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IGHTY-FOUR 怪异

    更新时间:2015-10-08 17:59:44本章字数:3063字

    “根据她 下 体 的检验结果,处 女 膜 陈旧度破裂,耻 骨 附近肌肉撕裂尚未愈合,结合她的年龄,我想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边听光头说着,一边认真的阅读着检验报告上的每一个字,田蓉神色严肃,嘴唇抿得紧紧地,那一对柳眉高耸着,好似要飞出眉间。

    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法律有明确的规定,和这个年龄段的小女孩发生 性 关 系,无论是引诱还是任何方式,都是属于 强 奸。

    “看来,我们需要重新安排时间了,光头,你说呢?”

    点点头,从昨晚听田蓉说起冯小刀的事情,光头心里就有了这个准备。不过他无所谓,做了这么多年的刑警,难道每次都会是办完一个案子才出现另一个案子吗,那不可能。

    更多的时候,整个刑侦大队都是同时在办理很多案件,人手不够那就每个人多接几个案子而已,时间嘛,各人自己调整,少睡一点觉、少一点休息时间就行了。

    “于倩倩那边我们晚上再去,白天有人跟着李默朗,如果他们两个人私下见面的话我们也可以得到消息,这样挪出来的时间就可以调查调查冯小刀一家子的情况。”

    “背景资料我去查,查到立刻拿给你,不过你还是找王队沟通一下吧,你难道就打算一直和政治部这样拖下去,这不是办法,而且,真的惹恼了政治部那些人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何必呢?”

    查案的时间很好分配,光头给出的方案很合理。只是,他始终有些担忧田蓉,政治部的人不好打交道呐,没见他们在局里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大家都对他们敬而远之,就像神龛一样,供起来就行了,谁会每天去参拜不成。

    又谈到这个事,田蓉一脸的严肃慢慢褪去,一边思考着,她语速放慢很多。

    “案子上就按照你的安排进行,如果队里有任务你提前给我打招呼,我自己去也行。其他的,我考虑一下吧 … …”

    想到要去找王志坚,田蓉有些心烦,倒不是和光头现在的关系,这对她没有干扰。大家之间合得来就处下去,合不来就分手,分手之后重新找一个恋人那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了。

    只是,她真的不想去求人,那滋味让人说不出来。

    既然是晚上才去于倩倩那边,吃过午饭,田蓉回了躺家,一来看看冯小刀醒了没有,二来顺便给她带饭回去。

    家里的冰箱快空了,以前是自己一个人,最多加上一个光头,两人最喜欢的是啤酒什么的,大都不适合小女孩吃的食品。

    晚上顺路逛一逛超市,田蓉想着,反正光头肯定跟着一起,正好有一个现成的搬运工嘛。

    “我从家里出来就给你打电话,你尽量快一点,实在不行先拿到小刀家的住址也行,我早上问了她,她没说,估计是不敢说。”

    小孩子再聪明,也始终生活在父母羽翼之下,如果遮风挡雨的羽翼一旦出现问题,小孩子惶恐不安那是自然,更别说羽翼本身就不怀好意的情况下。

    等她领着几盒饭菜回去,冯小刀已经醒了,小女孩很懂事的在晾衣架上取下自己已经晒干的衣服,还把田蓉拿给她的睡衣也洗得干干净净的晒好了,然后就双手抱膝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发着呆。

    看到田蓉,冯小刀欢呼着迎了上来,田蓉笑着揉乱了她的头发,把她推到餐桌边做好,一盒一盒打开盖子,又去厨房拿来筷子,坐在一旁看着小女孩狼吞虎咽。

    也许是害羞,也许是不习惯,冯小刀每吃一口饭就抬手看看田蓉的脸色,笑着摇摇头,田蓉站起来,说道。

    “我吃饭,吃完叫我,姐姐来收拾。”

    没有警官证出门很不方便,田蓉打算找一找抽屉里,她记得自己当初在警官学校的学生证应该是保留着作为纪念的,拿出来捏在掌心冒充一下还是可行的。

    卧室整整齐齐,地面一尘不染,田蓉有些脸红,自己一般一个星期才打扫一次的,而且好像都没有打扫得这么干净,这孩子啊 … …

    但凡是田蓉认识的局里一些老同志的孩子,如同冯小刀这个年龄,哪里会有人老老实实的帮家长做家务的,洗个碗都是手指伸长拈花似的,扫个地,地上能够看不到呈块状的垃圾都算是能干。

    又叹了口气,田蓉发现,自己这两天特别的爱叹气,叹气的次数也特别的多,怪不得在警察系统内部都是那样,即离不得刑警,又没有谁喜欢长时间的干刑警。

    危险只是一个方面,也是次要的方面,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像现在这样,田蓉轻轻地咬咬牙,一个好的刑警,必须学会调剂自己的心理状态,最好是有规律的看看心理医生,这也是警校三番五次的说到过的重点。

    厨房里一阵水声,很快,冯小刀怯生生的声音从田蓉身后传来。

    “田姐姐,我吃完了,也收拾好了。你换不换衣服,下午我正好可以洗?”

    “不用了,姐姐昨晚才换了,都已经洗过了。”

    转身牵起冯小刀的手,把小女孩拉到沙发上坐下,田蓉温和的看着她。

    “你是怎么把地板擦得那么干净的,小刀?”

    “我趴在地上擦的,没事,我都习惯了,以前在家里家务都是我做,我会做的。”

    “嗯,这样好不好,小刀,在姐姐这里呢,你不用做太多的家务,地板有点脏也没关系,你没事可以睡睡觉、阳台上晒晒太阳,看看电视、玩玩电脑都可以,姐姐这里没有任何限制的,好不好?学着让自己轻松一些,嗯?”

    “那,田姐姐,我 … …”

    话到嘴边,冯小刀却不知道应该怎么问下去,田蓉理解的在她头上揉了一把,微笑着。

    “你安心的在这里住着,你的事情田姐姐和光头叔叔知道给你处理好的,放心好了。”

    为了让小女孩自在一点,田蓉把电视、电脑全部打开,然后打开冰箱瞅了好半天,才找出一罐没有过期的牛奶放在桌上,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姐姐晚上带零食回来,晚饭等姐姐回来叫你,我们出去吃好吃的,下午嘛你克服一下啊。”

    临到出门,田蓉又想了想,跑回卧室找出一串钥匙,又拿了一百元钱放在桌上,叮嘱道。

    “小区里面有很多商店,你想吃什么自己去买,记得带上钥匙就行。”

    拼命的点着头,等到房门关上以后,偷偷的跑到阳台上,冯小刀半蹲着看着田蓉走远的背影,她紧咬着嘴唇,任凭泪珠一颗一颗的流到嘴边。

    光头还在队里,田蓉找了一家茶楼,又把冯小刀的体检报告拿出来,慢慢的琢磨着。

    然后,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捂着嘴无声的笑着,直到一只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光头就奇怪了,这女人一个人坐在这里都笑弯了腰,有什么那么好笑的。

    “笑啥呢,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

    白了他一眼,田蓉好不容易伸直了腰,她笑的就是之前自己和冯小刀说的那句话“田姐姐和光头叔叔…”,太有意思了,居然让光头凭空高了自己一辈,不过这个她才不会告诉光头,不然这家伙不得得意上半天。

    “要你管,背景资料呢,给我先看看。”

    高大伟,无业,四十岁,安西人,大学文化程度,无犯罪前科;梅晓华,无业,三十八岁,初中文化程度,安西人,无犯罪前科。

    对于没有犯罪记录的一般居民,警察系统内部能够查到的就是一般的户籍资料,不会有更多的内容在上面。

    照片是很多年前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二十来岁的模样,证件照一般和本人差别很大,这上面看不出来什么东西。

    唯一值得琢磨的也只有一点,两个人的文化程度差别有点大。如果是原配夫妻,按照倒回去二十多年的时代状况来看很正常,但是仅仅是几年之前,作为继父,一个大学文化程度的男人还是很少有找一个初中毕业的女人结婚的。

    “老规矩,先做周边调查,去一趟辖区派出所,再找街道办或者居委会的人摸一摸情况吧。你喝水不?不喝还站着干啥,走啊,去买单去。”

    田蓉一合卷宗,脑袋一摆,光头听话的跑得飞快去吧台结账。

    整整一下午,两个人都泡在辖区派出所和街道办,得到的情况却让两人有些云里雾里。

    高大伟和梅晓华是五年前结的婚,结婚之后就一直住在梅晓华家里。据说梅晓华结婚之前很多人都劝过她,何必找一个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长得不错,但长相又不能当饭吃。

    再说了,你梅晓华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女孩,难道不知道只是长相有个 屁 用啊。

    才开始,梅晓华对这些好意的劝解还笑眯眯的回答、辩解,到后来,谁要是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她就脸一塌,不顾一切的破口大骂。

    这件事街道办的人都知道,也正是由于这样,梅晓华和高大伟的婚礼附近邻居几乎就没有什么人去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