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VENTY-SEVEN 跟踪

    更新时间:2015-10-01 20:20:10本章字数:3067字

    光头赶到街心花园的时候,却诧异的发现田蓉根本就不在嘛,他摸出手机看了看通话记录,也就十来分钟时间,难道… …

    警察的习惯性思维让光头心里有些发紧,手指一动,开始呼叫田蓉的号码。听到熟悉的接通长音的提示,他稍许安心一点,可是,那边立刻挂断了电话。

    没等光头多想,掌心的手机轻轻的一个震动,收到了一条短信。

    “顺着街心花园的十字路口往右,我在前面大概二百米处,快一点。”

    光头严肃起来,这明显是田蓉遇上了紧要的案子才会再不等待自己的情况下先行跟了上去,摸了摸腰间的枪套,他加快脚步小跑起来。

    凌晨,街上行人稀少,对面街道有几个少男少女蹲在路边嘻嘻哈哈的抽着烟,大声的谈笑着,对这些夜不归宿的尚且算得上孩子的少年们,光头只是摇摇头。

    时代不一样了,他还记得自己当初这个年龄的时候,那是家长喊往东就不敢转西,喊撵狗就不敢捉鸡,哪像现在的孩子,一个个顶着非主流的发型专门和家长对着干。

    还好,没等他走到下一个十字路口,田蓉的第二条短信又来了。

    “西园大厦地下停车场,两分钟之内到达,不然人就走掉了。”

    田蓉应该是跟得很紧,否则怎么也可以来一个电话三五几句话就说清楚了,不像这短信,搞得人云里雾里的。

    光头自然不会回复短信过去,电视里面的警匪剧倒是经常这样演绎,一边跟踪罪犯一边打电话,这种做法让内行好笑到爆。

    白头有时候都不说了,路上各种的杂音交错干扰之下,偶尔打一个电话不怕嫌疑人听到。夜晚、凌晨,不要说对话,就是呼吸声稍微重一点对敏感的人来说都如同雷鸣,而且,又有哪一个犯罪嫌疑人不敏锐呢!

    路上车不多,偶尔一阵发动机轻微的轰鸣之后,会有一辆私家车,多数是夜班的出租车呼啸而过,路灯的光芒投射在人行道上,尽管不怎么明亮,但光头还是可以看得清楚前后十多米的情景。

    西园大厦光头自然是知道的,这是安西市的一栋古董级别的大厦,只有十二层高,地下停车场面积不大,但却是安西的第一座地下停车场。

    在很多年前,西园大厦在安西是很有名气的,近乎于无人不知。

    他的速度再一次加快,几十米的距离一晃而过,他已经看到了西园大厦地下停车场那黑漆漆的入口了。

    很久没来这里,光头才发现西园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居然和他记忆里有了不小的改变。倾斜进入地下的斜坡倒是没有多大变动,但是在接近地面的车道中间多了一个岗亭和左右横向的栏杆。

    “呵呵,这是在收费了啊。”

    光头嘴角翘了翘,有些好笑,这真是一个收费的时代。无论什么地方都他奶奶的放杆子收买路钱,一个十来年的破旧不堪、停放不了几辆车的小小停车场也不例外啊。

    在入口处,光头停下脚步,右手拔出枪,拇指顺势推开保险,然后手腕下垂,和枪身一起紧贴在腿上,这样哪怕是有人擦身而过也不容易看见,可以避免引起误会和喧嚷。

    探了探头,入口黑漆漆的,斜坡下也不见一丝光明,更看不到田蓉的身影。

    靠着墙壁,光头顺着入口缓慢沉着的往下走去,他双眼眯成一条缝,尽可能的扫视着前方任何的风吹草动。

    手机也已经被他调成静音,镜面向内扣在裤袋里,这样田蓉再发短信或者有其他消息和电话进来也不至于因为屏幕的亮光被别人先一步发现自己。

    有人在说话,光头半蹲下身,他已经下了斜坡,整个停车场都进入了他的视线,只是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奶奶个熊的,田蓉究竟躲在哪里?又是谁在说话?如果是有人在车里,为什么没开车灯?一连串的问号在光头的脑海里闪过,他显然是有点进退两难了。

    其实是不可能的退出去的,他来的目的就是接应田蓉,退出去万一田蓉有点什么意外他无法原谅自己的。

    不过也挺好玩的,这点对光头来说也不是什么多大的难题,类似的场合他也经历过。暂且把因为田蓉而起的焦躁压制下来,光头弯着腰,一根手指伸出去轻轻的往左右触碰着。

    嗯,一台车,手指在车身轻柔的划过一条线,光头很快搞清楚那边是车头、那边是车尾。

    伸手脱下鞋子,控制住呼吸有节奏的缓慢的吸着气、吐着气,这里非常寂静,哪怕是呼吸声过大都会如同震耳的春雷般惊人。

    踮起脚尖,一步一步的挪移着,绕过一辆又一辆的车,光头知道这个停车场的大概面积,两边相向停放的车辆也就各自十来辆就到头了,而且出入口就只有自己刚才下来的那一个。

    在停车场的尽头倒是有一个安全楼梯,电梯是没有的,十多年前的电梯可是一个稀罕物,至少西园大厦那会儿的老板是没有舍得钱安装一部的。

    心里默数着,在顺着下去的右边一排第七辆车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光头绕过第六辆车,手指依旧慢慢的伸出去,只是,在接触到一个柔软物事 的瞬间他就立即反应过来,这不是一台车,这是一个人,不过暂时是不知道自己接触的是对方的哪个部分。

    … … … …

    田蓉比光头要轻松一些,她是跟着街心花园野战的那一对男女走过来的,为了看清楚那对男女的侧脸,她努力的在想要跟得更近一些,所以把手机静默处理了。

    其实,在她倒回街心花园的时候,那对男女就不知为什么结束了战斗,两个人相互依偎着沿着人行道慢慢的散着步。

    虽然是凌晨,但是这种散步的情侣也不是没有,如果不是她心里当时的那个激灵,也许就会认为这是很普通的一对情侣而已。

    很显然,前方的那个男人要敏感得多,不时的回头看上一眼,虽然他的动作也很符合逻辑,例如点一支烟、拍一拍裤腿上的灰尘、系一系鞋带什么的,不过这些落在田蓉这个老刑警眼里却一目了然。

    这是心里有鬼啊,不然那么偷偷摸摸的干啥,不停的左顾右盼有那个必要吗?

    田蓉是很聪明的,她一直保持着侧视,一直没有让前面那个男人看到自己的正脸。因为距离近,肯定不会直接给光头打电话,这是田蓉最无奈的地方,所以只能是找了转弯和过街口的机会匆匆的发了短信。

    其实跟进停车场反而很容易,前方的男人拿出手机打开里面的手电筒功能,这让田蓉松了一口大气,她只需要静静的跟在后面走就行了。

    对方两个人进了一台轿车就没有出来,田蓉隔了一辆车一直在观察着,不过她也没想明白的是,对方两个人坐进车里之后居然连一个车顶灯都没有打开,这非常不合情理。

    而且,那两个人一路上和坐进车里都在说话,但最让田蓉奇怪的也在这里:她始终听到的都是那个男人窃窃私语的声音,那女人竟然从头到尾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除了在街心花园男女之间有过对话,然后就是男人自顾在说着。

    如果说女人在生气什么的,却又和田蓉跟踪过来看到的情形不相符合。要知道,她看到的都是那女人紧紧地挽着那男人的手臂,态度十分的亲昵,还时不时的侧头靠在男人肩上。

    可惜那男人声音实在是太低沉了,田蓉最遗憾的是这个,什么工具都没带,她听不清楚那男人说的哪怕任何一个字。

    也是她,想来换成其他任何人,只要不是老刑警,身处这种黑黝黝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嗡嗡嗡”的在说着话,你却听不清楚任何的字,分辨不出任何的意思,那应该都是细思极恐的一件事吧… …

    然后,背上忽然被轻轻的点了一下,田蓉一惊,一股寒气瞬息之间直冲头顶,想都不想,她一只手往后一按,恰恰的按在一只手掌上,五指一缩,把那只手掌牢牢地扣住,上身向后猛地一靠,就要使力的刹那,耳边一阵热气扑来。

    “田蓉”

    她浑身一松,这才觉察到额头不知不觉竟然冒了冷汗。该死的光头,他难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这是欠收拾了哦。

    抬手在光头的手掌上轻轻一点,示意的确是自己,紧接着,一个身躯就靠上前来,和她紧贴在一起。

    光头丢丢手腕,田蓉动作收发很快,但他手腕已经受到了一点扭伤,还是有些许的疼痛,不过他不会在意这个。

    嘴唇凑到田蓉的耳边,他忍不住在田蓉的耳垂上轻舔了一下,女人身子缩了缩,屈肘一下用力的打在他的胸膛。

    奶奶个熊的,胸口顿时一下气闷,光头咬着牙不敢吭声,这女人还是这么凶悍啊,也不见温柔一点,得,谁让自己爱上了她呢,忍吧,我忍。

    再次凑过去,光头喉结轻动,声音几不可闻。

    “跟的是谁?在哪里?几级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