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SIX 突袭

    更新时间:2015-06-11 22:01:38本章字数:3078字

    处理刘涛那起车祸事故现场的交警还真的找不到了。

    王志坚联系了据说他去往懒得那个城市的警察,在他们的协助下做了一遍梳理,结果就四个字:查无此人。这边户口迁移的档案居然也失踪了,这让他心里怀疑更深,车祸现场也许和处理报告上差别很大。

    不过还好,光头那边在陶佳的家里找到一点线索,他找到了陶佳父母的住址,距离陶佳自己的家也就两个街区,光头已经赶过去了。

    这边,第一次交易失败之后,绑匪没有继续发来邮件或者打电话。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技术室现在对刘涛一家所有的电子设备全面监控,力图不漏掉任何一条信息。

    刘德安是坐卧不宁了,他无法想象失去刘涛之后的老年生活该怎么办,难道就和何梅相依为命,死在病床上都没有一个送终的人吗……

    所以,几乎每半个小时,他就会给王志坚打来电话询问最新进展,王志坚只能是苦笑着一次又一次的安慰着他。不过很明显,刘德安的情绪影响到了他,他也有些焦躁,警察不害怕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他们害怕的是根本不知道犯规嫌疑人在哪里!

    问了问那个叫霍真的小男孩在哪里,王志坚下楼往市局的宾馆走去。通常,在没有确定证据之前或者夜班时间抓到的重要嫌疑人,刑侦大队会把他们带到宾馆的某个房间,一来方便大家休息,二来也可以换班对嫌疑人不断的施加压力,找到突破口。

    宾馆最顶层有两个房间是安装了结实的防护栏,而且还和一般的防护栏不一样,这里是直接用拇指粗细的钢条把窗户封死的,免得某些嫌疑人畏罪自杀。

    “你为什么会在这张照片里,不要撒谎,这后面写得很清楚,拍照的时候你五岁了,五岁的记忆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我告诉你一个事实,如果你不帮助每位找到你的亲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把你送到儿童福利院,警局不是慈善机构,我们没法照顾一个孩子的。”

    看着这个老成的男孩,王志坚想了想,平铺直叙的把事情继续发展下去的结果告诉了他,对某些孩子而言,也许事情的真相才是唯一能够打动他们的关键。

    小男孩怔怔的看着王志坚,忽然说道。

    “我也不知道谁是我爸爸,但是我就是五岁那年被霍叔叔接过去照顾着的,其他也没有人来看我。霍叔叔对我非常好,什么都依着我,除了我问我爸爸妈妈的时候,他总是说不到时间,到时间了自然会告诉我。”

    做DNA检验需要得到当事人的许可,而且无论是刘涛何时刘德安都不是犯罪嫌疑人,警方没有条件取到血样,更不用说刘涛现在还被绑架中。

    王志坚也沉默了,麻痹的,把这孩子扔到福利院警方当然轻松,但是他于心不忍啊。得,等找到刘涛再来做决定吧,暂时先让他住在这里。出了门,叮嘱门口的警卫要盯着霍真,不要让他肚子出去,以免出现任何不可控因素,那就是警方的责任了。

    下了楼,他接到光头的电话。

    “王队,我和陶佳的父母谈了,她几天之前来了一趟,据她母亲说感觉到她情绪很不正常,说了一些就像在交待后事的话。而且,她拿走了他们老房子的钥匙,在开发区的城乡结合部。”

    “我马上过去,你不要擅自进入,先远距离监视,我会呼叫特警队做好支援。”

    立刻,王志坚敏锐的感觉到事情的蹊跷,只是,这陶佳是一个女人,一个普通妇女,真的干得出绑架的事来!而且,霍华江为什么要逃离,而且还不惜和警方血拼,他明知一旦动枪那肯定是死路一条的!

    这两个人反复在他脑子里回旋,只是现在来不及多想,先赶过去再说,毕竟,陶佳的丈夫是为了刘涛而死,动机倒是有了。

    在一个路口,王志坚一下晃到路边的两个身影,他放慢车速看了看,于倩倩和赫美丽正坐在路边的一个花坛上,于倩倩依旧是愁容满面,赫美丽在说着话,估计是在劝解开导她吧。

    于是,他又叹了一口气,这个可怜的女孩啊。到现在,王志坚是相信了于倩倩的梦游症,虽然没有明确的医生开具的证明,也许,这个病症将会把这个女孩折磨得不成人样,可是,他也只能是在一旁看着,甚或在不久的将来彻底忘记这件事。

    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直觉失效,他啊一直认为这两件事之间有神秘的联系,但现在的证据看来,刘涛遭遇的也许仅仅是单纯的绑架。

    李大头的案子上面直接定了调子:不对外做任何的情况简报。消息是完全被压制下来,倒是没给他钉上袭警的罪名,不过估计那个叫高虹的女孩不会轻易罢手,反正王志坚是听说了,何晓燕的连锁超市这两天正在经历各种麻烦,卫生、工商、税务、消防可谓是轮番登场,她的日子也不好过。

    想着这些杂事,车子已经进了开发区的大道。在大道的尽头这条路会忽然狭窄一大半,而且也会从平整的水泥路面变成坑坑洼洼的失修的泊油路,顺着泊油路进去几公里就是城乡结合部了。

    他颠簸了没多远,就看到光头的车停在路边,人正蹲在车后抽着烟。

    “情况怎么样?”

    “我来回经过了两次,速度放得很慢,在她家二楼窗口看到有人影闪过,估计在家里,因为她父母说老宅这边绝对是没有其他人租住的。她家的老宅是孤零零的一栋两层建筑,围墙大概有2米左右,我不好停留,所以只能在这边等着你。”

    光头的处理方法是正确的,王志坚点点头,幸好他让特警队的车在开发区待命,要是一股脑全部过来了,人家在楼上远远的就看到了,情急之下做出撕票的行为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样,我进去,十分钟之后没出来的话你和特警队立刻强突,没有时间拖下去了。”

    王志坚很快定了方案,他也是无奈,时间充裕还好,可以找到陶佳的熟人去敲开门做思想工作什么的,这前提是刘涛的确是她绑架的。但是现在越是拖延,刘涛存活的机率越小,他只能是冒险一试了。

    为了给光头和特警队留出时间做准备,王志坚选择的步行,他也需要时间观察一下环境。

    其实这就是一条类似于乡镇的小街道,陶佳的房子在进入街口的地方,如同光头所说,距离她家最近的第二栋民居也在百米开外。

    门口有两根电线杆,门上贴着两张门神的年画,已经掉落一多半。两层的小楼离外面的围墙有一两米的距离,这也是郊区建房的习惯,因为宅基地面积够大,都喜欢给自己整出一个小院子,才足够方便嘛。

    院子里有狗叫从声音听得出就是一般的土狗,王志坚靠在围墙上,安静的倾听了一小会儿。从楼上往下望只能看到街道,他紧贴围墙反而成了视线的死角,短时间内不需要担心。

    光头说的二楼的人影他没有发现,至少在他走过来的途中没有看见。现在他需要的是抓紧时间,如果楼上有人在观察外面,时间稍长一点一定可以发现刚才走过来的他没有出现在街口,这就泄露行踪了。

    干脆紧靠着围墙往后面绕去,原来打算的敲门王志坚还是否定了,毕竟还没有看到刘涛的影子,谁心里都没底。

    围墙后面就没有路了,是一片菜地,小心翼翼的踩在土埂上,王志坚找了一个接近于楼上视觉盲点的侧后方的位置,捡起一块土疙瘩扔进围墙。

    “啪嗒”

    等了两三分钟,里面没有异动,王志坚后退了几步,一个前冲跳起,一只脚在围墙上用力一蹬,人再次拔高半米,双手紧紧的抓住围墙顶端。

    尼玛,他心里大骂,围墙顶上插着七零八落的碎玻璃片,他一直离墙太近,碎玻璃渣又小,所以没有能够提前发现,这一下抓上去双手掌心顿时血淋淋的锥心的痛。

    没法忍了,越忍玻璃渣嵌进掌心越深,一咬牙,他双手用力一拉,一个引体向上把上半身拉上了围墙。

    半蹲在围墙上,他选的这个位置的确不错,恰好是二层小楼的对角线的一个顶点。从兜里摸出一包纸巾把双手胡乱的缠了一下,看准下面一块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跳吧。

    双脚沾地的瞬间,他一个前滚翻消去了落地的声音,人顺势冲到了底楼的一个拐角处,枪也拔了出来,半蹲在那里。

    正门的土狗还在叫着,有一声没一声的,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他没朝前面去,土狗也是狗,现在最重要的是在隐蔽的状态下摸清楚里面的情况。

    一搂正中间是堂屋,这是安西人几百年的习俗。堂屋里面有两扇门通往左右的厢房,王志坚猫腰走着,每经过一个房间他都会悄悄的看上几眼,里面当然没有人。

    终于,在快要走完整栋小楼的长度时,他找到了一扇后门,或者叫侧门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