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SEVEN 疯狂

    更新时间:2015-06-12 18:31:47本章字数:3114字

    他先从门缝偷窥了一下,没人。里面是厨房,现在肯定不是做饭的时间,们是虚掩的,他一拉就开。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久没上油,门轴有点“嘎吱”作响,吓了王志坚一跳。

    静默了两三分钟,没人听到声音过来查看,他开始迈步。

    脚步很灵巧,他小心的避开房间里的一些盆子、桶什么的,迅速上到二楼。这里就两层,底楼没人那一定在二楼,哪怕刘涛不在陶佳也应该在,他更加谨慎。

    二楼以楼梯的位置分成左右两边,每边各有两个房间,厕所其实就位于一二楼之间的楼梯中部,这也是很多年前郊区人们修房子的惯例了。

    他不敢站直身体,那样的话谁要是走进小院子一抬头就会看到他。半蹲着,这个姿势很别扭,王志坚干脆一只手微微撑地,手脚并用之下速度加快了很多。

    他先查探的是左边,一个房间门半开着,里面堆放着一些杂物,另一件虽然是紧闭的,但他从那只有一层薄纱窗帘的窗户上看过,里面有一张床、一张写字桌,没人。

    右边的搜索更快,但是王志坚懵懂了,因为这边也没见着半个人影。

    他相信光头的视力和判断力,一个老练的刑警绝不可能把人影和风吹窗帘的影像搞混淆的。可是,人到哪里去了,他进来前后也没看到、听到有人出去的。

    没给他思考时间,正门外一声巨响,两扇结实的木门被破门锥轰开,光头带着三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队战士直冲进来,还有一个留守在门口,防止有其他情况产生或者阻止听到声音跑来看热闹的群众。

    等王志坚下到底楼,光头他们已经再次把底层搜索完毕,大家汇聚到堂屋中间,双方都在摇头。

    “楼上也没人,没人出去,继续搜,找一找有没有地窖。”

    这是唯一的可能性了,王志坚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得通透。

    找出地窖入口不困难,毕竟不是特工,厨房米缸下面的挪动痕迹太明显了。搬开米缸,一个没怎么修饰的人工挖掘的窟窿露了出来,下面隐约有人声传上来,细听还有一阵阵的哽咽哭泣声,是男人的声音。

    “嘘”

    王志坚竖起一根指头在嘴边,看情形下面还不知道有人入侵进来。这有两个因素:他们速度够快、动作敏捷而无声;然后就是这个窟窿的位置很巧妙,在厨房的角落里,哪怕挪开米缸光线有也不怎么透射进去。

    事实上米缸很轻,几乎是空的,下面还做了一个架子。估计这是陶佳为了自己下去之后好顺手拉过来封住洞口特意设计的,不得不说这个构思很简洁实用。

    “我下去,光头在这里守着,其他人警戒屋前屋后。”

    下面不高,大概有一米多,王志坚轻轻一跳,稳稳的站在地窖里,一股浓烈的汽油味熏得他头晕,然后他才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和里面的环境。

    入口下来是一个通道,他必须要弯着腰低着头才能走得过去。通道分段,三五几步就走完了,里面的空间就要大一些了,也许快两平方大小,这个地方嘛,王志坚想了想,应该是堂屋的正下方。

    这是纯手工挖出来的,而起挖掘时间也短,四周的墙壁还透着浓浓的湿气。有一盏不怎么亮堂的灯泡悬挂在顶上,映照得里面昏黄一片。

    一个女人手里紧握着一个点燃的打火机盯紧张的盯着王志坚,她面前,一张简易的铁皮椅子四条腿被钉在地上,刘涛双手双脚都被牢牢地捆绑着,他身上和周围地面都是湿淋淋的,汽油味正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赶紧出去,不然我就把他点燃。”

    奶奶个熊的,王志坚倒抽了一口凉气,着打火机只要往下轻轻一碰,刘涛就成了一个人形火炬,不用说,等待他的绝对是死翘翘,哪怕王志坚手里有个灭火器都不起作用,因为地窖四周摆着四大桶汽油,每个桶的桶底很明显都有一个洞,汽油正在慢慢的流满整个地窖。

    “我不想杀你,你马上出去,你是警察是不是,把枪扔下。”

    女人尖叫起来,手里的防风打火机下意识往刘涛身上靠近,王志坚赶紧把两只手一举,大喊着。

    “陶佳,你不要冲动,冷静一点,我马上把枪放到地上。”

    说着,他伸出两根之手捻起枪柄,动作相当缓慢的抽出来放到地上,为了让陶佳不要那么激动,他又伸出脚尖把枪往女人那边踢了过去。

    这个动作总算让女人稍稍平静了一丁点,当然,她依然不会放松警惕。王志坚盯着她握着打火机的那只手,心里是无尽的苦涩。

    陶佳这是同归于尽的打算,她没想过自己能够活下来,从这一番不知就看得出来的。只是,王志坚疑惑的也是这点,车祸不是赔付过了,她为什么还要这般绝然。

    “陶佳,刘涛对你们应该不错吧,就算有什么矛盾不能好好说,非得采用这种激烈的手段?”

    他不是想问出什么,只是想引来陶佳的注意力,尝试有机会救人和自救。现在这个局面,一旦那个打火机落下来,地窖里三个人没有谁能够逃生,汽油的火势燃烧太迅猛,跑是来不及的。

    而且,现在他站的位置已经有汽油流淌过来。

    “他对我们不错,呵呵,真他妈的不错啊。你以为我是疯子,专门绑架一个对我们好的人吗?我没有那么丧心病狂,来,你问问他,他是怎么个对我们不错的。”

    王志坚自己都没想到一句安抚的话却如同点着了炸药包,陶佳一下愤怒起来,她声嘶力竭的吼着、狂笑着,脸上扭曲得好似才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刘涛浑身哆嗦着,抽泣着,看着那越来越近,他已经可以感受到温度的打火机,歇斯底里的哭叫着。

    “我说,我说,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像一个委屈到极致的小媳妇,在婆婆面前偏生不敢大声说话,但又不敢拒绝婆婆的要求,刘涛哭哭啼啼的诉说中,一道幕布被拉开,王志坚总算是明白了陶佳绑架他的缘由。

    陶佳和丈夫非常恩爱,丈夫给刘涛开车多年也算是平平安安,两口子小日子过得蛮不错的。

    只是,车祸的确另有隐情,并不是那辆大货车逆行,而是刘涛的车逆行。车辆是刘涛本人驾驶,之前,那辆大货车无意中别了刘涛的车一下,年轻气盛的刘涛开始百般追赶要把这口气撒了。

    车祸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当时并没有死人,刘涛是轻伤,陶佳的丈夫重伤不能动弹。但是,刘涛为了逃避挑起车祸的责任,让陶佳的丈夫顶替自己坐到了驾驶位上。

    “可是,我没杀他,他是伤势过重自己死了的……”

    对陶佳指责的这一点,刘涛无论怎么都没有承认。然后,出现场的交警在几十万的重利下做出了那份匪夷所思的结论书,反正大货车的司机也死了,怎么说就在他一张嘴上。

    再然后,刘涛试图补偿五十万给陶佳,霍华江出面却被拒绝,陶佳不稀罕这个钱,她要的是人。

    而且,陶佳的手机里有一段一直没有删除的短信,那是她丈夫在车祸之前忧心忡忡的发给她的,说的就是刘涛找那辆大货车斗气的事情。

    交警队对大货车的处罚很重,赔付金额高达二百三十六万五千元,这个金额并没有写进事故结论中,所以王志坚怎么都没有查出来。

    这个钱,陶佳一分没动,也没存银行,现在就在地窖里面摆放着。

    一脚踢开身边的箱子,陶佳冷笑着把抓起一把钱从刘涛头上撒下去。

    “我他妈不稀饭钱,你还我老公。二百三十六万五千元是吧,我问过霍华江,这笔钱其实是你拿出来给我丈夫的买命钱,那个货车司机穷得叮当响的。现在你来尝尝二百三十六万五千元燃烧起来是什么滋味吧,刘涛,就用这个钱做你的葬礼我觉得很不错。”

    “陶佳,陶佳,我保证,一定立刻重新调查车祸,还你丈夫一个清白。但是,你不要激动行不行,你丈夫就算死了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的,既然他爱你,我想他是希望你能够好好活下去。”

    这是一个为了爱情宁愿殉身的女人,王志坚压下心里的焦虑,现在说错一个字或者一句话那就是无法挽回的局面了。

    洞口,光头他们对下面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几个人面面相觑,尼玛的,现在怎么办?

    “你们撤出去,撤出这栋房子,封锁整个街道,立即通知急救车到场,我下去。”

    心一横,光头拔出枪,脱下鞋子,袜子柔软,没有声音。他滑下去,趴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挪动,现在他只能寄希望陶佳情绪不正常来不及注意到紧贴着地面的他。

    “刘涛,你永远不会知道,有很多东西是钱买不来的。你就抱着你的钱去死吧,呵呵,这样做鬼你也开心了不是。希望你下辈子记住,人命是再多钱也换不回来的,也不是可以肆意用金钱来践踏的,也不是你一句节哀顺变就可以抵消你的罪恶的。我不要你的钱,你知不知道、知道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