着,时不时的七彩镭射光线闪烁穿过,他不眯一眯眼还真的看不清晰。

    进门是一个大厅,舞台在大厅中间,周围是座椅,还有几根立柱。楼上是一个环形走廊,说是走廊,其实也摆放了很多座椅,都是贴着外壁这边放着的,方便人坐在那里就可以看到下面的舞台。

    这种地方光头当然不是第一次来,不说办案,只是几个人平时休闲也没少来,不是菜鸟。

    没搭理站在门口的啤酒小姐,他迈步向里面走去,田蓉应该不会上楼,虽然没有什么规定,但一般情况下,二楼被人默认为情侣座。这里不是歌厅,当然也不会有包间,最多是二楼的卡座之间搞了一些隔断,方便一些情不自禁的情侣或者有其他想法的男人和女人办事。

    果然,在一根立柱后面,光头一眼就看到了田蓉,他的火一下就蹭蹭的往外冒,如果眼光可以杀人,估计他早就激光四射,死伤遍地了。

    田蓉的长发很随意的盘起一个发髻扎在脑后,一件男士衬衣只能遮住大腿,一条热裤到腿根,胸口的那一粒纽扣松开,一抹白皙柔软时不时的闪现在她身边那个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人眼里,那男人的口水忍不住的吞咽得咕咕的响。

    李默郎觉得今天自己的运气真的太好了一点,他本来是来接一个业务的,等的人还没有来,却先看到了自己卡座旁边的这个单身女人。

    不得不说,这女人深深地吸引了李默郎,慵懒而漫不经心的气质,浴后的清香和细腻的肌肤,胸前的高挺和圆润的曲折,他恨不得一把把她抱到怀里。

    女人很好打交道,对他的找个借口坐下来不仅没有拒绝,反而娇笑着就点头答应了。李默郎本身口才就好,几个段子出来,笑得女人花枝乱颤,偶尔的弯腰让那胸前的雪白更加的动人,李默郎第一次觉得自己难以克制了都。

    只是,他好几次伸手过去想要搂住女人的腰,却被女人随手一巴掌就拍开了,不管他从那个角度都是这个结果,李默郎都忍不住问道。

    “你会功夫?”

    “我是跆拳道黑带哦。”

    女人的回答带着浓浓的笑意,还真的让李默郎摸不着头脑了,他甚至没法辨别这女人是说的真话还是假话,这在李默郎自己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让搂也行,李默郎压制住内心的急切,招手要来两瓶酒,对付女人嘛,李默郎有的是办法,多少良家妇女、多少坚贞得让男人望而却步的女人不都拜倒在他的 胯 下 嘛,小意思饿了,一会儿就搞定饿了,他有这个信心。

    女人对他的劝酒还真的没拒绝,没一会儿,一瓶酒的一大半就被女人爽朗的喝了下去,看着那女人满脸的嫣红,映衬着雪白的脖子,李默郎端起酒杯和女人一碰,几滴酒浪出去洒在女人的胸前。

    “来,我帮你擦擦。”

    带着 欲 望 ,李默郎的手伸向女人前胸的柔软处,女人咯咯笑着,这一次却是有些无力了,她虽然举起了手,却被李默郎的另一只手一下格挡在外面。

    然后,一股大力一下降临在脖子上,李默郎痛得喊都不喊出来就整个人被从椅子上拖了出去,狠狠的被扔到地上。

    女人笑嘻嘻的看着这个场面,她招了招手。

    “我还说你要是今晚不来找我,我就不理睬你了。”

    这个时候的田蓉才最像一个完整的女人,光头一肚子的气都生不出来,值得掉头发泄到李默郎身上。

    拖了一张椅子塞在 屁 股 下面,光头慢条斯理的坐下,端起田蓉面前的酒杯一口饮尽,然后伸出一只脚踩在李默郎身上,笑道。

    “杂碎,身份证摸出来。”

    李默郎总算是从疼痛中缓过气来,刚才后背撞在地上太重了一点,好悬没让他一口气接不上来,睁大眼睛,他看清楚了光头的相貌,一颗心开始往下沉,他认识光头。

    “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咦,光头愣了一下,咧嘴一笑,有意思,这混蛋居然认识自己。不再问了,他伸手在李默郎身上东摸西摸的,看得围观的人一阵恶寒,这尼玛是玩腐嘛,也太怪异了一点吧。

    其实这边刚开始闹,吧台就开始呼叫几个保安,夜店这种事常有,这个时候就是保安们大发神威的时候。外面守车的那个保安也没有办法,可不是警察给他发工资,要是不进来,第二天老板肯定直接端一盘鱿鱼给他的。

    所以他随手拉过一个啤酒小姐,让她顶替自己站到警车面前,自己则是几步抢了进来,然后他就一呆,马上开始往后缩,不过这家伙还算义气,还知道拉住其他的同伴。

    “这尼玛是警察,我们别去,真要打起来了我们通知派出所来解决,不要当了傻 逼 。”

    正是因为有这个聪明的保安,光头反而少了很多事,虽然他做好了应付保安的准备,不过多一事显然不如少一事,哪怕他不知道为什么保安们比围观的客人还要站得远,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李默郎,安西市安晴婚姻咨询事务所,呵呵,原来是传说中的私人侦探啊。”

    手里捏着一张名片,光头一字一顿的读着,他太清楚这里面的内幕了。真正的婚介所,名字必然是婚姻介绍所,有介绍两个字在里面。而那些打着婚姻咨询事务所的,就是干着跟踪监视、帮人拍摄出 轨 ,二奶之类的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