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VENTY-NINE 买凶

    更新时间:2015-10-03 22:21:14本章字数:3073字

    田蓉被讯问肯定是不那么舒心的,女人的主意倒是打定好了,一直都是用沉默作为武器,无论政治部的那两名官员是威逼利诱还是情深意切,她始终漫不经心的盯着自己的指甲,翻来覆去的看着,仿佛是打算看出一朵花来。

    当然,坐在这个位置,她心里也不是像面上那么轻松,对方一些刺耳的、诛心的话语还是让她除了难堪,也有很多愤怒。

    不过还能怎么样呢,一旦开口,万一无意中说漏一句话乃至一个词语,笔录一旦记下,她最轻都是一个停职察看,更不说王志坚还有一个包庇的责任在里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政治部的官员们也有些心力憔悴了,这明显就是一颗油盐不进的铜豌豆嘛,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哪怕是他们这种内卫老手也是没法撬得开一条缝隙的对手。

    … … …

    光头跟着王志坚进了办公室,他倒是大大咧咧的满不在乎,自顾摸出烟来点上。说实在的,他对王志坚也是有些怨气,哪一个领导不是维护自己的下属,不护短的BOSS又怎么可能让下属尽心竭力做事,这是一个官场通用的法则,适合任何部门,不止是警察系统。

    “你以为你这样是在帮田蓉吗?你这是在害她,知不知道!”

    王志坚也有些无奈,背着光头和田蓉,他私下去找过局里的领导,要说一些必要的打点他也懂的,不仅是懂,也做过。

    只是,因为局里新上任的一个后台比较硬朗的副局长分管的就是内务,人家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想做点成绩出来,而田蓉恰好触碰到风头上,他也是没有办法。

    这些话他不会告诉光头,哪怕现在和田蓉分手,但是男人那种内心的骄傲让他一直苦撑着。当然,光头和田蓉真心相爱,要说他心里不吃味那是不可能,只是他能扛得住,就是这么简单。

    简单的分析了一下局里的情况,光头倒是无话可说。对于官面上的一些状况,王志坚作为刑侦大队长,肯定比他清楚。

    而且,不管上面领导这么轮换,一个警局内部,刑侦上的头儿必然比其他部门的领导话语权更大,尖刀单位嘛,很正常,任何一个警察机构都是如此。

    如果说王志坚都没有办法的话,光头那就更加束手无策,这会儿他倒是心慌起来,忙不迭的掐灭烟头。

    “老大,那现在田蓉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拖吧,拖久了他们自己就放弃了。不过这两天也是,麻痹的,什么案子都没有,麻烦。”

    这话光头一听就懂,王志坚倒不是盼着有恶性案件发生,那不是警察,那是心理 变 态。

    只不过,如果有案子的话,王志坚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去政治部要人,队里人手缺乏,这是一个老问题,相信到那个时候政治部也不敢扣着人不放。

    开玩笑,万一斗殴发展成了谋杀,政治部顶不起这口锅,也不会愿意顶锅。

    话说通了,光头心里好受很多,闲聊了几句之后,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打开电脑,登陆内部系统,他得赶紧查清楚李默朗的背景材料,想来田蓉那边讯问完之后是要问到这件事的。

    李默朗,安西本地人,名牌大学毕业,在邻市做过警察,在某个派出所呆了两年,一直负责所里刑侦那一块工作。

    后来,因为和几个协警一起在外面放高利贷被人举报,还好他认错快,收到的钱也赶紧拿出来推掉了。

    而且因为他自身毕竟是警察,没敢像社会上一些混混放高利贷那样为了收钱不择手段,总算是有点底线,没有伤人、勒索一类的恶性事件,所以只是得了一个开出的处分,不用负刑事责任。

    被开除之后,李默朗就回到安西开了这家安晴婚姻咨询事务所,干着一些偷拍、跟踪、调查、窃听录音的勾当,这些年生意倒是不错。

    资料上倒是显示他这家婚姻事务所就他一个人,老板兼职员工,不过光头想了想,他觉得这倒说不准。临时员工估计怎么也得雇佣几个吧,不然他忙得过来吗?

    顺手又打了电话去税务局和工商局,把整个事务所的外围情况做了一个汇总,光头看着桌上的几张记录,抿了抿嘴唇,又点上一支烟。

    他的经验不用说有多丰富,虽然现在仅仅是一些表皮材料,但他已经能够觉察出一些问题来了。

    首先,李默朗的事务所居然是按时纳税的光荣个体户,这就让他不得不在心里打上一个问号了。

    如今的世道,除了一些固定税费的餐饮企业,一个一间办公室的、号称老板兼员工一个人的摊子,连企业都称不上的小无本生意,居然会积极主动的去纳税,这尼玛就是笑话好不好!

    然后,李默朗的婚姻事务所可以说是各种手续完备,就连卫生、消防这些和他不搭边的手续都是应有尽有,光头嘬了嘬牙花子,吹了个口哨,这尼玛应该可以评选五星级良心级私人企业了,最次也得是一个全国劳动模范嘛,搞不好还得是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才不算委屈哦,太有意思了 … …

    “欲盖弥彰啊欲盖弥彰,奶奶个熊的,你算是勾起爷的兴趣了。”

    凌晨那会儿田蓉的跟踪以及后续两个人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其实光头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只是他不敢在女人面前表露出来,免得吃了排头,还招惹女人不开心。

    刚才想起查一查这件事,也不过是想着中午接到田蓉的时候可以岔开岔开话题,免得她本来就接受政治部的讯问不开心了,总不能中午吃饭两人还聊这件事,那不是撑得慌吗?

    想着就不一样了,光头兴致高涨,这会儿要是田蓉不让他继续查下去,他才是吃不香睡不着的。

    警察嘛,需要的就是这种嗅觉。

    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去做到完美,这里面就绝对有问题。说白了,就是李默朗打定 主意要低调,要不引起任何人的主意,不招惹任何外部的麻烦,这是为什么?

    一个正常的婚姻咨询事务所,又没有律师坐镇,它的业务不外乎就是一些诸如大房抓小三、二 奶 包二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打交道,这在目前社会上是常见得很的,很多类似的事务所甚至每天在报纸上打着广告,却没听说谁会像他李默朗这样做良心企业。

    外围材料不多,光头闭上眼睛想了很久,又把于倩倩和刘畅的资料找出来,最后又把刘涛一家子甚至郝美丽的材料都从抽屉里面翻了出来,做了一个全面的对比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是的,他就想不出李默朗在什么地方会和于倩倩有交际,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男女,按说他们的生活怎么也不该发生交集的,现在却莫名其妙的牵扯到一起,很是让光头想不通这个道理。

    于倩倩是外柔内刚的性格,怎么可能和一个灰色职业的前警察走得到一起,这太不合理!

    把桌上的资料收拾好扔进自己的挎包,光头的脑子转得飞快,如果说是刘畅没死之前于倩倩找到李默朗的事务所要求调查刘畅的婚 外 情 一事,光头还可以理解。

    但是当初调查于倩倩和刘畅这两口子的事情时,特别是后来的绑架案等一大堆事情发生之后,于倩倩的背景资料可以说被抄了个底朝天,如果她和李默朗有交集一定会在那时候查出来,可是 … …

    刘畅的死本身就是一个未解的悬案,王志坚为首的几个人还在忙碌这件事,光头也是由于担心田蓉这边这几天才没有参与进去,难道是?

    由不得光头不这样想,刘畅一案于倩倩本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只是警方没有寻找到哪怕任何一丁点的证据,所以才陷入了死胡同,她于倩倩才能在外面逍遥自在。如果说有李默朗这么一个前刑警参与到里面甚至是主导这个案子,那么做得滴水不漏也就算说得过去了。

    不再犹豫,拿起桌上李默朗的名片,光头站起来就要出去,不过走了几步之后他又倒回来,从自己挎包里翻出刚才查到的李默朗的背景资料一起夹在一个文件夹里面,过去敲开了王志坚的办公室。

    “等一下。”

    正在打电话的王志坚挥手示意光头自己坐下,他还在努力的联系的那新来的常务副局长,在尽可能的做着一些解释,想要为田蓉辩解辩解。

    不知道对方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最后王志坚是咬着牙气愤的挂断电话。沉默了几分钟,他再次抄起电话联系了一个朋友,约好了晚上的晚餐,这是一个省厅的关系,他其实不想利用关系从上往下压,这样会让他和局领导之间彻底闹僵。

    “什么事?”

    对王志坚的电话光头没有在意,他只听到几个断断续续的鼻音,不至于聪明到这个程度。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在王志坚面前,光头详细的说了昨晚和田蓉一起跟踪的情况,王志坚一边听着,一边翻阅着那几张纸,这可是一个新情况,之前从来没有调查到的一个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