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IGHTY-SIX 赌毒

    更新时间:2015-10-11 22:33:47本章字数:3099字

    花豹这个名字在安西市的混混里很有名气。

    敢打、敢拼命,这是花豹的两个最大优点,深为安西地下世界南城的一哥罗汉哥赏识,特别是随着法律的越来越完善,吵架的越来越多,轻微程度的斗殴不少,但是敢于动辄断腿砍手的人几乎没有的时代。

    所以,在罗汉的眼里,花豹不仅是一个高级打手,更是一颗特殊的种子。他希望在花豹的带领下,自己手里那些小混混们都勇于为了他罗汉哥的利益不惜命的冲在最前方去厮杀。

    花豹现在的任务很轻松,不是和其他帮派的大规模利益争抢的情况下,罗汉是不会派他出场的。平时罗汉派发给他的都是最轻松,可以适当的捞些油水的业务,例如到新开的赌场来负责放水。

    女人当然是花豹自己带来的,趁着这个机会带着自己的女人出来玩玩,吃喝拉撒都有赌场这边负责,每天晚上散场之后赌场怎么逗得奉上一个红包,女人也乐不思蜀。

    刚才花豹还在和女人商量,打完这一炮休息休息是不是去什么地方溜达溜达,整天吃肉也得来点素菜搭配一下嘛,总是大荤油腻是要腻歪的,然后门就被推开了。

    花豹头都没回,他和女人的手都没有空闲,但是,不管是谁,胆敢在这个时间来打搅自己,还是在自己特意招呼过之后,他肯定不会有啥好心情。

    手依旧在女人裙装里上下动作,下面的那只手已经顺着丝袜抵达了森林,花豹懒洋洋的厉声喝道。

    “给你半分钟说清楚事情,然后给老子滚,否则老子打折你的腿,我欢迎你鼓起勇气来试试。”

    生气归生气,花豹倒也不傻,仅仅一刹那他就想明白了,来的应该是罗汉哥那边的人,赌场的那些怂货哪里会有这个胆量。

    “花豹,爷爷给你十秒钟,跪下说话。”

    龅牙苦着脸站在门边哪里敢吭声,光头斜靠在墙边,一只手懒洋洋的搭在枪套上,他才不会蠢到先去拿出警官证,那会让自己进攻或者防护的动作受到阻碍。

    花豹的名字刑警队是知道的,卷宗都有厚厚一叠,就算里面的不是花豹,光头也不会粗心大意,这可是很多老警察血的经验教训,翻船一般都是在阴沟里不是。

    和花豹的交锋没花上几分钟,哪怕花豹再能打,那也是针对的和他同类的混混们,在一个荷枪实弹的刑警面前,加上光头这个体格,花豹很懂事的放下了架子。

    道歉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花豹只差没有下跪了都。在花豹自己看来,这一点都不丢脸,尼玛,混混和警察,这不具备可比性嘛,自己是能打,但自己又不是亡命之徒,何德何能胆敢强行对抗刑警队呢,又没有活得不耐烦。

    “光头哥,你的大名是久仰了,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真神,有啥你尽管问,我花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龅牙对花豹简直是佩服到五体投地,奶奶个熊的,平时在赌场那是高高在上的神态,谁多说一个字 就是一耳光甩过去,现在却腰杆弯到了脚背,这种人太尼玛可怕了。

    他们之间的矛盾光头不会过问,牛打死马还是马打死牛对于警察、对于小区居民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大放鞭炮的事情。

    问了高大伟的事情之后,花豹麻利的从角落的一个手包里摸出一沓欠条翻了翻,抽出一张递给光头。

    “就是这个,光头哥,本金两万二,到现在利息四万八,一共七万。既然光头哥你开口了,利息我花豹做主全免掉,只要他这个月把本金还了就行了,怎么样?”

    不得不说花豹这个面子給得着实不轻,就连龅牙都在门外咂舌,四万八,花豹脸色都没有变,开口就全免,只是可惜,光头今天不是帮高大伟调解的。

    不过嘛,光头笑了,既然花豹这样说,他反而有了一个主意。摸出手机,给田蓉拨号过去,他这边找到正主了,也就不需要田蓉呆在外面盯着那个矮胖男人了。

    也没坐在这狭小封闭的休息室,几个人移到外面大厅,外面的赌具已经全部收拾完毕,客人也全部走光了,龅牙找了找,他这里却是没有茶,只能是拿来几瓶饮料。

    等田蓉上来,光头和她商量了一下,转过来对花豹说道。

    “我们有事要找高大伟,但是不怎么方便上门,花豹,你去帮我们把高大伟弄过来,至于你们之间的账目,我们不参与。”

    花豹那是求之不得啊,四万八不是小数目,就算是他做主免掉,在罗汉哥面前他还得有一番解释,搞不好自己还得贴上几千块钱作为内部利息缴纳。

    九十九拜都拜了,而且光头还表态警察不会管他这个高利贷,花豹打死都不会迟疑在最后这一哆嗦上,站起身,吩咐龅牙和自己的女人把光头两个陪好。

    “光头哥,你放心,我马上过去,高大伟的家我们知道,也去过一次,我保证马上把人弄过来,保证在你开口之前不会泄露一点消息。”

    地下世界打滚这么多年,花豹那是眼眨眉毛动,高大伟这是摊上事了,他清楚得很,搞不好还是什么大案子,额能够在这些地方为警察出力,等于是给自己买了一个保险,以后有啥事犯到光头手上,光头怎么也要给个机会的吧。

    抱着这个美好的想法,花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用的是世界田径百米赛决赛的奔跑速度,一脚就踹开了高大伟家的门,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两个小弟。

    老大都这样着紧的事,小弟们那是一个个奋不顾身,高大伟正在卫生间,听到门传来的巨响和梅晓华的放声惊叫就知道大事不妙,可是,没等他展开手里捏着的纸巾擦一擦 屁 股,卫生间的门同样被踹开了。

    捏着鼻子,挥着手让两个小弟把高大伟从厕所拖出来,他破口大骂道。

    “麻痹的,赶紧找张毛巾过来给这傻逼查一下,不然这么臭烘烘让人恶心。我说姓高的,你他 妈 的不知道饭前便后要洗手吗?”

    高大伟哭丧着脸不敢反驳,他当然不敢说那是因为自己没来得及不是。

    等高大伟拉上裤子,花豹抬手就是一耳光,看都不看,喊道。

    “弄走,弄回去和他慢慢说。”

    梅晓华却一下扑过来死死地拉住高大伟,拼命的哭喊着。

    “你们要把我男人弄到哪里去?救命啊、救命啊 … …”

    我靠,花豹倒是没想到这女人还有这一招,要是招来来附近的居民,然后谁在报警引来警察,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给光头交差了。

    抬腿一脚狠狠地蹬在梅晓华的小腹上,花豹是打惯了人的,那些部位最让人疼痛真的很了解。

    就这一下,梅晓华捂着肚子一下跪了下去,脸上扭曲成一团,嘴里出来的只有低低的 呻 吟 ,刚才的大喊大叫早被咽了回去。

    狰狞的笑着,花豹想了想,一把拎起梅晓华。

    “既然你舍不得你男人,那就一起吧,看你身材还不错,如果陪豹爷玩上十天,减掉你们一万元的利息。”

    在梅晓华挨打的过程中,高大伟一声不吭不说,在听到花豹的话之后,脸上甚至还有些喜悦。当然,这会儿他倒是接上话了。

    “豹爷,豹爷,有话好好说,一起去就一起去,这个钱一定给豹爷一个交代的,其他什么都好说,再说了,女人不经得打的,打坏了那不是不方便嘛。”

    咦,花豹头一偏,看了看正弯腰鞠躬谄媚的高大伟,刚才他只是顺口一句话,黑 社 会 嘛,这种话都不懂得说那叫什么话不是。

    但是,他还真没想到,作为一个丈夫、男人,一家之主,还有主动送上自己女人给别人玩的道理。

    “啧啧、啧啧,得,小子,你说得不错,这样,一起过去,不过有些话你最好说在前面,免得到时候豹爷不开心了你就等着今晚沉河里去吧。”

    不停地点着头,高大伟主动的挽着梅晓华的胳膊,体贴无比,梅晓华的耳朵被那一耳光扇得还在“嗡嗡”的响,也没听清楚刚才几个人在说什么,她只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是丈夫在替自己求情,还努力的对高大伟挤出一个笑容,以免他过于担心。

    既然谈好了,那就大家一起,花豹走在前面,高大伟两口子在中间,花豹的两个小弟吊在后面监视着,不然这两口子不得偷跑了,虽然他们估计都不敢。

    “大伟,实在不行我们把房子卖了先把欠他们的钱给了吧。”

    这几天梅晓华一直在和高大伟吵架,为的就是这笔赌帐,当初她第一次听到是八万的时候吓坏了,这么多年,当初存下的那点钱早就被她和高大伟挥霍光得差不多了,其他又没有什么收入,哪里还有多余的钱。

    “房子卖了我们可以买一套小户型,够住就行了,还可以腾出一笔钱做点小生意,或者再开家店也行,你也不要去赌博了,大伟,好不好?”

    几乎是在哀求着高大伟,梅晓华问过,现在的住房卖七八十万没有问题,买一套小户型也就三十万多点,安西又不是首都,房价也没有丧心病狂的几万一个平方。