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IGHTY-THREE 验证

    更新时间:2015-10-07 22:45:05本章字数:3121字

    并没有出现某些电视剧里面的那些狗血剧情,无论一方怎么想尽办法询问,另一方就是咬死不告诉你,冯小刀迟疑了一下,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冯小刀是安西郊区人,因为城市改建扩大化,市政府外移,原来的郊区也就成了城市的焦点和开发的重要区域。

    对应的,拆迁之后,冯小刀家里不仅有了一套新房子,还有了一大笔钱。不过,还在冯小刀很小的时候,她亲爹就生病死了,后来她妈重新找了一个男人结婚。

    没拆迁之前,冯小刀她妈靠着一家杂货店,生意不好不坏,也算过得去。

    有了钱和新房子,冯小刀她妈和继父干脆也把杂货店盘了出去,每天没事就在茶楼打打麻将什么的休闲得很。

    冯小刀成绩中等,但是很听话,性格比较柔,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对家长的话那是从来都不敢说一个“不”字。

    她身上的累累伤痕是她爸妈打出来的,不过原因不大一样,不是像很多人家里那样,孩子不听话就狠狠地揍他,而是有一个特殊原因。

    说到这里,冯小刀两只小拳头又捏得紧紧地,浑身颤抖着,低着头声音越来越低。

    田蓉眉头越皱越紧,也许还是因为年龄不大的缘故,冯小刀说话前后有些混乱,逻辑不是很完整,她听得也比较吃力。

    只是,虽然大部分都听懂了,但最重要的,她的爸妈为什么会这样下狠手,这已经超出了普通的教育孩子的范畴,而是虐待。

    “他们为什么这样打你?你继父打你你妈不管吗?”

    冯小刀的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吐露出一句话,惊得田蓉一下跳了起来,原本轻拍着小女孩肩头的手掌也不由得有些颤抖。

    “我告诉我妈,继父 强 奸 了我,我妈不相信,就打我 … … 后来我不答应继父的要求,他也打我,强迫我 … … 我想找个工作,自己养活自己,但是跑了很多地方,人家都说我年龄太小,所以 … …”

    这一瞬间,田蓉更多的是震惊。但是做为刑警的本能,她知道,在事情真相没有出来之前,冯小刀的话至少在目前只能叫做一面之词。

    说着,冯小刀的眼泪又无声无息的流淌下来,但是,小女孩的表情倒是平静了许多,声音淡淡的就像述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一样。

    “我跑出来半个月了,身上只有五十元钱,每天只敢买一个饼子吃。晚上我就在派出所旁边围墙下睡觉,我知道外面外人很多,人贩子很多,挨着派出所总要安全一些。”

    “前天钱就用完了,我不敢去找同学,我同学的地址和电话我妈那里都有,我害怕一找同学就被他们找到,我宁愿死在外面也不回去了。”

    “去年我去我们那里派出所报案,警察也叫了我妈他们过来谈话,然后我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就让他们把我领回家,那一次,我被打得一个星期起不来。”

    “再然后,我每天上学放学都是继父接送,我找过学校老师,老师家访一次我就被打一次。”

    “如果,你还要送我回去,我就去死。明天我就出去找工作,在我找到工作之前能不能让我在你这里住几天,田姐姐?”

    到最后,小女孩终于还是有点慌乱了,很显然,她在担心第二天会不会被送回家,这就是之前她一定要拉着田蓉的衣角,却不跟着派出所的警察走的原因。

    “住几天是小事,你放心住着,反正田姐姐这里也没其他人。如果刚才我一定要你跟着派出所的警察走呢?”

    “这半个月我进过几次派出所 … …”

    毕竟是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的小女孩,这半个月冯小刀还是遇到几个好心人。只是现在这个时代,道德崩塌到没有下限,大家都清楚外面骗子多,所以尽管有人给上这个小女孩几元钱,也只够她买上几个烧饼充饥。

    不过,还是有人帮着她打电话的,都是直接给报警中心打电话,巡警处理这种事情很简单,都是通知辖区派出所,交给他们来解决。

    小女孩很聪明,为了不被送回家,在派出所她都是编一个地址,遥远的地址,但凡是警察问联系方式,她都直接摇摇头,穷乡僻壤嘛,没通电话。

    这种情况警察就没法了,甚至没法把她送到福利机构去遣送回家,地址都搞不清楚怎么送啊,加上她自己一直闹着要离开,最后只得是几个警察凑点钱打发了事。

    “我没要过那些警察的钱,我虽然告诉他们的地址是瞎编的,但是我不是骗子,我要是拿了钱就真的成了骗子了。”

    为了证明自己,小女孩说出了那两家派出所的名字。

    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冯小刀身子有点歪歪斜斜的,她一伸手扶住她,小女孩双眼微闭,两滴泪珠还挂在眼角,人却已经睡了过去。

    轻轻的抱起她,把她送进自己的卧室,拉过被子给她盖上,把床头灯调得暗了一些,田蓉站在床前,看着哪怕是睡着了眉头都没有松开一点,时不时的还轻微的抽搐一下的小女孩,心里难受到极点。

    卧室门没关,只是拉过来虚掩着。

    回到客厅,田蓉刚点上烟,光头就回来了。手里领着一个塑料袋,光头声声音很响亮,只是才说了几个字就被田蓉的手势压低了下去。

    “我给你带了烤翅,怎么了?”

    没心情吃东西,只是接过光头扔过来的一罐啤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对光头的问话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倒把光头吓着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要弄出声响,光头还是蹑手蹑脚的走过来蹲在田蓉面前,手按着她的膝盖。

    “怎么了?谁惹你了?”

    摇摇头,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努嘴对卧室指了指,光头又轻手轻脚的走到卧室那边一看,揉着鼻子很是不解。

    “那谁啊,你亲戚?”

    翻了个白眼,田蓉差点被这家伙逗笑了。

    “你还是刑警,滚蛋吧,不就是我捡回来那小女孩嘛。”

    光头刚才是真的没看到脸,被子几乎盖在了她下巴,头发披散下来哪里认得出来嘛。讪讪一笑,他挨着田蓉坐下,拿起田蓉那一罐啤酒喝了一口,问道。

    “怎么没交给派出所?”

    “幸好没交给派出所呢。”

    沉闷的把冯小刀刚才的讲述重复了一遍,田蓉偏头看着光头。光头没激动,也没有哀叹,笑了笑,这个很简单的。

    “明天我送这孩子去医院做一个身体检查,然后等你中午应付完政治部那边再说。上午于倩倩那边的跟踪我去,李默朗那边的人手我也安排好了。”

    哪怕自己也是刑警,但女人总是要感性一点,田蓉知道光头的做法才是最恰当的,其他不说,冯小刀身上额伤痕愈合时间大概是可以检查得出来的,人可以撒谎,但是伤痕不会撒谎。

    “那我回去了,明天早上过来接你和冯小刀,先送你,然后我去医院。”

    既然冯小刀在这里,光头不好意思留下,万一小女孩半夜醒来呢。田蓉这下笑得东倒西歪的,她太明白这家伙的意思了。

    抬腿踹了他一脚,田蓉伸了个懒腰,她也疲倦了。

    “好吧,你走吧,我就在沙发上睡,这样方便照顾那孩子。记得明天早一点,给我们带早餐啊。”

    … … …

    第二天早上去医院的路上,冯小刀哈欠连天,她睡得不好,时不时的就惊醒过来,亏得田蓉不停地安抚她,搞到最后,田蓉干脆也没怎么睡了,靠着沙发慢慢翻着自己不知道多久以前看过几页的一本杂志,一直熬到天亮。

    肯定不会随意去一家医院,为了节省时间,光头当然要选择和刑侦大队合作的医院,为了慎重起见,他还叫过来局里和自己关系好的一个法医参加到冯小刀的身体检查过程。

    不知道为什么,冯小刀和光头还挺合得来的,大概是早上拎着早餐过来的时候光头在田蓉面前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让她觉得这个大个子其实并不可怕吧。

    有光头亲自盯着,冯小刀的身体检查结果中午下班之前就出来了,不需要查DNA,当然也花了不太多时间。

    看过结果之后,光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冯小刀又回局里去接田蓉,脸色也没有任何异常。

    田蓉走出政治部会议室的时候显得人很疲乏,两个黑眼圈很明显。最让她郁闷的就是,一上午的讯问人家就在拿她这个黑眼圈说事,话说你心里不藏着事的话为什么会失眠?你心事重重你黑眼圈哪来的?

    “我都快被气死了。”

    田蓉又好气又好笑,也是,自己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昨晚捡到一个孩子,然后照顾孩子没睡好。只是,她心里也在叹气,这种日子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时不时该去找一找王志坚那个混蛋谈一谈,政治部究竟想干什么?

    这一切,她都还拿不定主意,也不想让光头过于担心,就只能在心里想一想。

    吃完饭回到田蓉那里,和冯小刀说清楚自己下午还有工作,看着小女孩爬上床开始午休,两人这才出门来。

    “冯小刀身上最近愈合的伤痕有十多天时间,所有伤痕愈合时间长短不一,的确是长期被殴打留下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