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ENTY-NINE 轨迹

    更新时间:2015-06-14 22:15:56本章字数:3116字

    初遇李大头的时候,是高虹人生中最低潮的那一个阶段。

    对自己的二十多年,高虹历来总结为一个短语:一胖毁终身。

    小学还好一点,因为那个时候高世明在乡镇的政府机构就有了一点小职务,小学老师和同学,特别是同学们的家长还是颇为敬畏的。

    而且,那个时候能够吃饱饭就不错了,长得胖点更是家庭条件优越的体现,大家羡慕都来不及,哪里谈得上鄙夷。

    中学,高世明调到县城,爱女自然也要跟着转学去县中。然后从那里开始,高虹就开始感受到人生的一丁点险恶。女生之间比较的不再是学习,而是各种衣着打扮,她胖乎乎的身材属于在班上无人问津的那种缺乏存在感的路人。

    不过毕竟是初中,虽然交往的同学不多,她也还有有一两个好朋友,至少住在政府家属宿舍楼的同学没有谁敢得罪新晋县长的独生女儿,老师们在逐渐了解情况之后也是多加照顾,人之常情嘛,可以理解。

    所以初中高虹过得还算顺利,然后就是高中,高世明动用关系把她塞进安西市的一所重点高中。并且,为了培养她的独立自理能力,高世明只是每周末给钱给她,来去都是自己去汽车站乘车,从来没有让司机送过哪怕一次。

    于是,高虹最不愿意回忆的一段光阴拉开帷幕。

    从县城到市里,不仅仅是地域面积的扩大,更多的是信息带来的给人精神层面的冲击和影响。高中女生,情窦初开,高虹也有自己喜欢的学生,很不幸,她有情敌,还是班上的班花。

    这一场不算战斗的竞争结果是惨烈而向一边倒的。

    没能再次利用身份的优势为自己添分,而且就算她暗恋的了个英俊的男生知道她父亲是一县之长估计也不会这么在意。

    十六七岁的孩子们正是叛逆心理最严重的时候,父母的身份在这个时候更多是起到一些相反的加成。在一个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班花骄傲的站起来,对那个男生招了招手,两个人一起站在面色惨白的高虹桌子面前,班花的语气平静到让她绝望。

    “你没有希望的,放弃吧,就算我甩了他,他也不会和你走到一起的。你那么胖,我说的真的,你太胖了,没有男人愿意和你并肩走的,太丢脸了。”

    公正的说,班花已经很给高虹同班同学的面子了,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也没有刻意羞辱或者侮辱她。问题就在于这里,高虹无法直视的也正是这个——人家说的都是真的!

    高中的以后岁月,哪怕在高二后期,高世明调到安西担任常务副市长,高虹也在班里一直保持着沉默,而且此时的她也更为老师不喜,因为家长会她的家长总是缺席。

    让老师无奈的是,她拒绝提供家长的姓名电话。曾经班主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勒令她不请到家长就不准来读书,高虹就背着书包坐在校长办公室,打死也不出去。

    校长也没有办法,不请家长怎么能够理由不让学生上学呢,在和班主任沟通之后,高虹再次回到教室,但是被班主任赶到最后一排,成了没有人管没有人问的空气学生,甚至比最调皮的男生都还受到歧视。

    事实上,在最后那一年,如果曾经的情敌,那个班花几次勇敢的站出来拦住那些想要拿高虹做受气包的一些学生,她究竟会怎么样没有人知道。班花是这样对高虹说的——不管怎么样,你也有勇气和我竞争过,就凭这一点,他们没有资格欺负你,我不是帮你,我只是不能因为你降低我自己的档次,免得人家说我的情敌原来就是一个这种人。

    也许在绝大部分来说,遇到这种情况自己的应对方法肯定是减肥,不惜一切代价的减肥。但是高虹不,她不一样,她不是平常人。

    “我凭什么减肥,凭什么为了让人家的眼睛看得舒服就要减肥,为什么他们不增肥来适应我。”

    于倩倩听到这句话只有苦笑,她就没有胖过,无法体会到女人的一贯的胖是多大的伤害,只是,这么多年了,高虹眼里的那种忧郁却没有能够完全化解,她大概可以想象一下。

    大学就更不用说了,胖子,还尼玛是个女胖子,男生们见了都是直接就躲开了。

    到这个时候,高虹已经深切的知道了身份的威力,一个常务副市长的威力。但是,对她来说太晚了,初恋,哪怕是暗恋,给人的幸福甜蜜或者伤害杀戮都是最深层次的,也许几十年都无法忘怀。

    其实,在高中的最后几个月,学校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高世明参加了学校的一个庆典。会场上,教育系统和学校的领导肯定是围绕在常务副市长的身边,高世明也正好有几个问题,他很奇怪女儿的学校为什么从来不开家长会,尼玛,难道真的是市里的重点中学,这么牛逼哄哄的,他不理解。

    教育局领导肯定是震惊了,学校校长是吓出汗了。在他们结结巴巴的解释中,高世明感受出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事情,于是,他的秘书立刻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当调查结果摆在他办公桌上之后的那一整天,高世明缺席了市里所有的会议和公务。

    那天深夜,他走出办公室,秘书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就赶紧低下了头,尼玛,老大的眼睛是红彤彤的,自己的听力没有出错,这个市里乃至省里都赫赫有名年轻改革派先锋真的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面流泪。

    父女俩谈没谈过,谈了多久,没有外人知道,高世明的秘书都没能知道。不过,一个月之后,中学校长被检察院立案调查,扔进了监狱,教育局局长受到牵连下了台,提前退休养老,曾经的市里的知名高级教师,高虹的班主任被调到最偏远的一个县城中学降职为副校长,两个月之后被调到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安西市最遥远的乡镇中学担任普通老师。

    “听说这个人现在是安西市最大的上 访 户,是他们乡镇的最不安定因素,可是,有什么用呢,他根本不知道权力的威力。”

    又开了一罐酒,于倩倩想伸手阻止,高虹摆了摆手,说道。

    “没事的,我酒量不错,经常陪着大头喝几瓶,他的啤酒肚就是这样鼓出来的。”

    说到这里,高虹先是会心一笑,然后愣了愣,潸然泪下,她发誓要用一生一世去爱的那个男人啊……

    “我爸从那以后惯我到了极点,他只和我约法了一章:只要我不利用他的身份收受任何人的钱财,我想干什么他都力挺到底,呵呵。”

    大学高虹勉强上了一个专科,征求了她自己的意见过,高世明没做其他安排,只是更加密切的让人关注着而已。

    大学三年,高虹成了标准的宅女,没办法,她更胖了,没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哪怕是同一个宿舍的几个女生,看她的眼神都是那样的古怪,高虹当然是泰然处之,她早就被锻炼成习惯饿了。

    大学生活是美好的,毕业却是残酷的,因为毕业就预示着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再也不会有人给你按时往卡里打生活费、游戏费、泡妞费或者网费了。

    然后,按照高虹的安排,高世明高调的派人去了学校参加了招聘大会,以安西市开发区的名义,招聘人数高达二十人。

    尼玛,这个数字立刻惊动了学校领导,不过是一个专科学院,如果能够把自己的学生推到这么耀眼的工作岗位,对下一学年的扩招来说,校领导们眼睛在发绿,那都是一张张的红色大钞。更不用说,为了表明对这个招聘会的重视,安西市市长会亲临会场,这会儿,高世明已经是安西市的二把手了。

    秘书跟随高世明很多年了,据他曾经私下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说起,你可以得罪高世明,真的没关系,他非常大度、很有气量。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得罪高虹,那就是高世明的逆鳞,他会动用你无法想象的能量进行报复的。

    “我妈死得早,我爸和我相依为命。只是,从我小学开始,他就忙于工作,我小的时候经常是饱一顿饿一顿的。你不要笑,这是真的,那会儿镇上的食堂都是看着点开门的,错过了就只能饿肚子,我又脾气倔强,邻居这些喊吃饭是坚决不去的。”

    “我知道我爸现在惯我的额原因,就是因为初中、高中我受到的那些让他觉得无法容忍的委屈,这让他非常愧疚,愧疚到有一段时间我只要看着他他就会发抖的程度。否则的话,依着我家老头子的脾气,那不得大义灭亲算了。”

    “我帮过我高中的班花,不管当时她是怎么想的,那会儿她是真的帮助了我,不然我肯定会让一些人欺负个半死不活,说不定气得自杀也说不清楚。”

    和班花的再次相遇是在高虹参加工作没多久,班花在市里机关管理局打杂,老公是市委一个普通干事。

    其实那天高虹是去机关管理局办事,这里可不比那些学校,里面都是人精,没有谁会不背下市里的英雄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