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VENTY-EIGHT 爱情

    更新时间:2015-10-02 22:32:01本章字数:3070字

    黑暗中,田蓉伸手准确的掐住光头的耳朵,狠狠地拧了一个完整的圆。痛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吭声的光头一下老实下来,默不作声的蹲在哪里认真的监控着这个不大的停车场,不敢再凑过去调笑。

    没过多久,轿车发动机启动的低鸣开始震动,就在最角落的位置,一辆轿车打开了大灯,迎着那雪亮的灯光,光头和田蓉把身体使劲的往下缩了缩。

    那车从停车位出来,缓缓的沿着通道往外开去,在经过两人视线的那个瞬间,光头一下愣了。

    “嘿,想不到吧,光头,那是于倩倩。”

    点点头,接着车灯的光亮下光头那双鹰眼自然是看的很清楚的,他只是有些诧异,于倩倩怎么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明天查一查,我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别扭,就是不知道那男人是谁?”

    听到田蓉这样说,光头倒是哑笑,那会儿田蓉是喝醉了,所以才不知道其实她是和那个男人打个照面的。

    “那是一个私人侦探,李默朗,昨晚在酒吧我们见过,你是喝得有点过了,他还给我了一张他的名片,回去查查就清楚了。”

    只是,就凭这个,光头还是觉得田蓉有点大惊小怪了。

    “没必要跟踪于倩倩吧,她有权利找一个新男友的,又不是中世纪,男人死了就要守寡一辈子。”

    两人也没有打算跑出去拦下一台车继续追踪的意思,反正已经知道了两个人的身份,理清一些头绪再来安排下一步的工作岂不是更为妥当。只是,田蓉偏了偏头,捋了捋后颈的几根飘散的发丝,她也有些说不清自己的想法。

    “我只是一种直觉,没有理由。”

    接下来,把自己无意中窥视到那对男女在街心花园的会面和野战说了一遍,她不怕光头取笑自己偷窥,都是警察,现在在谈的是正事,不管什么旖旎或者龌龊都只是证据链、案情中的一个环节,没有谁会大惊小怪。

    “于倩倩你也认识,我和她谈过几次话,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文静到稍许腼腆的女人,也许在她自己家里和老公或者男友能够放得开一些,不过要说这么短暂的时间就发展到街心花园来野战 … …”

    光头沉默着点点头,那个女人他也打过交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刑警,要求的就是在最短的接触时间要摸清楚当事人或者嫌疑人的心理状态或性格特征,这一点上不管是光头还是田蓉肯定都是达标乃至优秀的。

    于倩倩这个女人,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不是做得出这么惊世骇俗事情的人。虽然说现代社会对 性 爱 的方方面面都放得宽许多,抛开那些苟且的男女不说,只要是情投意合的情侣、夫妻,自己做想做的事情外人是无从干涉的,只要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可是,人与人毕竟是有去吧的,认知、胆量等等的差距就预示着选择的不同。

    要说是在荒山野岭,哪怕是在一辆密闭的汽车当中,那对男女尽情的 欢 爱 ,光头都还可以理解。

    尼玛的,街心花园啊,距离人行道也不过几米远,虽然是夜晚、虽然有几棵树木、虽然那几颗树木也算是百年古树,树干粗壮挺括,但只要角度稍有偏差,路过的行人必然会看得清清楚楚!

    对大部分人来说,在室外看到这种场景,那真的是西洋镜了,于倩倩就拉得下这个脸面,这和她的性格冲突也太大了一点吧?

    暂时两人是没有什么瞌睡了,回到光头家里,一人打开一罐冰镇啤酒,一边喝着一边随意的探讨着,对于把警察行径刻入骨髓的两人来说,懒洋洋的抱着垫枕或靠着沙发,闲聊着案情或线索就是一种最好的休息了。

    “这个还真的不好说,田蓉,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老公死了,案子到现在没有真相,于倩倩因此而性格大变呢?”

    光头提出的这个可能性不能说不成立,田蓉点点头,她也不是想要死盯在这上面,恰逢其会的时候顺手查一下不为过。

    “明天你把那男人的名片给我,我没事的时候查一下,要真的是于倩倩性格有改变,人家的私生活和我们无关,也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只是,刘畅那个案子究竟是什么结果,王志坚哪里有什么消息?”

    心里有气,田蓉直呼着队长的名字,语气很冲,光头笑了笑,自己的女人自己当然要宠,他不以为意。

    “明天你还要去政治部那边接受讯问,这件事我来做,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就是。”

    说起这件事田蓉就生气,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一字不说,只是举起啤酒一口灌下去一大半,光头一拍自己的脑袋,奶奶个熊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是蠢到家了。

    连声的道歉之后,光头有意识的、小心谨慎的引开话题,这一次,他是绞尽脑汁了,本来是打算谈一谈案子的,可是脑子里一清理,他却有些愕然,喃喃自语道。

    “别说,还奇怪了,这两天一个案子都没有 ... …”

    这句话倒是逗得田蓉莞尔一笑,随手把喝空的啤酒罐对光头砸了过去,女人笑道。

    “没案子不好吗?非得发生什么恶性案件你才舒服,要我说你这心理很阴暗,很不对头啊,应该好好的检讨检讨。”

    笑得很窘迫,光头也发现自己的说法缺乏道理,不过,田蓉这一笑之后,两人后面的气氛就要好得多,田蓉先前的郁闷也一扫而空,只不过是不知道真的抛开了还是压在心底罢了。

    光头又去煮了两碗面作为宵夜,为了讨好自己的女人,他可是用了心思的,葱花、姜蒜各种不说,还特意煎了两个鸡蛋。

    他自己平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煮面都是再简单不过的素面,然后就是盐、味精、顶多再加一点酱油醋脱手,一个字:懒,仅此而已。

    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他都在笑话自己,现在有了女人果然是勤快了许多,怪不得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还真他 妈 的 是真理,想想以前的自己,这么晚了那是宁愿饿着也不会爬起来做饭吃的,区别太大了啊。

    趁着天还没亮,吃得浑身暖和之后两人抓紧时间休息了两三个小时,权且算是补充了一下精力。

    光头还是很聪明的,睡觉之前给自己的手机上了一个闹钟,提前了半个小时醒来,然后跑到楼下的早餐店去买了豆浆和包子,喜滋滋的拎回去在女人面前炫耀了很久,惹得田蓉又好气又好笑,好悬没有一杯豆浆直接给他淋在那蹭亮的头上去。

    吃过早餐,两人一起去到局里,光头一直陪着田蓉到了政治部的会议室门口,仔细的叮嘱了两句,看着那脸黑得快要滴水的政治部的两个官员,光头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挑衅道。

    “麻痹的,大清早的家里死人了吧,挺着一张哭丧脸老子看着恶心。怎么,想收拾老子吗,来啊,看看老子会不会眨一下眼睛。”

    他是存心的,如果他闹上一场,政治部这边的注意力很可能就会放到他身上来。作为第一线的刑警们,本身就对这种内部调查很是反感,虽说不敢大张旗鼓的对峙,但背地里刑侦大队的人是没有少嘀咕的。

    说来也奇怪,政治部的官员们眼睛一向是朝天空看的,谁要是敢踩一下他们的小尾巴那不得跳起八丈高,一般情况下局里众人对他们都是绕着圈走,眼不见为净,惹不起爷躲得起嘛。

    可是,这个定律在今天至少是例外的。

    光头越是叫嚣得厉害,尽管那两人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很明显好几次那两人都快要是冲上来的行径,却是又按捺下去。

    其中一个恨恨地扫了光头和田蓉一眼,转身进了办公室,只留下一个人在门口盯着他们,光头心里一乐,怎么着,打算找人来弄老子吗,那真是感谢你们了,求之不得啊!

    五分钟之后,王志坚沉着脸从电梯口走了出来,光头的笑容一下凝固在脸上,心里是破口大骂。

    尼玛,还要不要脸啊你们,你们可是堂堂政治部的啊,哪里有动不动就告状的道理,尼玛的,没天理不是 … …

    不管他怎么嘀咕,王志坚直接把他拎到一边,一通狠训不说,还喷了他一脸的口水。这一下看热闹的人就多了,光头也是豁了出去,他倒是没有和王志坚对吵,不过那一副疲沓、漫不经心的样子却尽落入众人眼里。

    那边,田蓉是被带进了会议室,政治部那两人大概是对王志坚的态度感到了满意,这才过来劝解了一句。

    告状的人自己愿意来劝解,王志坚当然是就势下台阶,他一推光头。

    “还不走打算留下来喝茶吗,给老子滚回队里去,事情还多得很,等老子忙完再给你算账。”

    一个局里也就那么大,一点八卦传起来那是瞬间就楼上楼下,快得很的。背着队长,队里其他人倒是都对光头竖起了大拇指,光头得意的笑着,王志坚气得一脚踹在他小腿上,骂道。

    “得意个屁,跟老子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