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FIVE 车祸

    更新时间:2015-06-09 17:09:08本章字数:3106字

    刚回到刑侦大队,王志坚就接到医院的电话,田蓉终于醒了过来。这是他这两天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虽然医生还是说田蓉非常虚弱,不过好歹是渡过了危险期。

    立刻安排光头去医院,他把刘德安叫到办公室,老头正因为交易失败而惴惴不安,担心是不是惹怒了绑匪,这要是导致对方撕票他可就后悔莫及了,二百多万,对于他来说拿出去不伤筋动骨的,只当是儿子花了点零用钱。

    照片往他面前一推,王志坚盯着他问道。

    “这个小男孩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顺便看看刘德安是不是有什么隐瞒,却没想到照片才一拿出来老头的反应就那样的剧烈。老头哆嗦了几下,发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上的孩子,就差来上几滴眼泪配合配合,有点伤感的背景音乐也许会更加煽情。

    “我不认识,好像是霍华江的一个什么侄子,对了,这孩子现在在哪里?”

    这巨大的反差让王志坚又吐血的出动,你妹的,你不认识还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干啥,真以为老子是傻逼!他还算控制得很,只是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手指头点了点照片,依旧盯着这老东西。

    “刘董事长,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只不过,现在我们唯一掌握的线索就是这张照片,这可是关系到你儿子的安危,你自己考虑清楚,一会儿我进来我们再谈谈。”

    走出办公室,他一下捏紧了拳头,这孩子看来不是刘德安的第二个儿子就是他的孙子,只是,霍华江是要带他去哪里呢?这个疑问最初光头问过小男孩,可是小男孩也很茫然,他是被霍华江悄悄弄上大巴的,上车就躲在角落里睡大觉,连司机都没有发现。

    线索越来越多,尽管也可以面前串联起来,但始终找不出那根隐藏的主线,王志坚有点兴奋,他喜欢这种有难度的挑战,虽然结局不一定美好,但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破解犯罪嫌疑人的谜团让他可以全身心的投入。

    “王队,你过来一下。”

    技术室的门打开,一个脑袋伸出来猛喊一声。

    “银行的监控视频拿过来了,我们找到了提取刘涛开具的那张五十万现金支票的人了。”

    视频上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霍华江,还有一个是年轻妇女。看得出,霍华江是到银行才把支票拿出来的,然后他递给那个女人,女人接过去看了看,毫不犹豫的扔回给他。

    是的,这个女人用的是一个扔的动作,虽然听不见声音,但两个人的神态明显是霍华江在解释什么、而那个女人态度很激烈。最后,那女人几乎是咆哮着走出了银行,霍华江在原地站了几分钟,把支票递进柜台不知在说什么,最后也离开了。

    “找一个最清晰的角度把这女人照片打印出来,立刻送到我办公室。”

    既然是刘涛开的支票,从这女人的年龄来看也不会是什么小三之类的角色,那要说起对公司人员的熟悉,恐怕就该是刘德安了,王志坚一边走着,一边随意的拉住一个抱着文件跑得飞快的菜鸟警察问道。

    “那小男孩呢,去哪里了?”

    这些事,光头一定是让这几个菜鸟中的一个去做的。果然,菜鸟警察愣了愣,连忙回答道。

    “送到我们的宾馆去了,有一个师姐守着的,需要我去通知她带过来吗?”

    当然不用,王志坚摇摇头,他只是随口问问,免得自己总是想着这件事就行了。他还在推自己办公室的门,技术室的人已经赶上了他,几张各个角度的照片递到他手里。

    “这是谁,刘董事长?”

    “这个啊,嗯,是刘涛以前司机的老婆,后来司机出车祸死了,听说是回老家去了,对了她老家好像是临清市的,具体哪里我不太清楚,这是刘涛招聘来的,你们找她干什么?”

    没回答这个问题,王志坚笑了笑把这老头打发到休息室,这里他要办公,来往信息太多,闲杂人等还是不要旁听的好,提起电话,他拨给了光头。

    “你从医院出来没有,田蓉没问题吧?那行,刘涛有一个司机,应该一个多月最多两个月前出车祸死亡了,你去查一查情况,还有,司机老婆的照片我让技术室发到你手机上,找到这个人,她和那张现金支票有关。”

    要查一个有记录的人那就很快了,也就半个小时,光头打回来电话,不过这时候王志坚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他还是想去看看田蓉,之前一直没去,他是害怕自己面对那个最坏的结果,那会让他有些无法承受。

    “基本信息我发给你,王队,我现在在她家门口,家里没人,我询问过邻居,没人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不过,倒是有邻居说,长得很像刘涛的人前两天来过,我估算了一下时间,应该是在刘涛失踪前。”

    陶佳,二十八岁,职业很特殊,自己开的肉店,请了一两个帮手。她老公给刘涛做司机大概有六、七年了,两个月前载着刘涛回公司的路上遭遇了一辆逆行的砂石车。为了保护雇主,他在最后一刻拼命的拉了一把方向,把自己这一面对着砂石车的车头撞了上去,当场死亡。

    对一个家庭来说,这无异于天崩地裂,但对于一个城市,这不是一件大事。而且,刘涛的车保险这些必然是齐备的,加上对方的全责,交警队处理起来也很迅速。

    “王队,你的意思是陶佳涉嫌绑架,不会吧,我调取了交警队事故处理通知书和结论书,砂石车那边的老板都赔了她一百多万们,刘涛的公司也给了抚恤金,应该不至于吧。”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把事故发生的具体地点告诉我,然后去那里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这条路还比较僻静,王志坚都绕了一圈才找到。把车停在路边,他下来仔细的看着,光头从路的另一端走了过来,看来他是先到并且已经勘查过现场环境。

    他手里的就是事故的处理通知单和处理结果书,王志坚仔细的翻阅了一遍,来来回回慢步认真的打量着。

    “王队,我发现这个处理结论有点蹊跷了,你看那边……”

    这条路虽然僻静,但是很宽敞,而且在中间还有一个隔离栏杆分开双向行驶的车辆。这种情况下要逆行除非是才考到驾照的女司机,还得是百里挑一那种奇葩才行。

    不怪胖子多疑,王志坚放开手里的全套事故资料,他也发现了——缺少几张现场勘查照片。有意思,他笑了笑,问道。

    “你难道没问交警队他们出现场不拍照吗?当时处理这起事故的交警呢,找到本人没有?”

    奇怪就在这里。光头那么老手了,这些简单的错误才不会犯呢,他也笑得意味深长。

    “这是从档案室拿出来的,据说所有的资料全部都在里面。没有照片的原因里面也写了,那是交警到了现场才发现,匆忙之中忘记了拿相机。至于那个交警,嘿嘿,在处理完这起事故半个月之后办理了辞职手续,举家迁移离开了安西市,下落不明。”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几乎已经可以猜出来其中的内幕,不过嘛,缺乏争证据支持的话,猜测最终只能是想象。

    “我先去医院看看田蓉,然后回去追查这个交警,我会安排人来走访一下这里附近的住户,看看有没有亲眼看到过事故现场。你继续去寻找陶佳,一定要找到她,你叫上辖区民警和街道办事处的同志一起入户搜查一下,不要忘记拍照啊。”

    淡淡的开了一句玩笑,王志坚驱车赶往医院。

    站在重症病房外面,王志坚看着躺在床上从他眨眨眼睛的女孩,心里百感交集。医生检查完毕,推门出来给他打了一个招呼。

    “王队长来了啊,她基本没有危险了,我们正准备把她转移到普通病房去,你现在可以进去,只是说话时间别太长,让她多休息。”

    “感觉怎么样了?”

    坐在病床旁边,王志坚轻轻地按了按女孩那略显苍白的手背,田蓉想笑,却一下动作过多,扯到了胸口的伤处,龇牙咧嘴的嘘着气。

    “行了,你不要乱动,争取早点恢复。我也不耽误了,事情多,你知道的。”

    田蓉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言不发,躺着难受都不说,最烦的就是没人陪着聊天,女孩真的感觉非常无聊。

    俯身在女孩额角吻了吻,王志坚也想陪陪她,但是时间不等人,没办法。

    “自己休息,我忙完晚上有时间再过来。”

    他没想过和女孩谈谈案子上的事,女孩也没问。走在医院的走廊里,盯着墙壁上那个大大的“静”字,王志坚想起以前和田蓉一起看电视的时候,看到某些剧情很好玩,例如有队友受伤了,有人去看望,那伤者忍着痛第一句话就是:案子怎么样了,你们不要管我,赶紧抓罪犯去。

    每次看到类似这种场面的时候,田蓉就会笑得东倒西歪的。本来就是嘛,警察也是人,受伤了难道不是调息修养最为重要,还挂念着工作,那是违背人伦道德的做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