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EIGHT 生死

    更新时间:2015-06-13 22:26:02本章字数:3104字

    陶佳的眼神开始失去冷静,王志坚悄悄往前移动了一小步,他没有办法劝解,陶佳死志已萌,他分辨得出来。

    抓起一把百元大钞,崭新崭新的。搁在平时,这把钱在外面会让很多人咽唾沫,现在,王志坚却恨不得把它们全部撕成碎片。打火机轻轻往上一凑,陶佳的笑容全是深沉的回忆,那时一种思念到极致的撕心裂肺。

    刘涛不顾一切的喊着救命,百元大钞点燃了,他已经预见到几秒钟之后自己将被火火烧死,那几张钞票的前端瞬间被烧成灰烬,却还是带着余火摇摇欲坠,而火星距离他不过几厘米,随便落在任何一处警方能够找到的不过是他的残骸。

    “老公,等着我,我来陪你。”

    低声的念了这么一句,陶佳轻轻地哼着一首曲子,王志坚发现自己居然还有闲暇去分辨这是一首什么歌曲。曲调他曾经听过,应该是一部电视剧里男主角怀念被谋杀的妻子的时候响起的背景音乐。

    就这样带着奇怪的思绪,王志坚猛地往前一扑,险之又险的在那团灰烬掉落的同时扑倒了刘涛,两人连着椅子重重的摔在冰冷的泥土上。

    “砰”

    光头果断的扣动了扳机,事关两条人命,他不敢秉承先行击伤的一贯出警原则,弹头从陶佳的眉心穿进,掀开她的头盖骨射进地窖的墙里,那几张钞票从她手里滑出,恰好被王志坚的后背接住。

    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任凭刘涛怎么鬼哭狼嚎,王志坚都不敢动,他能够感觉到背部灰烬的温度在降低。

    是的,他用自己的身体在汽油和那张钞票之间建起了一道隔离墙。只是,他穿的也很单薄,一件聚酯纤维的衬衣而已,还在燃烧的钞票迅速洞穿了衬衣表面掉落在他的肌肤上,一阵呲牙咧嘴的,他低吼一声。

    “动你麻痹的,不想被烧死就给老子忍着!”

    刘涛还在挣扎,椅子早就被摔得散了架,他后背在地上被汽油全部打湿,只要一丁点的火星,他就死定了。他想爬起来,跑得远远的,逃离这个魔窟,他还有大把美好日子,最重要的是,他有钱。

    光头飞快的窜过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按在王志坚的背上,那点火星立刻被扑熄。扶起自己的队长,他强忍着没给在下面被保护得好好得却还在肘击脚顶的刘涛一耳光,麻痹的,早知道救这种王八蛋干什么啊。

    躺在急救床上,王志坚叫住光头。

    “要给刘涛提供监护,霍华江在其中的作用我们还没有调查清楚,我总觉得这里面还有古怪,你注意仔细一点。”

    ……

    轻度烧伤按说也可以不住院,不过考虑到当时的环境和王志坚满身洗不掉的汽油味,医生还是坚持让他留院观察一个晚上。

    烧伤部位在后背,的确有些感染的迹象,他背后浮肿起一大块,只能是趴在床上,姿势田蓉觉得蛮好看的。

    坐在病床边,这一次俩人交换了一个位置,田蓉看着因为医生特意要求而 裸 露在外的伤势,煞是好笑。

    “你这再画上几笔,添上爪子、脑袋什么的,就是一个老虎的纹身,还特别逼真。”

    “你就笑吧,对了,你伤势怎么样了?”

    田蓉快出院了,贯通伤,看着吓人问题却不严重,恢复起来很快。真要是弹片留在体内,那就麻烦了,养伤的时间也会延长许多,她身体好了王志坚也放心下来,也有了心情谈谈案情。

    绑架案不复杂,只是最终的结果让人唏嘘不已,田蓉感情细腻一些,听着听着就开始流泪。警察也有自己的想法,办案的时候当然必须把情感摆在旁边,但这不影响他们时候吐吐槽或者感慨一番。

    “陶佳没有错,生命的确不是钱换得来的,有些有钱人看来只有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事情,他们不懂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东西是钱买不到的。”

    “你啊,还是和当初才到队里那样充满激 情,这一点我比不上你。”

    王志坚苦笑着,他习惯了每办完一件案子就把它埋藏在心里最深处后,忘记那是不可能的,他是人不是动物。那么,他能做的就只有极度的压抑自己的情感,让自己不去想得太多。

    “其实这件案子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查清楚。我最疑惑的有两点:霍华江为什么要带着霍真逃跑?霍真究竟是谁的孩子?至于其他的,例如在第一次陶佳定下的交易地点,她是什么原因带着刘涛撤走这其实都不重要了。”

    两个人也算得上心意相通,田蓉一听就知道王志坚对于倩倩那件事还是耿耿于怀,这让她很疑惑,一问王志坚却是摇头。

    有些事情只是他作为一个老刑警的直觉,谈不上理由,更不会有证据。

    闲聊了一会,田蓉要回自己病房的时候,王志坚叫住她,迟疑了一下,有些为难的开口说道。

    “要不你回去先把枪交出来,找一个心理医生谈谈,你看怎么样?”

    终于还是来了,田蓉甚至有些心凉,她瞪着王志坚艰难扭过来的头,语气很冲。

    “我没事,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我把警官证也交出来啊!”

    “你是中枪了,我这是为你好,不想你留下什么心理阴影而已。得,你不愿意就算了,不过,你确定你可以继续出外勤?”

    鼻腔发出一声哼哼,田蓉扭头就走,她都懒得回答。

    关于心理医生这个,国内还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搞起来的,以前大家好像都觉得无所谓。事实上,在这几十年里,警察系统自杀或者患上抑郁症或者其他心理疾病的人很多,这其中大部分又都是外勤警察,也就是传说中的刑警。

    时代在前进,人性关怀自然也越来越多。国内虽然不像欧美那么完善,与时俱进却还是知道的。所以现在中枪或者开枪打死嫌疑人的警察都会被要求约谈心理医生,减少内部无谓的损耗。

    不过田蓉不愿意,王志坚也就不过多说了,两人虽然私下关系亲密,但在公事上历来拎得很清。

    他也把于倩倩那件事抛在一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用一个比较奇葩的姿势进入睡眠。只是,医院外的马路边,于倩倩和赫美丽散步恰好是走到了这个方向。

    “你真的没有梦游,这几天每天晚上我有录制视频的,你自己也看过,睡得猪似的,还梦游,梦中杀猪是不是哦。”

    于倩倩一直没有回家,她彻底是搬到了赫美丽家里,用赫美丽的话来说,她们两个总算是开始了同 居生活,值得庆祝。

    为了验证梦游的真相,两个女人专门去电脑市场买了摄像头回来,还不止一个,把赫美丽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监控了起来。

    每天早上醒来,于倩倩必定是赤着足就跑到电脑面前开始回放前一晚的监控视频,但是她真的没有发现自己有梦游的情形。赫美丽最初也是很紧张,然后就慢慢放松到后来的看都不想看了。

    什么内容都没有的视频,就是两个女人睡觉翻身打鼾的镜头,谁有兴趣每天快进耗时间啊。

    李大头的头七是于倩倩第一次出门,发生那件事后她非常恐惧,家里随便有点惊动就会尖叫,赫美丽每天陪着她开导她,总算稍微好了点。

    那也是于倩倩和高虹的第一次见面,让她意外的是,这个市委书记的女儿,她只听说过从未接触过的高干子女,对她的态度却相当的好。

    “你所有的事情大头都给我讲过,我才认识他的时候,他和我在一起唯一的话题就是你,所以我觉得自己虽然没见过你,但和你非常熟悉。”

    “我不吃醋,大头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他说,他的确不能忘记你,但是,如果他爱上另一个女人,他必然会全心全意去爱那个人,他会把同样的深情倾注到那个人的身上。他只想告诉自己,爱必须是真诚和全心全意的。”

    “我就是那另一个女人。”

    于倩倩听着眼睛又红了,高虹拉着她的手,笑道。

    “你要坚强,你的事我会接着管下去,大头希望的也是我们两个人活得开心,因为他这一生前后就爱过我们两个女人。”

    那一天,于倩倩和高虹谈得很晚,在一家酒吧,高虹也让她见识到什么是市委书记女儿的气势,只是挥挥手,轻描淡写的对一旁谄笑的酒吧老板说道。

    “关门吧,我要和我姐姐聊点私人话题,看着这些人心烦。”

    酒吧清场速度之快,让于倩倩咂舌,那老板根本不在乎当天是不是挣钱,所有客人的点单全免,每人赠送一瓶啤酒带走。加上他身后那几个高大凶狠的保安,没有谁跳出来炸毛。

    “于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胖啊?”

    这个问题这么好回答呢,哪个牌子希望别人说她肥实,这是忌讳嘛。于倩倩讪讪的,正准备说点恭维话,高虹举起啤酒瓶和她一碰,灌下去一多半。

    “我当然很胖,我一米六十五的个子,一百六十五斤的体重,差不多横竖都一样了。这就是我从明白事理就非常自闭的原因,你都不知道, 我差点就是重度自闭症患者了,如果不是认识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